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0章 再做鉴定
    胡菱儿的声音不大不小,正好周沫这边可以听见,“表姐啊,你今天不是和盛总去郊游吗?怎么有空给我打电话啊?”

    周沫如同被一根阵刺到了一样,所有神经都绷紧了。

    “呵,盛总对你还真体贴啊,因为你不舒服就取消郊游了,那你们现在在干什么呢?浮生偷得半日闲啊!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周沫只觉得心幽幽地下坠,嗓子里塞了什么东西似得,有种窒息的难受。

    她还在幻想什么呢?

    盛南平两年前就狠心的要杀了她,两年后又怎么可能四处寻找她呢?

    她真是够蠢,够笨,够痴情,死不悔改。

    周沫没办法再坐在这里,她起身去洗手间,站着洗手间里,周沫一抬头,看见镜子里一张灰白无神的脸,她真想狠狠的扇自己两个耳光。

    真是愚蠢到爆的女人!

    从东半球流亡到西半球,从西半球又回到东半球,生死逃亡两年多,心里面装的还是那个要杀她的男人......

    自生命里那一场浩劫之后,没有哪个时刻周沫像此刻这样痛苦,绝望,难过.......

    她额上的血管都不住的跳动,小手攥成了拳头,又慢慢的放开。

    周沫走出洗手间,直接去跟导演请了假,她的伤口裂开了,需要半天的时间复原。

    她乘车出了影视城,没有看见在影视城入口处站着一些人,这些人中有抹挺拔高大的身影。

    段鸿飞带着帽子,墨镜,身边跟着几个保镖,很有大明星的气派,他这伙人的架势在影视城里很常见,所以并没有引起其他人的注意。

    今天一大早赶到帝都的段鸿飞,一刻不停的找机会来见这个苏菲菲,终于在片场见到了传说中的苏菲菲。

    周沫今天受了很大的打击,明显的不再状态,言行举止都没有办法再模仿苏菲菲,自然而来的流露出她原本的气息。

    她同兰宴对戏时空茫的眼神,她被导演喊停时歉意的表情,她从洗手间走出来时的黯然神伤,尤其是那双灵动的,澄澈的,欲语还休的大眼睛......

    段鸿飞定定的注视着这一切,他敏锐的神经被苏菲菲身上流露出的周沫式气息牢牢的抓住了。

    喧闹混乱的影视城都成了一片虚无,空气中仿佛有无数只触手倾巢而出,段鸿飞眼里,心里全是周沫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,真是太熟悉了!太熟悉了!

    激动,兴奋排山倒海般在段鸿飞的身体里汹涌澎湃,他潋滟的凤眸里迸发出前所未有的光芒。

    段鸿飞无法描述自己看到的一切,明明是一张美艳陌生的脸,他却在那上面看到了周沫的影子,他怎么都无法将这个女人同周沫区分开。

    他痴痴傻傻的,好像做梦般一般深深的注视着周沫,表情中透着不可言说的渴慕,不由自主的迈步往周沫的方向走去......

    机警的扎蓬受了查秀波的嘱咐,时刻盯着段鸿飞呢,他一见段鸿飞神不守舍的样子,立即抓住段鸿飞的胳膊,“少爷,冷静点,现在还不能确定她是周沫小姐,我们都不能轻举妄动的!”

    段鸿飞这才猛然惊醒,站住脚,现在这个场面确实不适合认亲,而且还有很多疑问待解!

    如果这个女人真是周沫,她为什么不联系他?为什么这么久藏身不露?为什么要改头换面啊?

    是小丫头受到什么人的威胁了?还是另有隐情?

    看着周沫脸色苍白的上车离开,段鸿飞很是关心,吩咐下属,“马上跟着她,调查一下她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有两个下属答应一声离开了。

    “我们去这个女人住的酒店,我要去见见她。”段鸿飞大步往他的车上走,他要跟这个苏菲菲交锋一下,近距离的辨别一下真伪。

    “少爷,我们的人调查到了,盛南平昨晚确实做了亲子鉴定,鉴定结果今天早晨三点多就出来了,但盛南平并没有来找这个苏菲菲,今天带着孩子去娱乐城玩了!”扎蓬小心的提醒段鸿飞。

    “如果这个苏菲菲是周小姐,盛南平一定会来找她的,想必结果她不是他孩子的妈妈......”

    “那又怎样?”段小爷可是个不走寻常路的主,他双眸微眯,勾着唇一笑,“我干嘛要苟同盛南平的做法啊,他认为不是的,我偏认为是,不可以吗?”

    扎蓬捏了捏眉心,一脸无力,“当然可以,小爷你说的对!”谁敢忤逆您小爷的想法啊,一言不合就开揍!

    他太了解段鸿飞与众不同的脑回路了,这世上大概只有周沫敢同段鸿飞呛茬吵!

