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3章 动静搞大了
    “啊啊啊......哥,不好了,出大事了.......”盛东跃一边用力拍打盛南平办公室的门,一边嗷嗷叫着。

    盛南平正站在房间门口,皱了皱门,忽的一把将办公室门打开。

    一心一意用力敲门的盛东跃,随着房门打开的惯性,整个人扑了进来,踉跄的奔着坚硬的地板而去了......

    就在盛东跃堪堪要同冰冷的地面来个亲密接触时,盛南平迅捷的一出腿,脚尖一勾,将盛东跃踢带起来。

    起起伏伏间,盛东跃被弄的晕头涨脑,一脸懵逼。

    他呲牙咧嘴的勉强站稳身体,看见盛南平淡然如山般站在他旁边,盛东跃都要哭了,“哥啊,我可是你亲弟弟啊,你就算闲的手痒痒,也不能拿我开练啊,不带这么玩的啊......”

    盛南平轻哼一声,“以后别这么毛毛躁躁的,你都多大的人了,还这样咋咋呼呼的!”

    盛东跃经盛南平这样一说,马上想起了急火火赶来的目的,又没记性的窜跳到盛南平的面前,叫嚷着:“哥,出大事情了,出大事情了......”

    “好好说话!”盛南平冷厉的盯着盛东跃喋喋不休的嘴巴,好像盛东跃再敢冒出一句废话,他就要把盛东跃的嘴巴封上。

    盛东跃不敢再乱叨叨了,老老实实的说:“影视城那边出事了,演戏用的峭壁山崖崩塌了,苏菲菲被砸在下面了!”

    盛南平的眉头轻轻一跳,淡定的问,“苏菲菲被砸的怎么样?只有她一个人被砸了吗?你把当时的监控视频调出来给我看看!”

    “苏菲菲和一个男群演被砸了,在石头山崩塌之前,苏菲菲被胡菱儿用剑刺伤了,那剑本应该是把道具剑,不知道怎么就成了真的剑,还正刺到苏菲菲的胸口处,害得苏菲菲受伤跌倒在地,碎石坠落时,苏菲菲不方便逃跑,就被砸在下面了。

    那个群演只是剐蹭的轻伤,其他人都没有大碍的,现场的监控视频被人破坏掉了......”

    盛南平神色一变,厉声问盛东跃,“那天做亲自鉴定的时候,你一直守在检查室里面吗?”

    “啊......”盛东跃被吓了一跳,随后点头如捣蒜,“是啊,那天我一直守在外面的,只是中间去了趟卫生间,但很快就回来了......怎么了,哪里出问题了吗?苏菲菲是小嫂子吗?”

    盛南平冷着脸,说:“不能确定这个苏菲菲就是周沫,但苏菲菲受伤这件事情是有人蓄意而为的,看来是有人想苏菲菲死,如此一来,这件事情就值得再仔细推敲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人是谁啊?”盛东跃惶惶然的瞪大眼睛,“艾玛,这个苏菲菲不会是周沫吧?那天的鉴定结果不会有错误吧?”

    盛南平不再理会盛东跃叨咕什么,径直走到办公桌前去打电话了。

    兰宴和叶文新等人四处都找不到苏菲菲,都心急火燎的,导演徐浩东此时也知道了苏菲菲失踪的事情,更加焦急。

    在他的剧组出了这样的乱子,他觉得十分自责歉疚,同时也着急上火,他这部戏自从开拍就屡屡不顺,这次的事情又要有许多负面新闻的,搞不好这部电影就废掉了。

    众人四处都找不到苏菲菲了,兰宴急的想要报警,还算冷静的吴俊杰拦住了他,“兰宴啊,你千万不能随便报警,《御剑九天》剧组出事已经上了新闻,这件事情已经引起麻烦了。

    菲菲是公众人物,又是女孩子,突然失踪也不能随便报警,不然有些黑子又要故意乱写了,菲菲不是有个很厉害的老爸吗,我应该给她爸爸打个电话啊,或许他爸爸知道苏菲菲的在哪里呢?”

    一语惊醒梦中人!

    兰宴连忙给杰森打电话,电话打了几遍,杰森那边都是无法接通,兰宴急的连连跺脚,又打电话联系苏梅。

    苏梅的电话倒是很快接通了,兰宴张嘴就问:“阿姨啊,我义父去了哪里啊?我怎么联系不到他啊?”

    “兰宴,菲菲是不是出事了啊?我正想给你打电话呢?我听人说菲菲在片场出事了!”苏梅声音发抖,明显带着哭腔。

    “阿姨,你别着急啊,菲菲只是在片场受了些伤,但没有大碍的,我找义父有其他事情要谈,菲菲没事的。”兰宴自己急的要死,还要好言好语的安慰苏梅。

    “兰宴,你跟我说实话,菲菲是不是伤的很重啊,不然你义父不会急匆匆的飞到华国去的,你快点告诉我,菲菲到底怎么了......”苏梅在电话那边已经痛哭出声了。

    兰宴一听说杰森飞来这边了,焦急的心稍稍平和了一些,杰森既然飞过来了,证明杰森一定是知道苏菲菲在哪里的,也许是那个带走苏菲菲的人,就是杰森派来保护苏菲菲。

    “阿姨,你别哭,菲菲真的没有事情,我现在就过去看看她,你别担心,菲菲真的没事......”

