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58章 他是绑匪
    段鸿飞担心周沫的身体,本想让周沫在y市的医院多养几天的,但在天快亮的时候,扎蓬向他汇报,医院四周已经有了其他人出现,好像是在监视着他们。

    这个盛南平啊,来的果然够快啊,绝对不能在这里耽搁了!

    段鸿飞急了,花重金聘请医院的主治医生和护士随他回t国,并且带着最好的药物,从这里到t国只要两个小时的行程,相信周沫不会有大问题的。

    周沫睡了一觉醒来,体温降到了三十七度八,虽然还有些烧,但她觉得比之前舒服了好多。

    她动了动头,四处看看,见屋内的两名特护走来走去,好像在收拾东西,段鸿飞和他的人都没有在病房。

    周沫微微皱起眉头,好奇的询问,“你们收拾东西干什么啊?”

    “夫人啊,你家先生要带你回t国去,等下就走。”一个特护喜滋滋的说,段鸿飞给她的佣金够她赚三年的了,而且还是坐私人飞机去那么美丽的t国,想想就激动。

    “啥?我家先生?”周沫有些傻眼了,这个段鸿飞也太心急了,她身上的伤也拖不住他了!

    如果她被段鸿飞带回t国,想再逃出来的可能性基本为零了!

    周沫转转眼睛,可怜兮兮的对那两个特护说:“麻烦你们快点帮我报警吧,那个男人不是我家先生,我根本不认识他,他是要把我绑架回t国!”

    “啊!”这回轮到这两个特护懵逼了,那么帅,那么美,那么富有的男人,怎么可能会是绑匪呢!

    但仔细一想,段鸿飞身上那股子邪魅,血腥的气息,还有身后呼啦啦的一帮黑衣保镖,确实不太像好人!

    肿么办?

    两个特护纠结的停下了手里的工作,很是矛盾的看着周沫。

    “求求你们了,马上替我报警吧,我真的不认识他啊!”周沫心急火燎的说着,又用手将凌乱的头发梳理好,揉揉了脸,指着脸说:“你们看看我这张脸,熟悉吗?我是演员苏菲菲啊,那个男人看上了我的美貌,要强行绑我回t国!”

    两个特护早就看出周沫长的有些像演员苏菲菲了,但段鸿飞出示给医院的身份证

    上,周沫的名字是叫段丫丫的。

    周沫这段时间一直病着,又瘦又憔悴的,跟电视上光彩照人的苏菲菲有些差距,两个特护没有把周沫和苏菲菲联系到一起。

    此时听周沫这样一说,再仔细看看周沫的脸,确实跟苏菲菲长的一模一样啊!

    “要不......要不我们报警吧!”一个胆小的特护说。

    “可是.....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吧......”另外一个特护想赚段鸿飞高昂的佣金,迟疑着不想报警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段鸿飞走了进来,看见两个特护在发愣,他不悦的微微皱起眉头,嫌弃的说:“你们动作太慢了,我们马上就要走了!”

    那个胆小的特护看着段鸿飞阴鸷的脸,真的把段鸿飞想象成绑匪,都要吓哭了,抱着另一个特护的胳膊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“她这是怎么回事啊?”段鸿飞疑惑的皱起眉头,看着更加慑人。

    “她......她说......你绑架了她,让我们报警呢!”胆大些的特护指着病床上的周沫,声音发抖的回答着。

    尼玛的!周沫沫!

    段鸿飞捂着胸口,差点吐血了,他转头气恼的看着周沫,“周沫!!!你是不是得了失心疯啊,明明是我从盛南平那里把你救出来的,你竟然说我绑架了你?你的良心让狗吃了,竟然对我用这样下三滥的花招!”

    周沫自知这件事情她做的不地道,吞咽了一下,弱弱地嘀咕着:“我真的不认识你啊,我也不叫周沫的,我不想跟你去t国,你这样强行带我过去,就是绑架啊!”

    段鸿飞气的咬牙切齿,潋滟的凤眸里怒火滔天,“你少跟我装傻充愣的!别人不了解你,我还不了解你吗!你就算换了张脸,但你依然是周沫,而你压根也没有失忆,被再跟我装了!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周沫,我真的失忆了,什么都不记得了!”周沫大声争辩着。

    “你非得要我把你衣服脱了,看看你胸口上的那颗红痣,你才能承认你谁吗?”段鸿飞威胁着周沫说。

    周沫见段鸿飞的凤眼充满冷酷的寒意,大手都攥紧成拳头,那是他暴怒的前兆,看着段鸿飞大步向她走来,周沫的汗毛都一根一根竖起来。

    段鸿飞真的会来撕下她的衣服啊!

