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34章 安排我们见面
    苏梅听苏菲菲这样说,不由皱起眉头,“菲菲啊,这样做对沫沫不太好吧,她毕竟是你的姐姐,这样做她可能就残疾了......”

    “你只担心她会残疾,就不担心我的一生幸福啊?我知道,你就想让我把兰宴让给她!

    妈,你不能这样自私的啊,兰宴他是我的,是周沫不守规则,是周沫无耻的抢了我的兰宴哥哥啊......”

    苏菲菲哭的伤心欲绝,无论怎么说,都是她有理,都是她受了天大的委屈了。

    “梅,我们的小公主这两年受了太多的苦,流了太多的眼泪了,我们不能让她再伤心难过了!”杰森好像在同苏梅打着商量,但语气坚定,不容拒绝。

    苏梅默默的叹口气,点点头,也只能对不起周沫了。

    万里之外的周沫,还不知道她已经命悬一线,随时会被人弄成残疾呢。

    周沫这个晚上过的一点儿都不好,因为受了盛南平的刺激,她一直神色恍惚的,回到宴会上应酬一会儿,见有客人开始离开,她就跟着向徐导演告辞了。

    兰宴自然要同周沫同去同归的。

    坐到车上,周沫突然对兰宴提议,“我们开车兜兜风去啊,然后再回酒店!”

    “好啊!”兰宴欣喜若狂,立即把司机撵下车,他亲自来给周沫做司机。

    周沫指点着路线,让兰宴往城市的近郊开,其实就是盛家大宅的方向。

    今天突遇盛南平,令周沫越发想念两个孩子,不知道她的心肝宝贝们长多大了,变成了什么模样了......

    小宝和雪儿,是刺入周沫心里最深处那根针,只要对他们的念头稍微一动,便会引起剧烈的痛。

    一想到两个孩子,周沫更加怨恨盛南平,如果不是心狠手辣的盛南平,他们母子三人怎么会天各一方?怎么会咫尺难相见?

    车子越来越接近盛家大宅的方向,周沫看着这熟悉的路线,鼻子发酸,连忙对兰宴说:“换个方向,不要往前走了。”

    兰宴听话的一转方向盘,车子往郊外的山路上开去。

    周沫定了定心神,借着天上明亮的月光,猝然发现,这条路就是两年前盛南平带人追杀她,逼她赴死的那条路!!!

    她只觉得心头一窒,仿佛连气都喘不过来了,**的感觉从眼眶,鼻端一直渗心里,灼烧得她身体都微微颤抖。

    周沫觉得太闷了,把车窗落下了一点,晚风轻拂道路两边的树林,带来窸窣的声响,也掀起周沫额前乌黑的碎发。

    她抬起手,随便的拂了拂头发,却发觉碰到脸上的手指变湿,一摸,脸上都是眼泪。

    就在这里,她被今生最爱的男人追杀,她历经千辛万苦,九死一生的活下来,她以为她永生永世不会再回到这里,没想到她竟然旧地重游了......

    幸亏车内没有开灯,而兰宴一路上都在向周沫说着他有次做驴友出去徒步的有趣经历,说的眉飞色舞的,没有发现周沫哭。

    车子越往前开道路越暗沉,山间的气温也低了很多,空气中仿佛都透着跟那天一样的肃杀气息。

    周沫实在受不了这段路带给她的煎熬,她转头对兰宴说:“我们......我们回去吧,这里太......太黑了.......”

    兰宴以为周沫害怕了,一挑剑眉,眸光如水的看着周沫,“别害怕,有我在这里呢,我会保护你的!”按照常规套路,女主在这个时候都会小鸟依人般投入男主怀抱的,尤其兰宴这样的金牌男主。

    周沫心中正烦躁,不由皱了皱眉头,不耐的又重复一遍,“我说了,我要回去!”

    兰宴碰了一鼻子的灰,不敢再耍帅了,乖乖的将车子掉头回酒店。

    周沫一路都沉默不语,兰宴有些慌了,以为他刚刚那样嘚瑟惹周沫不高兴了。

    “菲菲啊,我之前跟你开玩笑呢,你别生气啊!”兰宴低声下气的向周沫认错。

    周沫一直心不在焉的,被兰宴道歉的话弄的一愣,随后立刻对兰宴笑了,“我没有同你生气,我就是有些累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没有生气就好。”兰宴欢喜起来,一张带笑的俊脸帅的毫无天理。

    周沫看着兰宴倾倒众生的脸,心中默默叹气。

    盛南平是她一生的劫数,拦在了她繁花似锦的人生路上,也将她与其他男人的缘分都阻隔开。

    自她十七岁遇见盛南平,任何人男人都无法再走进她的心里。

    就算是现在,也一样。

    恨是爱的衍生,她曾经有多爱盛南平,现在就有多恨盛南平。

    她的心被恨意填的满满的,再装不下其他感情。

    周沫曾经无数次的想过,如果她没有遇见盛南平,她身边的段鸿飞,兰宴,都是极其优秀出色的男人,她跟他们任何人在一起,都会是幸福快乐的吧!

