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1章 生别离
    宏达网游公司经理很快给周沫回了话,要请周沫见面详细谈谈合作的事情。

    三年前这个熊宝寻亲的网络游戏实在太火爆了,随后推出同款的各种儿童衣服,玩具也是大卖特卖。

    按照网游惯例,这么火爆的游戏是要推出续集的,但随着飞驰网游公司的倒闭,没有续集再推出了。

    当然,后来也有人做过后续的游戏设计,但都有狗尾续貂之嫌,都没有周沫设计的这个熨帖,这款有些与《熊宝寻母记1》简直是最完美的结合。

    周沫告诉经理,她的人在国外,他们可以在网上签约,她这款游戏的售价很低,收取的第一笔定金也很少,只希望这款软件可以快速发行到市场上面。

    宏达网游经理没想到还有这样的好事,立即答应下来,会用最短的时间为游戏包装,推广到市场上。

    周沫做完了这件事情,又把自己手头的东西整理了一下,其实也没有什么东西是属于她的,这里所有东西都是苏菲菲,唯有一枚结婚戒指是她自己的。

    看着晶莹璀璨的结婚钻戒,周沫重重的叹息了一声。

    她和盛南平在一起,没有一场正式的婚礼,没有一个喜庆的仪式,从一开始就是为了利益和算计,这也许就是他们悲剧收场的写照了。

    在她被盛南平由南国接回来后,盛南平亲自挑了这枚钻戒送给她,这是盛南平对她做的最有诚意的事情。

    周沫很喜欢这枚钻戒,时时刻刻带着,被盛南平追杀那天也带着,这枚戒指随着她死里逃生,一直带到了国外,跟着她受苦受难。

    这枚钻戒被压在周沫首饰盒子的最下面,她轻易都不敢拿出来看的。

    想着眼前的生活可能马上就要被颠覆了,她的命运将走向另一个完全未知的方向,周沫再次把钻戒拿了出来,看着这枚钻戒,不尽的唏嘘在心头。

    周沫这次回国,最大的目的就是见小宝和雪儿,她不知道盛南平现在对她是什么想法了,不知道盛南平是不是还想杀掉她,她不敢贸然到盛南平面前去认亲,她的自尊心也不容许她主动跑到盛南平面前去认亲。

    事到如今,她更不可能到盛南平面前去认亲了,周沫闭了闭眼睛,把钻戒压倒了化妆盒的最下面。

    送给周沫钻戒的男人此时并不好过,他陪着两个孩子在他们自家建立的大型儿童娱乐城玩呢。

    盛南平不管多忙,每周都要分出一部分时间来陪小宝和雪儿的,尤其在雪儿和小宝那次出了意外后。

    小宝和雪儿在娱乐城里玩着,小宝一直陪在雪儿身边,像个小守护神一样照看着妹妹。

    自从周沫离开后,小宝变得越发懂事,乖巧的令人心疼,他从来不会向盛南平问询周沫的去向,也不会跟任何人提起妈妈。

    小宝学习,生活方面完全不用盛南平操心的,而且还会主动陪着雪儿,照顾雪儿。

    雪儿已经两岁多了,一张小脸明眸皓齿,肌肤胜雪,笑起来嘴角两个小酒窝特别娇俏,只看一眼,就会让人禁不住心生怜爱。

    无论谁见了雪儿,都会喜欢的不得了,都会惊讶于这个孩子的漂亮。

    盛南平比谁都喜欢雪儿,但他不太敢看雪儿的脸,因为雪儿跟周沫长的实在太像了。

    每当看见雪儿酷似周沫的脸,盛南平就会越发想念周沫,越发的愧疚,自责,犹如江水,滔滔不绝。

    向来精力充沛,身强体壮的盛南平今天觉得非常疲惫,体内所有的忍耐都好似达到了限度。

    今早那个鉴定结果实在太打击人了,盛南平向来对自己的感觉很笃定的,但这次他的感觉竟然错了,苏菲菲不是周沫。

    一想到这个结果,盛南平就有种喘不过气的窒息感,如同被人打了一闷棍,他靠在休息区的椅子上,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穿着一身轻便衣服的费丽莎,端着一杯果汁往盛南平这边走来,妩媚风情的气息从她艳光四射的眼角眉梢散发出来,引得周围的人对她一阵侧目。

    费丽莎见盛南平好像睡着了,她放缓脚步,慢慢的来到盛南平的身边,看着盛南平憔悴的脸色,眼角处多出的几丝疲倦的纹路。

    她知道,只有一件事情可以把生龙活虎的盛南平折腾成这样。

    但她却要千方百计的阻止盛南平去揭开真相。

    两年了,她一直跟在盛南平身边,尽心尽力的照顾盛南平,费尽心机的讨好两个孩子,凭什么那个死女人一回来,就把她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一切化为乌有。

    费丽莎痴迷的盯着盛南平,他的脸颊,他的薄唇,他的喉结、他衬衫下面隐隐显现的健硕肌肤......

