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75章 我愿意为你
    胡菱儿不由的一阵窃喜,看来苏菲菲这病将她伤的很重,做演员的精气神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她暗下决心,一定要让苏菲菲在众人面前出些丑,一解她心头之恨。

    有备而来的胡菱儿全神贯注,把她这辈子最好的演技都用上了,但实际情况比她预想的要轻松。

    受了伤的苏菲菲就像一个表演白痴似得,呆板做作,矫揉扭捏,完全不会演戏了一样,胡菱儿一个凌厉的眼神过去,苏菲菲竟然吓得忘记了词,傻愣愣的站着,被导演喊了ng......

    第一次ng之后,苏菲菲就好像打开了ng之门,然后就一发不可收拾,一路被ng下去,一共拍了十三次都没有通过。

    片场内的所有人都很是诧异,周沫在的时候从来没有这种情况发生,很多戏都是可以一遍通过,即使导演喊了ng,也多是因为与她对手戏的人出了问题。

    这个苏菲菲到底怎么了?从未有过的失常发挥啊!

    兰宴幽邃的眸子盯着苏菲菲,不由的黑沉了几分。

    自从苏菲菲受伤之后,他发现苏菲菲变了,又变成了原来的样子,刁蛮,做作,自私,虚荣,任性,狂妄......

    这次受伤好像午夜十二点的钟声,一下把苏菲菲打回了原型,所有缺点齐齐暴露出来了。

    之前那个矜持,柔韧,善良,冷艳的苏菲菲不见了,这一年多发生的事情都好像兰宴做的一场华丽丽的梦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兰宴过的很苦闷,很纠结,他竟然又开始讨厌眼前的这个苏菲菲了。

    他觉得自己好像是个薄情寡意的人,好像是个只能同甘不能共苦的人,现在苏菲菲受伤了,他就讨厌她了?可是之前他明明是很爱苏菲菲的啊!

    兰宴琢磨不透其中的原因,都开始厌恶自己了,他觉得自己是个卑鄙无耻的男人,没有担当的男人!

    但他真心无法面对苏菲菲的,他每天借着忙拍戏的由头,极力的躲避着苏菲菲。

    看了苏菲菲的表演,兰宴觉得更加意外,这个苏菲菲根本就不是以前的苏菲菲啊!

    兰宴脑中突然闪过一种可能,一种把他吓得浑身发冷的可能!

    此苏菲菲不是彼苏菲菲了!

    兰宴有了这种想法后,再也没有办法把心中的疑惑消除,他找出苏菲菲没有受伤之前拍的几场戏,不出意外的发现,那时候的苏菲菲与现在的苏菲菲截然不同的!!!

    气质,表情,眼神,偶尔的一个回眸,浅浅的一个微笑......即使隔着一道屏幕,兰宴都会觉得自己的心弦被从前的那个苏菲菲打动了!

    兰宴好像突然获得了新生一样,终于得到了自我救赎!

    他并不是薄情寡欲意的人,他可以与爱人同甘共苦的,只不过他爱的人不是眼前的苏菲菲!

    震惊只是一小会的情绪波动,兰宴很快就恢复了冷静镇定。

    兰宴在娱乐圈沉浮多年,早就学的又精又滑,他知道杰森不好招惹,自然不会把自己的想法和发现傻乎乎的说出去,跑到杰森和苏菲菲面前刨根究底。

    他又细心的观察了苏菲菲几次,发现这个苏菲菲确实不是之前的那个苏菲菲了。

    之前的苏菲菲是谁?现在又去了哪里?杰森他们到底要做什么呢?

    兰宴怀着这些疑虑,悄悄的疏远杰森和苏菲菲,偷偷的四处寻找着周沫。

    今天苏菲菲跑到片场来看他,兰宴知道后觉得很烦躁,他现在最不想见的人就是苏菲菲,幸好有大批粉丝把苏菲菲挡在了外面,兰宴才重重的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兰宴现在拍戏之余都不太敢出门,怕苏菲菲发现他有闲暇时间,然后缠上他。

    他宁愿在房间里对着电视坐着,即使看的什么内容一点都没有走心。

    兰宴一口一口喝着酸酸的柠檬水,放在手边的电话响了,他拿起来看看,是个陌生的电话号码。

    他是大明星,为了避免骚扰,他这个私人号码很少有人知道的,凡是知道他号码的人,他通讯录里都有存档的人名。

    如果是以往,这样匿名的电话兰宴一律不会接听,但今天他实在太无聊了,随手接听了这个电话。

    “喂,你哪位啊?”

    兰宴有一副干净悦耳的嗓音,仿佛夏日午后的阳光,温暖飞扬,周沫一下就听出这声音是兰宴的本人,她真庆幸兰宴没有换电话号码。

    “兰宴,是我啊!”周沫略带沙哑的声音透过电波传过去。

    兰宴像是被踩到了尾巴一样,猝然大惊,职业原因,他对声音有着特殊的敏感,这个声音是属于从前那个苏菲菲的啊!

