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66章 当做孩子宠
    网络上的各种标题十分露骨,下面还配有很多清晰的照片。

    苏菲菲媚眼如丝的看向中年男人,苏菲菲同中年男人拉拉扯扯的在一起,中年男人探身去吻苏菲菲,苏菲菲还一脸陶醉的样子......

    照片由各个角度拍摄,很多张都清楚的照到了苏菲菲的脸,苏菲菲想要抵赖都不行!

    新闻链接下面网友留言无数条,黑粉们终于有了机会,开始大骂苏菲菲——伪装的白莲花,真实的绿茶婊,不要脸,各种难听的话都来了......

    苏菲菲的脑残粉们有的极力为自己的偶像辩护,有的是伤心失望的嘤嘤痛哭.......

    周沫看着这一切,真是解气极了,乐的在床翻滚了几下。

    该死的杰森,硬生生的把苏菲菲的这张死脸安装到她的脸上,她现在可要好好利用一下这张脸。

    周沫哼着小曲去洗漱,换了条白色亚麻刺绣的家居裙,穿起来仙气飘飘的,因为她要去见雪儿,她没有用任何化妆品,素面朝天的走出了卧室。

    她原本想去见雪儿,没想到在大厅里看见了盛南平。

    盛南平端坐在沙发里,翻看着面前的一沓子文件,旁边站着焦急地连连搓手的李羿。

    为了救周沫,盛南平已经离开公司很多天了,公司那边堆积了无数重要事情需要盛南平处理,昨天盛南平终于飞回来了,凌海以为盛南平今天就会到公司上班,没想到盛南平竟然迟迟没有到公司来,他不敢给盛南平打电话,只能电话催促李羿。

    周沫下意识的抬手看看腕表,见已经九点半了,在周沫的记忆里,盛南平是工作狂人,从来没有翘班的时候啊!

    看来盛南平这是在等着她呢!

    周沫提着十二分的小心,走到客厅,若无其事的同盛南平打着招呼,“嗨,盛总,早上好啊!”

    盛南平抬头看向周沫,阳光中的女孩明眸皓齿,不施脂粉的小脸晶莹如玉雪,微卷的披肩长发,有几缕挑成了亚麻色,穿着一件白色的居家吊带长裙,全身上下无一饰物,但却美眸如星,波光流转。

    他目不转晴地看着周沫,纵使他阅过人间春色无数,纵使时间飞跃沧海桑田,但周沫一直都是他心中最浓重的一抹色彩,任何人都无法代替。

    周沫被盛南平看得有些不自在了,抿了抿嘴,又同盛南平打了一次招呼,“盛总,早上好啊!”

    盛南平苦涩的对周沫笑了一下,“你可以叫我南平,或者直接叫我盛南平,不用叫盛总。”

    “不,我要做个懂礼貌的人。”周沫一本正经的说着。

    盛南平发现了,小丫头这次回来就是为了气他的,如果他跟她较真,能被她气死。

    算了,谁让他欠她的呢,就当他多养了一个孩子,把小丫头也当做孩子一样宠着好了。

    盛南平指指茶几上放着的报纸,对周沫一挑眉,“这就是你昨晚去酒吧的目的?”

    周沫扫了眼报纸上面那些露骨图片,笑了笑,“这也算是无心插柳柳成荫吧!”

    盛南平再次提醒自己,周沫比他小很多,又受了很多的苦,只是个顽皮的孩子,他要宠着她,他要宠着她......

    “杰森还在这个城市里,你知道他看到这些照片会有什么反应吗?”盛南平压着气,很耐心的问询周沫。

    “他会很生气,恼羞成怒,暴跳如雷。”周沫很干脆的回答。

    盛南平喝了口水,让自己的声音平缓,“那你为什么还要这么做?”

    “我就是想让他生气啊!”周沫对盛南平调皮的眨眨眼。

    盛南平不是好脾气的人,他气的肝疼,又不想吼周沫,只能继续忍气吞声,问周沫,“你和杰森接触过,你应该知道惹恼杰森的后果啊!”

    “我当然知道了!”周沫对着盛南平嫣然一笑,“但是我有你啊,你不是说要做我的丈夫吗,考验你的时候到了,如果你能保护我,就证明你心里是有我的!”

    周沫含笑的双眸晶亮异常,有许多盛南平看不清楚的东西在闪烁着,他明知道周沫是在利用他,甚至在设计他,但周沫娇嗔的神态,依赖的语气,让他的冷漠的心“咯噔”一下,象春风乍然而至,冰冻的河流蓦然被吹开了一条缝,他心甘情愿被周沫利用,甚至为她而死。

    “好,我会帮助你抵挡杰森的,你安心呆在家里就好。”盛南平微笑的看着周沫,他真希望周沫可以像从前一样,每天呆在家里,做他最可爱乖巧的妻子,别再出去惹是生非了。

    “那我就要谢谢盛总了!”周沫巧笑的走到盛南平身边,微嘟起嘴唇,鼻尖还有细小的汗珠儿,配着两个梨涡,显得无限娇俏。

    盛南平闻着周沫身上香甜的气息,看着她柔软不盈一握的腰肢,不由想起最初同她在一起的时候,他都不敢在她身上太用力,总怕会折断她,把她弄到没气了,他有些蠢蠢欲动的燥热,“沫沫啊,其实我们可以......”

