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65章 别样的报复
    酒吧。

    灯光迷离,舞池里群魔乱舞。

    周沫穿着漂亮的裤裙, 脸上架着一副宽大的墨镜,单手挎着一个爱马仕限量版的小皮包,走路微微仰着头,时尚,冷漠,高贵,惊艳,所过之处吸引了无数男人的目光。

    她暗暗得意的笑了一下,她要的就是这种效果。

    周沫这些年很少来酒吧,尤其是一个人的时候,她还是第一次如此放纵自己,自己跑到酒吧里面来。

    她点了一杯香槟,坐在稍偏一点儿的吧台自斟自酌着,周沫看着酒杯里漂亮晶莹的液体,?想起了姐姐周程程。

    周沫这次回国后,无数次的想起了周程程,因为担心身份会被暴露,她一直忍着思念,没有联系周程程,也没有四处打听周程程的消息。

    但周沫曾经上网查询过关于周程程,也在大家的言谈间留心过周程程的消息,但网上没有周程程的消息,也没有人提起过周程程。

    周沫一直担心周程程出了什么事情,以周程程那么张扬的个性,不可能活的这样低调的。

    不知道周程程是否如愿的嫁进了陆家,是不是偃旗息鼓,收起锋芒的做起了陆家少奶奶。

    周沫正心不在焉地握着酒杯发呆,一个男人端着杯酒坐到了她身边空着的位子上,笑容猥琐的看着她,“小姐,你是一个人吗?”

    周沫转头看去,见这个男人不到四十岁的样子,穿的却很是时尚,一看就是老黄瓜刷了绿漆,跑到这里来装嫩玩耍呢。

    她故意把脸仰起,对着明亮的灯光,将酒杯里的酒一饮而尽,然后对着中年男人挑逗似的嘟嘟娇艳的红唇,“对啊,我是一个人,怎么样啊?”

    “怎么样?当然是想跟小姐你共度良宵了!”男人凑到周沫身边,眯起了眼睛,待看清楚周沫的脸时,有些惊讶的低叫出声,“你......你是演员苏菲菲啊......”

    周沫立即将酒杯重重的放在吧台上,不悦的说:“你鬼叫什么啊?演员就不能出来泡吧啊?演员就不能出来放松一下啊?演员就不能找个朋友聊聊天啊?你真是太没劲了,太扫兴了,我要结账走人了......”周沫说着话,把两张大钞拍在吧台上,推开男人就要走。

    男人有这样百年不遇的好事,怎么能轻易放过,一把抓住周沫的手,“苏小姐,不要生气,更别急着走啊,你一直是我的梦中情人,我的女神啊!既然我们遇见就是缘分,你就赏脸陪哥哥我喝一杯吧......”

    “大哥啊,你喝多了吧,快点放开我!”周沫半嗔半怪的瞪了中年男人一眼,眼波流转,娇媚无限,更加勾人心魄。

    中年男人哪里见过这么**的美人啊,浑身骨头都要酥软了,忘乎所以的扑向周沫,“苏大美女,我的女神,你想死我了......”

    就在男人要把周沫抱在怀里时,就在周沫的脚对准男人的命根子,准备踹出去的时候,一只大手横空出世,扯着男人的衣服领子,像拎小鸡一样把男人拎开,然后重重的摔在了地上,砰砰几脚踹过去,男人发出撕心裂肺的哀嚎……

    周沫听着男人凄惨的叫人,估计出手的人是大康,转头看过去,果然是一脸阴狠冷漠的大康。

    大康踢打 了男人几下,然后就站到了周沫身边,也不说话,就用一双冷酷无情的眼睛静静的看着周沫,静静的看周沫喝酒。

    而酒吧里其他人,也都被男人凄惨的叫声和凶狠的大康吸引过来了,也都在静静的看着周沫。

    周沫想要的效果完美达到了,而众目睽睽之下,她也没办法再留在这里了,只能起身离开了酒吧。

    她出了酒吧,坐上了盛南平派给她的车子,吩咐一声,“先不要回家,随便在大街上转转吧!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司机乖乖的听从周沫的话,开着车子在大街上转了起来。

    周沫靠在车上,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杰森,苏菲菲,盛南平,费丽莎,他们都想欺负她,都不想她好好生活,她也要恶心他们一下。

