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80章 熊孩子兴风作浪
    “你们这是在威胁我吗?”杰森咬着牙,气咻咻的问大康,“盛南平到底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要还我家夫人一个公平!”大康面瘫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,但身上的戾气是惊的,“你们当初抓住我家夫人时,就该想到她是盛南平的妻子,不是任由你们欺负的路人甲,你们在她身上做坏事的时候,就该想到会有今天的后果!”

    “我为什么要想那么多啊,你们以为我是小瘪三,做事情还要畏首畏尾的!”杰森嚣张疯狂的低声叫着,他阴毒的眼睛盯着大康,挑眉说:“这件事情我已经跟威神汇报了,他会找盛南平谈的,你们奈何不得我的!”

    威神目前是全球最大的黑道组织,他在黑道中的存在如同联合国一样,起到制约和协调各国各处势力的作用。

    无论哪个行业或者组织,都需要有一个这样的存在,定下规矩,制约和平衡各方势力。

    “威神?!你以为威神是你爹啊?你这边捅了什么篓子,威神都愿意给你擦屁股,都会替你扛着啊!”在旁边陪站了半天的小康,一副为杰森智商捉急的语气嘲弄着说。

    “今天就算威神他本人来了,见到我家盛总也得客客气气的,你一个三线小人物,还想杀人不偿命,在这里肆意横行啊!”小康早就看这个杰森不顺眼了,这些日子上蹿下跳嘚瑟的,竟然敢在帝都追杀他们盛总的夫人,太特么的目中无人了!

    杰森第一次听见有人这样跟他说话,气的脸色铁青,直翻白眼。

    “臭小子,你说话放尊重点!”站在杰森身边的占影也恼了,跃跃欲试的要上前跟小康交手。

    “尊重什么啊?这样卑鄙,下流的人渣,值得我尊重吗?”小康眉峰微扬,毫无畏惧的开腔对怂,反正他们的人都在狙击点上呢,一言不合就开枪了,他怕谁啊!

    “就因为威神找了盛总谈了,看在威神的面子上,盛总才没有要你们父女两个的命呢!不然,你们在帝都活到今天吗?”大康平日里是很惯着自己这个贱嘴弟弟的,他冷着脸,一字一句的警告杰森和占影,并且侧头示意了一下。

    杰森和占影都是老江湖了,顺着大康的目光一看,就发现有道细微的光亮定在他们的眉宇间,好像顽皮的孩子拿着镜子反射到他们头上的阳光。

    杰森的心‘咯噔’一下,因为刚刚太过担心女儿,焦急间他没有注意身处位置,竟然被盛南平的人抓住了机会,他的人被罩在*下,老命捏在别人手里了。

    小康一见杰森吓得脸色微变,更加来劲了,“你们都是傻逼吗?这么折腾我家夫人,还指望我们盛总任由你们迫害他媳妇,你们咋不上天呢?”

    “你......你敢这样对我说话?”杰森很想教训眼前这个毒舌小康,但他看出大康对小康的放纵了,明显一副放恶狗随便出来咬人的意思。

    杰森被大康四处安置的狙击手,还有背后的盛南平震慑住了,恶毒铁血黑老大也拿小康没办法。

    其实杰森当初抓住周沫的时候,真的以为盛南平已经放弃了周沫,所以他才敢那么威逼迫害周沫的,早知道盛南平还如此在乎周沫,杰森也不会惹这个麻烦啊!

    “放心,只要你不乱来,我们也不会乱来的,盛总已经跟威神那边交涉过了,可以留你们父女的性命,但我家夫人受的委屈一定要讨回来,至于我家夫人想要怎么做,就由着夫人喜恶了!”

    又来了,活脱脱一副惯着自家熊孩子出来兴风作浪惹是生非的大家长语气啊!原来大康这放狗咬人的习惯是跟盛南平学的!

    杰森的一张老脸,别提多难看了。

    他从大康的话里听出威神的意思了,他和盛南平只要不搞出人命来,可以各凭本本事的斗了。

    杰森磨了磨牙,盯着台上的周沫,死丫头想要把天翻过来,那就要看她的能耐了!

    他已经收买了台上的主持人,台下的粉丝群,这个会场是苏菲菲的,死丫头一个人能闹出什么幺蛾子!

    台上的苏菲菲见周沫不知道从哪里弄了个话筒拿着,气定神闲的站在那里,好像这里是周沫的主场一样......

    她再也没有办法装作高雅淡定了,恨恨的用手指着周沫:“是你......是你在冒充我,四处招摇撞骗,用这么卑鄙的办法抹黑我,你说说,你到底有什么居心啊......”

