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70章 对她太凶
    坐在车上的周沫很想下车看看盛南平,却被两个保镖死死拦住了,“夫人,这里还存在危险,你绝对不能下车的!”

    周沫知道自己此时下车帮不上盛南平任何忙,只能是给盛南平添乱,她坐在车上没有动,定定看着盛南平小心翼翼的把费丽莎抱起来。

    费丽莎比周沫厉害多了,受了这么重的伤也没有晕过去,脸上竟然还带着一抹欣慰的笑容,“南平......你没事就好......”

    尼玛的,这也忒感人了!

    她就是生死与共,舍身救夫的典范了!

    盛南平冷厉的俊眸里此时都是担忧和感动,“丽莎,谢谢你,车子开过来了,马上送你去医院......”

    费丽莎缓缓抬手,摸摸她受伤的半边脸,神色立即变得惊恐和不安,“南平,我......我会不会被毁容啊......南平啊,我好害怕......”

    盛南平心中一凛,他眼中的费丽莎一直坚韧,勇敢,同男人一样狠绝,无所畏惧,很少露出这样惶然害怕的样子,而这种伤害,还是因为他造成的。

    他双臂一收,微微用力的抱着费丽莎,安慰着费丽莎说:“你别害怕,我会陪着你的,我是不会让你有事的!”

    “南平,你不要离开我啊......”费丽莎虚弱的低喘两声,头一歪,就昏了过去。

    盛南平剑眉一皱,低吼着,“车呢,怎么还没开过来!”

    大康和他的保镖是带来很多车子过来的,但在刚刚激烈的搏斗中,很多车子都被打坏了,稍远点的地方车子是完好的,但开过来要需要点时间。

    一见这种情况,周沫想要下车,把车子让给费丽莎和盛南平,但两个保镖还是死死的阻拦着周沫,周沫只能落下车窗,对着盛南平喊,“盛南平,你和费丽莎坐车辆车子,我坐其他车子!”

    盛南平抱着费丽莎,转头看向大声叫喊的周沫,脸色一下子难看得不行,“你马上把车窗合上,大康,送夫人回家去!”

    周沫被脸色冷厉如冰的盛南平吓到了,怯怯的合上车窗,大康不敢耽搁,立即带着两个保镖上车,护送周沫回家。

    而盛南平抱着费丽莎,大步流星的奔着开过来的车子走去......

    周沫呆呆的坐在车上,看着道路两边的花红柳绿,生机盎然,谈笑的行人,闪烁的交通灯......

    刚刚的那些枪林弹雨,鲜血伤口,飘忽得仿佛做了一场噩梦,半点都不真实了。

    车子行驶到盛家别墅门口,周沫才忽然意识到,家里还有两个小宝宝在等着吃她的火锅呢!

    她马上整顿一下支离破碎的情绪,揉揉脸,振作精神,下车去见两个心肝宝贝。

    小宝和雪儿坐在客厅的沙发里,两人正一起玩着周沫为雪儿设计的小游戏。

    这个游戏对小宝来讲是无比幼稚低能的,但他在这款游戏里感觉到熟悉的气息,而他也愿意陪着妹妹玩。

    听见周沫的脚步声,兄妹两个齐齐转过头来,看见周沫衣服褶皱,头发凌乱,小宝神色一变,“妈......你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别扭的小屁孩,你老娘都变成这样了,还不肯好好叫我一声妈妈,让我开森一下啊!

    “我走路时摔了一跤,没什么大事的!”周沫随便找个借口搪塞着。

    雪儿嘻嘻的笑起来,“妈妈,你都这么大的人了,走路还会摔倒啊,雪儿都不会摔到呢!”

    小宝则皱着小眉头,满脸写着‘我不信’!

    “雪儿最厉害了,比妈妈棒多了!”周沫忽略小宝疑惑的眼神,抱起胖嘟嘟的雪儿亲了亲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去超市选购东西了吗?吃火锅的食材呢?”小宝绷着脸审问周沫,十足一个小版的盛南平。

    “呃......”周沫语塞的抓抓头发,正看见别墅外面又驶进来一辆车子,正是她坐着出门的车子,佣人从车上走下来,拎着她在超市选购的食物,还有在服装店挑选的衣服。

    “看看,我选的东西在那呢,宝贝们,我还给你们选了新衣服呢!”周沫指指佣人手里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好啊, 妈妈给我买了新衣服喽!”雪儿很是乖巧会做人,“亲亲妈咪!”搂着周沫的脖子就亲了两下。

    小宝站在旁边翻了个白眼,明明是这个新妈妈在耍花招,雪儿这个小笨蛋还玩亲亲呢!

    周沫把几袋子衣服拿到雪儿和小宝面前,强颜欢笑的为他们试穿,跟他们说笑。

    哄了一阵子孩子,周沫回到房间去洗澡,换衣服,做这些事情的时候,满脑子都是刚刚停车场发生的枪战,都是盛南平,还有盛南平抱着费丽莎的样子......

