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57章 活着还有意义吗
    周沫还无比清楚,她一直是段鸿飞和查秀波之间最大的矛盾,只要她一出现,他们姑侄就不得安宁,既然她没有要嫁给段鸿飞的心,更不能为他们制造矛盾了。

    查秀波是段鸿飞这辈子唯一的亲人,她不能让段鸿飞因为她一无所有。

    段鸿飞推开阳台的门,走到病房里面来,周沫急忙闭上眼睛装睡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有医生进来为周沫做检查了,周沫才顺势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“沫沫,你感觉怎么样?”段鸿飞欣喜的看着周沫。

    周沫眨巴着眼睛,迷蒙的看着段鸿飞,假装不认识他。

    段鸿飞一点儿都不气馁,继续问周沫,“你想喝点什么?还是吃点儿什么啊?”

    “水。”周沫沙哑着嗓音回答,她实在是太渴了。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段鸿飞立即给周沫端来水,喂着周沫喝下去。

    医生给周沫量了体温,她虽然还在发高烧,但比之前降下了一些,现在是三十八度五了。

    段鸿飞见周沫体温降下来一点儿,俊美魅惑的脸上露出笑意,转头问医生,“我想带她坐飞机走,大概要飞两个小时,可以吗?”

    医生马上摇头,“患者还处于高烧中,还需要继续住院治疗,而她身上的外伤已经破裂了,需要静养,最好不要随意挪动。”

    段鸿飞点点头,有些沮丧的默认了医生的说法。

    躺在床上的周沫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周沫不想跟段鸿飞回t国,但她接下来要到哪里去呢?不知道现在盛南平怎么样了?知道她再次失踪了,又会是什么表情?

    她想着这令人头疼的问题,迷迷糊糊的又睡着了。

    盛南平被凌海糊弄着,又闭着眼睛睡了一会儿,但周沫不在他身边,他总感觉不踏实,只睡了一小会又醒了,看见李羿和两名特护守在病床前。

    “总裁,你要喝水吗?”李羿低声询问盛南平。

    “周沫呢?”盛南平涩哑着声音问。

    李羿没想到盛南平一醒过来就找周沫,无措的搓搓手,“夫人......夫人应该还在睡觉吧......”

    “你去看看她,如果她还在睡着,就用床把她推到我这间病房来!”盛南平的想法无比明确,无论如何,必须要周沫出现在他面前。

    李羿暗暗咧嘴,答应了一声是,出来找凌海等人想办法。

    凌海和大康几个人都在另一间病房里,他们已经知道周沫被段鸿飞带走了,并且已经上了段鸿飞的私人飞机,飞往t国了。

    “段鸿飞这个人乖戾嚣张,本就难以对付,如果他把夫人带回了t国,我们更难把夫人救回来了!”凌海有些头疼的说。

    “是啊,这个段鸿飞很难搞定的,上次就是老大亲自去了t国,才把夫人救回来的!”小康点头附和着说。

    “你们先不要给这个女人定身份,她不一定就是周沫小姐呢!”费丽莎站在旁边,大声的提醒众人。

    一向少言寡语的大康冷冷的来了一句,“但是老大认定她是小嫂子了,你能把他的观点扭转过来吗?

    费丽莎被噎住了,面色极其难看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,李羿推门走了进来,慌慌张张的说:“不好了,老大醒了,又向我们要人,要我们必须把周小姐送到他房间去。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傻了眼,龇牙咧嘴的无计可施,齐齐将目光投向凌海。

    凌海用手揉揉脸,叹着气说:“老大是精明人,他三番两次的催我们把周小姐送过去,一定是起了疑心了,而我们短时间内是找不回来周小姐的,只能把真实情况告诉他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能行!”费丽莎立即尖声反对,“南平刚刚做过手术,受不得刺激的,不能把这件事情告诉他。”

    她要拖延时间,等段鸿飞把周沫彻底带到了t国去,那样救回周沫的可能性就很小了。

    “那你说说,怎么才能瞒过他?”凌海对着费丽莎一摊手。

    “就说周小姐自己不肯到他病房去的,周小姐很固执,我们也没有办法。”费丽莎把责任推到周沫身上,这样还可以让盛南平觉得周沫很执拗,盛南平讨厌执拗的人。

    “好,那你去跟总裁说吧!”凌海精明,四两拨千斤的把这个烫手芋头丢给了费丽莎。

    费丽莎没想到凌海这么油滑,看看周围几个人,见他们齐齐的往后面退了一步,明显把她推出去的架势。

    这是全民总动员,合心欺负她一个啊!

