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56章 鬼迷心窍
    她现在到底是谁啊?

    周沫茫然的看着窗外渐浓的夜色,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“沫宝,你不用担心,我已经给你弄好了身份。”段鸿飞对着周沫挑眉一笑,从衣兜里摸出一张t国的身份证来。

    周沫想看看段鸿飞闹什么幺蛾子,抬眼看过去。

    周沫大概扫了一眼段鸿飞手上的身份证,见名字一行写着:段丫丫。

    她真想挥起拳头揍在段鸿飞倾国倾城的脸,尼玛的,你咋不叫段丫丫呢!

    “怎么样?意不意外?惊不惊喜?”段鸿飞献宝一样对周沫挑挑眉,对自己的杰作很满意。

    惊喜你妹啊!

    周沫发现了,她一跟段鸿飞这个二货在一起就想骂人,她冷冷的说:“我不叫段丫丫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,你还叫周沫。”段鸿飞很好说话的答应着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你认错人了,我不是周沫。”周沫打定主意了,她要装失忆到底。

    段鸿飞毫不示弱,“那你就叫段丫丫,你现在是我的人了,得由我负责给你起名字。”

    不装你会死啊!

    你是我爸爸啊,你负责给我起名字!

    周沫真是太累了,只对段鸿飞翻了个白眼,不理睬段鸿飞了。

    段鸿飞的私人飞机等在机场,他一刻不耽误的带周沫来到机场,上飞机,起飞。

    能够将周沫找回来,实在太不容易了。

    段鸿飞的人已经连续调查杰森和亚瑟很多天了,无奈这两个人太狡猾,而段鸿飞在帝都这边又没有盛南平那么强的人脉,于是让盛南平抢先一步找到了周沫。

    万幸的是,盛南平受伤住进了医院,并且是就近选择的一家医院,毫无防范措施的一家医院。

    段鸿飞的人在医院周围观察了很久,终于等到周沫单独呆在一个房间里了,段鸿飞亲自出马救出了周沫。

    有时候,段鸿飞都怀疑是盛南平身边有人故意放水,不然周沫怎么会被安排在一楼的房间休息,保镖也特别的松懈,让他这么容易救走周沫。

    周沫坐上飞机,更加安心了,不用担心杰森的阴谋诡计,不用担心亚瑟的不择手段,不用担心盛南平的深不可测,阴晴不定,薄情负义......

    如果可以软弱,有个依靠,没有哪个女人愿意做强者,身心疲惫的周沫躺到休息室的大床上了。

    周沫现在只想睡觉,踏踏实实的睡,不顾一切的好好睡一觉。

    段鸿飞处理完事情后,高兴的走进周沫所在的休息室,看见周沫闭着眼睛在睡觉,他立即放轻了脚步。

    周沫睡得很不安稳,秀气的眉微微蹙着,手指无意识地在薄被边缘摸来摸去,好像在寻找什么。

    段鸿飞轻轻握住周沫的手,柔声说:”别害怕了,我在这里呢,乖乖睡吧!”

    周沫仿佛听见了段鸿飞的声音,真的安定下来了,发出一声呢喃,翻了个身,沉沉的睡去了。

    这个小丫头是被吓到了!

    段鸿飞坐在床沿上,心疼地凝视着周沫。

    清丽精致的脸瘦的只有巴掌大,垂着的浓密睫毛无意识的轻轻颤动,如同风雨中蝴蝶脆弱的翅膀,长发凌乱地散在雪白的枕头上,她的脸色比枕头还要白,小手背上青筋暴立。

    段鸿飞心疼的无以复加,这个不听话的小傻瓜,如果不是为了盛南平,她又怎么会遭这么大的罪。

    他想好了,这次把周沫找回来,再也不会放周沫离开他了。

    段鸿飞为了寻找周沫,也是几天没有睡觉,他轻轻的躺在周沫身边,只觉身心异样的安定,闭上眼睛也睡着了。

    他睡了一觉,睁开眼睛时,见周沫依然闭着眼睛睡着,只是握在他大手里的小手异常滚烫。

    段鸿飞一惊,连忙伸手去摸周沫的头,发觉周沫的额头也是滚烫的。

    小丫头发烧了!

    段鸿飞连忙起床,跑到外面去叫懂些医术的人来。

    “周小姐身上有伤,发炎感染导致发烧,但我们飞机上没有退烧的药水,只能先给周小姐吃些退烧和消炎的药物。”

    “好,你把药拿来,我喂她吃。”段鸿飞心急火燎的吩咐。

    段鸿飞拿着药片,轻轻拍着周沫的脸,叫着:“周沫,醒醒,吃药了......醒醒啊......”

    昏睡中的周沫没有睁开眼睛,反倒像受了惊吓,脑袋慌乱地晃着,神色惊恐,双臂在空中挥舞着,“不要......你别过来啊......不要啊......你别过来......”