    这些都是她的,她宁可死,也不愿意失去盛南平。

    费丽莎看着盛南平的眼神越来越热,颤颤地伸出手,想要摸上盛南平的脸颊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盛南平将眼睛睁开了,精光毕露。

    费丽莎被吓得一抖,立即把手收回来,镇定的对盛南平笑着:“你昨晚没有睡好吧,去休息室躺会吧,我会照顾两个孩子的。”

    自从费丽莎在那次意外中救下两个孩子,她跟这两个孩子就走的很近,尤其跟雪儿更为亲厚。

    周沫离开时,雪儿还小,压根不记得周沫的样子,很容易就接受了蓄意对她好的费丽莎,对费丽莎特别的依赖,几乎把费丽莎当做妈妈一样看。

    盛南平眉目沉郁,神色微敛,对着费丽莎摇摇头,声音涩哑的说:“你回去,我会照看两个孩子的。”

    费丽莎艳丽至极的面孔有些发僵,讪讪的笑笑,“好,那我回去了。”她在盛南平面前收敛一切强悍的脾气和光芒,俯首垂眉的做个小女人。

    一坐到自己的车子里,费丽莎立即变了脸,俏脸阴鸷骇人,她抓起电话打给解斌,“马上想办法,把那个女人解决掉。”

    解斌迟疑了一下,劝说着费丽莎,“这件事情你最好不要冲动,老大已经注意上那个女人了,她还是公众人物,如果她在这个时候出了事情,恐怕会......”

    “别特么的废话了,让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!”费丽莎瞬间爆发了,声音尖厉。

    突然出现的周沫真的把费丽莎吓到了,她绝对不能让周沫活着,绝对不能让盛南平找到周沫。

    那天胡菱儿给费丽莎打了电话,费丽莎就预感到大事不妙,匆匆赶到医院,正看见医生给周沫抽了血,准备派人回家取小宝的血样。

    之前有人黑了胡菱儿的电脑,费丽莎就怀疑苏菲菲可能与周沫有关系,因为手段如此高明的黑客并不多见。

    此时盛南平吩咐人给苏菲菲和小宝做亲子鉴定,费丽莎越发肯定这个人是周沫了。

    她没有时间多做调查,只想着绝对不能让盛南平和周沫相认。

    费丽莎铤而走险,黑了医院的电脑系统,在dna鉴定最后出结果的时候,黑了电脑,篡改了真正的鉴定结果。

    看着今天盛南平的神色,一定不会轻易放弃这件事情的,她必须抢在盛南平前面动手,永除后患!

    周沫睡足了觉,第二天起的很早,她换好衣服后,不等兰宴来找她,提前出门了。

    坐上车子,周沫告诉了司机一个地址,“先开车去这个地方。”

    叶文新奇怪的看了看周沫,动动嘴,终究没有问为什么。

    车子停在一所贵族幼儿园的门口,幼儿园门口不时有豪车出入,都是来送孩子上学的,送孩子的车子停下后,家长们把孩子从车上抱下来,送到幼儿园里面去。

    周沫眼睛睁得大大的,定定的盯着每一辆车子,期盼可以在这里见上小宝一面。时间一分一秒无比缓慢的过去,周沫望眼欲穿一般……

    终于,盛家的车子来了,周沫整个人都紧张起来,手不由自主的攥成了拳。

    几个黑衣保镖先下了车子,保姆带着小宝随后下了车子。

    两年不见,小宝长高了很多,背着书包,小脸绷着又酷又萌。

    在看见小宝的第一眼,炙烫豆大的眼泪就由周沫的眼里落了下来,那是她的孩子啊,她的宝贝…...

    周沫的手不由自主的伸向车门,下一秒就要打开车门冲下去,叶文新一把拽住周沫,重重的叫着:“菲菲,菲菲......”

    “啊!”周沫激灵一下醒了过来,对啊,她现在的身份是苏菲菲,她的脸是苏菲菲,就算她出现在小宝面前,小宝也不知道她是谁的。

    她失魂落魄的收回手,流着眼泪看着小宝往幼儿园里面走去,转眼就消失在她的视线里。

    小宝啊......

    周沫整个人像要崩溃了一样,再也忍不住了,双手捂着脸,控制不住的嚎啕痛哭起来。

    至此,叶文新多少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了,她的眼睛跟着变红了,哽咽的吩咐司机,“开车吧,去影视城。”

    痛莫痛兮生别离,周沫哭的越发伤心,这辈子,她恐怕再也见不到小宝了......盛少,情深不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