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7章 受虐待狂
    亚瑟被周沫泼妇一样的突然发作吓到了,站在床边愣愣听着周沫骂,一直到周沫累的气喘吁吁的停止了咒骂,亚瑟才缓过神来,有些懊恼的说:“你怎么这么泼呀?怎么还骂人啊!你这个样子真有些出人意料呢!”

    周沫已经是破罐子破摔了,索性把泼妇进行到底,指点着亚瑟的脸嚷嚷,“我就是这样泼,只是你这个傻逼男人眼睛瞎掉了才没看出来,你要么杀了我,不然我会天天的骂你,问候你家老祖宗!”

    亚瑟看着周沫,脸上划过复杂的表情,好像是诧异,然后很开心的笑了,“我就知道你是了解我的,知道我痛恨抛弃我的父亲母亲,所以你想帮我问候他们,啧啧,我还真是没有看走眼啊!”

    周沫觉得跟眼前这个怪胎无法沟通了,狠狠的瞪了亚瑟一眼,亚瑟却笑眯眯的看着她,目光越发肆意的在周沫脸上逡巡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病房的门一开,一个身材惹火,干练利落的大美妞走了进来,袅袅婷婷地倚在门框上,“亚瑟,我来了。”声音娇媚得好像能滴出水来。

    这里正值盛夏,她穿着个漂亮的抹胸上衣和超短的牛仔裤,胸前有沟壑,白花花的一片晃人眼睛,还有两条又细又长的腿,牛奶一样光滑白嫩的肌肤,花瓣一样的鲜艳嘴唇,正是大妞最诱人的时候,让人非常想扑上去肆意而为一番。

    “占影,你来了!”亚瑟对门口的美妞淡淡的点点头,然后语气温存的对周沫说:“我先出去一下,你晚上想吃什么,我吩咐人去做?”

    “亚瑟,你忘了义父交给你的任务了!”还没等周沫说话,占影声音不悦的先开了口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亚瑟阳光明媚的脸阴沉下来。

    “义父容许她活下来,是想让她为我们所用,不是让你把他当做大小姐来宠的,你大概是被她这张脸唬住了,她可不是小姐苏菲菲啊!”占影阴阳怪气的说。

    亚瑟白玉般的面孔黑了下来,冷着脸说:“占影,你管的太多了,这件事情义父交给我来做,跟你没有关系,你不要管我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占影抿了抿嘴,慢慢的走到周沫的病床边,轻蔑的看着周沫,“我不是要管你的事情,是担心你被她这张脸迷惑了,耽误了正事,我们还是按照义父的意思,她能为我们所用,就留着她,不能为我们所用,就做了她!”

    亚瑟的脸上立即变得阴云密布,语气中已经掩饰不住愤怒:“我再跟你说一遍,不要插手我的事情,马上给我出去!”

    占影猛的转过头,挥手就给毫无防备的周沫一耳光,“你这个死女人,我让你装......”不等她的手二次落下来,亚瑟抬腿就踢向占影,腿劲凌厉,趋势如风。

    “啊!”猝不及防的占影连忙闪躲,但还是被亚瑟踢到了右侧肋骨,痛叫出声。

    占影用手扶着右腰,又惊又疼的看着亚瑟,喃喃的念叨着,“你.......你竟然为了她打我!”

    亚瑟还是一脸的阴鸷,狠声说,“我的事情不要你插手,你再敢管我的事情,我就废了你!”

    占影不敢置信般看着亚瑟,满脸都是伤心痛苦,“我们从小一起长大,一直彼此照顾,扶持,你竟然为了这个女人.......”

    她说着话,突然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,“亚瑟,我就觉得你这段时间不对劲,总是关注这个女人的事情,这次放着东欧那么获利的大生意你不接手,万里迢迢的跑来接手这个女人,你心里是怎么想的......”

    “你不用猜测我心里是怎么想的了,我就是喜欢她,那又怎么样?”亚瑟无所畏惧的仰起头来,这个样子的他同平日油滑阴狠的样子完全不同。

    word妈啊!

    躺在床上正在揉脸的周沫,被亚瑟这句话完全吓到了,她被占影突然抽了一耳光,又气又疼,但听了亚瑟这句话,惊得她什么都忘记了,正在揉脸的手都忘记动了。

    这小子不会是吃错药了吧!

    占影也被亚瑟直截了当的回答震住了,漂亮的大眼睛里慢慢的蓄满泪水,无限悲戚的看着亚瑟,“不可能的......不可能的,你是在故意的气我,你怎么会喜欢这个女人.......”

    亚瑟很霸气的挡在周沫的床前,很好笑的看着占影,“我气你做什么,你跟我有什么关系啊。”

    占影的身体明显的一晃,好像被人当头打了一闷棍,脸色惨白,嘴唇哆嗦,“你......你说我们没什么关系......”

