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73章 唯一令她安心的人
    周沫多少是了解苏梅的,知道苏梅找自己出来,绝对不是出于单纯的母爱,苏梅一定另有目的呢。

    苏梅抿着嘴,沉默了一会儿,轻声的说:“你......你再做一次整形手术吧,不要再同菲菲用同一张脸了,手术费用我来出,我会多给你钱来补偿你的......”

    轻轻的一句话,却如同一记闷棍,重重的砸在周沫的头上,砸的她头晕眼花,她觉得全身的血液都在熊熊的燃烧。

    周沫目光灼灼的盯着苏梅,直看得苏梅不自然的低下头。

    “妈,你以为我这张脸是什么啊,试验田?还是调色盘?你以为我这张脸是塑料壳子,没有痛觉神经,没有尊严的吗?你们想怎么割就怎么割,想怎么设计就怎么设计啊?”

    周沫悲从心起,眼睛发红,声音发颤,“我......我也是你生的女儿啊,我一出生就被你扔到偏远小山村,吃尽苦头,忍受孤单,遭人白眼,谩骂......就像一株无依无靠的草......”

    那些苦日子周沫都不敢想,岁月漫长而黯然无光,如果不是变态的段鸿飞出现在她的生命里,赖皮赖脸的缠着她玩,成了她的盟友,依靠,出气筒......她真不知道那段日子该怎么熬过来。

    “我好不容易长大了,你又联合别人囚禁我,利用我,伤害我......既然你这样讨厌我,当初为什么还一夜贪欢的生下我啊......”周沫听到自己愤怒刻薄的声音。

    苏梅被周沫质问的哑口无言,难堪地握紧拳头,她觉得周沫的两道目光,象两把锋锐的刀,马上要把她碎尸万段了一样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啊,沫沫!”苏梅的眼泪流了下来,喃喃的说:“沫沫,对不起啊,我知道这个要求太过分了,但我真是没有办法啊!

    我今天这个提议,真的是为你好,你不知道杰森有多狠毒,他一定会为了菲菲杀了你的,我是怕你有生命危险啊......”

    “你真的是为我好?”周沫讥讽地闭了闭眼,“你一直打着为我好的旗号做事情!既然你真的为我好,你怎么不让苏菲菲去做整容啊,这样就可以弥补这些年来你亏欠我的母爱了!

    其实你还是为了苏菲菲好,为了你们的家庭和睦,为了你们越爬越高!妈妈,我不是傻瓜,你就不要再拿你的矛戳你的盾了!”

    “沫沫......”苏梅雍容华贵的脸因为痛苦和羞愧剧烈的抖动着,“你知道的,我是劝说不了菲菲和杰森的,我只能来找你.....不然这件事情没有办法解决啊......”

    周沫原本只是想气气杰森和苏菲菲,考虑到盛南平的安危,她真的想偃旗息鼓,减少抛头露面,不再招惹杰森和苏菲菲了。

    听了苏梅的这番话后,周沫的逆反心理被激了起来,她冷笑着说:“这件事情有办法解决的,只要我把事情的真相公布于众,只要我揭露苏菲菲和杰森的真面目,自然就没有人再误会我和苏菲菲了!”

    “沫沫,不可以啊......”苏梅无比惊恐的看着周沫,焦急的绞着十指,因为用力过度,指尖都发白了“那样菲菲就完了......”

    周沫轻嘲一声,“你看看吧,你还是舍不得苏菲菲的,我在你眼里,什么都不是啊!”

    苏梅精心描画的脸彻底垮了下来,下午的阳光照在她保养得当的脸上,无论怎样的美人,总有迟暮的一天,纵然还有些风情,也是最后的谢幕了。

    “你是我妈妈,我欠你的生育之恩都报答完了,我们以后不要再见面了!”周沫站起身,准备要走。

    “沫沫,你不能走!”苏梅突然尖锐的低叫一声,声音异常凄厉,吓得周沫一下转过身。

    “你看看这是什么!”苏梅缓缓起身,掀起上身肥大的衣裙,周沫的眼睛骤然的瞪大,吸了一口冷气。

    她看见苏梅的身上绑着一枚*,那颗*足够让她们母子粉身碎骨无数次。

    “沫沫,对不起啊......”苏梅再次流下眼泪,哽咽的说:“我.....杰森让我必须把你带回去,我身上有窃听器的,我们在这里说的话他都能听见的,如果你不跟我走,他那边马上就会按下遥控器的按钮,我们会一起被炸死的!”