    但她明明已经做到了,心里却有种沧海桑田般的失落感,嗓子处都有些微微的痛疼,好像是上火了。

    盛南平此时就坐在后面的车子里,面色阴鸷的看着前面的车。

    这个小丫头越来越放肆了,竟然跑到酒吧里疯玩,也不知道她是真的失忆了,还是在假装失忆,竟然完全不顾及他的感受了。

    周沫乘坐的车子在大街上转了好半天,才慢吞吞的驶回盛南平的别墅。

    盛南平回到别墅后,忍了又忍,还是忍不住敲开了周沫的房门。

    好半晌,周沫才过来开门,她身上穿着性感的真丝睡衣,露着半边雪白的柔软,睡眼迷离,红唇娇艳的嘟着,样子很是诱人。

    盛南平深吸了一口气,才压下各种翻涌的情绪。

    这一晚上,他尽牵挂她了,现在她还这副模样来折磨他。

    他可是饥渴了两年的,血气方刚的正常男人啊,没有见到周沫之前,他可以心如止水,无欲无求,但一看见周沫,他就受不了,恨不得把周沫给生吞活嚼,吃进肚子里,仿佛只有这样一颗心才能安宁。

    盛南平稳定了一下心神,语气从容的说:“周沫,我们能谈谈吗?”

    周沫往门框上一靠,无限妖娆的对盛南平一挑眉,“谈吧!你想跟我谈什么啊!”

    盛南平要被周沫这副满不在乎,又无比勾人的样子气死了,这个小丫头竟然学坏了,学会勾引人了!

    今晚他不知道用了多大的忍耐力,才没有亲自冲过去打人,周沫不再是从前那个清纯如水的小丫头了,她真的是变了,卖得了萌,耍得了刁,也秀得了性感,成了妖精一样的百变女郎了!

    盛南平揉了揉发疼的太阳穴,慢慢的说:“周沫啊,你虽然失忆了,不记得我了,但你依然是我的妻子,是我两个孩子的妈妈,你的一言一语都代表着我们整个家庭,都代表了两个孩子的,你能不能注意一下你的举止......”

    “我不能注意,你也不要试图道德绑架我!”周沫很粗暴的打断了盛南平的话,她整理了一下睡衣的领子,把故意露出来气盛南平的福利收藏起来,眼神严肃的看着盛南平,“我不记得我们过去的关系,也不记得我为什么离开了这个家,不记得我是怎么落入杰森的手里,我只记得我在杰森那里吃了很多的苦,我只记得受了无数的罪,我只记得在我最苦,最难的时候,一直都是我一个人,我有的只有我自己。

    那时候我就暗暗发誓,以后的日子我一定要为我自己活,不再为谁委曲求全,忍气吞声!盛总裁,我已经牺牲的够多了,你不要再拿家,孩子来压制我,不要进行道德绑架,以后我要主宰我自己的生活和命运,我不是盛总的附属品。

    我以后还会去酒吧,我还会去逛夜店,也许我还会去相亲,结识新的男朋友,我要过属于我自己的生活,如果盛总怕我连累你们的声誉,你可以马上把我撵出去。”

    说了这一大通话,周沫有种畅快淋漓的感觉,她知道盛南平生气了,不舒服了,但她就要他生气,要他不舒服,她要把她受的一切苦,一切委屈难受,都让盛南平品尝一遍。

    周沫这番话,如同在盛南平脑中放了一枚质量不太好的烟花,五颜六色,却分不清任何图案,他的心已被炸得千疮百孔,无所不能的盛南平突然感到很无力。

    盛南平又深吸了两口气,才让自己发出声音,“我知道自己对不起你很多,你有权利追求新的生活,但请你看在两个孩子的份上,考虑一下跟我复合的可能,我们是做过多年夫妻的,我们生了两个孩子,从前的你是爱我的,而我也很爱你,我们重新生活在一起,一定会很幸福,很有默契的。”

    周沫轻轻嗤笑了一声,“我可不敢奢望跟你有什么幸福生活,不然上次我怎么会流落异乡,吃尽苦头呢!”

    能言善辩的盛南平,嘴唇嗫嚅了两下,终究发不出声音了。

    确实,是他亏欠周沫太多了。

    周沫看着盛南平苍白的脸,心情大好,无所不能,高高在上的盛南平,你也有今天!

    这个晚上周沫睡的很好,第二天早晨没等醒来,就听见雪儿在窗外唧唧咕咕的说话,奶声奶气的非常好听。

    虽然雪儿没有接受她这个妈妈,但可以听见雪儿的声音,可以看见窗外蔚蓝的天空,可以自由自在的呼吸,这对于周沫来讲就非常幸福了。

    周沫伸了个懒腰,拿出手机刷了几下,不出她所料,苏菲菲果然又上了头版头条,只不过风格彻底的变了,“苏菲菲身体刚刚康复,就迫不及待的泡夜店,找男人寻欢作乐!”

    “苏菲菲本性难移,夜店寻欢!”

    “苏菲菲夜店挑逗中年老男人,饥渴难耐!”

    ......盛少,情深不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