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39章 诡异的结果
    查秀波知道这事一旦被段鸿飞发觉了,段鸿飞一定会全力以赴,刨根究底,她只能告诉段鸿飞,“盛南平在准备做亲自鉴定!”

    我勒了个去,盛南平这先机抢占的,可不是一点儿半点儿了!

    “他......他鉴定出结果了吗?”段鸿飞立即心跳如雷,满目期待的看着查秀波。

    “他们那边刚刚准备做鉴定。”

    段鸿飞马上转头吩咐扎蓬,“准备飞机,我马上去帝都。”

    扎蓬看了查秀波一眼,查秀波对着扎蓬微一点儿头,扎蓬马上去准备了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谁要敢阻拦段鸿飞去寻找周沫,那是找死!

    四个多小时了,盛东跃一直守着专家给周沫和小宝做亲自鉴定,想到马上就要出结果了,盛东跃的小心脏啊,狂跳不已。

    周沫回到酒店里,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,身心疲惫的连翻身的力气都没有,她很想马上入睡,可神经仍在兴奋地跳跃着。

    这个晚上给周沫带来的冲击和刺激实在太大了,她忍不住的想着和盛南平见面的每个细节,想着盛南平接下来会怎么做......

    周沫清楚盛南平的手段,盛南平喜欢最直接,最与效益的办事方法,今晚趁着她生病住院,盛南平那边该做的大概都会做了。

    也许现在那边就在给她和两个孩子做亲子鉴定呢,明天等待她的将是什么?

    再次无情的驱赶,碾杀?

    还是带着孩子来寻亲?

    大家都说盛南平已经和费丽莎在一起了,看着胡菱儿的嚣张劲,这个传言大概是真的。

    有了费丽莎,盛南平自然不会再来寻妻了,但是还有两个孩子呢?

    周沫纠结的要死,心中又是期待,又是担忧,不知道盛南平会怎么做?

    周沫不是傻子,她也会为自己谋划出路的。

    她这次迫不得已黑了胡菱儿的电脑,知道会引来继父杰森和盛南平的注意,贪婪阴狠的杰森必定会再次威压她,她要靠盛南平来解救她,对抗杰森。

    还有四个小时天就亮了,不知道会怎样呢?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盛东跃终于等到了激动人心的一刻,嗷!要不要这么重大啊!

    他心跳加快,都快心肌梗了,他就不明白了,这么重要的时刻,他哥为毛回家睡觉,为毛让他自己守在这里啊!

    盛南平没有坚守在医院,也没有回家睡觉,而是坐立不安的呆在办公室里。

    今晚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了,盛南平站在办公室的落地窗前,一支接一支的吸烟。

    一想到马上会出来的结果,向来强悍的无坚不摧的盛南平,都快被折磨得神经衰弱了。

    他没有去医院,是因为不敢。

    这世上还有盛南平害怕的东西,这话说出去,恐怕没有人会相信的。

    貌似周沫的苏菲菲,对盛南平来讲,就是遇到了浮木的溺水者,这是他的全部希望,他真的很害怕再次陷入那种黑暗,绝望,窒息的生活里。

    盛南平看看腕表,估计时间差不多了,心急如焚的他正想给盛东跃打个电话。

    “咚咚咚……”办公室外面终于响起了敲门声,听着就具有盛东跃的特色,非常急促。

    “进来。”盛南平招呼一声。

    盛东跃怀抱黑色公文包,神色忐忑,惶惶然的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盛南平一看盛东跃的表情,心倏然就沉了下去,锐利的目光落在盛东跃怀里的公文包上。

    盛东跃瘪着嘴,神色沮丧的把公文包放在盛南平面前,吭吭哧哧的说:“哥,鉴定结果出来了,这个苏菲菲她......”

    “咔擦”一声令人心颤的瓷器破碎声,在寂静的办公室突兀响起。

    盛东跃眼睁睁看着他亲哥无比凶残的把手里的茶杯给生生捏碎了……那么名贵厚重的茶杯啊……就被他哥用手捏碎了……

    茶杯被捏的四分五裂,茶水混着血水顺着盛南平的手缝间流了出来,盛南平冷硬的脸一点儿疼的意思都没有......

    盛东跃抿了抿嘴,喉结上下动了动......

    妈呀……他亲哥这个样子实在太吓淫了……

    “哥,你的手......要不要叫医生......”盛东跃哆哆嗦嗦的问。

    盛南平看向盛东跃的眸光一寒,整间办公室好像数九寒冬。

    盛东跃不敢再提叫医生的事情了,他胆战心惊的看着盛南平,“哥,这个是结果,如果没什么事情.......我......先出去了.......”

