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69章 恨是假象
    周沫真是服了这些八卦女人了,厚着一张脸皮就打听别人的事情,她可没兴趣同别人分享她的喜悦。

    她给这些女人留下个令人遐想的笑容,然后就刷卡结账,拎着两袋子衣服走人了。

    周沫走出服装店的门,一边走一边低头看着袋子里面的战利品,刚刚走到停车场,只听身侧大康冷骤然大喝,“夫人,蹲下!”

    历经无数艰难险阻的周沫,没有学会功夫,却学会了如何保护自己,她以最快的速度“唰”的蹲了下来,与此同时,一股极大力量的手拽着周沫的胳膊,直接把她按倒在地。

    下一秒,周沫就听见呼啸的子弹从她的头顶飞过,打在身旁的车子上,发出闷闷的一声响。

    接着就是一长串凌乱而急促的爆裂声,虽然这些人的枪都用了*,但周沫依然胆战心惊,心都被这些枪声震得直发抖。

    “夫人,你先不要动!”大康声音冷肃的对周沫说。

    周沫侧侧头,见大康手上已经握着一把枪,乌黑的枪身在周沫的眼前晃动着,发出酷寒的光。

    随后,周沫这边有无数发子弹从隐藏在暗处的枪管里弹射出去,疯狂地撞击在对面的车子上,柱子上,发出沉闷的声响。

    被击穿的车玻璃碎片好像爆炸开一样,四下纷飞,空气中充斥着*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夫人,快点跟我走。”大康借着枪声掩护,将周沫从地上拉起了,用他的身体遮挡着周沫,迅速的跑向不远处一根粗大的柱子。

    周沫意识到面临的危险,以最快的速度向前跑,她的心跳得非常快,好像要从胸腔里蹦出来一样。

    一奔到柱子旁,周沫就靠在柱子上重重的喘气着,头发凌乱,狼狈不堪。

    大康沉肃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,“夫人已经到了安全地方,你们可以动手了。”

    周沫眼角余光看见大康对着耳麦说话,是在吩咐其他人做事。

    看大康的样子,好像对这样的突然袭击早有准备,诧异的看向大康,“你们早有准备了?”

    大康面无表情的回答她: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拿我做诱饵啊?”周沫有些生气的问。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?是你惹恼了杰森,杰森要杀的人是你,我想当诱饵,也不好使啊!”大康冷着脸说。

    周沫被大康怂的哑口无言,而大康冰冷着一张硬朗的脸,也让她不敢再说下去。

    她有胆子欺负盛南平,没有盛南平在身边护着她,她是不敢招惹冷面大康的。

    不远处,有纷乱的脚步声响起,夹杂着打斗的声音和惨烈的喊叫声,想必双方已经由枪战,发展成了短兵相接,但无论哪一种,都让周沫觉得心惊肉跳。

    大康凝神看过去,见杰森竟然派了亚瑟带队过来,小康正拼命的应付着亚瑟。

    他知道小康不是亚瑟的对手,却不能丢开周沫过去帮助小康,他们这边正处于惊险万分的时候,一辆车子疾驰而来,周沫可以清楚的听见车轮磨蹭地面的刺耳声音。

    莫非是杰森又派人来了!

    周沫忍不住往冰冷的大康身边靠了靠,大康全神戒备的看着驶过来的车子,待看清楚车身时,脸色越发阴沉了。

    这不是盛南平的车子吗?大康怎么还拉个老脸啊!

    周沫看见盛南平从车上走下来,真想马上冲到盛南平的身边。

    发生在眼前的枪战令周沫非常害怕,她是一个正常的女人,即使经历再多,胆子再大,在如此子弹纷飞的时刻,死亡的恐惧还是毫无例外地侵袭着她。

    但是,冰冷的大康还拉着周沫的胳膊,并且极其不高兴的问盛南平,“你怎么亲自过来了?杰森那边派了许多人过来,又是亚瑟带队的,这里还很危险的啊!”