    周沫听盛南平要跟她诉前情了,腰肢一扭,走向餐厅,“盛总,你吃过早餐了吗?要不要一起吃点啊?”

    盛南平无奈的默叹了口气,站起身,“你在家里陪着雪儿吧,我先去公司了,你有事情就给我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盛总再见啊!”周沫一双水色无边的眸子给盛南平飞了个媚眼,风情万种。

    盛南平觉得又甜又苦,有些时候他觉得眼前的小丫头很熟悉,有时候又觉得很陌生。

    周沫这边开心快乐,苏菲菲那边已经闹翻了天。

    “这个该死的周沫,竟然做出这样卑鄙不要脸的事情,她是在害我!”苏菲菲气急败坏的在房间里大吵大闹,“我要召开记者会,跟所有人说清楚一切,我要大家知道,她是冒牌货,她是乡巴佬,她是不要脸的贱人,她是个赝品......爸爸,我要召开记者会......”

    杰森烦躁的皱皱眉头,“菲菲啊,你不要急躁,这件事情不能召开记者会的,我会想办法把周沫解决掉的......”

    “怎么不能召开记者会啊,我要揭穿周沫那个贱人的真面目,她冒充我享受了两年的荣华富贵,现在又来害我,她简直不是人......”苏菲菲失去理智,蛮不讲理的大吼大叫着。

    “菲菲啊,如果你召开记者会,所有人都会知道你找人代替你,欺骗观众的事情,那样后果不可收拾的.....”苏梅也柔声劝说苏菲菲。

    苏菲菲一听苏梅说话,越发激愤了,“都怪你,生了周沫那个不要脸的贱人,她是你生出来的祸害,你要负责把她消灭了......”

    苏梅皱了皱眉头,这件事情明明是苏菲菲自作孽,当初是苏菲菲提议给周沫做的微整,现在又来责怪别人,但苏菲菲刁蛮成性,又独得杰森的喜爱,她都不敢随便呵斥苏菲菲的。

    “爹地,你要想办法帮我,帮我恢复名誉,帮我除去周沫......”苏菲菲知道能帮助她的只有杰森,她又哭着扑倒杰森的怀里。

    “好了,我的宝贝,这件事情我会为你做主的。”杰森烦躁的伸手掐了掐眉心,这次他一定要杀了周沫,就算有盛南平护着周沫也不行。

    杰森眯着眼睛,咬牙切齿的说:“这个该死的周沫,我放了她一条生路,她竟然敢跑出来作怪,她这是在找死呢!

    宝贝,你放心,爹地已经有了帮你恢复名誉的办法,不但能够帮你恢复名誉,还会令周沫名声扫地,不用咱们出手收拾她,粉丝的骂声就能把她搞臭,让她苟活于世上的机会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周沫吃过早餐,盛南平上班走了,小宝也上学了,家里只有她和雪儿,还有一些佣人。

    盛南平已经给佣人开过会了,佣人们都对周沫非常尊重,把周沫当做家里的女主人看待。

    周沫吃过早饭马上就来到雪儿身边,没有盛南平在身边,她可以肆意的对雪儿表达她已经泛滥的母爱,她迫不及待的对雪儿伸出双手,“宝贝,让妈妈抱抱你啊!”

    雪儿嘟嘟着小胖脸,眨巴着清亮的大眼睛打量了周沫几眼,没有理睬周沫,转头去玩别的了。

    周沫找来芭比娃娃给雪儿,雪儿看都不看她一眼,周沫拿着乐高玩具给雪儿,雪儿无动于衷的丝毫不感兴趣,一副高冷小公主的样子!

    看来这个孩子真是被盛南平惯坏了,她什么玩具都不缺,对什么都不感兴趣了。

    小胖丫头,当初你哥那么高冷骄傲,我都搞定了,别说你了!

    周沫跑回房间,快速的给小胖丫设计了一款非常简单又有趣的小游戏,然后拿着笔记本来到雪儿身边。

    游戏一开始,里面一个漂亮的芭比娃娃跳着舞,大声唱着:“我是雪儿的好朋友,我是雪儿的好朋友,雪儿快点来找我玩......”

    果然,雪儿的注意力一下被吸引过来,看了会活泼可爱的芭比娃娃,然后讨好的抬头看看周沫,“我......我可以玩吗?”盛少,情深不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