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02章 算你狠
    在胡菱儿愚蠢简单的想法里,周沫得到盛氏影业公司如此庇护,看重,完全是因为盛东跃的原因。

    胡菱儿暗恋着盛东跃,心心念念的想要嫁给盛东跃,去做盛家少奶奶,所以才会越发憎恨周沫,甘心情愿的受费丽莎唆使,陷害周沫。

    周沫拍戏很投入,一直没看手机,晚上回家的路上,才看见盛南平给她发的两条微信,她见时间是上午十点多,犹豫了一下,才给盛南平回复了信息,“今天一切顺利,我现在收工回家了!”

    发出这条信息后,周沫有些后悔了,她后面这句话好像是向盛南平伸出了橄榄枝,告诉盛南平自己回家了,要盛南平快点回家一样。

    周沫正犹豫着要不要把信息撤回来,盛南平那边给她回信息了,“我开会,不回去住。”

    艾玛,搞得好像谁求着你来家住似得!

    看着这七个冷冰冰,生硬无比的回复,周沫气的直翻白眼!

    盛南平,算你狠!

    我家的大门对你彻底关闭了!

    周沫憋着一肚子气回到家里时,见家里多了个四十左右岁,模样利落,打扮干净的女人。

    女人躬身给周沫行礼,“周小姐,我叫李红霞,二少爷安排我到你这里做钟点工,负责打扫房间,洗衣服,还有你的一日三餐。”

    “霞姐,以后就辛苦你了。”周沫很客气的点点头,笑着说:“我今天晚上在外面吃过了,你可以先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她知道这个李红霞一定是盛南平给她找来的,想到盛南平她就有气,索性晚饭也不吃了,正好减肥。

    “周小姐客气了,我马上就走,锅里熬好了美容又不会胖的靓汤,你等下喝点吧,绝对不会胖的!”霞姐好像看懂了周沫的心思,用美容靓汤勾引周沫。

    伸手不打笑脸人,周沫没办法对霞姐冷着脸的,点点头,“谢谢你了,霞姐。”

    李红霞走了以后,周沫房门关好,坐到沙发上就开始往盛家打电话,两天没看见她的小宝贝们了,十分想念的。

    电话响了几声,就被人接听起来,雪儿稚嫩绵软的声音传了过来,“妈妈,是不是你啊?”

    “是我啊,我的小宝贝,怎么是你接听的电话啊?”周沫听见雪儿的声音更想孩子了。

    雪儿脆生生的回答,“妈妈,我记住你的电话号码了,刚刚一看是你的电话号码,我就知道是你打来的电话了!”

    “我的雪儿真聪明,记住妈妈的电话号码了,亲亲我的小宝贝啊!”周沫开心的笑着,她的小宝贝也长大了。

    “妈妈,你什么时候回家来啊?我已经两天没有看见你了!”雪儿委屈的嘟囔着。

    “我啊......“周沫听见孩子期盼的声音,心都要碎了,恨不得马上把雪儿抱进怀里。

    做女人不容易,想做成功的女人更不容易,女人想要事业,又想要家——世上安得双全法啊!

    其实,周沫并不想做女强人的,她的愿望是做个平凡女人,在家里照顾两个孩子,洗手作羹汤,乖乖的等老公下班回家。

    两年前盛南平的无情狙杀,将周沫的理想生活彻底打破了,她知道,除了自己,没有人可信任,没有人可依靠。

    周沫深吸一口气,压下难过和怅然,转移雪儿的注意力,问雪儿,“你哥哥呢?他还没有放学吗?”

    “哥哥在练功房里练功呢,爸爸要他多多练习的。”雪儿很是失落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哦,那你爸爸呢,有没有说什么时候回来啊?”

    “爸爸打电话回来了,说他今天加班不回家来了,妈妈,我想你,想爸爸了.....”雪儿哭哭啼啼的说着。

    周沫的心就像被什么抓出来一样,心中不由恼了盛南平。

    她现在受人监视,身不由己,不能随便回家陪孩子,盛南平为毛也不回家啊?

    赚钱就那么重要吗?他已经有那么多的钱了,还要不顾一切的赚钱,钻进钱眼里面去了!

    “宝贝啊,不哭了啊,妈妈有事情回不去家,我这就给你爸爸打电话,让你爸爸回去陪你们啊!”周沫哄着雪儿说。

    “可是......可是......那好吧......就让爸爸回来吧!”雪儿吭哧了两声,不情不愿的答应下来,唉,没有鱼,虾也凑合吧!