    段鸿飞听着扎蓬的附和,一下就开心了,觉得这个苏菲菲就是周沫了,他觉得乱七八糟的片场都美丽起来,因为周沫在这里工作过。

    他微微往上扶一下帽子,四处环顾,阳光之下,一张倾城绝色的脸庞露了出来。

    胡菱儿拍完了两场戏,准备到影视城外面吃饭,正带着助理,化妆师呼呼啦啦的往外面走,一群人正看见了段鸿飞,不由都惊艳的张大了嘴巴。

    “word妈啊,这个男人真帅啊?是新来的角吗?”

    “天哪噜,真是帅的壕无人性,我以前怎么没有注意过这个人啊!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胡菱儿看着段鸿飞也是双眼放光,这个男人真是俊帅出了新高度,比她的男神盛东跃还要俊美,她忍不住挺胸抬头,步似莲花的迎着段鸿飞的目光走来。

    段鸿飞看着这堆花痴女轻轻哼了一声,这些人都庆幸周沫还活着吧,不然他定然会拿她们泄愤,想出花样戏耍她们,不杀了她们也剥她们一层皮!

    他将帽檐一压,悠悠然的上车离开了。

    扎蓬看着段鸿飞一脸喜色,完全沉浸在找到周沫的感觉当中,他的嘴角轻轻抽了抽。

    少爷这两年活的太辛苦,思念周小姐几乎疯狂,以至于此时此刻不肯接受盛南平那边的鉴定结果,自欺欺人的认定这个苏菲菲就是周小姐,简直是走火入魔了一般。

    扎蓬虽然知道段鸿飞脾气乖戾,但他受命于查秀波,必须时刻提点着段鸿飞。

    他小心翼翼的对段鸿飞说:“少爷啊,这个苏菲菲不是周小姐啊,你还是不要去见她了吧!”

    段鸿飞漂亮的凤眸里立即寒气四溢,冷冷的睨了扎蓬一眼,“她不是周沫我也喜欢,我就去见她,怎么地?”

    扎蓬被噎得半死,弱弱地轻咳了一声,“如果真的周小姐回来了,知道你喜欢上了这个苏菲菲,恐怕是要伤心的,怕是会再不理睬你了……”

    他跟随段鸿飞多年,还是知道段鸿飞最在意什么的。

    果然,段鸿飞收起了嚣张,亢奋的表情,眉宇间浮动起阴鸷烦躁之色。

    “少爷啊,你应该知道盛南平的行事作风,如果这个女人是周沫,他那边早来抢人了,我们还是去大马,查女士今天也去那边......”

    “我为毛要跟风盛南平啊?我为毛要去大马找查女士啊?”段鸿飞立即炸开了,咬着牙根发狠,“我不相信盛南平那边的鉴定结果,定然是盛南平在耍花招,他就怕我知道这个苏菲菲是周沫!

    你马上吩咐人,想办法再做几次亲子鉴定,什么时候鉴定出正确的结果来,什么时候算完!”

    啥叫什么时候鉴定出正确的结果什么时候算完啊?

    您少爷的意思是必须把这个女人鉴定成周沫呗!

    扎蓬的脸都绿了,但看着段鸿飞一副要发疯的样子,扎蓬没敢说什么,连忙吩咐人去想办法运作这件事情。

    周沫回到酒店里,洗过澡就躺在床上,还没来得及感怀忧伤,困意就席卷而来。

    不再有期待,不再有激动,心就平静了,昨晚一夜没有睡觉的她,今天要好好睡一觉。

    在梦里,周沫再一次梦见了小宝,梦见了雪儿,甚至梦见了姐姐周程程......

    她只是远远的看着小宝和雪儿,看着姐姐,他们与她擦肩而过,他们说说笑笑,完全把她当做陌生人......

    周沫哭着从梦中醒来,枕头上都是湿凉一片。

    她总是不愿意相信盛南平会如此的狠心,可是事实一次次的抽她的大嘴巴,残忍的告诉她,盛南平就是这样狠心的人。

    周沫不再对盛南平抱有任何希望了,而她可以与小宝和雪儿团聚的时间也变得遥遥无期了。

    她想到从前和小宝的约定,她要每年为小宝设计一款游戏,一直陪着小宝长大,即使她不在小宝身边,这些游戏就像她一样,一直陪在小宝的身边。

    其实周沫一直记得和小宝的约定,之前她被杰森看的死,没有机会进行设计,她开始做苏菲菲的替身后,就偷偷设计《熊宝寻母记2》了。

    周沫以为她有机会亲自把这游戏交给小宝,现在看来是不能够了。

    她回到帝都后了解过飞驰网游公司的情况,知道随着乐盛的乐华公司倒闭,隶属于乐华公司的飞驰网游也完蛋了。

    周沫虚拟了个身份,联系了另外一家网游公司经理,把她的《熊宝寻母记2》发了过去。盛少,情深不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