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90章 看看我到底行不行
    盛南平黑眸里有光闪闪,表情愉快的对周沫说:“这说明你被我哄开心了,很好啊!”

    周沫:“......”她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。

    “你先忙着,我......我去其他房间转转。”周沫慌乱的想要躲开盛南平。

    “周沫!”盛南平郑重的叫着周沫的名字,站起身,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周沫心里打了个突,谨慎地看着越走越近盛南平。

    盛南平高大的身体遮住了周沫眼前的阳光,周沫感觉到来自盛南平的熟悉气息,压根不敢看盛南平的眼睛。

    “沫沫,我知道我亏欠你很多,伤害你很大,你抗拒我,疏远我,这些我都可以接受的,但我希望你能再给我一个机会,给我们一个重新开始的机会,我会像所有普通男人追求心爱女人那样,把亏欠你的恋爱过程弥补给你,我会关心你,照顾你,哄你开心,我会一辈子对你好的!”

    听着高高在上的盛南平做出这番低声下气的表白,周沫就像负荷过大的机器人,脑袋进入死机状态。

    她垂头看着自己的鞋尖,感觉盛南平的视线就停在她身上,像针在扎着她。

    周沫忽然意识到,自己搬出来居住这个选择真是明智极了,盛南平这个男人太有魅力,随随便便就能搅乱她的一池春水。

    而盛南平不可能不知道他的魅力,所以才会这样有恃无恐的吃定她的。

    就算周沫不是痴心暗恋过盛南平的人,任何一个年轻女孩被高富帅的大总裁这么对待,都会晕晕乎乎,一头栽进盛南平编织好的情网里面。

    周沫冷静了一会儿,有个声音在她脑子里大声嘶吼,“你不能着了盛南平的道啊!”

    她立即向后躲开两步,摇头说:“不行的,我……我们两个不合适的......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我们哪里不合适?”盛南平伸手就抓住了周沫的手腕,不给她逃开的机会,目光灼灼的看着她,低声:“你都没试过,怎么就知道我们不合适啊?”

    “我......我们身份地位相差很多,阅历,人生观也不同啊,还有啊……我们年龄相差悬殊,有代沟的......”

    一瞬间,盛南平的脸色变得极其的难看,刚刚还对着周沫微笑的脸,收起了所有的温柔和情意,刀子一样锐利的视线几乎要在周沫身上捅出无数个血窟窿。

    周沫有些害怕了,她意识到,自己这次真的说错话了。

    “你是嫌我老啊?”盛南平握着周沫的手还很稳,但声音却不对了,好像在努力克制着怒意。

    盛大少爷大概是第一次被人拒绝,并且以他年老为理由,他不恼羞成怒才怪呢!

    周沫意识到自己捅了马蜂窝了,磕磕巴巴的解释着:“不是的......你一点儿都不老,你年轻有为,血气方刚,风华正茂,生机勃勃......”

    “你闭嘴!!!”盛南平的声音里都挂了冰霜,俊眉一压,“你现在嫌弃我老了,当初想什么了?你十七岁时就敢跑到我床上,那时候不觉得我老吗?现在你倒是嫌弃我老了!!!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不是那个意思……”周沫张口结舌。

    “周沫,你的算盘打得精啊,时间过去了六年多,你现在是正值青春年少的好时候,而我已经人到中年,成了大叔,你就嫌弃我老了,想把我甩了!”

    盛南平伸手就捧起周沫的脸,周沫挣扎了两下,但盛南平手上的力气非常的大,她根本挣不脱的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我是随随便便就会被人甩掉的吗?那你可想错了,我要让你知道,你从前是我的妻子,现在也只能是我的妻子!”

    盛南平一俯身,就吻了下来,周沫慌乱的往后退,盛南平往前跟,她再往后退,盛南平又跟了上来,直到周沫的身体碰到大床上,再无退路了。

    周沫开口想要怒斥盛南平,但嘴巴一张开,正好给了盛南平的舌头机会,他马上就抓住机会长驱直入,瞬间攻城略地了。

    “呜呜......”周沫气到头昏眼花,真想把盛南平的舌头咬下来,但她终究是胆子太小,没敢那么做。

    她只能抬手在盛南平坚实的后背上挥打,脚乱踢着盛南平,但盛南平身坚体壮,才不在乎她的花拳绣腿,硬生生地扛下周沫所有攻击,把他的精力都放到了周沫的身上。

    周沫觉得马上就要窒息死亡了,盛南平终于转移了阵地,开始亲她的脸颊,耳垂,脖颈......