    “好了,你出去吧,她身体不好,需要安静的环境养病。”亚瑟一脸的不耐烦,开始撵占影走。

    占影也是个心高气傲的女人,当着周沫的面,被亚瑟这样驱赶拒绝,很是没有面子,愤怒感徒然升起来,狠声说:“亚瑟,你护不了她的,如果她不肯为义父做事,义父不会再留着她了,她的存在威胁到了大小姐,你知道义父对大小姐的看重,义父说了,只给她一星期的时间,如果她还不听话,就要做掉她的!”

    亚瑟轻轻一笑,颜色鲜艳的嘴唇呈现一种漂亮的弧度,映着波光闪闪的乌黑眼睛,“谁说她会不配合啊,为了我,她也会同意的。”

    占影一副要被气吐血的表情,重重的咬咬嘴唇,“亚瑟,你别发疯了,如果你不能劝服她,还在这里上演情情爱爱的戏码,义父不会放过去你的!”

    “我这样俊秀如此,青春正好的男人,她会不喜欢吗?”亚瑟很自负的笑了,“我这里的事情不劳你费心了,你做好自己的事情就行了,不要再来多管闲事啊!”亚瑟对着门口做了一个请的手势。

    毫无准备的占影受了严重的打击,再没有跟亚瑟争辩的能力了,黑着一张俏脸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亚瑟目送着占影离开,然后转头看向周沫,年轻的脸上都是真挚的笑容,“沫沫,我的心意你已经知道了,我很喜欢你的,我想你也会喜欢我吧,为了我们的未来,沫沫,你合作一点儿好吗?”

    周沫此时已经从最初的惊骇中恢复过来一些了,看着亚瑟微挑唇角,缓慢而淡冷地说:“我不知道是谁给你的自信,认为我一定会喜欢你这个变态,我告诉你,我非常讨厌你!”

    她这句非常不友善的话,令病房内的气氛瞬间冷了下来,一片寂静。

    亚瑟的脸色明显的变了变,大手一下子就握紧了,他在周沫定定的目光下,强自收敛了情绪,对着周沫露出出一抹浅笑,“我知道的,你气我之前对你太凶,我会改的,直到你接受我为止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不会接受你的,你不要胡……”周沫的话还没等说完,她的肩膀就被亚瑟抓住,眼前一黑,亚瑟倾身过来,与周沫对视了两秒,周沫清楚的看到亚瑟乌黑发亮的眼睛,闪着震慑人心的光,在她还没反应过来时,亚瑟猛的低下头,用力地亲吻住她。

    周沫无比羞恼,想伸手推开亚瑟,奈何她身上有伤,根本用不上力气,只能被动着承受着这个吻。

    亚瑟的吻生涩又热烈,带着可怕的侵略性,弄的周沫的嘴唇都破了,无论周沫怎么推他,呜咽着低叫,亚瑟就是不肯放开她。

    这个吻持续了两分多钟,直吻的周沫快要窒息了,亚瑟才肯放开她。

    周沫一得到新鲜的空气,不由大口的喘息着,柔软的身体在亚瑟的怀里不由自主的颤抖。

    亚瑟看着周沫微闭的眼睛,泛红的脸颊,娇弱的模样心动不已,此刻的周沫不再冷漠,不再倔强,不再同他针锋相对,这一刻,仿佛她就是他的女人…...

    他更加为周沫着迷了,这个女人身上似乎有一种魔力,轻易地就能让他动了心,迅速地就能点燃他。

    就在亚瑟意乱情迷的看着周沫时,“啪”的一声脆响,是养了会精神的周沫,抬起手来狠狠地给了亚瑟一巴掌,打在他精致的脸颊上。

    “你......你个混蛋,给我滚开......滚......”周沫喘息的骂着。

    周沫这一巴掌用了全身的力气,亚瑟的脸被她打的侧了一下,但亚瑟也没有动怒,只是显得有些稀奇的摸了摸脸,“沫沫啊,你是不是很喜欢打人耳光啊,如果你同意和我在一起,我以后随便让你打耳光的,我很喜欢被你打的感觉。”

    你特马不仅是变态!还是受虐待狂啊!

    周沫身上已经没有任何力气了,仰头躺在床上,虚弱的说:“你用任何手段哄我,骗我,都没有用的,我是不会上当受骗的,我不会做你们的傀儡,要杀要剐随便你们!”

    亚瑟冰凉的手握住了周沫的手腕,将周沫的手按到他的胸口上,一字一句的说:“我是真的喜欢你,不是在做戏,在你整容做了苏菲菲离开我以后,我这里很空,总是会想起我们在一起的时光,我和你在一起的那两个月,是我这辈子最快乐的时光。”盛少,情深不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