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60章 我欠你的
    盛南平心跳不由的加快,此时他既期待周沫可以认出他,又害怕周沫会认出他......

    周沫噙着泪水的大眼睛泫然欲泣,你了半天也没有说出话来,迷迷糊糊的,好像压根就没有睡醒。

    盛南平的心顿时又软又疼,不顾身上的伤口,伸手就把周沫抱在了怀里,轻轻拍着她的后背,柔声哄着:“沫沫,别害怕,我在这里呢。”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负责保护盛南平的小康错愕的瞪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他跟了盛南平这么久,还是第一次看见这样温柔的盛南平,简直要惊瞎他的狗眼了。

    段鸿飞接了个电话后进到病房,就看见盛南平抱着周沫坐在床上。

    做人不能这么无耻吧……

    他不过是出去接了个电话,啊喂,你们就抱在一起了!

    段鸿飞腾腾的走了过来,正要发飙,看见周沫闭着眼睛靠在盛南平的怀里,垂着的长睫毛微微的颤抖着,神色很是不安。

    而盛南平因为抱着周沫,腰间的伤口迸出血来,已经将他身上米色的衬衫染红一片,看着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段鸿飞贼精,一眼就看出是周沫睡癔症了,盛南平忍痛抱着周沫安抚呢,他怕惊到睡梦中的周沫,没敢乱嗷嗷。

    小康也看见盛南平的伤口迸血了,急的连连搓手,却不敢让盛南平放开周沫。

    过了许久,盛南平见周沫睡熟了,才小心的将周沫放到床上。

    段鸿飞见盛南平终于放下了周沫,松了口气,忍不住嘴贱的怂盛南平,“你都伤成这样了,还不忘记抱女人呢,也算是身残志坚的表率了!”

    盛南平已经习惯了段鸿飞的阴阳怪气,他眉目不动,淡定的说:“没办法,谁让我们夫妻同病相怜都受伤了呢,也好,患难与共的感情才坚固。”

    段鸿飞:“.......”

    尼玛的,这个盛南平够毒舌的啊!

    周沫这次元气大伤,又睡了一天才醒过来,好在烧已经退了。

    她一睁开眼睛,就看见了守在床边的盛南平。

    盛南平好像瘦了一些,面色苍白又憔悴,他们两个离的很近,周沫可以清楚的看见盛南平眉心那两道细微的纹路,还有眼睛下面发黑的眼圈。

    周沫猛的想起盛南平为了保护她中枪的一幕,这个狂傲威猛如同山一般的男人,因为她才变得这样憔悴脆弱。

    她的心不由一痛,事到如今,她依然不舍他受伤,即使知道一切已经没有回头路。

    盛南平看见周沫醒过来了,冷厉的脸庞褪去了精明干练,面露激动的握住周沫的小手,“沫沫,你终于醒了!”

    周沫冷冷的把手抽了回来,哑着嗓子说:“我不叫沫沫,我不认识你......你.....你离我远点......”

    神一样的盛南平碰了一鼻子灰,他的眉头习惯性的微微一皱,寒气毕露,但他马上就收敛了怒气,对周沫和蔼的笑着:“你还病着,不用想这些事情了,等你病好了我们再说。”

    周沫木然的调转视线,不理睬盛南平了。

    段鸿飞见盛南平吃了瘪,很开心,他兴致盎然的凑到周沫面前,欢喜的叫着:“沫宝,你认识我的,对不对啊?我是段鸿飞啊!”他无赖的提醒着周沫他是谁。

    周沫微微眯起眼睛打量着段鸿飞,像是在重新审视着一个陌生人,然后点点头,“恩,我认识你。”

    段鸿飞更加欢喜了,笑的倾国倾城的,“小沫沫啊,我就知道你会认识我的,我就知道我对你来说是特殊的存在!”说完,还得意的向盛南平挑挑眉。

    “我认识你......我知道你是绑架我的流氓......我要报警!”周沫突然惊恐的看着段鸿飞,喘息的低声叫着。

    段鸿飞嗓子眼一哽,差点吐血三升。

    这回轮到盛南平对段鸿飞一挑眉了,露出一个嘲讽般的笑容,“是,你对她来说确实是个特殊的存在!”

    段鸿飞:“......”他好想死啊!

    周沫眼神警惕而不安的看着盛南平和段鸿飞,好像她跟他们真的是陌生人,她转头向医生求助,“医生啊.....你能不能请这二位出去......我真的不认识他们......他们在这里影响我养病......”

