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6章 我们一起生活
    盛南平在办公室里等着盛东跃和小康,盛东跃一看见盛南平就开始叽叽喳喳的嗷嗷:“哥啊,我告诉你啊,这个苏菲菲一定不是小嫂子的,那个鉴定结果是正确的......”

    盛南平对着盛东跃一挥手,“你闭嘴!”然后对小康伸出手,“把东西拿来!”

    小康马上从衣服里面拿出一个特别小的录像设备来,递给了盛南平。

    盛东跃在旁边眨巴了两下眼睛,然后哇哇大叫,“哥啊,你要小康去偷录视频,竟然不告诉我,这样重要的事情为什么不交给我做呢?我可是你的亲弟弟啊......”

    盛南平看着呱呱乱叫的盛东跃,烦躁的皱皱眉头,指指办公室的房门,“你,别再发出任何声音,不然就滚!”

    盛东跃嘴巴嘎巴了两下,终究没敢再说话。

    盛南平拿过小康递给他的东西,安置到电脑上,没过几秒钟,电脑屏幕上显示出苏菲菲病房里的情况,从小康进到苏菲菲的病房,一直到小康离开,所有情况都录制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专心的把视频看了几遍,心思也跟着百转千回。

    盛东跃站在一旁闲不住了,瘪瘪嘴,偷偷掐了小康一把,“你怎么可以抢了我的风头,这件事情应该由我来汇报的......”

    盛南平如炬的目光刷的看向盛东跃,“那你说说吧,你有什么发现......”

    盛东跃又高兴起来,跳跶到盛南平的身边,脊梁挺了挺,很认真的做着汇报,“哥啊,我发现了,这个苏菲菲一定不是小嫂子,你不要再为她劳心费神的了,而且她早就有了男朋友,据我所知,她和那个男演员已经暧昧好多年了,总之,她不是小嫂子......”

    “恩,你这次看得比较准确。”盛南平微微点头,表示赞许。

    盛东跃立即笑成一朵花,激动的抱住了盛南平的肩膀,“哥啊,你终于发现我的睿智精明了,其实我也是很能干的,我说她不是小嫂子,她就不是的......”

    “这个苏菲菲确实不是周沫,但她也不是前些天出现在我们面前的那个苏菲菲,她们两个不是一个人,杰森这样费心费力的搞出意外,就是为了李代桃僵,用这个苏菲菲把那个苏菲菲换回去。”盛南平看着电脑的屏幕,言语笃定,利眼深邃,唇畔坚毅。

    “啥?”盛东跃彻底懵掉了,脑子转得如奔腾处理器,也没有搞明白盛南平话里的意思。

    过了好一会儿,盛东跃才突然惊觉,沉默不语的盛南平浑身都迸发着一种骇人的狠戾,漆黑的眼里翻涌着复杂的情绪。

    “哥,你怎么了?”盛东跃小心又惶恐的问盛南平。

    盛南平眯眼,冷眸在电脑屏幕上的苏菲菲脸上凝定:“之前那个苏菲菲,一定就是周沫,我们在做亲子鉴定的时候出了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啊!!!”盛东跃再次凌乱成风了,他的思路实在跟不上盛南平,喃喃的说:“不会吧,当时我一直在旁边看着的,我们同时做了三份化验鉴定,不会出什么差错的,哥啊,你是不是想念小嫂子成疾,得了癔症,自己在这里幻想狗血故事呢......”

    “你滚出去!”盛南平冷峻的面容带着迫人气势,以冷质低沉的嗓音驱赶着盛东跃,转头吩咐小康,“你去把凌海,大康,还有李羿叫来,我有重要事情要做。”

    “上阵父子兵,打仗亲兄弟!”盛东跃嗷嗷叫着,“哥啊,你有重要的事情需要做,我怎么能滚呢,我要与你同甘苦,共患难......”

    盛南平对小康一示意,小康有力的手臂抓着盛东跃的胳膊,在盛东跃大声的抗议中,强行把盛东跃带出盛南平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亚瑟低着头,看着躺在病床上熟睡的女子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长得真漂亮,即使生病了,依然眉目如画,鼻梁高挺,下巴小巧,又长又密的睫毛好像两把扇子,静静的垂着,看起来乖巧动人,只是遮住了她如水晶般晶莹剔透的眼睛。