    “你是......你是菲菲......你是受伤的那个苏菲菲吗?”兰宴不敢置信的问着。

    周沫舒心的笑了,不错,总算还是有人记得她的。

    “不愧是大影帝啊,果然厉害啊!”

    兰宴的心忽悠一下,竟然真的是他日思夜想的苏菲菲啊!

    他激动的声音都有些变了调,“你真的是......你到底是什么人啊?你叫什么名字啊?你现在在哪里?你的身体怎么样了啊?”

    “我叫周沫,我其实是苏菲菲同母异父的姐姐,两年前苏菲菲出了车祸,很严重,一直卧病在床,生活不能自理,她怕你会嫌弃她,怕影迷们会遗忘了她,就想出条毒计,把我抓了过去,整容成她的模样,用我妈妈的生命要挟我,让我代替她出现在公众面前。

    今年苏菲菲的伤养好了一些,但还不能顺利的走路,她急着出现在公众面前,就又施毒计,在片场推落石头令我受伤,或者干脆杀了我,然后她借机复出了。”

    周沫简单的,毫无保留的将事情的原委告诉了兰宴,她已经下定决心铲掉苏菲菲这个毒瘤了,也没必要对兰宴遮遮掩掩了。

    如果兰宴喜欢真正的苏菲菲,周沫要给他们之间添点堵,让兰宴看清楚苏菲菲的真面目,最好兰宴甩了苏菲菲,令苏菲菲痛不欲生才好。

    如果兰宴不喜欢苏菲菲了,那么兰宴可以帮助她的。

    兰宴幽深的眸子里有墨色在翻涌,他被这狗血的事实打败了,真比他拍过的剧本还要残忍,黑暗,复杂。

    他很心疼周沫,怜惜周沫,于是关切的询问,“那你现在在哪里?身上的伤好了吗?有没有需要我帮助的地方?如果方便的话,我可不可以去看看你?”

    越来越精明的周沫,从兰宴连珠炮般的询问里,听出了兰宴对她的关心和信任。

    看来兰宴之前说的话不假,兰宴还真是够喜欢她,同时选择无条件的信任她说的话,不管她是真的苏菲菲,还是假的苏菲菲!

    身心极度受伤的周沫,终于在兰宴这里得到了温情,关怀和信任,很是令她感动呢!

    “谢谢你的惦记和信任,我身上的伤已经痊愈了,我现在住的地方很安全,但你不方便过来看我,我这次给你打电话,真的有些需要你帮忙的地方呢。

    杰森因为我有一张同苏菲菲一样的脸,怕我会影响苏菲菲的锦绣前程,这些日子一直在追杀我,我有两次差点死在他们手里......”周沫故意把自己的情况说的很惨,博取兰宴的同情心。

    “啊!”兰宴担心的低呼一声,俊朗的面容浮上疼惜、愁虑,“你的情况怎么样啊?有没有受伤啊?你现在住的地方安全吗?你可以到我的地方去住,杰森不会怀疑我的!”

    兰宴知道杰森是什么人,也知道杰森的手下非常厉害,他是真心惦记周沫的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的好意啊,我没有受伤,住的地方也够安全,我不想因为这张脸,一辈子被杰森追杀,我现在在想办法还击杰森和苏菲菲,所以想要你帮我个忙,当然,我是不会把你帮我忙的事情泄露出去的,更不会做连累你的事情!”周沫十分诚恳的向兰宴保证着。

    “你说吧,想我帮你什么忙,无论什么事情,我都愿意为你做的!”兰宴语气坚定,眼睛发出灼灼地光。

    “事情牵扯到杰森和苏菲菲,你和他们关系亲厚,如果你有为难的地方,不能帮助我,我是绝对不会怪你的!”周沫再次重申自己的立场。

    “我可以帮你的,我十分愿意帮助你。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你手里有没有苏菲菲从前的照片,还有最近一些天的照片......”周沫想兰宴同苏菲菲接触的时间长,又是苏菲菲身边不设防的人,兰宴手里一定有些关于苏菲菲的重要资料。

    “我这里有的,我会把这些东西整理出来交给你的。”兰宴很痛快的满口答应着。

    “好,麻烦你把东西准备一下,我明天晚上联系你,会安排人去你那里取东西的。”

    兰宴听周沫话里的意思是要挂断电话了,立即问:“明天你会来取东西吗?我会看见你吗?”

    “明天我不会过去的,因为杰森的人一直盯着我,但我会尽快把这件事情解决掉,我们很快就会见面了!”周沫笑着安抚兰宴。盛少,情深不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