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55章 互不相欠,各自安好
    “夫人是在这屋里休息吗?”小康边走边急声询问这边的保镖。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几个保镖一起回答。

    “连臻,你进屋看看夫人在做什么,总裁醒了,他要见夫人呢!”小康急火火的吩咐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连臻答应一声,马上走进屋内,一进到屋内,连臻有些傻眼了。

    屋内空无一人了,刚刚坐在沙发上的周沫不见了!!!

    “夫人!”连臻连忙跑向卫生间,卫生间里没有人,她在病房里四处转了一圈,还是没有人。

    连臻急了,抬头四处查看,发现有扇窗子没有关好,留了条缝隙。

    她不由大惊失色,这些窗子之前明明都是关好的!

    连臻急忙跑过去,发现窗子上有隐约的血迹,而窗外的草坪有明显的踩踏痕迹。

    她不敢耽搁,转身跑向门口,惊恐焦急的向小康汇报,“不好了,夫人不见了,从窗子那边走掉了!”

    “卧槽!”小康脸色马上就变了,一把推开连臻,冲进了病房里面。

    他带人再次确定一下,周沫确实是失踪,而且还不是周沫一个人逃走的,病房内和外面都可以查看到其他人的脚印,应该是有人将周沫掠走了!!!

    是谁掠走了周沫?亚瑟和杰森的人吗?

    如果再让周沫落到亚瑟和杰森手里,那后果不堪设想啊!

    “你们这些废物,我让你们在这里看着夫人,你们都在干什么啊?”小康气的额头青筋直蹦,跳脚大骂。

    他之前向盛南平保证过的,绝对不会再把周沫弄丢了,现在周沫在他手上被人掠走了,真不知道该怎么向盛南平交代了,尤其是此时身受重伤的盛南平。

    凌海,大康,费丽莎听说这件事情后,都急匆匆的赶了过来,大康来不及多说话,立即带人勘察现场,带人去追周沫。

    “到底是怎么回事?谁是最后见过周小姐的?”凌海目光森然的扫视了一眼费丽莎,还有几个保镖。

    之前盛南平把周沫叫到重症监护室,凌海想要周沫一直呆在里面陪着盛南平的,是费丽莎提议要让周沫洗澡,休息的。

    “我看着她洗过澡了,就离开她的房间了,之后连臻进去给她送了一趟吃的吧!”费丽莎轻巧的推卸了责任。

    “是的,我是最后见过周小姐的人。”连臻沮丧的说。

    “最后一次见她是什么时候?”凌海冷着询问。

    “大约......大约四十分钟前。”连臻知道自己惹祸了,吓得半死。

    “已经过去四十分钟了!!!”凌海觉得自己都要疯了,四十分钟可以做很多事情,如果真是杰森带走了周沫,凌海都不敢想下去了。

    “你的脑子想什么呢?为什么这么久都不进去看看?”小康气的脸色发青,恨不得狠揍连臻一顿。

    “我......我进去怕打扰了周小姐休息啊。”连臻勉强找了个理由。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不直接守在里面,看着她呢?”小康真是要崩溃了,他就该亲自看守周沫的。

    “这个事情你别怪连臻了,不是连臻不守在里面的,是周小姐不许其他人呆在屋里面,我就是被周小姐撵出来的。”费丽莎在旁边替连臻说话。

    小康气咻咻的闭了嘴,终于不再骂连臻了。

    连臻被小康骂的眼圈发红,感激的看了费丽莎一眼。

    向来镇定沉稳的凌海一脸烦躁,挥挥手,说:“都别吵了,责任的事情等下再追究,我先去跟老大回话,咱们要统一口径,一致对老大说:周小姐睡着了,我们见她太累了,没有忍心打扰她。

    小康,费丽莎你们马上带人去增援大康,一定要尽快的把周小姐找回来了,老大这次伤的很重,不能让他因为这些事情操心费神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小康和费丽莎答应着,马上带人出去找周沫了。

    凌海用手搓搓脸,摆正神色,然后走进盛南平的病房。

    盛南平醒来后不见了周沫,不由一阵心慌,他以为周沫又走掉了。

    凌海一直守在盛南平身边,一看盛南平的神色就知道他在想什么,立刻告诉盛南平,周沫到外面休息去了。

    盛南平吩咐凌海,把他由重症监护室换到病房里,他也察觉到周沫的神色很差了,重症监护室里没有周沫休息的地方,他到病房养着,周沫就可以睡在这里了。

    他强撑着精神,等着凌海带周沫过来,看见凌海一个人走进病房来,盛南平的心不由往下一沉,涩哑着声音问:“她人呢?”

