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01章 刺杀
    “宝贝啊,这件事情不是一下子就可以解决的,我们要先扳倒盛南平,然后再收拾周沫,爸爸答应你,会很快的整死盛南平,剩下一个小周沫就不足为患了!”杰森拍着苏菲菲的肩膀,哄劝着苏菲菲。

    “爸爸,你真的能扳倒盛南平吗?”苏菲菲半信半疑的问着杰森,她也知道盛南平是很厉害的人物。

    “爸爸什么时候让你失望过,宝贝女儿,你就放心吧,兰宴一定会是你的,原本属于你的一切都会是你的!”吉森眯着阴险的眼睛,信心十足的笑着。

    盛南平今天要出席下面一个分公司的剪彩仪式,在乘车去开幕现场时,他想给周沫打给电话,问询一下周沫在片场的情况。

    忽然想到周沫很厌烦他给她打电话,他就选择了一种周沫喜欢的方式,给周沫发 了微信,“你那边情况怎么样啊?”

    “有事情就给我打电话啊!”

    给周沫发了两条信息,盛南平就瞪眼看着手机屏幕,等着周沫给他回话。

    周沫那边一直没有动静,盛南平刚想再给周沫发一条信息,忽然意识到,自己竟然在小心的讨好着周沫。

    就因为周沫不喜欢接他的电话,他就俯首称臣的用他最讨厌的方式联络周沫,给周沫发了微信!

    盛南平立即把手机收了起来,静气凝神的看着车窗外。

    车子很快到了要剪彩的公司门口,这里已经搭起高台,张灯结彩,歌舞喧天了。

    盛南平的时间宝贵,他一到这里,剪彩仪式马上开始。

    这样的事情盛南平已经经历无数次了,穿着一身正式深色西装的盛南平,下车以后直接走上台,面容冷峻,五官威严,鹰隼般的眸子里蕴藏着无限的智慧和精明,举手投足间散发着个铺天盖地的王者气息,让人不由自主的臣服在他的气势里。

    盛南平和几个剪彩的嘉宾一上台,台下立即响起热烈的掌声,盛南平很淡定的对下面的人一颔首。

    一排婀娜多姿的礼仪小姐走了过来,盛南平随便的扫了一眼,敏锐的他立即发觉排在第二个位置上的小姐眼神不对劲。

    盛南平的眼神倏地一寒,那个女杀手一直盯着盛南平看呢,一见盛南平好像要识破了她的身份,马上就来个先下手为强——女杀手神情骤然一变,利落的拿起托盘上被红布掩盖的枪,快速的指向了盛南平......

    可是这个女杀手却小看了盛南平,盛南平在女杀手一动胳膊的刹那,就已经迅捷的一个侧滚翻,身体腾空,让女杀手一时间摸不准他的位置。

    就在女杀手微一错愕的瞬间,盛南平袖口微小的针筒启动,一枚飞针以极快的速度飞射而去,直刺女杀手的手腕。

    女杀手吃痛的手一抖,又为盛南平争取到了时间,盛南平此时已经落到女杀手的身边,飞起一脚,直接踢掉女杀手的枪。

    这个女杀手可不是普通人,她是杀手榜上排名第八名的穆天兰,素以残忍冷血著名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盛南平够敏锐,反应速度太快,今天穆天兰一定会杀了盛南平的。

