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37章 亲子鉴定
    盛南平低头看着周沫抓住他衬衫的手,这只手很美,跟他小娇妻的手是一样的,光滑白皙,修长仿若青葱,在电脑键盘上灵动的飞舞.....

    这一刻,盛南平觉得怀里的人就是周沫。

    有那么一瞬间,他全身的血液仿佛都被冻住了,整个人都没了知觉,只剩下心脏在一下下地急速跳动着,发出骇人的回响。

    很快的,盛南平浑身的血液又好似极速沸腾起来,飞快地冲进四肢百骸,让他整个人又活了过来。

    怀里的这个小女儿,就是周沫,他的小妻子终于回来了!

    盛南平看着怀里虚弱无助的周沫,让他觉得越发心疼,尤其周沫苍白失血的小脸,刺的盛南平眼睛生疼。

    这一幕,猛地令盛南平想起他们最后吵架那天,周沫也是这副苍白虚弱的样子......

    盛南平忽然觉得很害怕,害怕这个女人再也醒不过来,害怕再次失去他的妻子......

    去医院这一路,盛南平始终抱着周沫了。

    当医生给周沫做了检查,告诉盛南平结果:轻微的胃穿孔加上急性胃肠炎,不会有大碍的时候,盛南平都没法形容他的感觉了。

    轻松,感激,欢喜......

    哪怕这个女人还昏睡着,哪怕这个女人脸还苍白的像白纸,但至少她身体没有大碍,她不会像周沫一样突然离开他,从他的世界彻底消失掉,让他猝不及防,痛彻心扉。

    时间宝贵的盛南平一直坐在沙发上等着周沫醒来,眼睛定定的看着床上的女人,生怕她会像两年一样,凭空消失了。

    这些年,盛南平一直是个有目标的人,他想要得到的东西也很多,在他人生的每个阶段里,都会有远大的想法,而他也会绞尽脑汁,不惜一切手段地实现这个想法,并且都会完成的很精彩。

    但在这一刻,盛南平的渴望和期盼连他自己都觉得诧异,觉得渺小。

    他只想要床上这个女人活下来,健康的活下来。

    周沫睁开眼睛时,入目就是雪白的天花板,还有挂在头上的点滴瓶子,周沫立即知道自己是在医院里了。

    看见周沫睁开眼睛,守在床边的特护立即站了起来,声音温和的说,“苏小姐,你得了急性胃穿孔,我们已经为你用药了,你要注意休息和饮食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你!”周沫声音低微涩哑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苏小姐,你先喝点温水吧!”特护立即为周沫端来了水,将病床摇起来,喂周沫喝水。

    周沫微微坐起身来喝水,眸光无意见往沙发处一瞥,正好撞进一双幽深如星般的眼睛里去。

    她的眼睛不由的一眯,等到确定沙发上坐着的人是盛南平时,她的一颗心都跟着一震。

    她立即全身处于高度戒备状态。

    盛南平终于站起了身,一步一步的走到周沫的病床边,若有所思的看着周沫,但只是看着她,不说话。

    旁边的特护大概受不了盛南平这样的高压沉默,随便找了个借口,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周沫的手在被子底下慢慢攥紧,勉力对盛南平浅浅一笑,哑着嗓音问:“盛总,是你送我来医院的?”

    盛南平没有回答周沫的话,微微俯身,高大的身影遮盖下来,眼中有着清亮的光。

    周沫心中一凛,又像受了惊,急忙往后一躲,恰好让开了盛南平伸过来抚摸她脸的手。

    盛南平的指尖微凉,划过周沫的脸颊,其实只是轻轻的碰了一下,周沫却好像被电击了一样,身体都跟着微微一颤。

    “你......你......要干什么啊?”

    盛南平轻轻皱起眉,完美的薄唇微微上挑,“周沫!!!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不大,听在周沫的耳朵里却如同一声闷雷,幸好周沫受过演员培训,而且是个演技很高的演员了。

    周沫很诧异的对盛南平笑了,惊讶的问,“你说的这个名字,跟我姐姐的名字相同呢!”

    盛南平微微眯了眯眼睛,好似像要看穿周沫真实的想法,随后突然轻轻的一笑,“你可以随便否认,我有很多办法证明你是周沫。”

    果然,盛氏霸道依然没改!

    周沫好像悚然一惊,眼睛不禁睁得大大,傻愣愣的问盛南平,“我是苏菲菲,周沫是我姐姐,我怎么会知道我姐姐的名字呢?”

    盛南平定定看着周沫,见她一派懵懂疑惑之色,好像不是假装出来的,他陡然沉了嘴角,连表情都一并冷下来,“你就是周沫,我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周沫长而浓密的睫毛不停的颤抖着,在白皙的脸颊上投下极淡的阴影,语气中都是茫然和无措,“我怎么会是我姐姐呢?我是苏菲菲啊?盛总,你认识我姐姐吗?她长的什么样啊?有没有我漂亮啊?