    盛南平没有搭理大康,寒星般凛冽锋锐的黑眸上下打量着周沫,他见周沫的额头上覆着细密的汗水,脸色发白,衬得一双眼睛异常黑亮。

    她紧紧的盯着他,虚张声势的镇定中透着慌乱,仿佛想从他的身上得到一线安全的力量。

    盛南平立即伸出强有力的手,一把将周沫拥入怀中。

    熟悉的怀抱,温暖的气息,原来他还是知道她需要什么的,周沫在这一刻差点掉下眼泪来。

    盛南平紧紧的抱了周沫一下,然后就想护着周沫上车。

    此刻,杰森那边的人发现了盛南平和周沫在这边,有人往这边冲来,有人向这边开枪。

    但盛南平就像一只进入战备状态的猎豹,不知道什么时候手里多了一只枪,一手抱着周沫,另外一只手已经打出子弹。

    盛南平移动的速度太快,周沫根本跟不上他,脚步有些踉跄着随着盛南平快速移动,终于来到几步之外的车子旁。

    亚瑟看到盛南平和周沫了,好像一下红了眼似得,疯狂的往这边攻来,子弹落在盛南平和周沫刚刚走过的地方,掀起无数碎屑尘埃。

    周沫看着地上被烧焦的弹孔,暗暗心惊,只差一点儿,这些子弹就会在她或者盛南平身上打出血窟窿了。

    盛南平好像感觉到了周沫的恐惧,大手按着周沫的后脑,将她整个抱在怀里,动作呵护得如同对待珍贵的宝贝,匆忙中还没有忘记安慰她,“别怕啊,很快就没事了......”

    他一只大手就摁住了周沫,周沫都抬不起头来,只能听见紧促而连续的枪声,还有亚瑟大声的叫,“周,你不能走,你答应跟我一起走的......”

    “贼心不死!痴心妄想!”盛南平低骂了一声,打开车门,将周沫抱放到了车里,他自己并没有坐上来......

    周沫的一颗心倏然狂跳起来,她想起盛南平上次受伤的可怕经历,她忍不住大声的叫,“盛南平,你要小心啊!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!”盛南平冷厉阴森的面色缓和了一些,对着周沫,薄唇勾起了一抹笑容。

    亚瑟已经快速的冲到盛南平面前,清瘦的身影对着盛南平发动起凌厉狠绝的攻势。

    盛南平傲然一笑,不躲不闪,抬手接下亚瑟的攻击,瞬间,两个男人的身影用诡异的速度和力度战在了一起,坐在车上的周沫几乎看不清他们出手的动作。

    亚瑟跟盛南平对打了几个回合,不由的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孤傲自大的他上次败给盛南平后,非常的不甘心,回去马上请教名师,翻看盛南平以往的打斗视频资料,不分黑夜白天的练习,旨在追上盛南平的攻击速度,打败盛南平。

    但今天亚瑟再同盛南平交手,发现盛南平的攻击速度随着他的提高,也在提高,他有多快,盛南平就有多快,精准的攻击点和力度让亚瑟几乎怀疑盛南平不是人类了。

    好在,他今天是有备而来的,他见自己打不过盛南平,胳膊一抖,一枚精小的*落入他手中,他灵巧的一勾拉环,迅速往后退了几步,抬手将雷抛向盛南平。

    盛南平身经百战,自然看出亚瑟的小动作,敏捷的腾挪身体,以最快的速度远离亚瑟,然后匍匐在地。

    但往日盛南平同亚瑟这样的狠角色交手时,都是要穿着避弹衣或者防护服的,今天他由公司赶过来,只穿了件衬衫,无论他躲闪的怎么快,*爆炸产生的碎片都会波及到他的。

    车上的周沫一直关注着盛南平,看到这副情景心急如焚......

    周沫心里对盛南平有恨,痛恨他对她的误解,恨他对她无情的狙杀,她知道自己斗不过盛南平,她故意激怒杰森,想借助杰森的手为她报仇。

    可是此刻她才意识到,那些恨都是假象,与盛南平的生命比起来,那些东西都变得无关紧要,轻飘虚幻。

    周沫突然很后悔,后悔自己招惹了杰森,后悔她为盛南平引来了强敌......

    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,一道灵巧的身影合身扑倒盛南平的身上,随即,*轰的一声炸开了,耀眼夺目的火光伴着销烟……

    一旁正在跟人打斗的大康和几个保镖,听见爆炸声都赶了过来,亚瑟见讨不到什么便宜,趁机带着残兵迅速撤退了。

    亚瑟今天也是有备而来,他下定决心要把周沫抢回去,而不是按照杰森的命令杀了周沫。

    他没想到大康这边也有所准备,事情进行的非常不顺利,尤其后来盛南平还赶过来了,他这边伤亡惨重。

    爆炸声一响,定然会引来官方的人,亚瑟自知这是盛南平的地头,不敢逗留,马上带人跑路了。

    盛南平已经从地上翻身坐起,看见舍身护住他的人竟然是费丽莎。

    费丽莎后背多处受伤,鲜血把她身上穿的白衬衫都染红了,看着触目惊心,她左侧的脸颊也被刮伤一块,半边脸上都是血,看着很是吓人......

    “丽莎!”盛南平皱眉惊叫着费丽莎的名字,然后大声吩咐,“快点开车过来,送她去医院......”

    爆炸声一响,四面八方的人都涌了过来,有人惊呼,有人报警,场面乱成了一团......盛少,情深不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