    骄纵狂妄的苏菲菲眸底都是狠厉愤怒之色,如果不是在众目睽睽之下,她真的要扑过去,肆意的狠揍周沫一顿。

    周沫傲然的笑笑,然后转头看向台下的记者和粉丝们,淡然的说:“大家都看过我没有整容前的照片了,你们觉得从前的我长的不漂亮吗?我有必要吃尽苦头整成她的模样吗?”

    现场的媒体,记者,粉丝们已经从一头雾水中,慢慢的回过神来,被周沫的话引导着一回味,发现周沫没有整容前确实是很漂亮,精致清丽的脸庞特别有韵味,真的不比苏菲菲差呢。

    台下一些理智的粉丝纷纷点头,“这个叫周沫的女人, 没有整容前确实很漂亮啊,凭她自己的一张脸,做明星也是可以大红大紫的!”

    “是啊,事情会不会真想视频中说的一样啊,她是被苏菲菲这边迫害了啊!”

    “妈蛋的,那样苏菲菲可太不是人了,这卑鄙残忍的手段也真是没谁了!”

    “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,没想到苏菲菲这样恶毒啊!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刚刚涌起的这些评论,很快就被杰森雇佣的那些粉丝给压了下去:“嗤……一个山寨版的整容婊,有什么可神气的?你以前就算长的跟天仙一样,你有菲菲女神的名气吗!”

    “对啊,你是为了菲菲女神的名气,才整容成她的样子啊,现在又来诬陷菲菲女神,真是够厚颜无耻的了!”

    “卧槽!真是活久见啊!什么不要脸的人都有,还敢跑到台上来对峙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这些黑粉的主导下,台下的议论声都针对周沫,看着周沫的眼神很是轻蔑,不屑,嘲弄的。

    看着台下粉丝们的反应,苏菲菲心中一阵得意的狂笑,身心愉悦。

    周沫以为跑到台上来亲自对峙就有用吗?她忘了这是谁的底盘,谁的舞台了?

    真是要感谢这死女人自己送上台来找死,今天就彻底解决她,以绝后患,再没有后顾之忧。

    “周沫,你绞尽脑汁的整容成我的样子,又费尽心机的弄出这样一出闹剧来,还不是因为嫉妒羡慕我的名气和地位,还不是你的虚荣心在作祟!”

    懵逼了半晌的主持人,这时总算反应过来了,他们都是要偏向苏菲菲说话的,也是语气嘲弄的问周沫, “这位小姐啊,你整容成菲菲女神的样子,是不是因为贪慕菲菲小姐的名气,想蹭菲菲小姐的热度,四处捞金啊?”

    周沫看了主持一眼,完全是看傻逼一般的眼神,“我相信大家都是有记忆力,你们自己想想,两年前的苏菲菲有什么名气?你们其中有几个人认识她?她仅有的几部作品都是充当外国电影里的中国面孔,充当背景或者花瓶的啊!”

    台上台下,刚刚捧着苏菲菲说话的人都很尴尬的闭上了嘴,确实,两年前的苏菲菲籍籍无名,没有人知道她是谁。

    “两前苏菲菲的名字一文不值,因为她生活放纵,甚至被人唾弃,被人嫌恶,是我,被整容成苏菲菲的模样,顶着她这张脸演了几部戏,才让大家都知道苏菲菲这个人,才给苏菲菲名字加上了光环!

    确切的说,苏菲菲现在的一切名气,热度,都是我给她赚来的,苏菲菲见她的名字在我的演绎下风生水起了,马上要成红人了,她就想要颠倒黑白,抢回属于她的名字,选择令人不齿的方式在片场加害我。

    原本,我不想追究这一切的,既然这个位置原本是她的,她想要回去,也无可厚非,但我不喜欢她要回去的卑鄙方式,不喜欢她为了地位稳固,四处追杀我,要把我赶尽杀绝的凶残手段,更不想广大观众被这个蛇蝎心肠的女人所蒙蔽和欺骗!

    我和苏菲菲本是同母异父的姐妹,但她压根没有把我当做姐姐,一直在利用我,迫害我,用过之后还要杀了我,我想问问你们的菲菲女神,本是同根生,相煎何太急啊?”

    周沫一双清亮莹润的眼睛定定的看着苏菲菲,眸底有光,像是泠泠的冰,又像是映着无数细碎的灯光,又深又亮,直直摄进人心里去,把现场所有人都带入到了她的情绪里面。

    众人忽然间发现,这个周沫较比真正的苏菲菲,更加有生命,有灵气,虽然两人是同样一张脸,但这个替代品的脸是神采逼人的,眉宇间自有一股夺人的光彩与气势。

    那些被杰森雇佣的黑粉,都有些无话可说了。盛少,情深不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