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64章 让时间证明一切
    莫非是是小宝回来了!

    周沫一下从睡梦中醒来,透过窗子往外面一看,真的是她的小宝回来了!

    长高长壮的小宝越发的惊艳,越发有气质了,不苟言笑的样子活脱脱的就是小版的盛南平,俊美而高冷。

    周沫不由大喜过望,恨不得立即将小宝抱进怀里,在小宝的脸蛋上狠狠的亲两口。

    她光着脚丫就往外面跑,但刚跑到门口,她猛然意识到,她还在装失忆呢,不能这样激动若狂的跑出去与小宝相认呢!

    周沫又转回身穿鞋子,整理好衣服,隔了一会儿,装做若无其事的样子走出卧室。

    盛南平带着小宝坐在客厅的沙发上,低声在跟小宝说着话:“......等下你见到的那个人,就是你的妈妈.....”

    小宝严肃的脸上立即露出惊喜,不敢置信的看向盛南平,“真的吗!我妈妈真的回来了吗?她现在在哪里呢?”

    盛南平脸上露出舒心的笑容,告诉小宝,“她就在咱们家里......”

    周沫听到盛南平这句话,觉得自己出场的时候到了,她慢慢的往客厅走去,看着她的亲亲小宝贝,心里又是激动又是紧张。

    小宝听见这边有脚步声,立即转过头来,在看见周沫的时候,先是一愣,随后微微皱起小眉头。

    这孩子是什么表情啊?不认识她了吗?

    周沫纳闷了一下,随后恍然,自己已经改头换面了,小宝自然不认识她了!

    果然,小宝疑惑的转头问盛南平,“这个阿姨是谁啊?”因为他们家同普通人家不一样,不是能随便来人串门的,家里警卫保安重重,想进这个门特别难,轻易都不会有陌生人来的。

    盛南平摸摸小宝的头,“儿子,她就是你的妈妈,周沫啊!”

    小宝倏然的转过头,再次认真的打量着周沫,凝神看了半晌,也没有看出眼前这个女人同他记忆中的妈妈有什么相似的地方,小宝澄澈的大眼睛里充满疑惑不解,有些懊恼的对盛南平说,“她不是我的妈妈吧,她和妈妈长的完全不一样的!”

    周沫听着孩子的话,心像被无数只蚜虫啃噬着,密密麻麻的痛。

    她真想开口叫宝宝,真想跟他说说小时候的事情,说说她为他设计的游戏,说说她和他共度的那些快乐时光......可是她现在正和盛南平装着失忆,没有办法向小宝诉说一切呢。

    “小宝,你要相信爸爸,爸爸怎么能骗你呢!”盛南平宽大温暖的手掌揉了揉小宝的脑袋,“宝贝啊,妈妈在离开我们的两年里,遇到了很多事情,受到了一些伤害,所以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,但她的心没有变,依然是那个很爱你很爱你的妈妈!”

    小宝听了盛南平的话,还是有些半信半疑的,明亮的大眼睛闪烁不定。

    周沫心情激动,伸手就想把小宝抱进了怀里,很自然的叫着:“宝宝,我是你的妈妈啊!”

    小宝自幼受过特训,此时的身手比周沫都好,他很机敏的一闪身,躲开了周沫这个拥抱,目光疏离的看着周沫,挑着漂亮的小眉头说:“阿姨,你说你是我妈妈,你能回答我一些问题吗?”

    周沫清楚,小宝自幼独立又敏感,尤其这两年,他跟着冷硬的盛南平生活,一言一行都学着盛南平的冷锐沉稳,而他还要学会照顾雪儿妹妹,他没有机会像个正常孩子似得撒娇耍赖,应对事情越来越像个小大人了。

    她收回手,对小宝点点头,“你问吧,只要我知道的都会回答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小时候,你给我设计的游戏叫什么名字?”小宝很冷静的抛出问题。

    周沫:“......”她还在跟盛南平装失忆,真的没有办法回答小宝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你不知道。”小宝眉头又挑了挑,好像看穿周沫是个虚伪的骗子,“那现在市面上刚刚推出的游戏2,也不是你设计的了?”

    周沫:“.......”她张了张嘴,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小宝彻底失望了,小脸黑着,转头有些气恼的对盛南平说:“爸爸,你想给我找个后妈回来,我不会反对的,但你不能用其他女人来冒名顶替我的妈妈,我的妈妈是无可替代的!”

    周沫真是又是欣慰又心酸,她欣慰小宝对她的守护和爱戴,心酸的是母子对面不能相认!

    “小宝,爸爸没有骗你,你妈妈是因为受了重伤,所以才会失忆的,你妈妈在受伤中面目毁了,所以才做的整容手术,她真的就是你妈妈......”盛南平苦恼又焦急的向小宝解释着。

    小宝像个小大人似的拍拍盛南平的手,又转头看看周沫,酷酷的说了一句,“那就把答案交给时间吧!”然后转身进了他自己的房间。

    宝宝这句话,真的是好扎心啊!

