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61章 重新追求你的机会
    盛南平看着段鸿飞傲然一笑,“凭她是我老婆,我孩子的妈妈。”

    “你用什么证明她是你老婆啊!”段鸿飞说完这句话就后悔了,他忽然意识到盛南平给他挖了坑,就等着他跳呢!

    果不其然,盛南平把手伸向衣兜,慢悠悠的掏出两页纸来。

    段鸿飞潋滟的黑眼珠子,定定的盯着那两张纸,眼睛里的火像要把那两张纸点燃了。

    躺在病床上的周沫也盯着盛南平手里的那两页纸,心思百转。

    那是亲子鉴定吗?她的谎言马上就要被揭穿了吗?

    怎么办?她是继续装失忆同盛南平对抗到底?还是从了盛南平跟他回家?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盛南平慢条斯理的将两页纸分别递给段鸿飞和周沫,“你们看看吧,这就是我的依据。”

    周沫不用看纸上写什么,只看见盛南平微挑的唇角,黑亮耀眼的眸子,就知道纸上写着什么了。

    段鸿飞阴沉着脸,扫了一眼纸上的内容,随后暴虐的性子上来了,两下就把那张纸撕碎了,嘴里愤愤不平的嚷嚷着:“谁知道你这玩意是真的假的啊?别以为我不知道,你之前是给她和你儿子做过亲子鉴定的,鉴定结果他们是没有血缘关系的!

    你现在又鉴定出有血缘关系了,啧啧,看来盛总真是财大气粗,想要什么结果就有什么结果的!”

    盛南平忽然发现,段鸿飞胡搅蛮缠起来,跟从前闹脾气的周沫如出一辙,不愧是从小一起长大的。

    但是,他可以惯着周沫,却不会惯着段鸿飞。

    盛南平面色阴沉下来,寒潭般的眸子泛着冷锐的光,“段鸿飞,看在你是沫沫好朋友的份上,我容许你在这里陪伴她两天,其实你心里知道她是谁的,不然你会有兴趣,有时间守在这里好多天吗?段公子你好像没有那么闲吧!”

    段鸿飞被盛南平质问的面色一僵,随后轻哼一声,表示不屑。

    盛南平嘴角微微向上扬起,形成了一个轻蔑的弧度,“段先生,你不想承认的事实,我已经为你证实了,她就是我的妻子,你不能再呆在这里了!”

    段鸿飞一听盛南平想撵他走,潋滟的凤眸里露出凶光,好看的眉毛一挑,耍起了无赖,“这里又不是你家,我就是不走,看你能把我怎么样?”

    盛南平早就忍够段鸿飞了,如果不是看在周沫的份上,他早就对段鸿飞动手了。

    他英朗的俊脸逆着光,看着更加阴郁冷厉,他眯了眯眼睛,挥拳就向段鸿飞打去。

    段鸿飞早有防范,利落的一闪身,随后向盛南平踢出一脚......

    躺在床上的周沫急声大叫,“你们两个要不想我死,都快点住手!”

    周沫知道,段鸿飞这个坏小子就是要故意激怒盛南平的!

    她不由自主的开始惦记盛南平的身体,盛南平刚做过手术没几天,跟段鸿飞这样一交手,恐怕伤口又要撕裂开了。

    盛南平身上的伤口确实没有完全愈合呢,一动起手来伤口火辣辣的疼,但他对疼痛有着极强的耐受能力,即使伤口疼的要死,脸上也可以像没事人一样。

    他听见了周沫焦急的喊声,正要打向段鸿飞的拳头及时的缩了回来,但段鸿飞的劣根性在这时再一次得到充分的体现,趁机又向盛南平踢出一脚。

    还好盛南平警惕性高,反应又快,轻轻的一侧身,躲过了段鸿飞这卑鄙的一脚。

    “好了,你别再还手打他了......”周沫怕盛南平再打段鸿飞,连忙开口制止。

    盛南平的脸上立即变得很难看,幽怨的看了周沫一眼。

    段鸿飞这个惹祸精,对着周沫露出一抹勾魂摄魄的笑容,将他美俊的脸庞承托的魅力无边,异常的迷惑人心,“我就知道,你是心疼我的!”

    随后,段鸿飞又得意的对着盛南平一挑眉,“看见了吧,她还是对我好一些,关心我多一些啊!”

    我关心你妹啊!

    周沫真想狠揍段鸿飞一顿,真不知道他有什么可嘚瑟的!

    她声音冷冷的说:“我没有关心你,只是想告诉你,我是盛总儿子的妈妈,就要跟盛总回去帝都了,你不要再呆在这里,该干嘛干嘛去吧!”

    此刻,她必须狠起心来做个选择,不然会闹出人命的。

    段鸿飞脸上的得意笑容顿时敛去,露出不信和愤恨的神色,“周沫,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?这个男人害你死了一回,害得你受了那么多的苦,你还觉得不够吗?”