    我都没有见过姐姐的,只是听妈妈提起过她,知道她在帝都,但我妈妈很久联系不到她了,盛总啊,你认识我姐姐吗,你带我去见姐姐啊!

    这样吧,我现在就打电话给妈妈,问她认不认识你啊,再告诉妈妈,有人知道姐姐的下落了......”

    周沫说着话,就开始四处寻找电话,好像真的要给苏梅打电话。

    原本笃定自信的盛南平,都被神经质般絮絮叨叨的周沫弄无语了,这个小丫头是脑子被撞坏了吗?她是白痴吗?

    盛南平大手一挥,打落周沫已经抓在手里的电话,不耐烦的说:“你不用打电话了,好好休息吧!”

    周沫被盛南平简单粗暴的行为吓了一跳,眼睛中含着泪花,又是委屈,又是惊慌的看着盛南平,“盛总......”

    盛南平发现自己的脑袋才被撞坏了,这个小丫头不是白痴,她是影后啊!

    这演技,杠杠滴!

    盛南平一张脸黑得像锅底,他咬牙切齿的看着那张茫然无辜的小脸,几乎想要一把掐死她。

    看来,他跟这个小丫头用怀柔政策行不通,还是用他的方法解决问题最好。

    周沫一见盛南平走了,整个人像被抽了筋一般,虚弱的靠在病床上。

    她和盛南平这番博弈,累的她精疲力竭,但她知道,盛南平会有更精准的招数识别她的身份。

    周沫不想再呆在医院里了,她拿起电话,发现上面有很多个未接电话,都是兰宴和叶文新打来了。

    她不想住院的事情惊动兰宴,没有给兰宴回话,先给叶文新打了个电话,叫叶文新马上到医院来接她回酒店。

    因为今晚是盛东跃请客,叶文新这样的小助理是没有资格跟着周沫同去的。

    很快的,叶文新风风火火的赶到了医院,与叶文新同来的还有兰宴。

    “菲菲,你这是怎么了?”兰宴的俊脸上都是担忧。

    “我的胃病犯了,没有什么大碍的。”周沫很无所谓的回答着。

    “又是胡菱儿害你的?还是胡菱儿和盛东跃联手害你的?”兰宴的眼中隐约闪着怒气。

    他今晚另外有支广告要拍,比周沫提早一会儿离开了片场,拍过广告回到酒店,兰宴才知道周沫被盛东跃请出吃饭了,胡菱儿也去了。

    兰宴敏感的觉得事情不妙,盛东跃和胡菱儿是一伙的,胡菱儿为了之前的事情一定还嫉恨着周沫,他们会合谋害周沫的。

    在这个圈子里面呆久了,兰宴知道什么龌龊可怕的事情都可能发生,他连忙给周沫打电话,周沫的电话却一直无人接听,兰宴更加着急了。

    正在兰宴心急如焚,一遍遍给周沫打电话的时候,周沫终于给叶文新打来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他们没有害我,是我吃错了东西,辣到胃了。”周沫笑着跟兰宴解释,叫叶文新扶她起床,她现在就回酒店去。

    兰宴半信半疑的点点头,他走到病床边扶起周沫,将周沫接回酒店。

    盛南平离开周沫的病房,低声问等在外面的盛东跃,“提到她的血样了?”

    “提到了!”盛东跃欢快的点头,“用血液来化验是最准确的了,原本以为只留下她餐桌上用过的杯子或者筷子呢,没想到天助我们也,她晕倒了,被送进医院来了,这样一切都方便了......”

    盛南平听着盛东跃这笑声十分刺耳,转头狠狠瞪了盛东跃一眼,“吃饭的时候,谁让你上那么烈的酒?”

    盛东跃立即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,“哥啊,现在还没确定她是小嫂子呢,你至于这么护着她吗,我可是你的亲弟弟啊,你这么吼我......”

    盛南平好像被盛东跃的撒娇卖萌感动了,声音平和了一点儿,“忙完这段时间,我给你放一个月假!”

    盛东跃的下巴咔吧要掉了,激动的大叫,“哥,这是真的吗?”

    “是真的,但你现在马上到化验室亲自盯着,要他们尽快出结果,务必多对比几次,结果一定要精准无误!”

    盛东跃:“……”他好想死!

    他哥竟然把商场上这套使唤人的办法用来对付他了。

    唉,看在他哥孤家寡人两年多,心理上有些变态,小宝和雪儿急需妈妈的份上,盛东跃认命的去盯着了。盛少,情深不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