    “哦……你这一针,伤到我的感情了!”穆天兰眉头一皱,将扎在手腕上的飞针狠狠拔掉,绷着脸,抬腿踢向盛南平。

    他们这边发生的变故飞快,仅仅只用了半分钟,跟在盛南平身后的大康和李羿赶过来帮助盛南平时,盛南平和穆天兰已经交上了手。

    而台上台下的人先是被吓了一跳,随后发出尖叫声。

    “你们不用管我,马上去疏导人群,他们一定还有帮手!”盛南平冷声吩咐大康和李羿,穆天兰就算是排名第八,他也不会在乎的。

    大康和李羿在这个时候都是完全服从命令的,马上跳下台去疏散看观众,免得穆天兰的同伴搞爆炸等事情,伤了周围的人。

    穆天兰同盛南平打过交道,就因为盛南平杀死过她同父异母的弟弟,她这次才会受杰森蛊惑,来找盛南平寻仇的。

    她知道盛南平不好对付,可她自己也不是省油的灯,同盛南平这样的高手连着过招数回合。

    穆天兰踢了盛南平一脚后,见盛南平脚步一踉跄,她心中大喜,强劲的拳风奔着盛南平的头部而去。

    盛南平刚刚是虚晃一下,诱敌之术,他见穆天兰的拳头过来,灵活的一侧身,躲避开了穆天兰的一拳,而他的大手已经缠绕而上,不给女杀手任何反应,直接击打在穆天兰的小腹上。

    他的拳头出名的重,即使穆天兰号称铁娘子,也被盛南平这一拳打的五脏六腑破碎了般的疼。

    穆天兰勉力支撑着往后跳出一步,想要拉开同盛南平的距离,稍稍缓冲一下,但盛南平怎么会给她这样的机会,如影随形的跟着穆天兰,抬手在穆天兰的后脖颈上劈了一下。

    穆天兰身形一晃,软软的跌到在了台子上,昏死过去了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不远处发生一声巨响,然后浓烟滚滚,烟雾迅速的往台子这边吹来。

    盛南平知道这是有人想制造混乱,趁机把昏迷的穆天兰抢回去,他冷笑一下,大手一伸,抓住了穆天兰,就像提个破布娃娃一样,利落的跳下两米半高的台子。

    台下已经来了很多盛南平的保镖,还有附近的警察也闻讯赶来,他们这边的人越来越多,那些人见抢回穆天兰无望,并没有露面,直接就销声匿迹了。

    “女人装逼,最为致命!”小康踢了一脚还在昏迷的穆天兰,叫后面的人过来,指挥着说:“把她扔到车里面去!”

    “不行,需要给她带手铐和脚镣的。”盛南平凌厉的黑眸盯着昏迷中的穆天兰,“她如果醒过来,三四个保镖也不是她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小康讪讪的答应着,吩咐人给穆天兰戴上手铐和脚镣,扔到了商务车上。

    好端端的开幕仪式,变成了血案现场,仪式举行不下去了,这里的总经理很愧疚的向盛南平道歉,“盛总啊,对不起,让你受惊了......”

    “这件事情跟你没有关系。”盛南平对总经理挥挥手,这些人明显是冲着他来的。

    盛南平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,严肃的吩咐身边的大康,“家里的两个孩子身边,还有周小姐身边,马上加派人手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大康点点头,转身去一边安排人了。

    “哥,警局那边要调查情况,你看是我过去,还是......”李羿小心的问询盛南平,他知道盛南平此时要处理的事情多。

    “请他们到咱们的车上,我们在那边谈。”盛南平神色冷然。

    盛南平在战场,商场这么多年,经历了无数大风大浪,敏锐的觉察到这次的事情不一般。

    穆天兰一个人是敢来到帝都的,更不敢光天化日下来刺杀她,她背后定然还有主使者。

    盛南平不担心自己的安危,以他的本事,别说是排名的第八的杀手来,就是排名第一的杀手来了,他也不在乎的。

    但他担心两个孩子,担心周沫,担心家里人,他们都是老弱妇孺,是没有能力同世界顶级杀手抗衡的。

    盛南平耐着性子,给警察做了笔录,送走了警察后,想着穆天兰该醒了,他要亲自去审问一下穆天兰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后面车里的小康给盛南平打来了电话,语气蔫蔫的,“老大啊......”

    盛南平一听小康的声音,几乎就猜到了什么事情,冷声说:“穆天兰死了!”

    “是,牙里藏毒了。”小康沮丧的嘟囔,“对不起啊,哥,都是我疏忽了,没能看紧她......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,这次来的人是狠角色,不是你能看住的,但她死了的事情不要对任何人说,记住,任何人。”盛南平严肃的叮嘱小康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小康老实的答应,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盛南平神色酷寒的坐在车里,打了几个电话出去,他要尽快知道有多少人到帝都来了,这些人到底想达到一个什么样的目的。

    放下电话后,盛南平想了无数种可能,想到可能是杰森纠结人来刺伤他,也想到了其他可能,因为他毕竟树敌太多,商场,战场,防不胜防。

    今天的事情发生突然,而且时间很短暂的,现场观众们只顾着仓皇躲避逃跑了,并没有人抓拍到什么照片。

    而官方媒体方面,都被盛南平压了下来,这件事情就这样无声无息的平复了。

    周沫今天重返剧组,导演并没有给她安排重头戏,知道她跟兰宴关系不多,只安排机场她和兰宴的对手戏。

    许久不曾演戏的周沫,在兰宴的带动下,很快就入戏了,连续拍了几场下,效果都非常的好,惹到的导演和其他人一阵夸奖。

    胡菱儿此时已经来剧组了,坐在旁边候场,看见大家都在夸赞周沫,越发不是心思了。

    她见周沫和兰宴站在一起热聊着,不由心生一条毒计来......如果此计能成,保证周沫在娱乐圈再无立足之地了,而且盛东跃绝对不会再喜欢周沫了。盛少,情深不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