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38章 他为她自杀
    t国。

    一队镶金带银的大象队伍慢慢的走到载歌载舞的大街上,一头比普通大象大很多的大白象威风凛凛走在象群的最前面。

    大白象背上是色彩艳丽的锦缎垫子,四周以金丝、银丝编成长长的流苏,上面坠着各种铃铛,随着大象的走动,发出悦耳的声响。

    漂亮的大白象上端坐着一个男人,这个男人身形伟岸,脸上带着银光闪闪的面具,穿着冰丝短袖,露出壮硕的双臂,乌发的头发剪得极短,右耳上带着一只白金镶嵌宝石的耳坠,在阳光下光彩夺目。

    一看见这个男子坐着大白象来了,所有人的年轻女子都激动起来,疯狂尖叫,“啊啊啊......段公子来了,段公子来了!!!”

    “段公子,段鸿飞,我们爱你!!!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段鸿飞喝停白象,抬手慢慢揭下冷硬的白金面具,露出了他那张颠倒众生,绝世倾城,雌雄莫辩的脸。

    他对着周围的女人轻轻的一笑,凤眸潋滟生姿,透着一种异样的妖冶和阴鸷。

    四周一下静了,大家都失魂落魄般看着段鸿飞,随后,更加疯狂的喊叫声爆发出来,“啊......段公子,我爱你,我爱你!”

    “段公子,我的神,我要嫁给你......”

    “段公子......”

    周围那些女人更加癫狂起来,一个个全都嘶声力竭的叫着往前挤,场面都有些控制不住了。

    段鸿飞冷冷一笑,催动大象,也不管这些人挤的你死我活,带着大象群横冲直撞的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“大家让开点,小心点,不要被大象踩到了!”扎蓬叹了口气,立即带着下属维持现场,提醒这些疯狂的迷妹们快点闪开了。

    段鸿飞一回到家里,就看见查秀波冷着脸坐在客厅里,他懒洋洋的打了声招呼,“姑姑!”然后迈步就往楼上走。

    “你站住!”查秀波低喝一声,吓得屋内外的下属佣人都一缩脖子。

    段鸿飞倒是一副蛮不在乎的样子,微微仰着头,“怎么了?又有什么事情啊?”

    “你今天闹的那一出,害得十九个人住进了医院,有十七个是被挤踩弄伤的,有两个直接晕过去了!”

    “那关我什么事啊?我也没有踩她们,也没有让她们晕过去!”段鸿飞无比好笑的样子,随后冷哼一声,“将她们都踩死才好!”

    查秀波叱咤风云了半辈子,唯一管不了的就是段鸿飞,她气得全身都哆嗦了,几乎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她闭上眼,再睁开,狠狠的说:“你是不是希望全世界的人都死了,像周沫一样,或者全世界的人都痛不欲生,就像你一样!

    你今天这样闪亮出场是故意的,你是故意引起人群骚动的, 就像你前段时间聚众开篝火晚会,之后变成了火灾现场!还有你之前蓄意做的很多图谋人性命的事情!

    段鸿飞,你已经疯了两年了,你还要疯多久啊!你还要多久才能变成正常人啊?你还要我跟你操心多久啊?你知不知道,这件事情惊动了政府!

    我告诉你,周沫已经死了,周沫早就死了,不管你怎么闹,怎么疯,周沫都活不过来了!!!”

    段鸿飞好像被人当头揍了一棒子,先是愣了愣,随后瞪大了眼睛,两柄眼刀好似要把查秀波给剁了,咬牙切齿的说:“对,我就是希望所有人都死了,所有人都不幸福,我想要全世界的人都像周沫一样痛苦,我就是故意的,那又怎么样!

    我也告诉你,我是不准备久活的,这两年我只不过是在等周沫的消息,既然你也说周沫死了,那我活着也没什么意思了......”

    段鸿飞身上的愤恨,尖锐,阴鸷,慢慢化作了一片空洞茫然,万念俱灰,真像是马上就要去死了一样!

    查秀波心里咯噔一下,暗骂自己今天冲动了,明知道段鸿飞这两年癫狂任性,为了周沫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,她怎么能再逼他!

    她放缓了语气,低声对段鸿飞说:“今天的事情就算了,我会应付上面的过问,这几天外面热,你尽量别出门了啊......”

    段鸿飞对着查秀波笑了,笑得春风拂面,“都到这个时候,你还跟我说什么热不热,冷不冷的!

    我现在这样活着痛苦,又连累你,我决定去找周沫了,你还年轻,还可以再生一个......”

    “你闭嘴!!!”查秀波又气又悲,铁娘子一样的她此时也满眼热泪,“飞啊,你怎么就这样执迷不悟,如果周沫......她也一定希望你快乐的活着,好好的活着的......”