    她心中一阵烦躁,连忙晃晃头,算了,别想了!

    事情是自己惹下的,盛南平怀里抱着谁都无所谓了,她最初的目的就是回到两个孩子身边,她现在已经跟两个孩子在一起了,应该别无他求了!

    周沫洗过澡好,压下心中的思绪万千,按照原定计划,到厨房给两个孩子准备火锅。

    她第一次给小宝做火锅吃的时候,完全是因为好玩,这次再做火锅的时候,却要考虑到两个孩子的营养。

    周沫做的是菌锅底料,里面加了一点点枸杞,红枣,鲜美又有营养,肉都是最好的羔羊肉和肥牛肉,两个孩子的蘸料是她亲手用芝麻酱,花生,香油调的,芝麻酱有营养,小孩子吃很好的。

    她为了两个孩子吃一顿营养又美味的火锅,忙乎的一头细汗,终于弄好一切,可以坐下吃了,周沫还要先照顾着雪儿吃东西。

    “妈妈,这个肉肉很好吃啊!”雪儿小嘴边沾了一些芝麻酱,吃的喜笑颜开。

    “好吃就多吃点!”周沫为雪儿擦擦嘴,转头问小宝,“盛名同学,你觉得火锅的味道怎么样啊?”

    小宝隔着袅袅飘荡的白雾,听着周沫叫他盛名同学,看着周沫的笑脸,忽然觉得眼前这个女人, 真的就是他的周沫妈妈!

    他们三个人正开心的吃着火锅,别墅的房门一开,盛南平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爸爸回来了!”心无半点城府的雪儿最先欢呼起来,“爸爸,快来啊,我们在吃火锅呢!”

    小宝也很有礼貌的跟盛南平打招呼,“爸爸,你回来了!”

    盛南平往餐厅这边走来,对两个孩子和蔼的笑笑,“看来火锅很好吃,你们吃的很开心啊!”然后目光转向周沫。

    大概是吃火锅热了,周沫今晚的气色特别好,白皙的脸蛋上隐约染着粉嫩的光泽,带着健康的气色,脸颊梨涡清浅,透着开心的欢愉。

    她很开心!!!

    盛南平的心情突然不好了。

    周沫觉得好像有一束极强的烈焰在盛南平眼中倏然跳动了两下,然后转为晦暗不明,盛南平的目光里好像混杂了许多的东西,翻涌狂乱。

    她有些忐忑不安了,是她给盛南平带来了麻烦,是她害得费丽莎受伤,她又跑回家里心安理得的吃着火锅,盛南平不生气才怪呢!

    其实她真的只是为了陪孩子,她没有任何心情吃火锅的!

    周沫拉开椅子站起身,干巴巴的问盛南平,“费小姐,她还好吧!”

    “没有生命危险。”盛南平淡淡的回答着,英俊的眉宇间透着疲惫和阴郁。

    周沫心中的不安更加浓重了,有些无措的指指餐桌上的火锅,“你.....你要不要坐下吃点东西?”

    盛南平扫了眼桌上丰盛的菜肴,眼底淡漠异常,又仿佛带着某种讥嘲,“我不吃了,你们吃吧,我还有事情要做。”说完,转身就走了。

    周沫看着盛南平决绝而去的背影,黑眸盈然泛起一层透明的水汽,差点掉下眼泪来。

    盛南平为毛对她这么凶啊, 不就是因为她害得费丽莎受伤了吗!她也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那样啊!

    周沫委屈又气恼的盯着盛南平消失的方向,直到雪儿伸手拽拽她的衣袖,奶声奶气的说:“妈咪啊,你怎么了?怎么不吃火锅了?”

    “好, 妈咪吃火锅!”周沫不想让自己的情绪影响到雪儿,连忙对雪儿笑笑,坐下来继续吃火锅。

    她吃的很卖力,很大口,用来遮掩马上要汹涌而出的伤感,只不过,刚刚香喷喷的菜肴,此时入口如同嚼蜡一般。

    盛南平回到属于他的书房,疲惫的坐到椅子上,小心的抬起左臂搭在扶手上。

    他穿的是黑衬衫,左臂上面有褐色的血迹,此时已经干涸,所以很不显眼。

    亚瑟的*杀伤力很强,就算有费丽莎护着他,他的左臂上还是被弹片刮伤了两块,刚刚在医院时候已经做了处理。

    盛南平担心周沫的情况,不肯留在医院休息,坚持回家来看周沫。

    看到周沫带着两个孩子在开开心心的吃火锅,盛南平既松了口气,又觉得无比郁闷。

    这个小丫头是真的把他忘记了吗,竟然完全不会担心他,不牵挂他,不顾他的死活,无忧无虑的在家里惬意的吃着火锅了!盛少,情深不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