    医生这两天早就被盛南平和段鸿飞吓破胆子了,哪里敢撵他们两位大咖出去啊,对周沫无能为力的摊摊手。

    盛南平温和的笑着,拍拍周沫的手,“就算你不记得从前的事情了,应该记得半个月前发生的事情吧,你是演员苏菲菲,我是盛东跃的哥哥,我们在一起吃过一次饭的。

    你应该知道的,我不是坏人,也不会做出伤害你的事情,我之前保护过你,为你挡了枪的!

    你现在生病了,身边需要人保护和照顾,免得又被杰森的人找麻烦,你看在我为你挡了一枪的份上,也不能撵我这个刚刚做过手术的病人走啊!”

    周沫虽然头有些晕,但依然听出盛南平话里的连哄带吓,恩威并施了,这个老男人真是厉害啊,竟然把商场上那套本事拿来对付她了!

    而她也确实很害怕杰森找来,瘪瘪嘴,涩哑着声音对盛南平说:“谢谢你之前救了我啊!”既然盛南平提到这件事情了,她就不能装死了。

    “你不用向我说谢谢。”盛南平英俊的脸上神情明显一暗,他停顿了一下,接着说:“救你是我必须做的,应该做的,也是......我欠你的。”

    盛南平的声音凝重缓慢,最后那句“也是我欠你的”,好似一柄锋锐的利剑,猝不及防地扎进了周沫的心里,前程往事翻涌而出,鲜血淋漓的痛传遍了四肢百骸。

    周沫整个人被无边的苦涩和痛苦笼罩着,就算她学过表演,并且演技一流,此时也是心慌意乱的。

    她怕在盛南平面前失态,怕被锐利的盛南平看出她失忆的秘密,索性低头垂目,不让盛南平看见她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盛总在说什么,我只记得你救过我,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盛南平轻轻一笑,“我说过了,不用你跟我说谢谢,只要你不撵我走就好。”

    周沫这才骤然想起之前他们的谈话,这个地盘是她的,这个病房是她的,应该她说了算的,怎么被盛南平三言两语颠倒了是非,把她说成了罪人。

    这个盛南平真是太老奸巨猾了!

    周沫成了亏欠盛南平的人,不能再撵盛南平出去了,她抬头看了段鸿飞一眼。

    段鸿飞眯着潋滟的凤眼,一脸阴鸷,好像只要周沫撵他走,他就要咬人一样。

    周沫无言的收回目光,段鸿飞是发小,她不能欺负段鸿飞,不能撵段鸿飞走,有段鸿飞在这里,盛南平也不会轻举妄动的。

    于是,医院把最大的一间vip病房分给了这三个人,三个人以极其诡异的状态同住在一间病房里面。

    周沫决定装失忆到底,大多数时间都是躺在床上闭目养神,偶尔看看手机,开口说话的时候屈指可数。

    盛南平公事繁忙,就算是身上有伤,依然通过电脑和电话处理着公事,为了不打扰周沫的休息,硬生生憋会了用短信处理事情。

    段鸿飞跟周沫和盛南平比起来,倒显得安之若素,靠在沙发上摆弄着手机,偶尔应付查秀波打来的电话。

    周沫躺在床上,觉得有些口渴了,自己伸手向桌边,想拿过杯子喝口水。

    “沫沫,我来喂你!”

    “周沫,你别动,我来!”

    段鸿飞和盛南平两个行动力超强的大神,立即齐齐奔过来,争抢着来替周沫拿水杯子。

    你们两个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吗!我已经很小心的去拿水杯了!

    周沫嘴角微抽,“呃……我不渴了……你们喝吧......”

    盛南平端着水杯,递到周沫的面前,峻冷的脸上换上无限的温柔,哄着周沫说:“你一定是渴了,喝口水吧!”

    段鸿飞也不甘示弱的把水杯举到周沫眼前,“沫宝,别跟你自己的身体过不去,乖乖喝水啊!”

    周沫无奈的看着这两个令无数女人朝思暮想的高富帅,清瘦的小脸上带着对陌生人般的疏远,“拜托二位,我现在还很虚弱,经不起你们这么折腾,你们就高抬贵手放过我吧,让我安生的活着吧……”

    盛南平看着周沫虚弱的样子,一阵心疼,抬头跟段鸿飞协商,“以后沫沫的生活起居,就由两个特护来照顾吧,我们都不要插手了!”

    段鸿飞也舍不得周沫为难的,吊儿郎当的对盛南平点点头。

    周沫看着他们二人,真心很累,她靠在床上喘息的说:“你们这样是没有用的,我真的不记得你们了,等我身体养好了,我不会跟你们任何人走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必须跟我走,跟我回家!”盛南平一下收敛了脸上的温柔和气,无比强势威严的说着。

    “你凭什么啊?”不等周沫说话,段鸿飞先炸毛了,“周沫是个人,不是小猫小狗,你要尊重她自己的意见!”盛少,情深不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