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54章 认贼作母
    周沫觉得有些尴尬,拘谨,目光回避着盛南平灼人的眼睛。

    她低头沉默半晌,盛南平那边一直没有动静,周沫悄悄的看向盛南平,见盛南平竟然闭着眼睛睡着了。

    盛南平刚刚做完手术,正常应该昏睡的,刚才的那会清醒只是因为他心里惦记着周沫,用极强的意志力支撑着自己清醒的。

    他睡得并不好,眉头始终微微皱着,呼吸也很重,大概是伤口很痛吧,长长的睫毛垂下来,遮住平时锋锐深邃的眼睛,让他看起来像个无害脆弱的小孩子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到底是天使,还是恶魔?

    周沫定定的看着病床上的盛南平,像看着完全陌生的人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可以把她宠上天,也可以杀她不眨眼,可以热情似火,也可以无情冷血,这样极端又矛盾的两面表现在他一个人的身上,无论他此刻对她怎么好,周沫都不敢再靠近他了。

    周沫正看着盛南平发愣,重症监护室的门一开,费丽莎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费丽莎明艳娇媚的脸上都是忧郁,她走到盛南平的病床边,深深的看了盛南平一会儿,目光落在盛南平和周沫握着的手上,眉头骤然的一缩。

    她的神色变幻只有几秒钟,很快就恢复了平静,低声对周沫说:“凌海先生请小姐跟我出来一下,为你换身衣服,可以洗漱休息一下。”

    周沫对这个费丽莎没有任何好感,满心的不愿意配合费丽莎的提议,但听说是凌海吩咐费丽莎做的这件事情,而她身上的衣服都是血迹,又腥又脏的,她也极其很疲惫想休息了,于是点点头,同意了费丽莎的提议。

    盛南平睡着了,握着周沫的手放松了很多,周沫小心的拉回手,看了盛南平一眼,跟着费丽莎走出重症监护室。

    费丽莎带着周沫从侧门出来,小康手下的四个保镖等在这里,这四个人中有个女保镖叫连臻,为了照看周沫方便些。

    “小姐,这边请吧!”费丽莎对周沫做了个手势,把周沫带到一楼空闲的病房里。

    周沫眉头微微一动,她发现费丽莎并没有称呼她周小姐,也不像小康等人叫她小嫂子。

    “我带小姐进屋换衣服。”费丽莎主动对那几个保镖说。

    保镖们自然要听费丽莎的话,都站在门口等着。

    费丽莎带着周沫进到病房里面,这是一间vip病房,里面干净宽敞,设施齐全,可以在里面洗澡的。

    “小姐,你要不要洗个澡,这里给你准备了换洗的衣服。”费丽莎公式化的对周沫笑笑,她对周沫的态度一直不远不近,不冷不热的,让人看不出她真正的心思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周沫实在被身上的血腥味道和汗味恶心坏了,拿着换洗衣服想简单的冲洗一下。

    “小姐,我在外面等你,你洗澡的时候要快一点儿,不要关门。”费丽莎声音清冷的吩咐。

    啥意思啊,把我当犯人看管了!

    周沫心中不悦,但实在没有力气同费丽莎吵嘴了,她想快点清洗一下,然后睡一会儿。

    她半敞开着浴室的门,站到里面吃力的脱下衣服,胸口的剑伤渗出许多的血,把层层的纱布都染红了。

    周沫身上的伤太多,一个人没有办法洗澡,只能用温热的毛巾擦一下没有受伤的胳膊和腿。

    隔着逐渐氤氲起来的满室蒸汽,周沫看见费丽莎侧身对着她坐在沙发上,认真的摆弄着手机,并没有做小人的动作偷窥她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费丽莎的电话响起了微信视频请求,费丽莎冷艳的脸上难得的露出笑容,很开心的打开视频。

    “丽莎妈咪!”一个女孩子稚嫩柔软的声音传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我的宝贝,想妈咪了吧!”费丽莎笑的无比温存,同手机那边的小女孩子视频。

    “想了。”女孩子脆生生的回答着。

    正在擦洗身体的周沫心里一阵诧异,她不在的这两年里,费丽莎已经有孩子了吗?

    “宝贝,今天想吃什么啊,妈咪回家时候给你带啊?”

    “我想喝酸奶,爸比会不会同意啊?”小女孩子有些担忧的问。

    “爸比当然会同意了,妈咪会同他说的,我家雪儿是小宝贝,想吃什么爸比和妈咪都会同意的!”费丽莎哄着小女孩子说。

    雪儿!!!

    周沫擦着身体的手一下就停了,脸色陡然一变,这是她小女儿的名字啊!