    “周沫,你别怕,我是段鸿飞啊,沫宝......”段鸿飞连忙握住周沫的手,声声柔软如棉。

    周沫在段鸿飞的连声安抚下,总算是平静下来,睫毛抖了抖,吃力的睁开眼睛,迷迷茫茫的看着段鸿飞。

    “沫宝,你发烧了,需要吃药,乖啊!”段鸿飞把药送到周沫嘴边,哄着周沫吃药。

    周沫还算听话,乖乖的把药吃了,之后又闭上眼睛昏睡,但是,这些药物起到的作用并不大,周沫还在持续发烧着。

    “体温三十九度八!”

    “嗓子发炎,肺部有罗音,大概是支气管肺炎......”

    “少爷,周小姐的情况越来越严重了,她身上的外伤感染厉害,如果不马上住院治疗,恐怕......”

    段鸿飞面色阴沉如水,思想在剧烈的做着斗争。

    如果在这附近城市降落,这里很容易被盛南平的人找到,而盛南平在整个华国势力都是不容小觑的,很可能会把周沫抢回去;如果他坚持带周沫飞回t国,周沫的病情可能会被耽误了......

    段鸿飞抿了抿唇,下定了决心,吩咐扎蓬,“马上联系地面机场,就近降落,再联系这里最好的医院!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就算周沫可能被盛南平的人抢回去,段鸿飞也不愿意周沫有任何危险。

    半个小时后,周沫被送进了医院。

    许久之后,医生走出抢救室,语气责备的对站在门口的扎蓬说:“你们是怎么做家属的啊?病人的伤口已经严重感染,再耽搁一个会儿就会要她的命了,你们怎么才把她送过来啊?”

    一旁的段鸿飞立即冲过来,紧张的向医生询问,“她现在的情况怎么样?”

    医生被紧崩着一张俊脸,目光严厉又森寒的段鸿飞吓了一跳,态度也跟着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,恭敬的回答:“我已经给她的伤口进行了处置,用了最合适的药物,基本没有危险了。”

    段鸿飞重重的松了口气,对医生敷衍的说了声谢谢,到病房里面去看周沫了。

    周沫身上的各处伤口都被重新包扎过了,手背上扎着吊针,人在沉沉的睡着。

    段鸿飞抑住心里面撕裂般的心疼,坐到周沫的病床边,大手攥了又攥,终于还是忍不住,伸出去摸了摸周沫的脸。

    周沫脸还是有些热,高烧并没有完全退,但她的人躺在医院了,有医生在这里,段鸿飞就觉得安心许多了。

    他看着周沫身上的伤口,不住的磨牙,他一定要让伤害周沫的人付出代价!

    段鸿飞正看着周沫发呆,衣兜里的电话震动起来,他拿起电话一看,是姑姑打给他的。

    他拿着电话,走到病房附带的阳台接听。

    “飞儿,家里这边出事了,你得马上回来一趟?”查秀波声音严肃的说。

    “周沫病了,我在医院陪着她,暂时回不去。”段鸿飞语气生硬,直截了当的拒绝了查秀波的命令。

    “周沫?”查秀波嘲讽的轻哼一声,“你凭什么断定她就是周沫啊?盛南平都给她做过亲子鉴定了,她不是他孩子的妈妈!”

    “亲子鉴定也不一定百分百准确,我知道,她就是周沫。”段鸿飞无比固执的说。

    “飞儿!!!”查秀波声音努力保持平静,但呼吸都变得急促了,“你能不能别这样任性!扔着家里这么大摊子事情不管,心心念念的只想着周沫,而且还是一个假的周沫!你是不是鬼迷心窍了!”

    “对, 我就鬼迷心窍了,就算她是假的周沫,我也跟她在一起,绝对不能跟她分开!”段鸿飞也恼火了,声音很大的跟查秀波吵。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不管家里的生意了,不管我的死活了!”向来优雅从容的查秀波,声音终于变了调。

    “对,现在除了周沫,其他的事情我都不会管了,想要保护你的男人有很多,而那些生意一直都是属于你的,跟我没有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你......”查秀波被噎得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段鸿飞这边直接挂了电话,他闭了闭眼,觉得很是气闷,掏出了一只烟。

    阳台上,风有些大,段鸿飞连着摁了几下打火机,用手护着,才将烟点着。

    周沫躺在病床上,大眼睛失神的望着天花板。

    段鸿飞起身出去接电话时,她就醒了过来,段鸿飞和查秀波的争吵她都听见了。

    这两年里,周沫在杰森手里吃了很多苦,受了很多的罪,她知道,只要她联系段鸿飞,无论刀山火海,千山万水,段鸿飞都会来救她,为了她赴汤蹈火在所不辞的。

    但她不能那么自私,段鸿飞最想要的东西她给不了,她无以回报段鸿飞对她的好,她不能让段鸿飞为了她以身涉险。盛少,情深不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