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59章 剑拔弩张
    周沫的病房外面,两伙人横眉立目的对视着,段鸿飞在病房门口焦急的走来走去,懒得去管谁输谁赢了。

    盛南平坐着轮椅,被保镖推到病房门口,扫了一眼神色焦虑的段鸿飞,担心的询问,“周沫怎么样?”

    段鸿飞扭头看向盛南平,见盛南平即使是面色苍白的坐在轮椅上,依然剑眉斜飞,目如朗星,气势威严,神色肃杀。

    我也不是你家的鹰犬,干嘛要回答你的问题啊!

    段鸿飞冷冷的哼了一声,没有搭理盛南平的问话。

    一旁的大康根本没有给段鸿飞回答问题的机会,躬身答复盛南平,“夫人胸口的伤崩裂了,需要再次缝合,而且又发高烧了,情况不太好。”

    “她的伤口怎么会又崩裂呢?”盛南平如炬的目光射向段鸿飞,隐隐的冷意杀机从瞳孔之中迸发而出,“段鸿飞,如果你不带她走,她怎么会受这样的折磨?”

    段鸿飞可不是那么好欺负的,他潋滟的凤眸里都是冷冷的光,从鼻子里哧了一声,“她跟我在一起就是遭罪,受折磨了?敢问盛总裁,她有今天这番境遇,是拜谁所赐啊?她为什么流落异乡吃苦受罪?为什么被人改头换面做别人的替代品啊?为什么有家难回啊?”

    自从盛南平成年以来,一直活的高傲强悍,从来都容不得别人这样质问他,任何人都不例外。

    一瞬间,盛南平整个人如同裹挟上了寒冰,遍布寒霜的俊脸上风云变色,“当初如果不是你跑到帝都干扰我们夫妻生活,怎么会有后来那些变故,你还不知死活的在这里说风凉话?”

    段鸿飞自然清楚当年他做了什么,他确实故意搅局周沫和盛南平的婚姻,给他们夫妻制造了误会,只是他没想到后果会那么严重。

    但段鸿飞可没有认错的习惯,对着盛南平恣意的一挑眉,“苍蝇不叮无缝的蛋,还是你和周沫的感情有问题,周沫压根就不爱你,她是为了救孩子才回到你身边的!”

    他这一句话,正捅中了盛南平的心窝子。

    盛南平眼中杀意暴涨,血腥之气在他周身流转,而段鸿飞也挑衅的仰起头,奇特的邪恶气息令人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空气就像是被什么东西无情地压缩着,整个走廊里的气氛剑拔弩张,一触即发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病房里的医生走了出来,他原本以为段鸿飞是周沫的家属,但看见坐在轮椅上,目光凌厉,仿佛君临天下的帝王般的盛南平,不由一愣,怯怯的问,“你们谁是患者的家属啊?”

    “卧槽!活久见啊!你特么的的是活生生的老年痴呆啊!”憋了一肚子气的段鸿飞立即炸开了,“是我送里面的女人进的医院,你忘记了啊!”

    医生被段鸿飞吼的一哆嗦,喃喃的说:“我......我这是职业习惯,随口问问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问的好,我是里面患者的家属。”盛南平面带寒意的开口。

    你是个屁啊!你们都已经分开两年了,你还是她家属啊!

    段鸿飞气的想破口大骂,但想到周沫失踪的很突然,盛南平和周沫大概还没有办理离婚手续,段鸿飞只能咽下这口恶气!

    医生听着盛南平的话,只觉得盛南平身上有一种铺天盖地王者气势散发出来,让他不敢反抗。

    这个医生仿佛中了魔咒似的,俯首贴耳地走到盛南平的身边,恭敬的回答,“先生,你夫人的伤口我们重新给予缝合了,因为之前撕裂过一次,所以缝合的效果并不理想,合并持续感染,现在患者仍在高烧中,一定要留院静养。”

    段鸿飞在旁边嗓子口一哽,差点背过气去,这个医生真是欠揍啊,当他是死的吗!

    他很想抓过医生狠狠的教训一顿,揍的他连亲妈都不认识,但因为医生正在向盛南平诉说周沫的病情,段鸿飞生生的忍住怒火,认真的听着周沫的情况。

    “好,先按照你们的方案为我夫人进行治疗,我会马上调专家和最好的药品过来。”

    这名医生已经完全折服在盛南平蕴藏着睿智精明的黑眸里,盛南平言谈间的风采让他没来由的想顺从,想乖乖的听命。

    医生如获圣旨一般,屁颠颠的进到病房为周沫继续治疗了。

    盛南平微微仰头看向段鸿飞,声音清冷,却不容质疑,“你也知道了周沫的情况,绝对不能再有任何闪失了,你绝对不可以再任意的挪动她,做出伤害她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段鸿飞很不屑的轻哼一声,但也没有说出反驳的话来。

