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99章 不是我死,就是她亡
    周沫通过这两次和盛南平接触,隐约感觉到了盛南平对她的渴望,但她却不想再轻易交付真心和身体给盛南平了。

    过去的那些伤,深入骨髓,不是盛南平给她点温柔,扮个外卖小哥就能轻易抹平的了。

    “呜呜......你放开我......”周沫含混的叫着,小拳头不断的砸在盛南平结实宽厚的肩膀上,“放开啦,我要生气了啊......”

    盛南平无论怎么渴,终究是不敢太放肆的,万一真把小丫头惹闹了,之前那些努力就都白费了。

    他微微喘息的抬起头,深邃黑眸凝望着周沫红娇嫩的小脸,涩哑着声音说:“沫沫,你别生气,我只是太想念你了,你不知道这种我记得你是谁,你不记得我是谁的滋味有多难受!

    你明明就是我的妻子的,我们明明可以琴瑟和谐的,但现在却要这样......真的很煎熬的......你以为我想扮成外卖小哥吗,这都是你逼我的......”

    客厅的灯光很明亮,周沫看到自己的倒影在盛南平墨玉般的瞳孔里,她看到盛南平脸上的温柔和委屈越来越浓,几乎化不开一样。

    现实版的霸道总裁变身贴心暖男,这是不是真的啊!

    周沫正晕晕乎乎的时候, 放在书房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,周沫一惊,猛然从盛南平的温柔攻势中清醒过来,羞窘着一张脸,跑到书房去接听电话。

    盛南平不悦的眯了眯眼睛,不知道是谁这么讨厌,这个时候打电话过来,不然他再有个三言两语,可能就会软化周沫,今天成了好事呢......

    “兰宴!”周沫略带惊喜的声音从书房传了出来,盛南平的脸立即黑了。

    “谢谢啊,我知道这个消息也很开心呢......”周沫声音清脆的跟兰宴聊着,语气一直上扬,明显透着快乐。

    盛南平闷闷不乐的走进餐厅,开始往餐桌上摆放带来的餐盒。

    “是啊,明天我就能看见你们了,好期待啊......”

    盛南平放餐盒的手一抖,钢制的餐盒重重的落在餐桌上,发出‘砰’的一声响。

    在屋内正在打电话的周沫回头向餐厅看了一眼,抿了抿唇,稍稍压低了点声音,问兰宴,“这几天杰森和苏菲菲有没有找你的麻烦啊?”

    “他们啊......”兰宴无奈的苦笑一下,“杰森倒是没有找我的麻烦,但苏菲菲给我打过电话.....”

    自从那天苏菲菲的真面目被当众揭露以后,兰宴更是下定决心不再理睬这对恶心的父女。

    但苏菲菲是个蛮横自私的人,这次的事情发生后,她并没有因为自卑或者尴尬放弃联络兰宴,反而更疯狂的给兰宴打电话。

    她向兰宴哭诉,向兰宴说谎话诋毁周沫,诬陷周沫,发誓她这辈子最爱的人就是兰宴,不断哀求着让兰宴去看她,或者她去看看兰宴,一副要抓住兰宴这根最后稻草不放手的架势。

    兰宴原本就有些讨厌苏菲菲,现在对恶毒的苏菲菲简直深恶痛绝了,听苏菲菲这这些话时感觉非常反感。

    他不想再让苏菲菲存有幻想,直接就对苏菲菲表态,“我现在的身份不适合谈恋爱,也不能谈恋爱,而你刚刚闹出这样的新闻来,我们更不适合见面的,请你为我稍稍考虑一下,好吗?”

    苏菲菲听了兰宴的话痛哭失声,发狠的说:“兰宴哥哥你放心,我一定想办法挽回我的声誉的,我一定踩死周沫,争取到跟你并肩而立,光明正大接受大家祝福的机会!”

    兰宴真是要被苏菲菲气抽了,这人是什么理解能力啊,脑袋进过水吗!

    “菲菲啊,你为什么要如此执迷不悟呢,是非曲直大家都已经有了公断,你何必一定要纠缠在这件事情上呢?

    你和义父回米国去吧,那边不关注这些新闻的,你依然开开心心的做你的大小姐,依然过你喜欢的生活,这样不好吗?为什么一定要跟周沫较劲呢?”