    为了能把周沫彻底赶走,费丽莎也不在乎被这些人集体出卖了,硬着头皮去见盛南平。

    费丽莎走进盛南平的病房,见盛南平面色苍白的靠在摇起的床头,俊脸沉郁,尤其一双眼睛,又深又亮,并没有病人该有的虚弱。

    这样凌厉的盛南平令费丽莎心中忐忑,她下意识地咬了咬嘴唇,勉强对盛南平笑着,“总裁,你感觉怎么样了?渴不渴?想喝水吗?”她一边询问一边谨慎地观察着盛南平的表情。

    只有在盛南平面前,强势精明的费丽莎才会露出如此的神色,就连说话都是小心翼翼的。

    原来爱上一个人,真的会不自觉地卑微,低到尘埃里。

    盛南平可不是那么好糊弄的,他不受费丽莎的干扰,冷声的询问,“周沫呢?”

    费丽莎在盛南平眼中看见了逼人的寒意,不禁握紧了手,最终还是把心一横,说:“因为我们打扰了周小姐睡觉,她发了很大的脾气,不肯到你的病房来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叫人来,把我送到她的病房去。”盛南平声音清冷的吩咐。

    “这......这不行的,你刚刚做了手术,不能随意挪动的。”费丽莎连连摇头。

    盛南平锐利的目光上下打量着费丽莎,质疑的开口,“你们把周沫弄丢了?”

    费丽莎心里一惊,虚弱的笑着,“没有,周小姐真的在睡觉......”

    “你的胆子是越来越大了!”盛南平声音微微提高,盯着费丽莎的目光好像一把淬过冰的宝剑,寒光闪闪,锋锐无比,费丽莎忍不住的哆嗦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马上跟我说实话,不然你就滚!”

    费丽莎由盛南平懊恼的声音中听到了危险的信号。

    她知道自己彻底惹怒盛南平了。

    周沫这个死女人果然是盛南平最在乎的人,她真不该这样不顾死活地欺骗盛南平,挑衅盛南平的底线。

    “周小姐......被人掠走了......”费丽莎缓缓的说,到了这个时候,她还在拖延时间,不想盛南平把周沫找回来。

    盛南平虽然猜到周沫可能出事了,可是亲耳听到这个消息,他的心还是一下子就乱了,慌得跳到嗓子眼,就好象两年前那可怕的一天,转眼之间,周沫就出了车祸没了踪影。

    “你别在这里吞吞吐吐的了,马上把凌海和大康叫过来,你出去!”盛南平又急又躁,双眸阴鸷,握着拳头,显然是怒到了极致。

    费丽莎跟了盛南平这么多年,知道此时应该乖乖地听盛南平的话,不敢再同盛南平说一句话,灰溜溜的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凌海和大康等人进来时,盛南平激怒的情绪已经平稳了很多,但浑身都散发着冷冽的气息,叫人胆战心惊。

    盛南平扬了扬眉,问凌海,“夫人是被什么人带走的?”

    “夫人是被段鸿飞带走的,对不起,我们失职了!”凌海非常抱歉的回答。

    盛南平暗暗松了口气,段鸿飞是不会伤害周沫的,这个答案比周沫落在杰森或者亚瑟手里要好很多。

    “他们现在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他们上了段鸿飞的私人飞机,我们刚刚得到消息,飞机在y市降落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盛南平疑惑的皱皱眉,依照段鸿飞的行事作风,应该带着周沫直飞回他的地盘啊,怎么会在y市降落。

    大康摆弄着手机,跟下属联系着,一有新消息马上向盛南平汇报,“段鸿飞联系了医生在机场待命,夫人外伤感染严重,发高烧了,这大概是他们在y市降落的原因。”

    盛南平一张峻脸更加阴沉,黑眸里愤怒的光闪耀着。

    该死的,他竟然没有发现周沫身体不适,而这些蠢货竟然把周沫弄丢了!

    “马上联系y市的下属,叫他们盯着段鸿飞,大康,小康你们立即带人赶过去,务必拦下夫人,如果这次再出现差错,你们就别回来了!”盛南平声音冷厉狠绝的吩咐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大康和小康答应一声,一刻不敢耽误的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盛南平想了想,拨通了查秀波的电话,他知道查秀波的立场,这个时候他有必要和查秀波搞个联盟,需要查秀波给段鸿飞施压,增加阻力。

    他给查秀波打过电话后,还是觉得不踏实,干脆叫凌海准备私人飞机,“从咱们的医院调几名医生和护士,同我一起去y市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以的。”凌海摇头抗命,“你刚刚做过手术的,之前又失血过多,这样折腾会要了你的命!”

    强悍冷硬的盛南平,眼里慢慢浮起一丝凄惶,“如果我这次再把周沫弄丢了,你觉得我活着还有意义吗!”盛少,情深不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