    “不要啊,你别过来,我要喊人了!”周沫连忙往床后面躲闪。

    段鸿飞就像受了刺激一样,伸手就来撕扯周沫的衣服。

    周沫真的被吓坏了,眼前的段鸿飞陌生又可怕,同无耻的流氓没有区别,她一边奋力挣扎着,一边大声呼喊,“救命啊!非礼了,快点来人啊,有人绑架了我......”

    段鸿飞的表情简直快要崩溃。

    这个死丫头,他原本只是想吓唬一下她,逼着周沫承认她真实的身份,证明周沫没有失忆,没想到这个死丫头真把他当流氓对待了!

    偏偏就在这个时候,走廊里传来一阵打斗的声音,还有人高声大叫,“夫人,别害怕,我们来救你了!”

    周沫听出来了,是小康的声音,她不由一愣。

    看来她今天是跑不掉了,无论盛南平还是段鸿飞,总归不会放过她的。

    段鸿飞听了小康的声音,彻底炸开了,指着周沫的鼻子骂,“听见了吧,高兴了吧!你老公的爪牙们到了,这回你开心了,你可以如愿以偿的重新回到盛南平身边了!

    你这个缺心眼的虎玩意,被盛南平害死一次还不够,还想多死几次,你这个蠢货,二百五......”

    周沫正在病中,刚才的大声叫喊耗费了她极大元气,此时头晕眼花的,眼前的段鸿飞身体都在摇晃着,她只觉得胸口特别憋闷,眼前一黑,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段鸿飞看着周沫闭着眼睛瘫倒在床上,以为周沫又在跟他演戏,他伸手来拉扯周沫,嘴里嚷嚷着:“周沫,你别跟我装啊,无论如何,你今天都得跟我回去......”

    他一拉周沫,发现周沫小手冰凉,浑身软绵绵的,一下子慌了,转头大叫那两个特护,“你们还愣着干什么啊?还不快点过来帮忙!”

    那两个被吓破胆子的特护急忙凑过来,查看周沫的情况。

    周沫受伤很重,这段时间一直没有得到系统的治疗和好好的休息,已经是强弩之末了,经过刚才这番挣扎惊吓,胸口的伤口又流血了,体温也随着升高了。

    段鸿飞懊悔的要死,只顾守在周沫身边,并没有去管外面扎蓬和大康小康的打斗。

    大康和小康得了盛南平的死命令,这次带来的都是精锐手下,而他们兄弟联手也是相当厉害,双方打了一会儿,扎蓬和他的人就呈现了败势。

    医院里的医生和患者哪里见过这阵势,就像电视里演的大片一样了,刚刚还听见有女人再喊绑架,救命一类的话......这些人都被吓坏了,有人悄悄的打电话报了警。

    警察得到这个消息后,马上带人赶了过来,同时赶到医院的还有坐在轮椅上的盛南平和凌海等人。

    盛南平在路上就了解了这边的情况,吩咐凌海,“这件事情不要闹大,你去跟警察交涉,事情我们自己解决。”

    他了解周沫对段鸿飞的感情,周沫一定不会乐见段鸿飞被警察抓了,警察抓了段鸿飞对查秀波也不好交代,而段鸿飞也不是那么好抓的,必然会闹的鸡飞狗跳,所以这事不能闹到警察局去。

    带队来的警长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,眉眼中透着精明强干,凌海出面同警长进行了一番交涉,将这里的情况简单的说了一下,“......盛总的妻子在里面那些人手中。”

    听了凌海的话,警长顿时大惊失色,“什么?!这些人竟然绑了盛总的夫人,太过胆大包天了!”

    盛南平的致远国际地位举足轻重,不论在国际还是国内都有非常大的影响力,在本市也是威名赫赫的。

    致远国际在y市投资了许多支柱性的企业,现在盛南平的妻子居然在这里被绑了,万一出了意外,那后果……

    凌海聪明,立即看出警长的想法,连忙说:“警长,这件事情里面有些误会,里面的人都是我们自己人,这件事情暂时不需要你们插手,先让我们自己去解决,我们总裁想用和平方式解决问题。”

    警长瞬间会意,“哈哈,凌先生,我明白你和盛总的意思了,我们会在外面等着,鼎力配合你们的行动,帮助盛总寻回夫人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各位的理解和配合,麻烦大家先等在外面,如果有需要的时候,再麻烦各位伸手支援!”凌海客气的对警长说着。

    盛南平着急见周沫,留凌海跟警察交涉,吩咐李羿带着几个保镖推着轮椅进了医院。

    他要去会会这个段鸿飞。盛少,情深不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