    盛南平折腾了这一路,已经疲惫至极,只是一口气强自支持着,他对身边的大康示意一下,大康立即推着盛南平的轮椅往周沫的病房里面走。

    “啊喂,你们干嘛进沫沫的病房啊!”段鸿飞立即不满的出手阻拦,被大康一个反手化解开段鸿飞力道。

    小康那边已经打开病房的门,接过盛南平的轮椅推了进去。

    段鸿飞见阻拦不住盛南平进周沫的病房,索性,他也跟着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盛南平一看见病床上躺着的周沫,周围的一切都淡化成了黑白背景,可有可无,全世界只剩病床上的小人,眉目娇弱,情深似海。

    从知道周沫失踪,到此时见到周沫,只是短短几个小时而已,对盛南平来说,却如同过了几辈子那么久!

    现在总算是看到她了!

    周沫还躺在床上昏睡着,因为发烧,小脸有些不正常的红,高烧急促的呼吸让她的小嘴微微嘟着,一头乌黑头发散落在雪白的枕头上,有一种动人心魄的病态美。

    盛南平觉得胸肺里的空气都已经不够用,有种灼烧撕裂般的疼痛感,非常的心疼。

    他轻轻的握住周沫的手,这次他一定要亲自看着周沫, 绝对不会再将她弄丢了。

    段鸿飞站到盛南平旁边,瞥见盛南平和周沫交握的手,酸溜溜的说:“你别白费心机了,她现在谁都不认识了,她失忆了,不承认自己是周沫,也许她不是周沫呢!”

    盛南平斜睨了段鸿飞一眼,不紧不慢的说:“你是知道的,她是周沫。”

    段鸿飞:“......”

    “我会有办法证明她就是周沫,我也有办法帮她找回记忆的!”盛南平黑眸闪亮,无比笃定的说。

    段鸿飞满脸气恼不忿,内心万马奔腾,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……

    没办法啊,谁让周沫为盛南平生了两个孩子呢,让盛南平手里握着足以击败他的底牌。

    病床边的两个大咖,一个高冷威严,一个邪魅阴鸷,各个身上都散发出森寒的强大气场,好像随时随地要屠城杀人一样。

    凌海见两个医生和特护都远远的站着,不敢靠近周沫的病床,哭笑不得的叹了口气,然后揉揉脸,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盛总,段先生,现在我们要以周小姐的身体为重,你们两个这样......这个样子守在病床边,医生都不知道该怎么做了......”凌海为难的比划着。

    盛南平转头看看四周,很好说话的答应着,“好,我离开病床边。”

    凌海神色一松,欢喜的说:“这就对了,盛总,你刚刚做过手术,我为你安排了病房,你去休息一下吧!”

    “你在这间病房给我加张床,我在这里休息就好。”盛南平不容置喙的吩咐。

    凌海面色一僵,撇了眼旁边的段鸿飞。

    段鸿飞嚣张一笑,挑着漂亮的眉对凌海说:“我不和伤残人士一般见识,我坐沙发就好。”说完,施施然的走到沙发处坐下。

    盛南平懒得跟段鸿飞做这样的口舌之争,刚刚做过手术的他也实在太累了,直接躺在床上休息。

    这番折腾真是累坏了盛南平,守在周沫身边令他安心不少,很快就睡着了。

    盛南平心里记挂着周沫,只睡了一小会儿,就醒了过来,但精神恢复了不少。

    他抬头看见周沫还在沉沉的睡着,段鸿飞坐在沙发上,翘着二郎腿,姿态安逸的摆弄着手机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很不好,他的老婆怎么能容许别人窥视呢!

    周沫正在病中,盛南平不愿意跟段鸿飞发生正面的冲突,他拿起手机,给查秀波发了条短信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段鸿飞的电话就震动起来,段鸿飞盯着电话表情郁闷至极,迟迟不肯接听。

    查秀波那边锲而不舍的不断打来电话,段鸿飞没有办法,只能拿着电话走出了周沫的病房。

    盛南平满意的笑笑,慢慢的挪着下床,走到周沫的病床边,握住周沫露在外面的小手。

    昏睡中的周沫好像做了什么恶梦,眉头微微的皱着,很是惊恐的样子。

    盛南平坐到周沫的身边,轻轻的拍抚着周沫,试图安慰一下她。

    谁知睡梦中的周沫陡然惊醒,下意识地紧紧握住盛南平的手,一双大眼睛中蓄满了泪水,露出无比焦虑胆怯的神色,“不要啊……你不要啊……你是......”

    周沫病了许久,声音沙哑而低微,听起来别提多惹人怜惜了,而她疑惑的皱起眉头看着盛南平,惊得盛南平心跳都不由自主的加快了......盛少,情深不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