    周沫目送着小宝的背影,觉得嗓子眼处像塞了一块棉花,上不来,也下不去,窒息般的痛苦。

    今天这两场认子秀,她都是以完败收场了。

    盛南平也觉得今天的事情闹的很糟糕,他很歉意的对周沫说:“对不起啊,两个孩子小,不懂事,让你受委屈了,但你就是他们的妈妈,这个事情无可否认,就像小宝说的,让时间证明一切吧!”

    证明你妹啊!这些都是你害我的,两个亲生的孩子都不认我这个妈妈了!

    周沫横了盛南平一眼,转身就走回了她的主卧室。

    她懊恼的仰身躺在床上,烦躁的拿出手机刷着。

    各大网站的头版头条都是关于苏菲菲的,苏菲菲康复出院的,苏菲菲和蓝宴共同去吃海底捞的,苏菲菲亲民的跟粉丝合影的......

    尼玛的,杰森还真是不惜血本的为苏菲菲造势,为苏菲菲铺路的,现在他的亲生女儿可以在人前显贵了,她活该就做无名英雄的。

    她为苏菲菲争的了好演技的名声,为苏菲菲谋到了好的咖位,然后她活该被乱石砸死,苏菲菲春风得意,脱胎换骨,涅槃重生了!

    周沫越看越气的,忽的一下从床上坐起来,走到窗边,重重的吸了几口新鲜口气。

    但是,不远处花园里的一幕又刺激到了周沫。

    穿着母子装的费丽莎和雪儿坐在秋千架上,盛南平站在她们的旁边,为她们推着秋千架,他周身锋锐的光芒尽数褪下,脸上带着温柔的笑意,好像这世上最好的爸爸,最暖的老公......

    他们的身后繁花似海,绿草茵茵,英俊的男子,漂亮的女人,可爱的孩子,这世上最美好的景色也莫过于此了!

    卧槽!!!

    盛南平这个老小子,你把我找回来是虐着玩的吗?

    先是你的一女一子轮翻上阵pass我,然后你又跑这上演浪漫情深来气啊!

    好,你能做初一,别怪我做十五了!

    周沫转身走进衣帽间,再佣人送进来的一排排衣裙里面翻箱倒柜的挑选着,最好选了一套漂亮又性感的裙裤穿上,踩上十厘米的高跟鞋,然后给自己画了个精致漂亮的妆。

    你们愿意在家里玩浪漫就自己玩,我不负责给你们当观众,我要去酒吧潇洒一圈了!

    周沫换好衣服走出来,正巧盛南平和费丽莎带着雪儿走进别墅,盛南平和费丽莎看向她的眼神不由一愣。

    哼,晃瞎你们这对狗男女的眼睛!

    盛南平神色微怔后,立即走向周沫,“你这是要去哪里啊?”

    “出去浪啊!”周沫很自然的回答着。

    费丽莎没想到周沫在盛南平面前竟然这样大胆,一双秒目立即悄悄瞥向盛南平。

    盛南平的眉头不由的一皱,怒气上涌,但很快就被他压了下去了,忍耐的劝说,“周沫,你不要出去了,你身体还没有彻底恢复,还是留在家里休息好......”

    “不要,我喜欢出去玩。”周沫一晃头,眼神坚定。

    盛南平脸色微黑,“周沫,你不能出去......”

    “盛总,盛南平先生,我不是你的员工,也不是你的妻子,你没有权利 干涉我的自由,如果你想控制我的自由,我只能马上离开这里。”周沫这番话说的有力决绝。

    盛南平面色峻冷如冰山,无法再开口阻拦周沫,薄唇抿了抿,说:“这里打不到车子,我派车子送你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周沫也不想辛苦的走路出去,点头同意了。

    盛南平目送着周沫背影,脸色阴沉的像要下雨一样,令人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费丽莎见周沫惹恼了盛南平,而且在盛南平面前露出放纵轻佻的一面,她暗暗高兴,柔声对盛南平说:“盛总,你身体刚刚恢复好,又坐了那么久的飞机,先回房间休息一下吧!”

    盛南平没有理睬费丽莎,冷声吩咐一旁的保镖,“准备车子,跟上他们!”

    费丽莎暗暗咬咬嘴唇,不敢再说话了。

    周沫经过和盛南平的短暂交锋之后,顺利的走出了别墅,一个坐在车里,回想着盛南平极力劝说她留在家里的表情,没有任何胜利的喜悦呢!

    不行,她得清醒一点,绝对不能对盛南平这个大魔王心软的!盛少,情深不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