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72章 她是他的过去式
    看着可爱的小雪儿,周沫灵机一动,她把雪儿抱进怀里,亲亲雪儿的小脸,问,“宝贝,你会给爸爸打电话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会了,我经常给爸爸打电话的。”雪儿献宝的仰着小脸。

    “好,那你给爸爸打个电话啊,问问爸爸在干什么?什么时候回家来啊!”周沫腹黑的利用了雪儿一下。

    “好啊!”雪儿脆生生的答应着,颠颠的跑到座机旁,熟练的给盛南平拨通了电话。

    很快的,盛南平的电话被接听起来,但却是一道沙哑的女人声音,隐约透着性感,“喂......哪位啊?”

    “你是谁啊?怎么会接听我爸爸的电话呢?”傲娇的小公主马上不高兴了,皱着眉头问。

    “宝贝啊,我是费丽莎啊,雪儿,你应该还记得我啊!”电话那边的女人声音带笑,蹲在电话机旁边的周沫都听出是费丽莎的声音了。

    盛南平的电话竟然在费丽莎的手里!

    一瞬间,周沫内心万马奔腾,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啊,你是丽莎妈咪啊!”雪儿年纪幼小,没心没肺的叫着,“丽莎妈咪,你怎么没有过来看我啊,我都想你了......”

    扎心了,宝贝啊!

    我才是你亲妈好不好啊!

    你小小年纪咋学的跟你老爸一样坏呢!

    周沫被这父女两前后夹击的虐,真的要吐血三升了!

    “宝贝啊,丽莎妈咪最近两天忙,等我有空了,一定会跟爸爸一起回家去看你的!”费丽莎很温柔的对雪儿说。

    雪儿虽然小,但却遗传了盛南平的精锐,马上顺着费丽莎的话茬追问,“我爸爸跟你在一起吗?”

    “恩,爸爸累了,正在睡觉,雪儿有什么事情要告诉他吗?”费丽莎很开心的问。

    “你告诉爸爸,雪儿想他了,想让他回家看雪儿。”雪儿眼睛一转,看见了周沫,接着又加了一句,“我沫沫妈妈也想爸爸了,想让爸爸回家来看她!”

    蹲在旁边的周沫一屁股跌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小雪儿我算是白疼你了,你真能给你老妈添堵啊!

    费丽莎在电话那边姿态很高的说:“我知道了,等你爸爸醒来我会让他回去看你们的!”

    尼玛的,你算哪根葱啊,盛南平回个家,还需要你批准啊!

    周沫气的鼻子眼往外面喷火!

    都怪盛南平这个薄情的混蛋男人,怎么随便就跑到费丽莎身边睡觉,还把手机交给了费丽莎!

    看来盛南平和费丽莎的关系真的很不一般啊!

    周沫感到嫉妒,随后又感到讽刺,她只是盛南平两个孩子的妈妈,又不是盛南平的女人,她算什么啊?她有什么立场来要求盛南平?她凭什么嫉妒啊?

    她这样装失忆,到底是方便了谁?

    盛南平在外面有女人,这样明目张胆的在一起,完全不用在乎她的感受了!盛南平的人道路自然有人为他铺上锦绣,她已成为他的过去式了!

    什么为爱坚守的男人?都是狗屁,而所谓的爱情,神马都是浮云!

    周沫自嘲地一笑,挫败,沮丧,郁闷,抓狂,种种情绪弥漫四溢,心都紧紧揪成了一团,疼痛牵扯全身,她差点又掉下眼泪来。

    周沫真觉得自己不能呆在盛家了,一呆在这里,她自然而然的就把盛南平当做自己的丈夫,自然而然的为盛南平牵肠挂肚,患得患失了。

    她闭着眼睛想着,她该做点什么能够发家致富,带给两个孩子好生活,顺便摆脱盛南平呢!

    周沫思考再三,还得依靠她的原始技能,在电脑上琢磨创业的出路,她不喜欢做黑客,那就规规矩矩的做个软件设计师吧!

    她正琢磨着她的未来,有个电话打了进来,屏幕上显示陌生的电话号码。

    周沫犹豫了一下,还是将电话接听起来。

    “沫沫啊,我是妈妈。”苏梅温婉的声音传过来。

    “呦,我二十多年前就没有妈妈了,你可不要来冒名顶替啊!”周沫一本正经的刺激苏梅。

    “沫沫,我是苏梅啊,我知道是我对不起,做了很多令你伤心的事情,但我是你妈妈的事实,谁也改变不了。”苏梅说的每一个字,都好像饱含着无限的母爱。

    “行了吧,你别在这里跟我煽情了,有什么话直接说吧!”周沫不耐烦的说。

    “沫沫,妈妈很想你了,我们能不能见面谈谈啊?”苏梅语气恳切的对周沫说。

    “见面谈?”周沫哈哈的笑起来,“苏妈妈啊,你以为你生了个弱智吗?你约我出去见面谈,还不是给你的好老公找个方便杀我的机会,你要不要这么恨我啊?”

