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53章 扫把星
    周沫悲哀的发现,盛南平可以狠心的下令杀了她,但她却无法忽视盛南平的生死!

    还好,有机灵鬼小康,他果断的替周沫做了决定,抓住周沫的手塞到盛南平的大手里,“老大,你放心吧,我会替你牢牢看着小嫂子的,保证她再也丢不了!”

    盛南平听了小康这句保证,才算是放下心来,让众人把他抬到车上,因为挪动间的疼痛,盛南平的额头上冒出一层的冷汗,整个人都虚弱的脱了力,但他还是握着周沫的手,不肯放开。

    “老大,他们这些人怎么办?”大康指指不远处的亚瑟和依然昏迷的占影等人。

    盛南平转头看了周沫一眼,低喘着说:“按照夫人的意思,放他们走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大康一挥手,吩咐几个手下留在这里处理后事,他们马上赶往医院。

    亚瑟抱着昏迷的占影,目光遥遥的看着周沫,用口型说着:“我还会回来找你的!”

    周沫立即上了车,假装没看见亚瑟对她说什么。

    她坐在盛南平身边,看着不断流血的盛南平,轻咬着嘴唇,眼角鼻尖有酸涩上涌,只是她命令自己必须与这酸涩抗衡,她不能哭。

    山路蜿蜒,几部车子一路开得极其的快,等他们到达市区的时候,凌海已经找来了交警,骑着摩托在前面为他们开路,一行车辆风驰电掣般往最近的医院驶去。

    因为盛南平流血过多,他躺到车上不久,就陷入了昏迷状态,只是他一直握着周沫的手,不肯放开。

    医院里,早有院长带着一些主任医生和护士等候在那里,盛南平的人一到,就被送进了手术室。

    盛南平受了这么重伤,这绝对不是小事,所有人都为这件事情忧心忡忡,焦头烂额。

    小康担心盛南平,想守在手术室里面,而他又要看着周沫,大概感觉力不从心了,最后干脆差遣了四个膀大腰圆的保镖看着周沫,他换了消毒衣服,去手术室里面守着盛南平了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周沫并没有逃走的心思,她呆滞迷茫的坐在手术室外面的长椅上,眼睛盯着“手术中”三个鲜红大字。

    她的样子狼狈不堪,脸色惨白,头发凌乱,衣服上有许多深红色的血迹。

    那一枪虽然没有打中周沫,但经过这番折腾,她胸口刚刚恢复点的剑伤被扯开了,有血渗了出来。

    因为她身上沾染了很多盛南平的血,并没有人注意到她伤口处在流血,她左手臂骨折的地方好像错位了,生生的疼,腿上的伤也疼,可是她只定定的看着手术室的门,仿佛一切都与她无关了。

    盛乐和盛美很快的赶来了,她们的脸上都是惊惶担忧,因为周沫换了脸,她们并没有认出周沫,一来到手术室外面,就开始低低的哭泣起来。

    她们几个人向大康询问了盛南平受伤的过程,大康清楚盛南平对周沫的维护,只告诉他们盛南平是意外受伤。

    盛乐和盛美也坐在了手术室外面的长椅上,正对着神色茫然,衣服上有血,由保镖看守的周沫,她们对周沫投来质疑的目光,都把周沫看成罪魁祸首,以为是她伤了盛南平。

    “哥,我哥怎么了?”专属盛东跃的咋呼声音从走廊那边传来,出门在外的盛东跃是最后一个赶到医院的。

    站着旁边的费丽莎连忙迎过去,低声对盛东跃说:“二少,你先别慌,盛总还在手术中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哥是怎么受伤的啊?他那样强悍无敌的人,是谁伤了他啊?”盛东跃难得的一脸惊怒,一副要找人拼命的架势。

    “咳......”费丽莎看了周沫一眼,轻咳一下,“这个......周沫小姐被亚瑟抓住了,大少带人去救周小姐,不知道周小姐是怎么想的,不肯跟大少走,拿枪指着大少,要杀了大少。

    我手下就解斌怕周小姐同亚瑟是一伙的,真的伤了大少,解斌就对周小姐开了枪,大少为了保护周沫小姐,受了伤......”

    费丽莎的声音不大不小,让所有人听清楚了经过她渲染的事情经过。

    盛东跃听的连连皱眉头,他看着周沫身上血迹斑斑的衣服,知道那都是哥哥的血,只觉心慌意乱,又恼又疼。

    他跟盛南平的感情特别的好,知道哥哥受了这么重的伤,受了很大的刺激。

    盛东跃几步走到周沫面前,语气责备的说:“沫沫啊,不是我说你,你既然回来了,就直接回家来吗,还要搞这么事情干嘛啊,现在害得我哥哥受伤了,你……唉......”

