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8章 亲自救妻子
    周沫翻了个白眼,人和人的大脑构造果然是不一样的,她觉得有必要提醒一下亚瑟,“骚年,别在自以为是了,我和你在一起那两个月,是这辈子最痛苦,最黑暗的时光,以至于我现在完全不能回忆。”

    亚瑟很开心的笑了,年轻的脸上神采飞扬,“这样最好了,我们都是彼此最特别的人,最特别的记忆!”

    “滚特马犊子!”周沫忍无可忍的爆粗。

    “你就算骂我,我也好喜欢你!”亚瑟一低头,又亲了周沫一下,周沫早就做好准备,张嘴恶狠狠的咬向亚瑟的嘴唇,一定要把亚瑟咬成三瓣嘴的兔子。

    但亚瑟无比油滑,只蜻蜓点水般亲了周沫一下,然后就把头抬起来了,而周沫用力张开的上牙和下牙磕碰到一起,震疼的周沫眼泪都要下来了。

    “亲爱的,你这个样子真可爱!”亚瑟伸手揉揉周沫的头,开心的笑起来,“沫沫啊,这次你终于回到我身边了,无论如何我都要跟你在一起,我是不会让你逃走,更不会让你死的,连自杀的机会都不会给你的。

    你知道的,我不是正人君子,卑鄙的手段有无数,如果你不同意跟我在一起,那我就用强的,强迫你跟我睡,或者给你吃药,用毒,让你必须依附我生活,必须做我的妻子,给我生孩子。”

    周沫错愕惊骇的看着亚瑟,这个骚年的笑容是如此的漂亮无害,但语气却认真得让人不能忽视。

    她只觉得怒火不可遏制地从身体里迸发出来,她一把扯回自己的手,简直恨不得掐死亚瑟,“你是个疯子吗?你这个变态!凭什么把你的想法强加给我,无论如何我都不会跟你在一起的!”

    “中国有句老话,精诚所至,金石为开,意思就是女人只要跟男人睡过了,为这个男人生下孩子了,心自然就会给了这个男人.......”亚瑟很认真的说着,“所以我才要强迫你的!”

    “尼玛的,你不懂就不要胡乱解释!不要随便套用!”周沫气的都想咬人。

    “是,夫人教训的是,我已下定决心了,一定要跟你在一起,任何事情都阻止不了我。”亚瑟无比坚定的说。

    周沫仰头靠在床上,浑身无力,心里面一片哀凉荒芜。

    她和亚瑟的关系怎么会变成这样呢?这些已经超出了她可以承受的底线了,无论怎么强悍的女人,遇到这样的变态狂恐怕都要速手无策的!

    亚瑟见周沫不说话了,觉得周沫可能接受了自己,他慢慢的靠到周沫的身边,想要贴着周沫躺下,正在这时,亚瑟手边的电话响了,他看看屏幕上闪动着义父的名字,拿着电话走到外面去接听了。

    周沫看着亚瑟离开房间,一种酸痛的感觉从心底涌了上来,眼前立即一片模糊。

    她就不明白,自己到底得罪了谁,为什么如此多灾多难,几年时间遇见了那么多的渣男,经历了几番生生死死,浑身是伤还要被亚瑟这样的变态欺负!

    眼泪顺着周沫的眼角落进她的头发里面,她带点赌气的用手背将眼泪用力抹去,跟自己说:一个亚瑟有什么大不了啊,有什么可哭的,周沫你可真没出息的!

    苏菲菲见到蓝宴后,就不肯让蓝宴离开,抱着蓝宴不放手,“蓝宴哥哥,我好害怕啊,你可不可以留下来陪着我啊!”

    蓝宴把苏菲菲当做了他喜欢的周沫,墨眸深情的看着苏菲菲,“别害怕,我会一直陪着你的。”

    苏菲菲伸手搂住蓝宴的脖子,“如果......如果我的腿瘸了,再也无法走路,无法拍戏了,你还会喜欢我吗?”

    “别说傻话了,你一定会好好的。”兰宴揉揉苏菲菲的头。

    “不会的,医生已经说了,我的腿短期内恐怕不能走路了!”苏菲菲哭了起来,梨花带雨般可怜。

    “菲菲,别哭了,就算你站不起来了,我也会一直陪着你的......”

    苏菲菲开心极了,仰头就亲了蓝宴两下,甜腻腻的说:“蓝宴哥哥,我就知道你对我最好了,等我恢复的再好一些,我们就结婚好不好啊?”