    他真是吓坏了,他这个哥哥狠起来真会六亲不认的,他怕他哥一手将他的脖子捏断了。

    盛南平微微点点头,盛东跃立即光速窜了出去。

    偌大的办公室重新回归安静,盛南平甩掉手上的碎茶杯,盯着面前的黑公文包,脸上风云变幻,只是一小会儿,闪过无数复杂的神色。

    良久后,盛南平才慢慢的打开黑包,拿出里面的报告单子,“......dna对比检测,化验者之间并没有亲子关系......”

    盛东跃听话的做了三份鉴定,鉴定结果都是一样的,女演员苏菲菲和小宝并没有亲子关系!!!

    怎么会这样呢?

    这个女人的神态,举止那么像周沫,尤其那双清澈,灵动的眼睛,跟周沫就是一模一样的, 她怎么会不是周沫呢!!!

    盛南平刚刚燃气的希望和喜悦,仿佛被人迎头浇了一盆子冷水,整个人再次跌入到深渊当中了......

    无论多少猜测,推理,感觉,最后都要以科学的鉴定结果为依据,纵然盛南平觉得这个苏菲菲就是周沫,但事实证明,苏菲菲就是苏菲菲,与他的妻子毫无关系。

    盛南平仰头靠在沙发上,大手遮住了眼睛,两道银色的水线无声无息的从他的指逢中缓缓沁了出来,落进鬓角的黑发中消失不见了。

    呵,他自己都没想到,活到这个刀枪不入,心如钢铁的份上,他竟然还会流眼泪!

    盛南平此时的感觉,如同再一次失去周沫,再一次经历当初的生离死别般,心绞痛如割......

    盛南平的心里又痛苦,又悲哀,他以为上苍可怜他,看在两个孩子的份上肯给他一个弥补错误的机会,但现在看来是他作恶太多了!

    自作孽,不可活啊!

    盛南平只觉得深深的疲惫,好像疲惫得连呼吸都是一种奢侈,他觉得他人生的辉煌灿烂,锦绣前程都没有任何意义了。

    周沫这一夜辗转反侧,到天亮的时候才睡着了,她睡的正香,门铃突然响了起来,周沫一激灵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一定是盛南平来找她!

    一定是盛南平给她和小宝做了亲子鉴定,现在过来找她了!

    睡的有些迷糊的周沫被一阵狂喜袭击,都没来得及仔细想想,从床上迅速的爬起来,鞋子都顾不得穿,晕头转向的就往房间门口跑。

    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,她是有多么盼望盛南平能来寻她,而不是像当初那些无情的追杀她!

    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,她还如此火热深刻的爱着盛南平,比她自己想的更加渴望与盛南平团聚!

    周沫都没有看门镜,忽的一把将房门打开。

    “早晨好,菲菲!”房门外站着神清气爽,高大俊伟的兰宴,手里拿着一捧绚烂的向日葵。

    “啊......”周沫完全愣住了,她的盛南平呢,怎么变成了兰宴啊?

    她以为自己是在做梦,努力眨眨眼睛,才确定眼前的人是兰宴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样啊?还难受吗?我跟导演给你请了假,你今天可以不去剧组了......”

    在兰宴关切的声音中,周沫整个人都是僵的,思绪有些混乱。

    “菲菲?”兰宴的语调微微上扬,他看出周沫的不在状态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......”周沫忽然觉得嗓子莫名地痒痒的,鼻子发酸,“我已经好的差不多了,等下就去剧组……”

    “导演已经准你假了,你可以留在酒店休息的。”兰宴亲昵的伸手拍拍周沫的肩膀。

    周沫深吸一口气,才控制住要掉下来的眼泪,“因为我,剧组已经耽误拍摄了,我等下就过去,现在就去换衣服。”说完话,周沫抬手就关上了门,把大影帝隔绝在房门外面。

    她在房门口怔怔的站了几秒,看了看时间,早晨八点钟。

    也许这个时候医生都没有上班呢,鉴定结果没有出来,也许盛南平他们没有看出现在的她像原来的她,也许盛南平他们没有去做亲自鉴定......

    周沫摇摇头,她不能再想了,越想心越乱,她大概需要再等等!

    周沫心事重重的开始洗漱,换衣服,到片场的时候已经九点半钟了。

    她上午跟兰宴有场对手戏,他们两个向来默契,镜头基本一遍就过,结果今天周沫被导演喊了几次停。

    “菲菲啊,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,先休息一下吧!”导演委婉的提醒周沫。

    周沫很歉意的对导演点点头,“对不起啊,我先休息一下。”

    她走到一旁休息,胡菱儿也坐在不远处候场,周沫刚坐下喝了口水,胡菱儿那边就接听了一个电话。盛少,情深不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