    “周小姐刚刚睡着了,睡的很熟,我没有打扰她。”凌海的声音很稳,极好地掩饰了内心里的不安与惶恐。

    盛南平剑眉微皱,眸色都愈加深沉,静谧得近乎诡异的空间让凌海心里发慌。

    凌海了解盛南平,知道盛南平对他的答复产生了怀疑,凌海连忙又解释着说:“周小姐身上有伤的,又累了这大半天了,医生说她需要好好休息。”

    盛南平微微点头,总算是相信了凌海的说法,声音低沉的吩咐,“告诉医生,为她用最好的药物,她的一日三餐都要增加营养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凌海暗暗的松了口气,谁知道他这口气还没等喘完,盛南平又加了一句话,“我这边有舒服的床,等下她醒过来以后,请她到这边来休息吧!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凌海强笑着点点头,呜呜,他不知道到哪里去请人呢!

    盛南平精神不济,说了会话就累了,没过多久睡着了。

    凌海一见盛南平睡着了,立即走出盛南平的病房,去看大康等人的进展。

    周沫此时坐在飞驰的车上,闻着身边熟悉的气息,心里无比安定。

    确实是有人无声无息的摸进了病房内,来到正在伤心出神的周沫身边。

    周沫听了费丽莎的话,心中象有头叫做嫉恨的小兽,咬的她肺腑血淋淋的,她恨不得拿刀把盛南平和费丽莎都杀了。

    但理智又告诉她需要平静,需要遗忘,她已经不是周沫了。

    周沫正胡思乱想着,突然发觉身边站着几个穿着医生白大衣的人,周沫不由大骇,她没看见有医生从门口进来啊!

    是杰森和亚瑟的人来抓她了!

    周沫被杰森和亚瑟吓怕了,第一时间这么想,随后就要张嘴大叫,一只大手利落的捂住了她的嘴,声音带笑的说:“沫宝,别怕,是我来救你了!”

    一听见这戏谑中透着熟悉的声音,周沫精神一松,什么都不怕了。

    “沫宝,你别喊,也别挣扎,无论你做什么都是徒劳的,我必须带你走。”段鸿飞式的狂妄和强势。

    周沫有些担心盛南平的身体,但想到刚刚费丽莎说的那番话,想到盛南平对她的狠绝,她真的没有喊,也没有挣扎。

    盛南平当年差点杀了她,现在盛南平救了她一命,她和盛南平算是两清了,从此互不相欠,各自安好吧!

    周沫任凭段鸿飞将她抱到窗边,交给了外面等候的扎蓬,然后顺利的被人‘掠’走了。

    分离两年多,再次坐在段鸿飞的身边,周沫真真正正的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跟亚瑟和杰森在一起时,周沫活的提心吊胆,时刻堤防着他们言行,担心他们会加害她;跟盛南平在一起时,周沫活的患得患失,时刻要揣摩着盛南平的心思,害怕盛南平会恼怒杀了她。

    这些男人都是翻脸无情的狠辣角色,随时随地都会要周沫的命,只有身边的这个男人,让周沫感到安心,释然。

    坐在段鸿飞身边,周沫不再孤单,害怕,不再惶恐,无措,有这个男人的地方,她就可以高枕无忧,如同回家了一样。

    人在面对困难挫折的时候都是蛮勇敢坚强的,但在温暖面前,没有任何抵抗力,如果不是这两年经历的事情多了,周沫真要抱着段鸿飞大哭一场的。

    段鸿飞很欢喜兴奋的坐在周沫身边,瞪着潋滟的眼珠子上下打量周沫,挑眉问:“你真是我的沫宝吗,快点告诉我!”

    周沫闭着嘴巴,不理睬段鸿飞。

    段鸿飞撇撇嘴,轻哼一声说:“你不用装了,我知道你是周沫的,这世上没有哪个女人见到我不动心的,只有你周沫这样臭屁傲娇,斜着眼睛看我。”

    周沫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,这个家伙怎么还如此自恋啊!

    “你以为自己很帅吗?我男朋友是影帝呢!”周沫实在忍不住了,对怂段鸿飞。

    段鸿飞微带邪气的双眸攸地一眯,令人感觉无比妖异,“影帝有毛了不起啊?我要做演员,我就是影祖宗!”

    周沫:“.......”看着段鸿飞像看傻逼一般的眼神。

    段鸿飞被周沫那句男朋友刺激的不轻,继续不依不饶的冷嘲热讽,“再者了,他就算是影帝,现在也陪在那个苏菲菲身边呢?他怎么能是你的男朋友呢?你自己说说,你是谁啊?”

    周沫一下愣住了,是啊,自己是谁啊!

    她没有了周沫的脸,也没有了周沫的身份,她不是周沫了;而苏菲菲的真身也回来了,她也不是苏菲菲了!盛少,情深不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