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52章 舍命护妻
    “小心啊......”周沫不由自主的大声提醒盛南平。

    盛南平身后像长了眼睛一样,身形一矮,一记凌厉的扫堂腿踢出,亚瑟不得不往后纵身躲闪,军刺也失去了准头。

    亚瑟一站稳身体,立即对着盛南平大叫,“她已经答应做我的女人了,你别打她的主意,离她远点!”

    盛南平听了亚瑟这句理所当然,灰常欠揍的话,原本只算阴鸷的脸上出现一片血腥的杀机,宛若地狱之中走出来的魔王,“她是我妻子,你们非法软禁她这么久已经是在犯错了,竟然还执迷不悟的一错再错!”

    向来狂傲的亚瑟,握着军刺的手不由自主的抖了一下,罕见的寒意从脚底蔓延到全身,好重的煞气啊,竟然让他都感觉到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在盛南平这样绝对的高手前面,亚瑟忽然觉得自己变得非常虚弱了。

    盛南平的爆发力超强,手脚速度实在太快了,精准度也达到一个极为可怕的程度,拳脚之间,亚瑟只有勉力招架的份。

    占影一边同小康交手,一边留心着亚瑟这边的情况,一见亚瑟受制于盛南平,对着小康狠辣出手,把小康逼退两步后,连忙过来帮助亚瑟。

    有了占影的帮助,亚瑟觉得风雨不透的压力减少了一些,转头看了占影一眼,目光里带些温暖。

    占影被亚瑟这一眼看的,鼻子发酸,眼眶都红了。

    盛南平宛如带着面具的魔王,打斗间面具土崩瓦解,恶魔从身体里一下迸发,右腿猛的扬起,上撩的极高,凶狠的对着占影的头猛劈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小心啊!”亚瑟惊声提醒占影。

    “啊!”占影意识到危险来临,想在躲闪,已经来不及了,盛南平的腿势极快,迅捷沉猛的劈在占影的头顶上。

    纵容占影是练家子,可以抵挡砖头砸脑,但却抵不住盛南平这一劈,像个破布娃娃一样摔在地上,昏死过去。

    “占影?!”亚瑟大骇,不得不说,盛南平这一下劈腿实在太令人惊艳敬慕了!

    坐在车里的周沫,一直关注着外面的打斗,她知道盛南平狠,没想到盛南平会这样狠,也被盛南平这一腿吓得脸色更白,整个人都哆嗦了一下。

    盛南平解决掉了占影,旋风一般来到亚瑟近前,右手臂发力,直接奔着亚瑟的咽喉抓去,他恨亚瑟说周沫是他的女人。

    亚瑟也发了狠,手中的军刺朝着盛南平的心脏位置扎去。

    但盛南平早有防范,垂着的左手里突然甩出一柄匕首,准确无误的扎在亚瑟的右手腕上。

    “啊!”亚瑟随即闷哼一声,军刺脱手而落,摔在地上。

    盛南平右手的动作没停,直接捏住了亚瑟的咽喉。

    “你......你的左手也会使刀。”亚瑟不肯置信般盯着自己受伤的手腕,又看看盛南平的左手。

    小康站在旁边,嘴角上扬,一脸骄傲又得意的样子对着亚瑟说:“看在你马上就要死的份上,我告诉你个秘密,我们老大的左手比右手还快呢,他曾经是使双枪的。

    你们两个菜鸟刚出道,被人捧了几句,真当自己所向无敌,天下第一了,哼,那是因为我们老大金盆洗手了,不然哪里有你们嘚瑟的份啊!”

    通过刚刚的交手,亚瑟不得不承认盛南平的能力比他高出很多,果然是名不虚传的‘战神’。

    盛南平没有理会小康的贫嘴,一手扼着亚瑟的脖子,狠声说:“你们帮着杰森为虎作伥,竟然敢欺负我妻子,我今天就要你们的命......”

    他的大手一收,眼看着就要掐死亚瑟,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娇喝,“你放开他!”

    盛南平猝然住手,转头看向身后,只见周沫虚弱的身体勉励靠着车子站立,手中的枪口正对准着他。

    “沫沫......”

    周沫竟然拿枪对着他!

    盛南平又惊又痛,眉梢突突的跳了两下。

    “你放了他,不然我就开枪了!”周沫声音冰冷,果决。

    山风将周沫的长发全部吹向脑后,愈发显得一张小脸精致漂亮,脸上带着病态的惨白,嘴唇毫无血色,有种强自镇定,凄然孤绝的美。

    盛南平只觉得一阵心疼,软下声音说:“沫沫,他软禁你,迫害你,我这是在替你报仇啊!”

    他是软禁过我,迫害过我,但这一切都拜你所赐!

