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50章 你要嫁给我
    苏菲菲含羞带笑的接过盛南平递过来的果汁,“谢谢盛总啊。”

    盛南平抿了口自己面前的茶水,不紧不慢的问:“苏小姐这次受伤后,令尊会在你身边多派保镖吧?”

    “是呢,我父亲就喜欢小题大做,我这次受伤后,他把那些得力手下都调过来了。”苏菲菲娇嗔又骄傲的说。

    “恩,我知道你父亲手下有个很厉害的人物,叫占影,能力很强的。”

    苏菲菲一听盛南平夸赞占影,不太高兴了,撇撇嘴,说:“占影并不算最厉害的,亚瑟才叫厉害呢!”

    盛南平心中一喜,他等的就是苏菲菲这句话,“哦,亚瑟?这个人我听说过几次,他这次也过来了吗?”

    “过来了。”苏菲菲心无城府的点着头。

    盛南平立即追问,“他人在帝都吗?”

    “在的......”苏菲菲说到这里,突然意识到什么,对着盛南平讪讪的笑着,“亚瑟被我父亲派去做任务了,我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。”

    盛南平装作不经意的点点头,指指桌上的菜,“苏小姐吃菜啊,这里的东西味道不错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苏菲菲欢喜的拿起筷子,就在这时,她放在包包里的手机响了。

    她拿出电话一看,是父亲打给她的,她猜想父亲是要催促她回去的,但她满心满眼都是盛南平了,不想这么快就同盛南平分开,任性的按下拒听键子,然后把电话关机了。

    电话那边被苏菲菲拒听的杰森气的都想骂人,他这个女儿真是被惯坏了,太随心所欲了。

    杰森再给苏菲菲打电话,苏菲菲的电话竟然关机了,杰森气的直接把手机摔在茶几上。

    苏梅乘坐今天的飞机刚到帝都,在医院里等着见苏菲菲,见杰森气的脸色发青,犹豫的走过来,柔声劝慰着:“发生什么事情了?怎么发这样大的脾气啊?气大伤身的!”

    “还不是你生的两个女儿,一个个都这么不听话,我都要被她们气死了!”杰森对着苏梅吼,把满腹的怒气撒向苏梅。

    尼玛的,苏菲菲完全是由你娇惯出的一身坏毛病,周沫更是无辜,如果你不想打她的主意,周沫又怎么会气到你!

    苏梅心里憋气,却不敢同正发飙的杰森对怂,只能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杰森见苏梅不说话,更加生气了,“你还傻站着干什么,还不过去把菲菲叫回来,盛南平那样高傲精明的人,怎么会平白无故请她吃饭?

    盛南平接近菲菲,一定是为了找到周沫,菲菲这个傻丫头不定被盛南平套取了多少话呢!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苏梅答应一声,转身就往外面走。

    “还有。”杰森突然又来了一声,声音稍稍压低一些,“我再给周沫一天时间,如果她再不肯为我做事,我就要做了她,万一被盛南平找到她,我们大家都不会有好日子过了。”

    苏梅放在门上的手微微的抖了一下,轻声的说:“占影告诉,亚瑟好像对周沫有些不同,不如......不如就成全了亚瑟的心意,让亚瑟带着周沫回去吧,周沫跟着亚瑟,盛南平是找不到她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发现了,你人越长越丑,但想的越来越美了啊!”杰森一脸嘲讽的看着苏梅,“亚瑟是我好不容易磨砺出来的一把宝剑,怎么能毁在周沫手里,你马上去把菲菲找回来,周沫的事情你不要管了!”

    苏梅咬了咬嘴唇,低低的说:“你......你可不可以留沫沫一条命,我早早的抛下了她,她这些年活的很不容易,也是可怜的孩子......”

    “你可怜她,谁可怜我们啊?”杰森立即炸毛了,怒不可遏般咆哮着:“盛南平是什么人,你知不知道啊?如果被他找到周沫,知道我们那么迫害周沫,你以为盛南平还会让我们活吗?”

    苏梅咬咬嘴唇,眼含泪水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亚瑟接到杰森的电话,俊秀的眉头皱了皱,放下电话后,抿着嘴唇在窗前站了许久,才慢慢的走进周沫的病房里。

    周沫睡着了,闭着眼睛躺在床上,亚瑟觉得周沫睡着的时候最可爱了,安静又乖巧,不会对他张牙舞爪,泼妇一样的骂人。

    经过这些天的休息,周沫的气色好了很多,她胸口有剑伤,左胳膊被落下的石头砸的骨折了,腿部也有伤,失血过多的她总爱睡觉。

    这几天亚瑟一直吩咐医生给周沫用最好的药,三餐吃最有营养的,不然周沫恢复起来会更慢的。

    周沫这些日子睡的并不好,那场可怕的山石崩塌吓坏她了。

    她又做噩梦了,梦到自己被困得一座大山上,眼看着头上方的石头摇摇欲坠的要落下来,她拼命跑着,远远看到了盛南平,心中大喜,高声叫着盛南平的名字,向盛南平求救,但盛南平并不理睬她。

