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63章 我不是你妻子
    周沫皱着秀气的眉头,疑惑不解的问盛南平,“你说我是你妻子,是你孩子的妈妈,那这个女人又是你什么人啊?”

    “她在我公司上班,是我的助理。”盛南平隐约觉得苗头不对,连忙向周沫澄清费丽莎的身份。

    周沫嘟着嘴巴,清澈明亮的眸子里满满的委屈,“不会吧......”她指了指费丽莎身上穿的裙子,“她们穿的可是母子装啊!我失忆了,不等于我失智了,你不能随便骗我啊,这个女人才是你的妻子,你孩子的妈妈吧......”

    盛南平一听周沫这样说,有些懊恼的扫了眼费丽莎身上的裙子,费丽莎不由自主的一哆嗦。

    “沫沫,她是我公司得力的员工费丽莎,很能干的,她帮助我很多......”盛南平立即跟周沫解释。

    周沫在心里冷哼,恐怕在家里,在床上也是很得力的,很能干的员工呢!

    盛南平哪里会想到周沫有这样龌龊的臆想,还在积极的解释着:“......你走的时候雪儿太小,需要女性的照顾和关心,于是我就让费丽莎跟她接触多些......”

    艾玛,这世上就费丽莎是女性啊,孩子大姑盛乐,老姑盛美都是女人啊,实在不行家里还有那么多奶妈,保姆呢,干嘛非让他接近费丽莎了!

    借口,都是借口!

    周沫越听越生气!

    “......因此,费丽莎跟雪儿很熟悉,而雪儿也很喜欢她,依赖她,她穿成这样只是为了照顾雪儿的感受,现在你回来了,以后雪儿就由你来带,她自然就不用穿成这样了......”

    费丽莎跟在盛南平身边很多年了,盛南平在她面前一直是高高在上,威严强势说一不二的,她一次听盛南平低声下气的说话,第一次看见盛南平小心翼翼的哄劝一个人。

    她又是心疼,又是生气,恨不得将周沫生吞活剥了,但无论怎么生气,脸上却不敢表露出来。

    费丽莎只能顺着盛南平的意思给周沫道歉,“对不起啊,盛夫人,我只是为了哄雪儿开心的,真的没有其他意思,雪儿喜欢这套母女装,这是雪儿自己选的衣服,我孩子让我穿的......”

    周沫听着费丽莎的道歉毫无诚意,好像还在炫耀她和雪儿的关系有多好,她越发肯定费丽莎是个心机女了。

    费丽莎就是想离间她和盛南平的关系,离间她和雪儿的关系!

    周沫心里厌恶盛南平和费丽莎的关系是一回事,她不会让这个心机表得逞又是一回事了!

    她脸上露出恍然的笑容,对费丽莎点点头,“看来我是冤枉费小姐了,这段时间让费小姐受累了,回头我让南平好好奖励你一下啊!”

    费丽莎鼻子都气冒烟了,你算老几啊,你让盛南平奖励我!!!

    她压着心头的怒火,对盛南平笑着,“盛总,夫人回家是好事,你们一定有很多话要说,我不便在这里打扰了,我先告辞离开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盛南平很欣慰费丽莎的懂事,识大体。

    费丽莎对着小雪儿摆摆手,依依不舍的说:“宝贝,乖乖听话啊,我哪天再来看你啊!”

    雪儿跟费丽莎是真有感情的,而费丽莎今天是有备而来,刚刚听见盛南平的车子开进别墅时,悄悄的对雪儿许诺,只要雪儿喜欢她,听她的话,她就会带雪儿去一直期盼的奇幻王国玩。

    小孩子的思想很唯一,心心念念要去奇幻王国的雪儿,一听说费丽莎这就要走了,要放她鸽子了,哇的一声哭了起来,“丽莎妈咪不要走,丽莎妈咪不要走,雪儿很乖的,雪儿一直都听你的话,丽莎妈咪......”

    盛南平一听雪儿叫费丽莎为丽莎妈咪,又这样大哭大闹着不许费丽莎走,连忙转头看看周沫。

    毫无防备的周沫,还真的被雪儿突然的哭闹刺激到了,听着自己亲生的女儿叫其他女儿妈咪,哭喊着不让别的女儿走,周沫的心都碎了!

    “雪儿,别闹了!”盛南平一见周沫脸色不对,心里发急,张嘴就呵斥雪儿。

    雪儿出生不久就离开了妈妈,大家都疼惜她,怜爱她,从来没有人拂逆过小丫头的意识,盛南平也一直把她视为掌上明珠,从来都不会大声的跟雪儿说话。

    此时突然听见最亲爱的爸爸厉声呵斥她,小丫头被吓坏了,嘴巴憋着,忍着眼泪,肩膀一耸一耸的,两粒晶莹的泪珠在眼中滚来滚去,就是不敢掉下来了。

    小娃娃这个样子令人更加心疼,周沫的眼圈都红了,哽咽着声音跟盛南平吼,“她那么小,什么都不懂,你喊她干什么啊?”

