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36章 同他妻子一模一样
    周沫稍稍算了一下,盛南平今年三十五岁,正是意气风发,年富力强的巅峰年龄,而他还应了那句话——升官发财死老婆!

    盛南平应该是春风得意马蹄疾啊,怎么还会变得沧桑了!

    盛南平垂着的眼忽然抬起来,往周沫这边扫了一眼,周沫只觉得两把利剑直直向她射来,好似能刺穿她所有的伪装和防护,她的心都被吓得一哆嗦。

    “我看着苏小姐很是面熟呢?”盛南平姿薄唇边带着抹极淡极浅的笑,锋利的眸光定定的落在周沫身上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年轻的脸庞弧度美好,配上一双乌黑清亮的眼睛,确实是美的令人惊艳,与从前的周沫也有几分相像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大概是因为我长了一张网红脸吧!”周沫强忍心慌,搪塞着回答。

    “苏小姐口音也带着点南方味道,你在南方生活过?”盛南平目光如炬的看着周沫,步步紧逼。

    或许是商人本质,或许天性使然,盛南平喜欢一切尽在掌控之中的感觉,他不喜欢患得患失的猜测,所以今天不惜身份,一定要弄清楚眼前这个女人。

    即便周沫曾经跟盛南平生活过很长一段时间,面对盛南平这样的高压目光,她的一颗心还是猛烈地跳动着,将胸腔都撞击的隐痛。

    她听见自己的声音从口中迸出来,“我妈妈是南方人,我们在一起她都是讲家乡话,我的口音有些像她。”

    盛南平微微眯了眯眼睛,挑起的唇角似乎在冷笑,“苏小姐,吃点东西吧,这里的菜很不错的。”

    周沫暗暗松了口气,点点头,这才注意到,桌上已经摆放了很多菜,有一半是她喜欢吃的甜酸口味的南方菜,有一半是她不太敢吃的辣味浓郁的川湘菜。

    盛南平这是要观察她的喜好和口味啊!

    老奸巨猾的男人,你以为我还是当初被你玩的团团转的小菜鸟吗!

    周沫夹了两棵油麦菜到碟子里,之后就慢慢吃这两颗油麦菜。

    小康在旁边笑嘻嘻的说:“苏小姐,你怎么不吃其他菜啊?这里鲍鱼做的很正宗的,干锅鸭头很适合你们女孩子的口味!”

    周沫淡定回答,“我现在拍的这部戏是古装戏,要求女演员必须瘦,脸必须小,这样上镜才好看,我晚上一直不吃东西的,害怕变胖。”

    小康抿抿嘴,无话可说了。

    盛南平身边的人可不是吃素的,见周沫不肯吃菜,凌海站起来提酒了,冠冕堂皇的话说了一堆,最后一举杯,“苏小姐,胡小姐,在座各位,赏脸喝一杯吧!”

    眼前的酒是洋酒,周沫闻一闻都觉得呛鼻子,她知道这些人想让她酒后失态,想要她原形毕露,她不能喝这个酒......

    盛南平若有似无的撇了周沫一眼,修长的手指握着酒杯,一抬手,杯中琥珀色的液体就被他一口饮尽,连眉梢都没有动一下。

    他是这张桌上的老大,他一口干了,谁还敢迟疑啊。

    众人纷纷把酒喝下去,胡菱儿还嘚瑟的站起身,跟大家说了几句献殷勤的话,随后也把酒干掉了。

    桌上只有周沫没有喝酒。

    周沫知道自己的身体情况,根本不能喝酒,很歉意的对凌海说:“对不起啊,我身体不适,不能喝酒。”

    凌海神色微微一变,脸上还带着微笑,“看来苏小姐并不把我们当做朋友啊,一杯酒都不肯喝啊!”

    周沫放在腿上的手不由握成了拳头,很无奈的说:“我真的不能喝酒。”

    桌上陷入非常难堪的静默中,凌海脸上的笑容也收敛了起来。

    凌海还是头一回在替盛南平出头的时候被人拒绝,这些年,凌海无论往哪儿一站,代表的都是盛家大少爷,致远国际的**oss,在整个帝都也是响当当的人物啊!

    一个女戏子竟然敢拒绝凌海!!!

    胡菱儿被这样的高压静默弄的沉不住气了,气恼的推推周沫,小声的说:“你扭捏个什么劲啊,不就是一杯酒吗,你这个样子都扫大家的兴啊!”

    小康立即在旁边接口说:“苏小姐,我可是你的忠实粉丝,经常看你的微博呢,你看看,半年前你和朋友在海边开party,你还豪饮数杯呢!”

    周沫嗓子口一哽,差点背过气去,这个苏菲菲真是太能嘚瑟了,随时随地准备害她!