    “丽莎妈咪啊,雪儿想你和爸比了,你们什么时候回家来啊?”小女儿稚气的声音里都是期待。

    周沫听着小女孩的声音,越发确定她就是自己日思夜想的小女儿。

    她的心跳莫名地加速,连忙套上裙子,走出浴室,不顾身体的不适,直接奔到了费丽莎的身边。

    手机屏幕上清楚的显示着一个漂亮的小女娃娃,大概两三岁的样子,粉雕玉琢的脸,一双大眼睛清澈明亮,微微笑的时候一对可爱的梨涡闪现在白嫩的双颊上......

    周沫几乎可以确定,眼前这个小女孩就是自己的女儿,她在这孩子身上看到了她从前的影子。

    “丽莎妈咪,我想让你和爸比带我去游乐园,我还要去玩小鸭子......”雪儿开心的同费丽莎聊着,伶牙俐齿,说话很有逻辑,非常连贯。

    周沫听着雪儿亲热的叫费丽莎妈咪,鼻子一酸,眼泪差点就掉下来了。

    她走的时候女儿还小,根本不记得她,竟然认了费丽莎做妈咪......

    看来盛南平一定经常带费丽莎回去,他们像一家三口一样,经常在一起了!

    周沫看着屏幕中的小人,心潮起伏,又喜又悲。

    “宝贝,妈咪这边还有事情,你等下在给妈咪打电话来,咱们再聊天,好吗?”费丽莎商量着雪儿。

    雪儿好像很听费丽莎的话,立即答应说:“好滴,妈咪我们等会聊啊!”

    费丽莎把电话收起来,若无其事的转头看周沫,“小姐,你洗好澡了!”

    周沫来不及收敛复杂的神态,索性也就不收敛了,直接抖着声音问费丽莎,“刚才那个小女孩是盛南平的女儿?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费丽莎坦然的点头,然后欣慰的笑了,“小宝贝跟我的感情非常好,就像我的女儿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......可是......”可是我才是她的妈妈啊!

    周沫嗓子一哽,心中有着千言万语,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盛总的夫人在两年前背叛了盛总,盛总对那个女人恨之入骨,从来没有告诉小女儿谁是他妈妈,我一直和盛总在一起,小孩子自然就把我看做她的妈妈了,跟我的感情特别好......”费丽莎不紧不慢的解释着。

    周沫的心里五味陈杂,说不清是什么滋味!

    盛南平还在恨着她,盛南平跟费丽莎在一起了.......

    其实通过这些天的所见所闻,这些天发生的事情,周沫早就该确定这一点儿的了,但她万万没想到,盛南平竟然让雪儿认费丽莎做妈妈。

    周沫痴痴傻傻的坐在沙发上,费丽莎对她说:“你换过衣服以后,可以在这里睡一会儿的,盛总醒过来以后,会调查你和亚瑟的事情,你先养足精神吧!”

    费丽莎把周沫留在屋内,转身出去了。

    她走出病房,见小康手下的四个保镖依然守在门口,她浅笑着对那个女保镖连臻说:“你给里面的人送点吃的去吧,然后出来找我,我跟你说几句话。”

    连臻答应一声,取了份果汁和吃的给周沫送到房中。

    很快的,连臻就出来了,费丽莎把连臻叫到一旁,低声的说:“小康过几天要去澳洲执行任务,你想随行吗?”

    费丽莎知道连臻暗恋俊帅活泼的小康,故意用这个吸引连臻。

    连臻很是受宠若惊的看着费丽莎,她没想到孤傲高冷的费丽莎竟然会同她说这些,连臻脸色微红,喃喃的说:“我......我怕我得不到机会啊,这个事情要上面安排的......”

    “傻丫头,这个事情就由我来安排的,我就想问你想不想去,如果你想去,我就安排你跟小康一起去啊!”费丽莎微笑着问。

    连臻的脸更红了,点点头,“恩,我想跟小康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“好,你把最近的任务,行程做个小结,传到我邮箱里吧,我审核后会给你做安排的。”费丽莎一副好心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,丽莎姐。”连臻满心欢喜的点头。

    “好了,你们忙吧,我去看看盛总。”费丽莎拍拍连臻的肩膀,往盛南平的重症监护室走去。

    连臻看着费丽莎的背影,激动又欢喜,大家都知道费丽莎是唯一能靠近盛南平的女性,费丽莎的凌厉狠决不逊色男人,不然也不会得到盛南平的重视。

    她万万没想到,费丽莎还有这么暖心的一面,竟然会帮助她接近小康!

    连臻站在病房外面,拿出手机,开始为自己这些天的任务行程做小结,既然高冷的费丽莎都肯帮她的忙,她自己也要拿出速度来啊。

    她认真的做着小结,手机打字不如电脑来的快,忙乎了半个多小时才算完,正在她想喘口气的时候,看见小康急匆匆走过来了。盛少,情深不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