    “我干嘛要顺了她的希望啊!”段鸿飞立即暴跳如雷一般,大声叫嚷着:“那个没心没肺的死丫头,她说走就走了,压根不管我的感受,我干嘛还要顺了她的希望啊......她希望我好好活着,我偏要死给她看......”

    段鸿飞越说越激愤,伸手就往腰间摸去,很利落的掏出了枪......

    查秀波吓得脸色发白,跟着段鸿飞的几个保镖立即往段鸿飞身边跑去,但段鸿飞动作迅捷,已经把枪举了起来!!!

    “周沫还活着!飞儿,你别乱来,我一直欺瞒着你呢,周沫还活着呢!!!”查秀波看着段鸿飞拿枪对准了他的脑袋,她吓得魂飞魄散,把紧紧藏在心底的秘密大声喊了出来。

    段鸿飞真的想死了,他真的活够了,没有周沫的世界里,他觉得了无生趣,活的一点儿希望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就在他手指要扣动扳机时,查秀波的一声大喊成了定身咒语,段鸿飞一下子住了手。

    段鸿飞想到查秀波可能在用缓兵之计,但他实在太想知道周沫的消息,依然举着枪,对着头,以少有的严肃口吻问:“你说的是真话吗?周沫到底在哪里?”

    在周沫消失的这两年里,段鸿飞派出无数人手,花费了大量物力财力寻找周沫,但没有得到周沫任何消息。

    他为人狡猾,在盛南平的身边也安排了人盯着,他知道盛南平也在寻找周沫,如果盛南平那边有关于周沫的消息,他会马上得到的。

    但段鸿飞再怎么精明,还是斗不过老谋深算的查秀波,更何况跟在段鸿飞身边的人都是查秀波一手培养出来的精英,段鸿飞无论做什么事情,都瞒不过查秀波的。

    两年前,查秀波在周沫的帮助下,已经扫平敌对势力,现在稳坐t国金甲商人第一把交椅,商政军三方都有她的死党,周沫在她眼里已经没有任何利用价值了。

    周沫一旦失去利用价值,就不再是段鸿飞妻子的优先人选了,对于查秀波来讲,周沫失踪的正是时候。

    查秀波想周沫死就死了,她以为时间是良药,一定会医治好段鸿飞这颗受伤害的心,于是命令下属,在外面查到关于周沫的任何消息,都要先告诉她,对段鸿飞的汇报永远是杳无音信。

    谁知道时间没有把段鸿飞的心病治愈,段鸿飞反倒撕心裂肺一般变本加厉的闹,恣意而为的疯,明显是作死的节奏呢!

    查秀波知道在这世上,只有周沫能拯救这样偏执,孤僻,丧心病狂的段鸿飞。

    万幸的是,周沫终于有了点儿消息,就算是个猜测,总算能解救眼前之急。

    “飞儿啊,我刚刚得到消息,帝都那边出现了一个女人,跟周沫有些相似,盛南平都注意到她了。”查秀波尽量将希望扩大化,哄着段鸿飞把枪放下。

    “真的吗?真有人很像沫沫吗?”果然,段鸿飞高兴的顾不得死了,立即放下枪,奔到查秀波身边。

    查秀波马上拉住段鸿飞的手,紧紧的,有种失而复得的激动欣喜,这个死小子再混蛋,再不是东西,也是她这辈子最重要的人啊!

    “......你快点告诉我啊,到底是怎么回事啊?”段鸿飞哪里管查秀波的心情激荡,他关心的只有周沫。

    “妈蛋的,我派过去的那些蠢货都在干什么啊?这么重要的事情他们怎么没有发现啊?这些吃翔的东西,看我怎么收拾他们......”段鸿飞絮絮叨叨的骂着,超高的智商突然发挥了作用,“不对,一定是你截取了我的情报了.......”

    段鸿飞质疑的目光立即盯上查秀波。

    查秀波哪里再敢把她和段鸿飞的矛盾激化了,立即摇头否认,“飞儿啊,我没有截取你的情报,这件事情我也是刚刚知道的,你派过去的人大概快把消息传给你了。

    飞儿,你听我说,事情是这样的,有一部电影要在帝都拍摄,女二号是从米国过来的,叫苏菲菲,这个苏菲菲同周沫长的有些像,神态,体形更加相似,盛南平怀疑她就是周沫。”

    有关周沫的消息成功转移了段鸿飞的注意力,他不再气恼的质疑查秀波截取了他的情报了,而是皱起了好看的眉毛,上下打量查秀波,“盛南平不会只是怀疑吧,这不像他的行事作风啊,他应该有行动啊!姑姑,你是不是逗我玩吧......”盛少,情深不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