    “不是的,沫沫,你误会了,我怎么会害你呢!我知道杰森想杀你,我这次约你见面,就是想谈谈这件事情,无论怎么说,你都是我十月怀胎生下的女儿,我不想你死的啊!

    约你见面是我自己想的,杰森不知道,我想跟你谈谈这件事情解决的办法,你和杰森这样僵持下去不行的,盛南平和杰森也不能一直这样打杀下去啊!”苏梅苦口婆心的劝说着周沫。

    “盛南平上次为了你受的伤,这次盛南平身边的人又受了伤,你也不希望大家都生活在这样打打杀杀,危机四伏里面吧!”

    不得不说,苏梅真是个人才,轻易的就击中周沫心中最软弱的地方,周沫握着电话,迟疑了一下。

    昨天停车场惊心动魄的一幕,吓到了周沫,周沫不打算利用杰森来报复盛南平了,无论盛南平对她有多狠心,她对盛南平永远狠不下心,她不忍心让盛南平受伤,更不想让盛南平死掉。

    苏梅感觉到了周沫的动摇,趁热打铁,“沫沫啊,不管怎么说,你都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,其实我是最不希望你有事情的,自从你出了意外后,我一直都很惦记你,很想见见你,沫沫,你就同妈妈见一面吧......”

    周沫从小缺失母爱,最渴望得到母亲的关怀和柔情,要不然也不会听从了苏梅的话,做了苏菲菲一年多的替身。

    她的潜意识里是想讨好苏梅,想得到妈妈的认可,想让苏梅像对待苏菲菲一样对待她的。

    听见苏梅这样低声恳求她,再想想盛南平的薄情冷血,周沫同意了苏梅见面的提议,“好,我们见面,但见面的时间和地点由我来定。”

    “行,只要妈妈能见到你就好。”苏梅很激动,声音都有些微微哽咽了。

    周沫更加感动了,当天下午就安排了时间同苏梅见面。

    她换好衣服要出门,小康立即炸毛了,“夫人啊,你昨天出去已经引发血案了,今天还要出去啊?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不可以吗?”周沫傲然的仰着头,“你们可以不跟着我的。”她心中跟盛南平憋着一口气,顺便跟小康也没有好态度。

    “你不能......”小康刚要同周沫吵,被大康一把拉到旁边。

    大康面无表情的对周沫说,“夫人可以出去,我们没有权利限制夫人的自由,但夫人要告诉我出行的路线,你要去哪里,我们好做防护措施,我想夫人也不想昨天的事情再发生!”

    周沫有些害怕大康,抿了抿嘴,说:“我要去中央大街的八马茶庄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大康一边请周沫上车,一边吩咐人沿路准备,八马茶庄前后戒备。

    小康瞥了一眼车上的周沫,低声问大康,“这事要不要告诉大哥啊?”

    “不告诉,费丽莎伤的很重,大哥这两天够累了。”

    车上的周沫听见了大康这句话,原本对今天的外出还有些不安和悔意,现在什么感觉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盛南平可以夜以继日的陪在费丽莎身边,她为毛就要替他们考虑,躲在家里不出去啊!

    周沫是在车上给苏梅打的电话,通知苏梅到八马茶庄见面,苏梅很高兴的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车子在大街上急速行驶,周沫转头看向车窗外,街路两边的树木飞快后退,外面的阳光不时在她美丽的面容上晃过,照出她一脸的失落和黯然。

    八马茶庄没有什么客人,大康为周沫安排了一间最安全的房间,然后带着他的人守在外面。

    苏梅很快就赶到了,一看见周沫,就拉住了周沫的手,眼圈发红,“沫沫啊,你瘦了很多啊,最近是不是吃了很多的苦啊!”

    “还好,就当减肥了!”周沫闭上眼,害怕泪水会控制不住的流出来,她渴望了二十多年的母爱,竟然是在这种情况下得到的。

    苏梅愧疚的脸上浮现出深深的痛苦,“沫沫,都是妈妈不好,做了太多对不起你的事情!”

    “妈,你不用跟我说对不起了,过去的事情都过去了,我现在活的很好。”

    苏梅黯然地低下眼帘,轻轻叹了口气,说:“这件事情都是我不好,当初不该同意他们的建议,让你代替菲菲出道,可是你和杰森的事情要找办法化解啊,总这样像仇人一样打打杀杀不行的!”

    “你说说,有什么好的解决办法?”周沫定定的看着苏梅。盛少,情深不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