    “嗯……不要......”周沫一边喘息着,一边躲避着,她感觉浑身就像火烧一样,又羞又囧。

    盛南平听到她娇媚的声音,却像是受到鼓励一般,动作更狂野放肆了。

    周沫能感觉到盛南平粗砺的大手抚过她的肌肤,有些野蛮,有些粗鲁,有些急切......

    分开三年了,这种感觉还是如此熟悉,盛南平指尖和掌心的薄茧子还在,看来他一直没有间断过锻炼的......

    艾玛,都已经这个时候,怎么还想这些没用的呢!

    周沫暗骂自己,伸手去推盛南平,可是都已经到了这个时候,盛南平怎么可能轻易放过她。

    盛南平是个极其自律的男人,同周沫分开的这两年里,他一直渴着的,而他正是气血方刚的年纪,对这方面是有着正常的需要滴。

    而现在,他爱着的女人就躺在眼前,漂亮的锁骨,圆润的柔软,纤细的腰肢,两条修长笔直的腿……

    盛南平只觉得热血沸腾,从头顶到脚都是热的,都要燃烧起来一样。

    周沫推了盛南平几下,但盛南平反倒越发狂野猛烈起来,周沫隐约看出了盛南平的意图,连忙用力并拢腿,阻止他的掠夺,不住的叫着:“盛南平,你不能这样,你没有权利对我这样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嫌我老吗,今天我要让你体会一下,让你看看我到底老没老!行不行!!!”盛南平不轻不重的捏了周沫两把。

    “啊!”周沫忍不住痛叫出声,疼痛让她有些清醒,猛的想起盛南平身边暧昧不清的费丽莎,她热切的心一下子就凉了!

    “盛南平,你要敢乱来,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你的!”周沫发狠叫着,脸上的迷蒙都变成了决绝。

    盛南平还真的被周沫这一嗓子震住了,他的动作一窒,表情微微有些僵硬。

    他盯着周沫的脸看了半分钟,终于,慢慢的放开了周沫。

    周沫一得到自由,马上从床上坐了起来,急急的收拢身上凌乱的裙子。

    盛南平这个混蛋,凭着有一些蛮力,竟然直接把她的裙子扯坏了,她的裙子很贵的!

    周沫欲哭无泪,只能用两只手扯着裙子,才不至于再次跟盛南平坦诚相见。

    盛南平表现的倒是淡定,下床,到客厅打开周沫的行李箱,为周沫找出一条裙子送进来,“换上这条裙子,洗个脸,我们回家去吃饭!”

    流氓!谁要跟你回家啊!

    周沫气的要死,嘟着嘴把裙子换上,然后坐在床上生闷气。

    “别生气了,走吧,我们回家!”盛南平过来拉周沫,周沫闻到盛南平身上熟悉的味道,一下想起刚才的事情,火气涌上心头,一手推开了盛南平。

    盛南平微微的皱了下眉头,随后脸色又恢复了正常,耐着性子哄劝周沫,“我真没想对你怎么样的,是你说话刺激到我,我们明明是夫妻,我们有了两个孩子,可是你还那样说话,我真的很难接受的......”

    “接受不了你就乱来啊,你把我当做什么啊?”周沫气的抿了抿唇,盛南平留在她唇上气息和味道立即卷土重来,周沫马上从床上站起来,到卫生间去洗漱了。

    她承认 ,盛南平真的是个非常有诱惑力的男人,她不是圣女,面对曾经深爱的盛南平不可能不动心的。

    可是过去那些惨痛的记忆还在脑海里,还有盛南平身边纠缠不清的费丽莎......

    周沫提醒自己,千万不能再跟盛南平有什么牵绊,千万不能再陷进去,不然最后吃亏的一定是她。

    她洗过脸出来,还是跟盛南平回家去了,因为她想两个孩子,明天就要搬出来住了,她想跟两个孩子再亲近一下。

    周沫和盛南平回到家里时,小宝已经放学了,正陪着雪儿在客厅玩幼稚的积木呢。

    一看见他们进门,小宝和雪儿一起跑过来,一人抱住周沫一条腿,仰头欢快的叫着,“妈妈!”

    “妈咪!”

    盛南平站在旁边一副大受打击的表情,这两个孩子也太目中无人了,没有人看见他这个爸爸吗!

    周沫俯身亲了亲小宝的脸,“我的小男子汉,你又长高了!”然后把萌萌软软的雪儿抱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妈咪,明天哥哥放假,你带我们去游乐园啊!”雪儿瞪着期盼的大眼睛看着周沫。

    “明天啊......”周沫想到明天上午要开记者会,她也许会很忙的,但她又不想拒绝雪儿,周沫有些为难了。盛少,情深不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