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4章 偷梁换柱
    “哼,我才不会像周沫那么愚蠢呢,一点儿小事情都处理不好,谁要是敢害我,我先弄死她!”苏菲菲傲娇的仰着头,兴高采烈的对杰森说:“据我所知,那个盛南平又酷又帅又有钱,哪天我去见见他,保证让他成为我的裙下之臣,时时仰慕我!”

    “对的,我的宝贝最能干,最漂亮了,无论谁看见我的宝贝,都会为你着迷的!”杰森一味宠着苏菲菲,把苏菲菲娇宠的极其狂妄自大。

    “爹地啊,不如你明天就叫盛家人过来吧,我想要看看被你们传的神乎其神的盛南平是什么样子的!”苏菲菲心急的说。

    “好,明天我就叫盛东跃过来。”杰森虽然阴狠狡诈,对这个女人却是百分百的宠爱。

    盛南平此时俊脸阴沉如水,微锁剑眉的站在办公室的落地窗前,他自责又懊恼。

    经商多年,把他从前职业化的敏锐,机警消磨掉好多,竟然没对苏菲菲这事足够重视起来。

    盛南平派人调查了苏菲菲出事的情况,先后两次事故都是有人故意制造出来的,而且手段极其狠毒,可以肯定,就是有人要害死苏菲菲,这一切都在他见过苏菲菲以后。

    盛南平在给苏菲菲和小宝做过鉴定后,基本已经否定苏菲菲就是周沫的可能性了,但有人连续这样算计苏菲菲,一定要至苏菲菲于死地,盛南平不得不细心琢磨了。

    他昨晚把关于苏菲菲近期的资料,影音视频都找了出来,发现苏菲菲在某些瞬间的言行举止和小动作跟周沫一模一样的。

    回眸一笑的眼神,紧张时不安的搅动十指,洁白的牙齿下意识的咬着嘴唇,抿唇时露出浅浅的梨涡......这些都是周沫独家所有的。

    盛南平对那个鉴定结果产生了怀疑,他必须要找到苏菲菲,再给她和小宝做一次鉴定。

    他的能量要比兰宴大很多,已经找到苏菲菲所在的医院,还有杰森的电话号码。

    盛东跃作为影视公司的负责人,代表公司给杰森打了个电话。

    杰森敢让周沫回来拍戏,自然对盛南平和盛东跃做过详细的了解,周沫一直借口头部受过伤,不能再做黑客了,这让杰森很抓狂。

    这次杰森容许周沫来帝都拍戏,第一是帮助苏菲菲打开亚洲市场,第二是想看看周沫见到盛南平等人的表现,没想到周沫被胡菱儿制造的那些绯闻逼的出了手,杰森捡到一个大便宜。

    杰森看着手机上的来电显示,眯了眯阴鸷的眼睛。

    盛南平这个男人果然是名不虚传啊!

    杰森自认他做的非常隐蔽,几乎天衣无缝了,还是被盛南平查到他和苏菲菲的所在医院了。

    “杰森先生,你好啊,我是盛氏影视集团的总裁盛东跃!”盛东跃笑着自报家门。

    “你好啊,盛总!”杰森也热情的笑着。

    “杰森先生啊,你的千金女儿在我的片场出了事情,真是很抱歉啊,不知道菲菲小姐的情况如何了?”

    “谢谢盛总的关心啊,菲菲现在的情况不太乐观,不知道后期的恢复会怎么样呢!”杰森忧心忡忡的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杰森先生,非常对不起啊,都是我们下面工作人员失职,给菲菲小姐造成了这么大的伤害,为了表达我们的歉意之情,我想到医院探望一下菲菲小姐啊!

    杰森无声的冷笑一下,看来盛南平果然对苏菲菲的身份起疑心了,不然盛东跃这样的大人物,是不会亲自来医院探望苏菲菲啊!

    “盛总啊,你的情意我心领了,但菲菲这次伤的比较重,对她的打击很大,她这几天心情特别不好,精神状态也不好,她暂时什么人都不想见啊呢!”杰森婉转的拒绝着。

    “真是让菲菲小姐受苦了,都是我们这边工作失误,我只是去看看菲菲小姐的情况,绝对不会打扰到她养伤的!”盛东跃的缠人功夫可是没谁的了。

    杰森知道盛东跃的身后就是盛南平,既然他们执意要来看苏菲菲,他越是不许他们过来,盛家兄弟越会起疑心。

    “谢谢盛总的关心,我家菲菲今天精神太差,我看看明天她什么情况,然后给盛总打电话啊!”

    “好的,那就请杰森先生好好照顾菲菲小姐吧,辛苦了,祝菲菲小姐早日恢复健康,如果明天方便,我会过去探望菲菲小姐的!”盛东跃同杰森客气几句,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盛南平就站在盛东跃的旁边,把盛东跃和杰森的交谈听的清清楚楚,他冷着脸,转头问大康,“他们所在的医院想不到办法吗?”