    苏梅在电话那边哭的很伤心,好像她的女儿真的受了很重的伤一样。

    兰宴劝慰了苏梅半晌,苏梅终于不哭了,兰宴挂断了电话,一边等着杰森的到来,一边继续四处寻找苏菲菲。

    周沫昏昏沉沉的躺在车上,意识都有些模糊不清了。

    刚刚那个石山崩塌的场面真的把周沫吓坏了,前所未有的恐慌将她完全笼罩,她真以为自己会被石头活活砸死,或者被落下来的碎石头压死。

    周沫眼睁睁的看着巨大的石头从天而降,那一刻的恐惧和绝望飙升到极限。

    还好,她命不该死总有救的,那块大石头落在她身前不到二十厘米的地方,反倒为她遮挡住了后面不断落下的中小石块。

    就算这样,周沫身上也多处受了伤,再加上之前被胡菱儿用剑刺伤的地方,身体大量失血,周沫整个人都不好了。

    周沫知道杰森不会轻易放过她,但没想到杰森手段这样狠毒,竟然想弄死她。

    一想到杰森想要杀了她,恐惧再次排山倒海的席卷而来,周沫不是英勇无畏的女战士,她真的很害怕死,更害怕像之前那样巨石迎头落下的感觉。

    周沫不知道自己得罪了谁,这两年来经常处于生死一线间。

    她觉得很难受,一会儿像被放在火上烧,热的她抓心挠肝的,一会像被放进冰窟窿里,冻得她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周沫感觉像要死了一样的难受,她希望有人来救救她,哪怕给她一点儿水喝也好,可是车子一直向前开,车上的人并没有送她去医院的意思。

    她实在坚持不住了,眼前一黑,彻底的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在苏菲菲失踪十多个小时之后,兰宴终于打通了杰森的电话,“义父,你来华国了,你知道菲菲在哪里吗?”

    杰森声音沉沉的说:“菲菲现在跟我在一起,她受了很重的伤,她在我朋友的私人医院治疗。”

    “义父,你朋友的医院在哪里啊?我可以过去看她吗?”兰宴俊脸上都是焦虑,漂亮的嘴唇上都起了泡。

    “菲菲暂时没有生命危险的,但她......她的脊椎骨被石头砸中了,恐怕......唉,兰宴啊,你也知道菲菲对你的看重,她不想你看见她这副模样,你暂时先不要过来了......”杰森重重的叹了口气,充满了做父亲的无奈和痛苦。

    “义父,菲菲在这个时候定然更加需要我,让我去看看她吧,无论她什么样子我都不会嫌弃她的......”兰宴在这几个月中,深深爱上了由周沫扮演的苏菲菲,他此时说的话也是肺腑之言,即使周沫残了,瘫了,他也愿意跟周沫在一起的。

    “兰宴啊,在菲菲遇难的时候,你能说出这样的话来,义父很开心,菲菲睡着了,等下她醒过来,我同她商量一下,看看她是否同意你过来,你也知道菲菲的脾气,我不敢随便给他做主的!”阴狠的杰森,说起宝贝女儿苏菲菲时,语气中都是宠溺。

    “好,义父,我会一直等着你的电话。”兰宴终于得到了苏菲菲的消息,挂断电话,重重的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苏菲菲就坐在杰森的身体,见杰森挂断了电话,立即抗议的大叫,“爹地啊,你为什么不让兰宴哥哥来看我,我很想念他了,我要见兰宴哥哥,我要见兰宴哥哥啊......”

    “宝贝,你不要着急吗,这里有句俗语,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啊!”杰森宠溺的摸摸苏菲菲的头,“周沫在这次事故中受了很重的伤,胸口还被人刺了一剑,周沫的情况非常不好,而你现在的气色很棒的,如果让兰宴现在来见,他一定会看出端倪的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,你们下面的人是怎么办事的,不知道我急着见兰宴哥哥吗,干嘛还要把周沫伤的那么重啊,耽误我见兰宴哥哥了......”苏菲菲刁蛮的大吵大叫。

    杰森眯了眯眼睛,“不是我派人用剑伤的周沫,是另外有人要害周沫的,今天我们双方齐齐动手加害周沫,动静搞得有些大了,大概会引起盛南平的注意。

    你做回真的苏菲菲后,一定要小心了,小心有人会害你,小心应付盛南平,盛南平可不是普通人呢!”盛少,情深不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