    盛南平身边站着费丽莎,对仓皇逃跑的周沫视若无睹,周沫又急又怕,眼看着头上的山石向自己砸下来,不由得恐怖的大叫一声,惊醒过来。

    周沫急促的呼吸着,一下子睁开眼睛,看见亚瑟正撑着手臂在她头上,俯视着她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又做噩梦了?”亚瑟很温柔的对周沫笑着,用手轻轻抚摸周沫的头发。

    周沫的心还在砰砰的跳着,这个时候的她只觉得无比脆弱,于是她做了个连自己都没有想到的举动,将头靠在了亚瑟的怀里,想寻求片刻的温暖和安慰。

    亚瑟惊喜的眼睛一亮,小心的避开周沫的伤口,把周沫抱在怀里,像摇晃婴儿一样轻轻摇着,“沫沫,别害怕,我会一直保护你的,只要你肯同我在一起,我会一直保护你的......”

    周沫当然不会相信亚瑟的话,但靠在亚瑟的怀里,她的心奇异地安定了许多,因为梦境中的一切实在是太可怕了,那种眼睁睁看着死亡来临的感觉太过真实,真的把周沫吓破胆子了。

    亚瑟在周沫的耳边轻轻说着安慰她的话,小心翼翼的样子仿佛周沫是他最为珍视的人。

    过了好半晌,周沫惊恐的情绪才平复下来,她努力坐直身体,想离开亚瑟的怀抱。

    亚瑟立即收紧双臂,面颊贴着周沫的面颊,“周沫,你不要再拒绝我了,义父刚刚给我打电话了,今天二十四点前,如果你再不肯合作,就要我做了你,因为你的存在威胁到了大小姐。

    你知道义父对大小姐的在意,为了大小姐他什么事情都能做得出来的,沫沫,他真的会杀了你的!”

    周沫听着亚瑟的话,想着梦中可怕的情形,心里一抖,她真的好怕死啊!

    可是如果她这次让步了,答应为杰森做事情了,以后杰森就会变本加厉的剥削她,万一她出了事情,杰森又会毫不犹豫的把她推出去,任人追杀宰割。

    周沫咬着嘴唇,愣愣的出神。

    亚瑟握着周沫的肩膀,让周沫与他对视,“你不想为你义父做事情,你怕后患无穷,对吗?”

    周沫点点头,承认亚瑟说的对。

    “我可以带你离开这里,不再受我义父的控制,不为任何人做任何事情。”亚瑟郑重其事的对周沫承诺着,但见周沫一副“你当我傻啊”的表情看着他,轻笑着解释,“我带你走是有条件的,我救你脱离苦海,你要嫁给我!”

    周沫轻哼一声,“嫁给你?那还不如被你义父杀了呢!”

    亚瑟嗓子口一噎,差点背过气去,“我......我就那么不讨你喜欢吗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周沫诚实的点头。

    亚瑟郁闷的盯着周沫,突然对周沫笑了,牙齿雪白耀眼,笑容灿烂得比窗外夏日的阳光还猛烈。

    “周沫,我喜欢你,就要带你走,绝对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义父杀了你,也许你现在还不喜欢我,但我们有一辈子的时间,我相信,你一定会喜欢上我的。”亚瑟的声音笃定又坚决。

    “一辈子?”周沫翻了个白眼,轻嗤一声,“杰森要杀我,你却带我走了,杰森会放过你吗?”

    “他不会放过我,为了你,我愿意与他为敌。”

    亚瑟的话如一颗巨石投进周沫的心海,激起了惊涛骇浪。

    这样的信誓旦旦,曾经也有人对她说过,但后来呢......

    “你没有必要这样做的。”周沫心灰意冷的摇头。

    “我必须这样做。”亚瑟神色有些兴奋,“你先休息一下,我现在就去准备,马上就带你离开这里。”

    周沫坐在床上,没有说话,与其被残暴狠毒的杰森做掉,不如跟着亚瑟亡命天涯,她的命运注定多劫难,能活一天算一天吧。

    亚瑟很快准备好了一切,把周沫抱到他车子的副驾驶位置上,带着他手下的几个保镖,开车离开他们所在的山庄。

    他们车子刚开出不远,亚瑟倏地一下踩住了刹车,抓着方向盘的手用力的收紧。

    周沫顺着亚瑟的目光看去,只见前面岔路上疾驰而来几辆彪悍的越野车子,她的心骤然往下一沉。盛少,情深不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