    周沫靠在病床上,闭了闭眼睛,“以前的事情我都不记得了,现在唯一可以证明我身份的就是这张纸,你走吧!”

    段鸿飞气的睚眦必裂,跺脚骂周沫,“你这个蠢货,二百五.....”

    “你闭嘴!”盛南平冷喝一声,脸上露出肃杀的寒意。

    周沫见盛南平脸上怒气上涌,又要跟段鸿飞动手,她连忙又对段鸿飞说:“我真的不认识你,你也不要干涉我做的任何决定,这个选择是我自己做,即使以死作为代价,我也不后悔。”

    我也再不能后悔!

    段鸿飞脸上的愤怒一下变成哀伤和痛苦,他指点着周沫的脸,“好,你记住你今天的选择,你遇到难事......”

    他说到这里,一下闭上了嘴。

    上次周沫出事以前,他们也这样决绝惨烈的大吵一架,他就曾经狠心的对周沫说,以后无论遇到什么难事都不要找他了。

    后来周沫真的出事了,真的没有回来找他,因为这句话,段鸿飞一直耿耿于怀,后悔不已。

    乖戾残暴的段鸿飞即使被气的要发疯,也不敢再说出这样绝情的话,他只是对着周沫冷嗤一声,“你这个没记性的女人,早晚会有后悔的那天,小爷是个不计前嫌的人,等你无路可走的时候,我还会收留你的!”

    “你死了这条心吧,不会再有那天的!”盛南平声音凛冽,铿锵有力。

    段鸿飞一听盛南平的声音,又激起了斗志了,转头看向盛南平,“你以为你谁啊,你说的话是真理啊......”

    “飞儿,不要在这里胡闹了!”女人冷厉威严的声音在病房门口响起。

    三个人齐齐看向病房门口,只见高贵冷艳,混身透着女王气息的查秀波站在病房门口。

    “姑姑!!!”段鸿飞最为诧异了,锁着眉头问,“你......你怎么出来了?”

    查秀波混迹江湖多年,爱她的人有许多,恨她的人更多,她的仇家遍布各地,所以她一直呆在她自己的底盘——守卫森严的t国,几乎很少外出的。

    她上次踏出t国是两年前,也是因为段鸿飞。

    那段时间周沫刚刚失踪,段鸿飞像疯了一样在帝都四处寻找周沫,整个人几乎陷入癫狂状态,查秀波万般无奈,只能飞到帝都,将段鸿飞带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我不来,你也不肯回去啊!”查秀波声音不大,却威严十足,她转头对着盛南平微微一笑,光彩照人,“盛总,打扰你了!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。”盛南平也礼貌的对查秀波一颔首。

    查秀波只淡淡的扫了眼病床上的周沫,好像根本不认识这个人一样,然后就向段鸿飞伸出手,“走吧,跟我回家去。”

    段鸿飞如同一个叛逆的孩子,一昂头,怒气冲冲的说:“我不会跟你走的!”

    这个幼稚狂!你姑姑都来了,你还装什么装啊!

    周沫真想拿棒子削段鸿飞!

    查秀波显然已经预料到段鸿飞的反应了,淡定一笑,“好,那我跟你一起留下来,你就等着看我被乱枪打死,等着给我收尸吧!”

    段鸿飞脸色沉郁下来,抿着薄唇沉默的站了半晌,然后一抹绝色的笑容慢慢浮现在唇边。

    他转头对周沫笑笑,眉间的阴鸷不知不觉地消散开来,声音无比温柔的说:“小沫沫,好好养病啊,我会随时去看你的,你遇到困难了,也可以随时来找我。”

    周沫鼻子一酸,强忍住难过和哽咽,对段鸿飞点点头,故作冷清的说了句,“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段鸿飞闭了闭眼睛,转身大步向病房外面走去,查秀波对盛南平一点头,跟着段鸿飞走掉了。

    病房里面只剩下了盛南平和周沫,一下子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盛南平凝视着周沫素白洁净的侧脸,半晌,才慢慢的说:“谢谢你肯相信我,选择我的。”

    周沫此时已经缓过神来,转头看向盛南平的目光清冷疏离,“盛总,你可能是误会了,我没有选择你,我只是用这种办法让段先生离开。

    我是不会跟你走的,也不会让你做我的丈夫,我的记忆里没有你,跟你在一起我会觉得像是被强迫。”

    盛南平撵走了段鸿飞,心情大好,也不在乎周沫对他说什么。

    他伤害过周沫,愿意用他的一生来偿还,周沫对他说点刺激的话都不算什么了。

    盛南平微微低头,深邃的眼里泛着柔情的笑意,“当初我们是匆忙的结婚在一起,省去了恋爱的过程,现在这样也好,给我一次重新追求你的机会。”盛少,情深不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