    归根结底,这件事情还是大人不好,当年如果不是他们做父母的瞎胡闹,雪儿怎么会认婊做母啊!

    “好了,雪儿不哭了啊!是爸爸不好,对不起,爸爸不该骂雪儿的......”盛南平自然也心疼宝贝女儿了,连忙跟女儿道歉。

    满腹委屈的雪儿,一听见盛南平向她认错了,不再大声骂她了,立即哇的一声大哭起来,比刚刚哭的还要大声。

    “宝贝,不哭了啊!”

    “雪儿,没事了,别哭了!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盛南平原本就不擅长哄孩子,此时被雪儿哭的焦头烂额,心慌意乱。

    周沫见状,忍不住走过来,想从盛南平怀里把雪儿抱过去,嘴里哄着孩子,“雪儿,来,让妈妈抱啊......”

    雪儿根本不认识周沫,一看见周沫过来,立即死死地抱紧盛南平的脖子,哭的越发厉害了,好像随时会休克一样。

    一旁的费丽莎见时间差不多了,她婀娜的走了过来,对雪儿伸出手,“雪儿宝贝不哭了,来,我抱抱啊!”

    雪儿又哭又闹的目的就是要找费丽莎,一见费丽莎伸手过来,立即扑进费丽莎的怀抱,抽噎的叫着,“丽莎.......妈咪......”

    盛南平皱了皱眉头,转头看向周沫,周沫怕盛南平再训斥孩子,立刻表态,“孩子跟费小姐熟悉,你就让孩子跟费小姐在一起吧,不要让孩子再哭了!”

    “好吧!”盛南平点点头,无奈的吩咐费丽莎,“你抱着孩子,把雪儿哄好吧!”

    费丽莎在心里暗暗得意,只要有这个孩子在手,她还怕破坏不了盛南平和周沫的婚姻?还怕抢不过来盛南平吗?

    “雪儿,乖宝贝,不哭了啊.......”费丽莎很开心的哄着雪儿,抱着慢慢往一旁走去。

    今天这一局,是她赢了!

    幼小的雪儿委屈又难过的靠在费丽莎怀里,终于不像刚刚哭的那么厉害了。

    周沫听孩子不再哇哇大哭了,暗暗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盛南平很歉意的看着周沫,“孩子小,不知道谁是她的亲生妈妈,你不要跟她生气,等下小宝放学回来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周沫点点头,心中又苦又涩。

    她进到别墅里面,再没有心情欣赏装修精致典雅的室内,冷着声音问盛南平,“我的卧室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你住主卧室。”盛南平指指一楼采光最好的一间卧室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能住主卧室呢?”周沫立即摇头,“我现在的身份只是两个孩子的妈妈,并不是你的妻子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要多想,我不会对你做任何逾越的事情的。”盛南平无奈的苦笑着,“这间卧室旁边就是婴儿房,离两个孩子最近,你照顾孩子方便,而你住在主卧室里,会让孩子更有妈妈的感觉,更容易跟你亲近的。”

    周沫咬着嘴唇想了想,点头同意了。

    盛南平一见周沫同意住在主卧室里,心中暗暗好笑,这小丫头无论经历多少事情,都还太过幼稚,被她三言两语就说动心了,竟然同意住在他住过的卧室里面了。

    周沫走进盛南平的卧室,看着里面都是男性化的东西,而且一切布置都属于盛南平风格,干净,利落。

    “你先躺下休息一会儿,我马上叫人给你准备生活用品和衣服。”盛南平怕引起周沫的疑心,把周沫让进卧室,他就转身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周沫见盛南平走了出去,她把卧室的门关好,带着女人特有的敏感心理,先走到盛南平的衣帽间去看看。

    衣帽间非常宽敞,但盛南平的东西只占了三分一的地方,所有的衣服衬衫几乎都是黑白灰色的,没有任何鲜亮的色彩。

    周沫又打开放置内衣的衣柜,里面仍然没有发现任何暧昧的睡衣,丝袜,内裤等香艳的东西,也没有任何助性的刺激东西,看来盛南平确实没有同任何人同居呢!

    她轻轻的松了口气,仰头躺在床上,不由自主又想起刚刚雪儿哭闹的样子。

    看来这是费丽莎为她接风的鸿门宴啊!

    周沫眯了眯眼睛,她的女儿就是她的,怎么能让费丽莎这个女人捡了便宜。

    她身体刚刚恢复过来,经过这番奔波劳顿累了,躺在床上慢慢就睡着了。

    周沫正在睡梦中,听见外面有车子开进来,有佣人叫着:“小少爷,你回来了!”盛少,情深不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