    兰宴苦口婆心的劝说着苏菲菲,生怕苏菲菲再去找周沫的麻烦。

    “不,我绝对不会回米国去的,我已经下定决心了,这次一定要和周沫斗到底,不是我死,就是她亡!”苏菲菲语气无比坚定的咆哮着。

    兰宴最了解苏菲菲的任性,偏执了,知道苏菲菲决定了的事情,基本就会像得疯牛病要一样,死磕到底。

    知道周沫要回到《御剑》剧组,兰宴既高兴,又担心,周沫的回归只会更加刺激到苏菲菲,促使苏菲菲做出更加疯狂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周沫,你知道苏菲菲还对你耿耿于怀的,你明天回到剧组要处处小心,进出一定要带着保镖的!”兰宴不无担心的提醒着周沫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,这次我会提起十二分的精神,绝对不能再着了苏菲菲的道了!”周沫也知道苏菲菲不会善罢甘休的。

    “明天我也会帮你注意这些的,我们还有几场对手戏呢,一想到要和你对戏了,我现在就想跑去片场......”兰宴开启了撩妹模式。

    “我也很想去片场呢,好多日子没有过去了,我都......”周沫刚想说几句应景的话,敷衍敷衍兰宴,一转头,看见盛南平面色阴沉的斜倚在房门口,身上带着冰天雪地般极寒的威压,幽冷的眸子定定的盯着她看呢!

    周沫被吓得一哆嗦,对电话那边的兰宴干巴巴的笑笑,“有人来给我送外卖了,我先不跟你聊了,我们明天见面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好,明天见,我很期待。”兰宴情意绵绵的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盛南平见周沫挂断了电话,脸色依然阴沉沉的,冷哼一声,“我这个送外卖的如果不来,你还要跟他聊多久啊?”

    “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。”周沫装着糊涂,往书房外面走。

    盛南平站在门口,并没有给周沫让路,声音低哑冷冽的问,“你明天要回《御剑》了?”

    “对啊!”周沫看着盛南平的脸色,不敢把开心表现的太明显。

    “你继续和兰宴合作?”

    “应该是吧,没听说男主要换人啊。”周沫不想再呆在这低气压的房间里,侧身从盛南平身边走过,还拉了拉盛南平的胳膊,笑嘻嘻的说,“小哥,走,咱们一起吃饭去!”

    盛南平眉头皱了皱,跟着周沫一起来到餐厅里面。

    盛南平带来的饭菜都是营养师精算过的,热量和脂肪都很低,正适合晚上吃的。

    周沫不知道是真的饿了,还是为了躲避盛南平凌厉的目光,低头大口的吃着东西,不去跟盛南平对视。

    盛南平的好胃口都被兰宴的一通电话打击没了,他把筷子放下,盯着周沫看了一会儿。

    周沫其实是知道盛南平在盯着她的,盛南平的眼光太凌厉,如芒在背的感觉非常强烈滴。

    盛南平一见周沫这个样子,就知道她是想装死了,只能拿起棒子往她的小脑袋上削了,“周沫,我同意你进娱乐圈,支持你走演艺道路,但有几种戏你是不能接的!”

    周沫转了转眼睛,含糊的问了一句,“什么戏不能接啊?”

    “床戏,吻戏,脱戏,都不可以。”盛南平的声音不容置喙。

    周沫没办法再回避了,她也把筷子放下了,一脸好笑的看着盛南平,“一般影视剧里都有这三样,现在拍的剧限制都很严格的,拍戏的时候只是暧昧的表示一下,并不会太出格的......”

    “那也不行!”盛南平无比强悍的说。

    周沫看傻逼一般的眼神看着盛南平,不服气的大声嚷嚷着:“哪里有那么多白莲花给我演啊?你这样一限制,我的戏路多窄啊......”

    “你想戏路有多宽啊?你想要演什么啊?”盛南平表情阴鸷,眼中闪过凛冽的光芒。

    周沫心里一抖,这些日子盛南平对她真是太好了,让她忘记了盛南平终究是什么人,让她忘记了盛南平的可怕骇人!

    这些日子盛南平将锐气锋芒都收了起来,看起来是无害可亲的,她可以顶撞他,可以任性的不听话,盛南平都会耐着性子哄哄她。

    可是,每当盛南平的眼中泛出这样黑暗的光时,周沫就会想起盛南平要狙杀她的情形,那天的盛南平也是如此,眼睛发出兽一样嗜血的杀气。

    周沫抿了抿嘴,声音低了下来,“这些事情我要跟经济人商量的,我也做不了主的,需要她给我做主的......”

    “她给你做主?”盛南平一脸莫名其妙的看着周沫,“你是我老婆,你的事情要她做主干什么啊?”

    周沫胆怯的瞟了盛南平的一眼,小声嘟囔,“她是我的经纪人,我的事情当然要她做主了。”

    “按照你这个逻辑推理,你的经济人是我的员工,她的事情是不是得有我做主啊!”盛南平此刻真是庆幸,为周沫找个女经济人,这要是个男经纪人,要带周沫远走高飞,估计周沫都得跟着跑了。

    周沫见盛南平脸色越来越难看了,她咬着嘴唇,不说话了。盛少,情深不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