    周沫挂断电话后,又给盛南平拨电话,电话响了好久都没人接听,周沫心中不由有气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她忘记了自己在装失忆,忘记了她和盛南平什么关系都没有,就像一个查岗的妻子一样,气呼呼的坚持不懈的给盛南平打着电话。

    在周沫第三次给盛南平打电话的时候,盛南平的电话终于有人接听了,不等对方说话,气咻咻的周沫先嚷嚷起来了,“喂,盛南平,你干什么呢?为什么不接电话啊?”

    “盛总在忙,你是哪位啊?”费丽莎的声音传了过来,她好像没有听出电话这边的人是谁,问话非常公式化。

    周沫不由的一皱眉头,很不客气的说:“我是周沫,盛南平的电话怎么会在你手上呢?”

    “哦,是周小姐啊!”费丽莎淡淡一笑,并没有叫周沫为夫人,简单的解释着:“盛总在忙公事,顾不得接听电话的。”

    “他顾不得接电话,就要你来接听啊!你是他的什么人啊?”

    尼玛滴!周沫讨厌费丽莎已久,今天实在是咽不下这口恶气了。

    “我是盛总的助理,盛总有事情忙不开的时候,他的电话会由我来接听!”费丽莎说的理直气壮。

    周沫愤懑的叫:“这是盛南平的私人电话吧?也由你来接听?”

    “周小姐,你在家里修身养性,没有办法理解我们忙起来是什么状态的?盛总的手机是一机双卡,当来电话的时候,我根本没有时间分辨是不是私人电话,请你理解。”

    费丽莎暗含讽刺的话语,气的周沫差点吐血三升,她又找不到驳回费丽莎的说辞,只能大声叫着:“你叫盛南平来听电话!你叫盛南平来听我的电话!”

    “抱歉,盛总在忙,不然我也不会接听盛总的电话了。”费丽莎可不是省油的灯,对付周沫绰绰有余。

    周沫咬牙切齿了一会儿,突然又平静下来了,冷然的对费丽莎说:“我有很重要事情找盛南平,人命关天,如果你给耽误了,你承担得起后果吗?”

    这个后果费丽莎自然承担不起的,其实周沫出了任何事情,费丽莎都承担不起后果的,她只是大着胆子故意给周沫添堵,给周沫和盛南平之间制造矛盾。

    “既然人命关天,那可是大事情,我去叫盛总吧!”费丽莎好像很焦急的说着,然后就放下电话,去叫盛南平了。

    周沫握着电话轻哼一声,贱人!

    没过一会儿,盛南平就赶了过来,声音忧急的问:“周沫,你出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“我什么事情都没有,我就是很奇怪,你为什么不接听我的电话!”周沫把一肚子邪火撒在了盛南平的身上。

    盛南平为白天刺杀的事情忙着,刚刚在小办公室里面,同国外一个人很重要的人物通电话,了解着这些杀手的实力和此行的最终目的。

    正聊到关键的地方,费丽莎进来叫他,盛南平不悦的睨了费丽莎一眼,跟了他这么久,竟然还不懂事!

    费丽莎俯身到盛南平的耳边,紧张的说:“是夫人的电话,她说有急事,人命关天!”

    盛南平一听这句话,什么都顾不上了,对电话那边的人说了句:“对不起,我有点急事。”挂断电话,急匆匆的过来接听周沫的电话。

    听着周沫说些无关紧要的事情,盛南平更着急了,低吼着说:“你到底怎么了?出了什么事情吗?快点说啊?”

    费丽莎告诉他周沫这边人命关天,盛南平马上联想到了那些杀手,以为周沫被人挟持了,或者受伤了......

    周沫一听盛南平这样吼她,更加生气懊恼了,“我什么事情都没有,怎么了?我没事就不能给你打电话啊?一定要十万火急才能给你打电话啊?”

    盛南平气的一皱眉,压着火气说:“不是你不能给我打电话,是我现在很忙啊,没有空跟你闲聊天的!”

    啥意思?你以为我愿意找你闲聊天啊!

    我特么的真是闲滴,竟然跑这拿热脸贴你的冷屁股啊!!!

    周沫的眼睛一下子就红了,“你忙的时候就让费丽莎帮你接电话吗?你忙的连家也不顾了?你忙的连孩子也不要了?盛南平,你的眼里除了赚钱,还有什么啊?”

    盛南平这次真是怒了,冷声吼周沫一句,“够了,你打电话来就是无理取闹吗?你到底有没有事情啊?”

    周沫眼泪扑簌簌的落了下来,她不想让盛南平听见自己哽咽了的声音,利落的说了句,“没有。”直接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这个电话打的,周沫窝火的要死,直气的手脚发抖,嘴唇发白,“盛南平,你去死啊,我特么要再理你,我就不姓周!”盛少,情深不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