    第二天早晨,《御剑九天》剧组重新开机,周沫照常到剧组拍戏,胡菱儿也早早的到了。

    只是此一时,彼一时,经过之前那一闹,胡菱儿的身份和地位已经大不如从前,这次如果不是盛东跃力保她,徐浩东就废了胡菱儿这个女主角了。

    周沫先拍了一场同兰宴的对手戏,孟飞雪恢复邪教公主身份后,第一次与康凌峰见面。

    剧组里的人之前都见过周沫的表演,知道她是有些功底的,时隔多日,大家更加期待周沫再次亮相,看她经不经得住考验。

    在无数人复杂的目光中,周沫终于出场了,她穿着一件月下白透地春罗,里面是淡紫红绘纱女袄,系一条素白秋罗湘裙,随着轻风衣袂飘飞。

    她胸前挂着八宝璎珞,头上斜插一支金掠细巧凤凰钗,凤头咬着一颗稀世紫晶,映着她一双琉璃般的眼睛光华四射。

    清丽的脸上了精致的戏妆,更是沉鱼落燕,惊艳异常,整个片场的人不由再次赞叹。

    “她真是太适合小师妹这个角色了,把小师妹飘飘似仙的感觉演出来了!”

    “啧啧,真跟书上写的一样,美人如画啊!”

    .....

    康凌峰猛然看见这副打扮的孟飞雪惊讶得一时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他认识孟飞雪很多来,孟飞雪一直是男装打扮,神采飞扬、英姿翩翩的模样,现在这样一身华贵女装,康凌峰还真是不适应。

    而让康凌峰更不能接受的是——孟飞雪邪教教主女儿的身份。

    康凌峰俊眸中是压抑不住的悲伤和绝望,“小飞......你真是这里的公主吗?”

    孟飞雪身体不由一抖,脸色都微微变白,她勉力对康凌峰笑笑,虚弱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康凌峰脑子里如一片浆糊,忽然失去了方寸,悲愤的大叫,“为什么?为什么你不早点把这件事情告诉我?”

    孟飞雪杏眼含泪,咬着嘴唇,好似有满腹的不得已和苦衷,却无法说出口。

    “咔!”

    徐浩东高兴的喊停,兰宴和周沫的表演非常到位,就算这段戏人物情绪复杂,还是被他们演艺的很好。

    他觉得兰宴和周沫很有默契的,他们两个的对手戏几乎一次就能通过的,而且看得非常过瘾。

    徐浩东觉得兰宴和周沫的对手戏非常精彩时,盛南平也盯着下面人传过来的视频一遍遍的看着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很美,很精致,盛南平对她的脸却没有感觉,但他没每看见她一次,心都会被牵动一下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很微妙,很复杂,也让盛南平觉得非常不舒服。

    盛南平是绝对的行动派,他不喜欢疑神疑鬼的猜测,昨晚回到家里,他就吩咐人调查了苏菲菲。

    调查结果,这个苏菲菲并不是周沫失踪后突然冒出来的人物,而是在这世上存在二十一年的女人,她的出现同周沫失踪的时间并不吻合。

    而这个苏菲菲原来确实是演戏的,原本确实就长这副模样,同兰宴的关系一直比较暧昧,只是近两年演技提升不少,也就是说,这个苏菲菲绝对不是这两年凭空冒出来的。

    苏菲菲唯一同周沫有关系的,就是她们共有一个妈妈,她们的模样和眼睛都遗传自漂亮的妈妈,还是有些相像的。

    可是就算这个苏菲菲是周沫同母异父的妹妹,她们长的有点像,但她的一言一行,一颦一笑也不能跟周沫近似乎相同啊!

    盛南平百思不得其解,他命人再加深对苏菲菲的调查,那边却进展不下去了,因为苏菲菲有个黑色背景浓厚的爸爸。

    杰森在米国那边不是最厉害的黑涩会人物,但他的势力不容小觑,尤其他这个人狡诈阴险,不择手段,睚眦必报,大家都不愿意招惹他。

    苏菲菲从小到大,尤其最近几年的很多生活资料,都已经被杰森修改,覆盖或者销毁了,根本查不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。

    盛南平对这个陌生的苏菲菲没有兴趣,但那双同周沫一模一样的眼睛吸引着他。

    他给盛东跃打了个电话,“你给我安排一下,我要见见这个苏菲菲。”

    盛南平相信自己的直觉和判断力,给他同苏菲菲接触的机会,他一定能从苏菲菲细微的言行处看出玄机。盛少,情深不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