    大康抱歉的摇摇头,“医院里负责苏菲菲的医生和护士都是杰森从国外带过来的,病房内外都是保镖重重,窗外都没有任何观察点,这个医院和病房一定是杰森特别挑选的,我们的人根本靠近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苏菲菲送往医院的过程和最初救治的过程,调查到了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,路上许多监控点都被破坏掉了。”

    盛南平的俊脸冷厉如霜,“这件事情跟杰森一定有关系,你们加紧调查杰森,东跃明天再联系杰森,争取尽快见到苏菲菲。”

    周沫睁开眼睛的时候,发现自己躺在一个很简单干净的房子里,头上挂着点滴药水,周围静悄悄的一片死寂。

    她的头依然晕晕乎乎的,稍稍动了动身体,全身立即火辣辣的疼,疼的她额头都冒了冷汗。

    周沫沉重的呼吸着,空气中都是血腥的味道,她想自己大概快要死了。

    迷迷糊糊中,不知道过了多久,房门终于发出响声,有人走了进来,但这个人脚步很轻,无声无息如同幽灵一般。

    周沫努力睁开眼睛,看见一个身材挺拔,唇红齿白,异常阳光年轻的男人站在她的床边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明明长着一张阳光俊帅的脸,却给人一股非常诡异的感觉,宛如带着天使面具的恶魔,一股阴狠的气息笼罩着他的周身。

    周沫一看见这个男人,吓得机灵一下,猛的清醒过来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叫亚瑟,是杰森的义子之一,比周沫还小两岁,但行事却无比狠辣,带着些变态的色彩,当初就是他变着法的折磨周沫的。

    不给吃喝,不让睡觉,关禁闭空屋这些都是小意思,他还会用火烤周沫的脚心,把周沫头按进水里闷着,不许周沫去卫生间,把周沫扔进夜总会,差点被人轮了……

    他用各种下做的方法攻击周沫的心理防线,试图让周沫为杰森所用。

    周沫一看见亚瑟笑的人畜无害的脸,就想起那些无比恐怖的日子,下意识的往后面一躲,“啊!”身体突然挪动带来的巨疼让周沫惨叫一声,疼的小脸惨白。

    “啧啧啧,我可怜的沫沫姐,看看你,刚离开我几天啊,就变成了这副倒霉样子,真是太不幸了!”亚瑟笑着开口,但笑容之下的阴暗现露无疑。

    周沫虚弱的瞪了亚瑟一眼,这个小混蛋。

    亚瑟立即哈哈的笑起来,“沫沫姐姐,我一直在想念你这含情脉脉的眼神,真的很迷人!”

    明明不懂汉语的博大精深,却要不懂装懂的故意卖弄,这样的自大狂也真是没谁了!

    周沫知道自己落到了亚瑟手里,定然没有好下场了,这个死孩子整人的手段层出不穷,她一旦落入亚瑟手里,就等于掉进了地狱,周沫干脆闭上眼睛,节省点力气。

    “沫沫姐,你别睡啊,我们好久不见了,聊聊天吧!”

    “沫沫姐,你这个没良心的坏女人,我都想你了!”

    “想你妹啊!”周沫被亚瑟絮叨烦了,喘息着回了亚瑟一句。

    亚瑟眨巴着无辜的眼睛,很认真的对周沫说:“我就是想你了,不想我妹妹的!”

    跟这种变态没办法沟通!

    周沫又闭上眼睛,三秒钟后,只觉一根手指恶意的戳到她受了剑伤的地方,疼的她又痛叫一声,差点晕过去,豆大的汗水从额上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特么的有病啊!”周沫气恼愤恨的低叫一声,撑着一口气对着亚瑟喊,“我们交过手的.......你们也知道我是什么脾气.......我不愿意做的事情,谁逼我也没用......你......你回去转告你的主人,我就是死也不会遂了他的心愿......你们越逼我,我越不干......”

    周沫身体有伤,又悲又恼,说完这一串话,急促的喘息两下,眼睛一黑,就昏了过去,没来得及看清亚瑟担忧的眼神。

    “医生,医生,马上进来!”亚瑟急声大叫。

    侯在门口的医生马上跑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快点给她医治伤口,她绝对不能有事的!”亚瑟厉声吩咐医生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医生畏畏缩缩的答应着,明显非常畏惧亚瑟。

    在众人四处寻找周沫的时候,段鸿飞也没闲着,他原本派人盯着苏菲菲的,在现场帮忙搬石头救人的那几个壮实男人就是段鸿飞的人。

    在亚瑟的人带着周沫跑掉时,段鸿飞的人随后跟了过去。盛少,情深不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