    即便看不到周沫的眼睛,亚瑟依然可以感觉到周沫身上散发着的干净清新的味道,是他们这些人都不具备的味道。

    这种干净清新的气息,是亚瑟在尔虞我诈,血腥厮杀中从未接触过的气质,所以觉得陌生又可贵。

    亚瑟是见过周沫本来面目的人,他记得周沫清秀精致的脸,虽然当时脸被刮伤了几处,但完全不影响美观的。

    他见多了美女,并不被周沫的美貌所惑。

    或许是周沫晶莹清澈的眼睛,或者是周沫干净清新的味道,或者是周沫倔强坚毅的性格,才使得偏执阴狠的亚瑟对她另眼相看,在同周沫分开之后,竟然知道了什么叫怀念。

    亚瑟这些年越来越有出息了,越来越能干了,负责的都是大事业,杰森为了万无一失,想派亚瑟万里迢迢飞来华国这边接手周沫,原以为亚瑟会不愿意,没想到亚瑟欣然同意了。

    亚瑟看着眼前同苏菲菲一模一样的脸,有些懊恼,他很怀念周沫原来的模样。

    他同苏菲菲一起长大,但他并不喜欢狂妄骄纵的苏菲菲,苏菲菲完全一副小姐脾气,对她自己的脾气没有任何约束和控制,而且还奢侈乱情,亚瑟不喜欢这样的女人。

    周沫一睁开眼睛,就看到了一张阳光而年轻的脸,是亚瑟的脸,窗外金色的阳光照在他身上,都夺不走他的光芒。

    她默默叹了口气,马上把眼睛闭上了,有一种无法挣扎的窒息感席卷了她的全身。

    亚瑟就如同潜伏在草丛中的毒蛇,看着温和无害,实际无比凶残冷血,他自幼就跟着毒辣奸诈的杰森长大,从来没有人教导过亚瑟正确的做人方式,从来不知道做人应该善良、仁慈,温和,他把杰森的做人方式学足了,并且还在那基础上发扬光大了,只知道肆无忌惮的抢掠杀戮,完全不顾忌他人的生命,感受。

    看见亚瑟的时候,周沫时常会想起段鸿飞,他们两个人有时候真的很像,自私冷酷,骄纵任性,但段鸿飞要比亚瑟有人味一些,至少对周沫是百依百顺,情深意重的。

    “沫沫,你醒了,感觉好多了吧,我让最好的医生为你做的治疗呢!”亚瑟有些献宝的说。

    周沫闭着眼睛,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“沫沫,跟我说说话吧,我们也算是好久不见了,你没有事情要说给我听吗!”亚瑟声音温和的同周沫讲话。

    周沫依然不搭理亚瑟。

    亚瑟很少这样连连碰壁,有些不高兴了,“你跟我装哑巴没用的,我 知道你会说话的,而且我也知道你智商完好无损,你还是国际一流的黑客高手!”

    周沫面无表情地躺在床上不说话,胸口却开始微微急起伏起来。

    “沫沫,你知道我们想要什么,这次你找什么借口托辞都没用了,你的身上有伤,如果你不肯跟我们配合,我会叫医生停止为你治疗,让你全身溃烂而死,还有你的腿上,如果不正确医治,你会成为一个坡子.......”

    周沫突然睁开眼睛,气恼的瞪着亚瑟,“你不用在这里浪费时间了,我就是这个脾气,别人越逼迫我去做的事情,我越不会做。”

    亚瑟看着周沫苍白的脸色,清澈的大眼睛,不由自主的换了种示好的口气:“沫沫,不要这样固执,只要你同意帮义父做事,以为我们就是朋友,我们立场相同,我们可以在一起工作,一起生活…...”

    “鬼才会愿意听你一起工作,一起生活呢!”

    亚瑟疑惑不解的看着周沫,“怎么了?跟我在一起不好吗?只要你肯乖乖的听话,我绝对不会再做任何伤害你的事情,我会把你宠成苏菲菲那样的公主!”

    “苏菲菲那样的公主很好吗?你一定是暗恋苏菲菲吧,但你得不到苏菲菲,想在我身上弥补一下落差!你想让我当苏菲菲的替代品!”周沫嘲弄的看着亚瑟笑。

    亚瑟一下就变了脸,墨玉似的眼睛里闪过狠戾的危险,“我讨厌别人随便猜测我的想法,我和你的事情,与苏菲菲没有任何关系,你以后再不要胡言乱语!”

    周沫昂头看着亚瑟,“我懒得猜测你的想法,我多看你一眼都嫌烦,如果你肯放我走,我会无比感激你,如果你想杀了我,也悉听尊便!”

    亚瑟坐到周沫的身边,强行握住周沫的手,与她十指紧紧相扣:“你为什么这么固执,明知道反抗没有任何作用的,我们的人生都刚刚开始,还有几十年的好日子要我们过,你为什么就不能随和一点,只要你听了义父的话,以后都是锦绣人生,繁花一路,而且,我......我还可以陪着你的......”

    “谁特马要你陪啊!”周沫忍了很久的怒气瞬间爆发了,扬起胳膊甩开亚瑟的手,简单粗暴的破口大骂:“你们这些人都特马的自私霸道习惯了啊!你们谁呀你们!抓住我就了不起吗?控制我的人就想控制我整个人生吗?你们这些混蛋,王八蛋都特马的给我滚,我就算死也不会让你们称心如意的!”盛少,情深不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