    蓝宴微微一愣,他没想到苏菲菲会突然提到结婚的事情,而他对这事是一点准备都没有的,他不由定睛看向苏菲菲的脸,突然之间,发现苏菲菲的眼睛迷魅,风情,跟之前不太一样了,不再清澈,明亮,犹如水晶一样。

    “兰宴哥哥,我们结婚好不好啊,我们结婚吧......”苏菲菲抱着兰宴,一对绵软不断的蹭着兰宴的胸口,恨不得马上把兰宴拐到床上。

    兰宴这个人真的被女人惯坏了,他喜欢的女人是像周沫一样,对他冷冷淡淡,若即若离的,并不喜欢苏菲菲这样主动热情,步步紧逼的。

    他被苏菲菲一对小兔子弄的心烦意乱的,突然想到一个问题,凝眉看向苏菲菲的胸口。

    苏菲菲以为兰宴终于绷不住了,不由暗暗欣喜,又挺了挺腰,让自己的傲然看起来更壮观一些。

    “菲菲,你在片场时中了剑伤,现在恢复的怎么样了?”兰宴疑惑的看着苏菲菲受伤的胸口。

    苏菲菲顿时大惊,挺拔的腰一软,诱人的武器也跟着收了回去,“我......我是受伤了......我......”

    杰森一直站在外间,听着苏菲菲和蓝宴的谈话,他宠爱女儿,之前就觉得苏菲菲的言行要把事情搞糟,却不愿意扫了女儿的兴致,反正苏菲菲搞砸的一切,他都会为她收拾乱摊子的。

    “兰宴,我们喝点东西吧!”杰森端着两杯果汁走进来,笑着招呼兰宴,“过来坐,我们也好久不见了,坐下聊一聊!”

    “好的,义父。”兰宴听话的来到杰森身边,但依然没有忘记苏菲菲剑伤的事情,问杰森,“义父,菲菲之前受了剑伤,不知道恢复的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杰森无所谓的笑笑,“菲菲受的剑伤并不严重,只是皮外伤,我们给她用了最好的药,现在基本恢复的差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兰宴半信半疑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菲菲这次的伤主要在腰部,这个伤只怕会影响她走路的,兰宴啊,菲菲很信赖你的,你有空的时候要多陪陪她啊!”杰森眼神充满期待的看着兰宴。

    “我会的,义父。”兰宴点着头,看着坐在病床上的苏菲菲,心里却有种异样的感觉。

    致远国际总裁办公室里。

    小康语气怯怯的向盛南平汇报,“这个亚瑟果然不一般,藏匿的地方......我们还没找到......”

    盛南平峻冷的脸没有任何表情,微微点点头,“亚瑟是国际上排名前十的掮客,自然是有些本事的。”

    小康听盛南平没有训斥他,胆子大了一些,“还有啊,段鸿飞到帝都来了,他的人也在寻找亚瑟。”

    盛南平面容一冷,黑眸里迸发出精锐的光,“段鸿飞是什么时候来的?”

    “是在片场出事前一天到的帝都。”

    盛南平微微沉吟,随后剑眉一挑,“段鸿飞无比奸猾,他定然也发现了什么,看来医院里备受杰森保护的女人是真正的苏菲菲,亚瑟手里的才是周沫。”

    “应该是这样的。”小康点头附和。

    盛南平站起身,一边脱掉西装外套,解开领带,一边对旁边的凌海说:“公司这边暂时由你来负责,我亲自去会会这个亚瑟。”

    凌海和小康等人都不由的一惊,盛南平自从经商以来,除了亲自去南国接过一次周沫,其余时候都在做一个严谨而自律的商人,很少有尚武斗狠的行为,尤其这两年,更是再没有热血暴力的举动了。

    “哥,你绝对不能亲自去会亚瑟的,亚瑟有一套特殊的杀人手段,杀伤力很强大的,你犯不着跟这样的小人斗,你相信我们,我们可以把小嫂子救出来了!”一旁的费丽莎立即开口阻止盛南平。

    “老大,你已经很久不摸家伙了,这件事情还是交给我们去做,亚瑟再怎么厉害,我们合力也会找到他的,你坐镇指挥我们就好!”凌海也劝说盛南平。

    沉默寡欲的大康都开了口,“杰森这次是有备而来,他带了很多精兵强将来,亚瑟身边也都是高手,哥,你不能以身涉险。”

    盛南平俊脸冷漠的如同千年寒冰一般,语气果决,“我已经知道周沫在亚瑟手中了,绝对不会让她再漂落在外面,她是我妻子,我自然要亲自过去,并且要用最短的时间救出她。”

    众人听出盛南平语气中的不容置喙,没人敢再说话,费丽莎目光闪烁的抿着嘴唇。

    那天在片场的事故,用真剑刺伤周沫是费丽莎安排的,用石头砸伤周沫是杰森安排的。

    为了不引起外界的关注,他们两个都不想一下将周沫弄死,但因为他们同时动手了,这件事情就闹大了,引起了盛南平的注意。

    费丽莎知道盛南平一旦对这件事情上了心,定然会发现之前的苏菲菲就是周沫的。盛少,情深不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