    周沫被盛东跃质问的一愣,她还没等反应过来,一旁的盛美马上冲了过来,尖声大叫着:“难怪我哥哥会受伤啊,原来是你这个祸害回来了,你的脑子有病吗,我哥哥去救你,你还用枪指着我哥哥,你是白痴吗......”

    “我......我没要他去救我!”周沫被盛美这样责骂,很是气恼,被关系较好的盛东跃这样质疑,很是伤心。

    盛南平还在手术室里,周沫不想同他们吵架,她支撑着虚弱的身体站起来,慢慢的往外面走。

    “周小姐,你不能走!”小康听见了外面的争吵,及时的从手术室里面出来了,一把拉住周沫的手,“我答应了盛总,绝对不能再把你弄丢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康你疯了吗,这种祸害还留她干什么,她一开始就不应该出现在盛家!”盛美一直同周沫不对盘,现在终于有了痛骂周沫的机会,“让她滚,马上滚.....”

    正在盛美尖声大叫的时候,凌海从手术室里匆匆的走出来,对众人说:“大少爷手术结束了,没有生命危险。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,念叨着南无阿弥陀佛。

    “我能不能进去看看我哥啊?”盛东跃跳到凌海面前,焦急的问。

    “我也要进去看大哥!我也进去!”盛美立即不甘示弱的说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凌海没有理睬他们,转头看向周沫,“大少爷让你进去陪他。”

    “让她进去......”盛美诧异的尖叫着,“不可能的,她是个扫把星,丧门星,不能再让她靠近我大哥的,马上撵她走......”

    “二小姐,这个时候你最好保持安静。”凌海目光锋锐的扫了盛美一眼。

    “你......”盛美对着凌海瞪了瞪眼睛,还要发飙,盛乐从一旁走了过来,拉了拉盛美,“你哥哥还在病中,不要再吵了!”说完,用审视的目光打量了几眼周沫。

    “周小姐,我们这边走。”凌海不理睬其他人,很客气的对周沫做了个请的动作。

    周沫站着一动不动,像是没有听到凌海的话。

    凌海以为周沫对盛美说的话生气了,只好软下声音说:“周小姐,请你不要被其他人和事情影响,大少爷刚刚手术过,非常虚弱的,他很想见你。”

    周沫见凌海一定要带自己去见盛南平,她只能随着凌海往手术室里面走。

    “嗷......我也要去见我哥......为毛我哥最想见的人不是我......”盛东跃在他们身后委屈的叫着。

    凌海随手将手术室的门关上了。

    他们穿过手术室,走到里面的重症监护室,盛南平果然醒着的,此时正在躺监护病床上,旁边站着两个特护。

    周沫换上一身消毒服,跟着凌海走进重症监护室,看着盛南平仿佛白纸一样的脸,周沫咬了咬嘴唇,咽下所有的酸涩和哽咽,低声说:“刚才的事情......谢谢你......”

    盛南平睁开眼睛看着周沫,薄唇微微动了动,却没有发出声音。

    刚做过手术,又流了很多的血,盛南平的精神很差,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,仿佛是筋疲力尽,只能这样静静的看着周沫。

    病中的虚弱削减了盛南平身上的锐利和压迫感,多了些平和柔软。

    周沫不太习惯这个样子的盛南平,在她的印象中,盛南平从没受过这样重的伤,虚弱的仿佛一闭上眼睛会死去了......

    盛南平一直是强悍的,无坚不摧的,任何问题在他的面前都不事,他掌控着无数人的命运,怎么会随时失去生命呢!

    周沫突然有些心慌,害怕,就像刚才在山上,盛南平的鲜血不断的滴在她的身上,她清楚的感觉到盛南平生命的流逝......她下意识的走到盛南平的病床前。

    盛南平深吸一口气,一伸手,握住了周沫的手,即使瞬间就把他疼出了一身的汗,握着周沫手的动作还是无比用力,仿佛对待失而复得的宝贝。

    “你要干嘛啊?”周沫连忙往回缩手,神色慌张。

    盛南平却越发用力的握着周沫的手,或许是因为牵动了伤口,盛南平脸上的汗水越发多了,呼吸也变得粗重起来,但脸上却看不出一点儿疼痛来,眼睛里带着异常的坚持和认真。

    周沫不忍心再同这样的盛南平较劲,任由盛南平握着她的手。盛少,情深不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