    “你们这两个疯子!”周沫又惊又怕,大眼睛里饱含泪水,就连乌黑浓密的睫毛都沾染上了无尽的雾气。

    是自己的亲妈太狠毒?还是她太傻太天真?

    苏梅打开身上的对讲机开关,杰森如同白雪公主后妈般恶毒的声音在包厢内响起,“小沫沫,你如果不想你妈妈死,就乖乖的跟她走出来,外面有车子等着你们呢......不然,你就别怪我不客气的,我会送你们两个一起上西天,你的亲妈就一个,但杰森的夫人可以有无数个......”

    “你这个混蛋,王八蛋!”周沫憎恨的咒骂着,她额头上的冷汗和眼泪一起流下来,大脑几乎一片空白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该怎么办了,这个时候她的心里竟然只有一个念头,那就是——盛南平在哪里?

    在此时此刻,周沫不得不承认,哪怕盛南平真的跟费丽莎在一起了,哪怕盛南平利用她,狙杀她,她仍然下意识地想要依靠盛南平。

    因为盛南平的强势骁勇,因为盛南平的力量霸气,在这样危险的情况下,盛南平才是唯一能让她感到安心的人。

    守在门口的大康感觉到屋内情况不好,一脚把房门踹开,看见苏梅身上绑着的*时,大康的脸色一下变青了,冷静漠然的男人竟然也愤怒的骂了脏话,“卧槽,这个该死的杰森......”

    杰森在那边听见了动静,立即狠声吆喝,“周沫,你马上跟苏梅走出来,不然我就按下遥控器,你们谁也别想活!”

    正在大家面面相觑,不知所措的时候,一道高大挺拔的身影出现在包厢门口。

    “盛......”周沫一看见凛然肃杀的盛南平出现在面前,激动的差点大叫出声,被盛南平一抬手制止住了。

    苏梅看见盛南平突然出现,先是一愣,刚要开口大叫,“啊.....”一个保镖迅速的冲进屋内,并且用枪指着苏梅。

    苏梅跟随杰森多年,自然是个识时务的,连忙闭上嘴,保镖冲到苏梅身边,用手捂住了苏梅的嘴。

    “什么情况,梅梅,你说话?”敏锐的杰森感觉到屋内情况发生了变化。

    “拖延时间!”盛南平无声的用口型对周沫讲话。

    周沫还算聪明,马上开始跟杰森讨价还价,“你......你已经害得我够惨了,为什么还是不肯放过我呢,这样吧......我......我答应妈妈的要求,我去做整形,再不同苏菲菲用一样的脸了......”

    盛南平面色冷凝,沉稳如山,他对身后的小康做了个手势,小康马上转身跑掉,去招呼这个包厢附近的人快点撤走。

    而大康此时已经拿出两个硕大的特制盾牌样的东西,随时在门口待命。

    那边保镖已经用胶带封住了苏梅的嘴,让苏梅没有办法给杰森通风报信了。

    杰森好像感觉到周沫在拖延时间,在那边厉声大叫着,“周沫,你别特么的废话了,我数三个数,你如果再不走出来,我马上就按下遥控器,你们母女一起死......”

    苏梅只吓得体如筛糠,呜咽着摇着头,无助的目光看着周沫。

    盛南平扯着周沫就往外面跑,边跑边为周沫穿上防弹衣,周沫焦急的低叫,“不行的,我妈妈还在里面,她会死的......”

    “那就让她死,她不是你妈妈,她是魔鬼......”盛南平冷着的脸酷寒森冷,见周沫脚步拖沓,干脆抱起周沫往外面跑。

    “不行的,你救救她,救救她吧......”周沫急得流下眼泪。

    “我救她?”盛南平薄唇掀起残酷的笑意,“这样恶毒的女人,杰森不杀她,我也要杀了她!”

    周沫清清楚楚的在盛南平的眼中看见了杀机,心不由的重重一抖。

    杰森真的在那边倒计时的数起来了,“三,二......”

    “杰森,你别数了,我家夫人已经跑出去了,现在只有你的夫人苏梅在这里,你能炸死的只有你夫人!”大康高声冷哼。

    杰森那边的声音骤然一顿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按下遥控器,我们会把这里的监控视频给你女儿苏菲菲看,让她知道是你亲手杀了她的妈妈,让你的宝贝女儿恨你一辈子!”

    “混蛋!”杰森气喘吁吁的大骂。

    大康冷哼一声,“杰森先生,我们都要安全撤退了,尊夫人是杀是留,你自己决定吧!”说完,用盾牌护身,以最快的速度跑出来,把苏梅自己仍在了茶庄的包房里面。盛少,情深不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