    周沫感激亚瑟这段时间对她的照顾,感激亚瑟背叛杰森带她出逃,不想让盛南平杀了亚瑟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,你现在必须放了他!”周沫的手指搭在扳机上,定定的盯着盛南平看着。

    这是她唯一爱过的男人,在她宁愿为他抛开一切尊严和骄傲的时候,在她爱他如命的时候,他却冷酷无情地狙杀她,把她逼上死亡之路。

    周沫曾经有多爱盛南平,就有多恨盛南平,这个她恨之入骨的男人,性命就在她手里了。

    只要她手指一动,就可以杀了盛南平的,就可以报仇雪恨的......

    盛南平将手里的亚瑟甩给大康,毫无畏惧的迎着周沫的枪口走去,“沫沫,你不能不认识我,我是那丈夫啊......”

    丈夫?!

    想要我命的丈夫!

    周沫心中冷笑着,装出懵懂的样子,挑眉问盛南平,“你是我的丈夫?那我的人为什么会在国外啊?我为什么会跟杰森在一起啊?为什么这么久你都不去找我啊?”

    山风飒飒的从两人中间穿过,周沫的话被吹得有些破碎,却又无比的铿锵有力,震得盛南平面色尴尬,心头仿佛有一只无形的铁手,狠狠地抓捏他的心脏。

    难以言喻的懊悔,愧疚,痛苦,让盛南平呼吸都微微一窒。

    “沫沫,你先把枪放下,听我解释,咱们中间发生点误会.....”盛南平向着周沫越走越近,清楚的看见周沫大眼睛中的凄然与绝望,他真想将周沫搂进怀里,好好安抚她这两年的颠沛流离,九死一生。

    “你别过来,我要开枪了!”周沫看见盛南平逼近自己,不由心慌意乱,用力的攥紧手里的枪。

    就在下一秒钟,盛南平从车子的后视镜中看见有细微的光亮一闪,奔着周沫的方向而来。

    一切都在千钧一发间,盛南平身体一跃,以鬼魅般极快的速度将神色恍惚的周沫一把揽进怀里,用宽厚的身体护住。

    周沫猛的一惊,她还来不及反应,整个人就被盛南平搂抱住,随后就是子弹穿透**的锐利声响,随之而来的是盛南平身体重重的一钝,两个人都摔倒在车子旁边。

    事情发生的太过突然,周沫在一瞬间失去了思考的能力,大脑里一片空白,但这空白只持续了短短的几秒钟,她就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她感觉到了盛南平熟悉又温暖的气息,还有一股浓重的血腥味道。

    有湿热,黏腻的液体滴落在她的脖颈间.......

    是盛南平的血,盛南平受伤了!!!

    周沫的一颗心骤然紧张起来,她想挣开盛南平的怀抱,看看盛南平的伤口,但盛南平依然紧紧的把她锢在怀中,她根本没有办法露头看清盛南平的情况。

    “老大......你怎么样啊......”

    “南平......”

    大康,凌海等人惊恐忧急的声音,伴着凌乱的脚步声奔着他们的方向而来,有人想将盛南平从周沫身边扶起。

    “是什么人.......”盛南平依然紧紧的护着周沫,吃力的喘息着,开口询问:“你们先看看是什么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哥,你别担心了,不是敌人,没人能伤害周小姐了......是我手下的解斌开枪的,他以为周小姐会杀了你,所以就......”费丽莎哽咽着嗓子,无比愧疚的说:“对不起啊,都是我的疏忽,竟然让他伤了你,我会重重的罚他的......”

    盛南平微微闭了闭眼睛,松了口气,这才将周沫稍稍放开一些,众人把他扶了起来。

    周沫一但脱离盛南平的禁锢,立即翻身坐了起来,发现盛南平身上的迷彩服都被血浸染红了,右侧腰间的伤口处仍有汩汩地鲜血涌出来。

    盛南平英挺的脸变得一片苍白,薄唇轻轻的抿着,伤口处一定很痛的,但他却不吭一声。

    “哥,你先忍着点......”大康跟随盛南平多年,是个很冷静沉稳的人,为盛南平处理伤口时手还是不住的抖着。

    盛南平半靠在车子上,精神越来越涣散,但眼睛一直盯着傻愣愣坐在一旁的周沫。

    大康为盛南平简单的处理了伤口,控制血液再流出来,然后几个人就要抬着盛南平上车。

    “不......”盛南平坚持着不动,胳膊虚弱的抬起,伸向周沫,“沫沫......你必须跟我一起走......”

    周沫这才清醒过来,她现在正假装失忆,不认识盛南平呢,她不知道该怎么做了!

    如果她立即跟随盛南平走了,她的失忆就装不下去了,如果她不肯跟盛南平走,盛南平的生命就会受到威胁!盛少,情深不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