    小康说着话,还打开了手机,找出苏菲菲发在微博上的与朋友聚会时拍的照片。

    苏菲菲本人确实很能喝酒,而且极其贪玩胡闹,没有出车祸前几乎每天都参加各种各样疯狂奢华的聚会。

    她很爱在聚会上拍照片,然后炫耀的发到微博上,为了博取关注点,躺在病床上的苏菲菲也不甘寂寞,把她以前参加聚会的照片发上去了。

    “你看看,你喝洋酒跟喝水一样,今天不肯跟我们喝酒,明显是瞧不起我们了!”小康做出一副伤心欲绝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苏小姐,你如果这个样子,我们就不能愉快的玩耍了......”盛东跃及时的在旁边帮腔。

    周沫没有抬头看盛南平,却能猜到盛南平此时的表情,必然是眯着他洞悉世事的锋锐眼睛,定定的看着她,伺机撕去她所有的伪装。

    她被人勉强着,被人强迫着去做她不愿意做的事,而他只静静的冷眼旁观,或者说,这一切都是他主谋的。

    一如当年下令追杀她一样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,曾经与她缠绵辗转,曾经与她亲密无间,却一次次的逼迫她走上绝境。

    周沫只觉得撕心裂肺的难受,她骨子里的倔强也被激了出来。

    喝了这杯酒又怎样?大不了胃疼而死了!

    周沫忽然笑了,如花灿烂。

    她举起酒杯,对众人说,“没想到这里还有我的粉丝呢,人生难得一知己,为酬知己,喝死也无所谓了!”

    在桌上众人复杂的目光中,周沫一抬手,醇烈的酒液顺喉而下,先是一线冰凉,随后**辣的灼烧感就从食道蔓延到胃里,仿佛一溜火线燃烧起来。

    周沫不是不是没喝过酒,却是第一次喝这样烈的酒。

    杰森救了周沫以后,想要周沫为他所用,周沫死后不肯,杰森就用各种手段折磨周沫,其中一种就是连续数日不给周沫饭吃,将周沫的胃伤害的千疮百孔。

    这些日子周沫压力大,生活不规律,严重的胃病又犯了,她今天白天忙着拍戏没有吃东西,此时一杯烈酒下肚,周沫胃立即折腾起来。

    周沫的脸一下子就白了,眼前一阵阵发黑,额头冒出虚汗。

    她知道自己不行了,又不想在这里倒下,她手扶着桌子,想站起来离开这里,但双腿软的根本支撑不住身体。

    周沫隐约听见小康在她身边叫了一声,胡菱儿说了句什么,但她耳朵嗡嗡做响,什么都听不清楚了,她觉得天旋地转,马上就要倒下去了......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只强有力的大手及时的扶住了她,淡淡的,又极其熟悉的剃须水味道包围了她。

    这只手如此熟悉,这个味道如此熟悉......

    周沫来不及细想,紧锣密鼓的痛楚就击垮了她,她眼睛一闭,陷入黑暗之中。

    贵宾病房里拉着厚厚的窗帘,橘色壁灯发出的光亮让病房看起来不那么清冷,病房里很安静,只能听见床上人微微沉重的呼吸声。

    盛南平坐在离床不远的沙发上,整个人隐在微暗的阴影里,俊冷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,一手支着头,目光悠长的凝视着床上的女人。

    女人还在昏睡,秀气的眉头微微皱着,大概还有些不舒服。

    其实从他在餐桌旁扶住她的那一刻,她就始终处于这种痛苦紧张的状态,她昏倒在他的怀中,明明失去意识了,手却紧紧地攥住他的衬衫。

    当盛南平把这个女人抱在怀里,心头不由重重一震,绵软的身体,纤细的骨骼,清甜的气息,竟然跟他丢失的妻子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大康走过来,已经做好从盛南平手中接过周沫的准备,可是向来心如钢铁,从来不会怜香惜玉的盛南平并没有放开周沫,而是像抱着失而复得的宝贝一样,紧紧抱着的不肯放手,直接大步往外面走。

    胡菱儿被突然晕倒的周沫吓坏了,咋咋呼呼的叫了几声,等她反应过来,盛南平已经亲自抱着周沫上车去医院了。

    她眨巴了两下眼睛,感觉出不对劲了。

    卧槽,苏菲菲这个女人忒有手段了,喝口酒装晕倒了,直接拿下金字塔顶尖上的**oss了!

    胡菱儿见盛东跃也随着盛南平去了医院,整个人房间的人走的干干净净,把她当做空气一样仍在这里了。

    她越发气恼了,连忙走到外面没有人的地方,给费丽莎打了个电话。

    费丽莎一直痴恋盛南平,为了盛南平付出了很多,不能让这个苏菲菲把她金光闪闪的姐夫抢走了啊!

    盛南平抱着周沫上车,周沫的手还紧紧的抓着盛南平的衬衫,仿佛盛南平是她唯一的依靠,盛南平索性一直抱着周沫。盛少,情深不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