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32章 纵然相逢应不识
    周沫定定的看着那个男人被众人簇拥着,深色的西装笔挺干净,黑眸里有着睥睨万物的高冷,气势威严的地大步走来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的出现,如同一颗不定时的*,毫无征兆地,在周沫的世界里轰然炸开。

    周沫觉得周围的一切事情都静默成了布景,只有她的心跳声,咚咚的,一声快似一声。

    即使她和盛南平还距离很远,但她依然好像看清楚了盛南平锐利的脸庞,五官俊冷,眸如寒星,一如昨日般气势迫人。

    周沫用力的闭了闭眼睛,遏制住疼痛,遏制住激愤,遏制住一切感觉。

    在她黑了胡菱儿的电脑时,就想到可能会招惹到盛南平的注意的,只是没想到盛南平会来得这样快。

    周沫眯眼看着盛南平,即使此时已经犹如万箭穿心,她依然微微仰起头,若无其事的往前走着。

    如果这样的小场面都应付不了,她拿什么跟盛南平斗。

    玉鼎楼的一楼大堂里,只有这一条路可以通往楼外面花园式的休息区,盛南平得到了盛东跃的汇报,知道苏菲菲晚上会在这里吃饭。

    盛南平一走进玉鼎楼,几乎一眼就看见了灯火辉煌中俏然独立的女子。

    女人穿着一条珍珠白的礼服裙子,身姿曼妙纤细,长发松松的盘在脑后,有几绺额发散落在脸颊旁,好像亭亭的白玉兰。

    盛南平的心砰然一动,眼底亮光微闪,放在身侧的手瞬间猛握成拳,这个女人的身形,神态真的很像周沫!!!

    他自己都没有反应过来,就已经大步往周沫的方向走来,直到走的很近了,清清楚楚的看见了周沫的脸,他的脚步不由一窒,随后放缓下来。

    周沫的心砰砰急跳着,小手捏紧了皮包,借着这点依靠,她脸上神色镇定,身姿款款的往前走着。

    她和盛南平那些人相向而行,周沫甚至感觉到属于盛南平特有的气息,但她强迫自己步履平稳,神色如常,就在他们擦肩要过去的时候,突然有人“咦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是盛东跃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哟,这不是苏菲菲小姐吗?”盛东跃故作诧异的叫道。

    骚年,你不说话,别人会把你当做哑巴吗!

    这二货绝壁是故意滴!

    周沫心里骂着盛东跃,不紧不慢的转过身,对盛东跃优雅的一点儿头,“哦,是二少啊,晚上好!”

    她的声音低缓,犹如江南融融初夏的绵软柔糯,与过去早已大不相同,因为在国外呆了两年,又特意的练习过一番,连口音都变了,再也不是曾经那般清脆利落。

    周沫不用东张西望,也能感觉到那道熟悉的,锐利的目光,正意味深长的打量着她。

    盛东跃跳哒到周沫面前,正好挡住周沫去路,闲话家常一般的跟周沫打着招呼:“苏小姐来这里应酬吗?你这么早就要走了吗?”

    周沫的双眸如水,樱唇勾着若有若无的笑,从容的回答,“我和朋友一起来的,听说这里的休息区很特别,想去坐坐呢。”

    盛南平站在周沫的侧后方,定定的盯着她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站得很直,犹如模特般标准,声音轻柔,姿态淡定从容。

    她怎么会是周沫呢?

    他的小丫头冲动,活跃,率性而为,根本不会有这样规矩的站姿,更不会突遇他后表现的这样从容!

    可是,这双眼睛......

    清盈剔透,干净明亮,这就是周沫的眼睛啊!

    盛南平情绪起伏,一会儿觉得这个女人就是周沫,一会儿又觉得她完全不像周沫,他知道自己此时的样子一定很难看。

    跟着盛南平的那些人都震惊地看着他们神一样的大总裁失态了,但盛南平却置之不理,只是专心的打量着周沫,凌厉的目光落在周沫完全陌生的脸上,妄图找到熟悉的痕迹。

    “苏小姐啊,你们那部戏马上又要开拍了,我很看好徐导演的......”盛东跃絮絮叨叨的跟周沫磨叽着。

    周沫知道,盛东跃跟她这样东拉西扯,就是为了拖延时间,给盛南平争取观察自己的机会。

    她心理素质没有那么好,尤其面对威严的盛南平,盛南平身上凌冽的气息直接往她身上扑,她可以勉力支撑一小会儿,但时间长了一定会在盛南平的火眼金睛下原形毕露的。

    周沫心里正着急,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,还有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叫她,“菲菲啊......”

    艾玛,兰宴真是她的天降奇兵!

    周沫立即扭头,满心欢喜的对兰宴笑着,甜腻腻的叫着,“兰宴!”

    一笑倾人城!

    盛南平看着周沫的笑容,脑中立刻闪现出这句话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笑起来真是好看,小小的脸都生动起来,尤其一双眼睛,弯得好似新月,漂亮极了,脸颊般若有若无的梨涡也闪现出来......

    盛南平骤然握紧拳头,这个女人的笑容,真真就是同周沫一样甜美可爱!

    只是,她此时眼角眉梢都是化不开的甜蜜幸福,满含情意地看着她身边高大英俊的男人。

    大影帝兰宴可不是徒有虚名,混血儿的他有着男人中罕见的俊朗容貌,五官立体分明,表情中稍稍带着点邪魅,浑身都有种利落潇洒之意。

    就算笃定自信的盛南平,在面对大影帝兰宴时心中也会打鼓。

    兰宴阅女无数,自然看出周沫眼中对他的情意,他怎么能错过这个好机会,伸手就不客气的拦住周沫纤细的腰,然后对盛东跃一点头,“二少好啊!”

    其实,兰宴知道旁边气势如王的男人是盛南平,但盛南平和兰宴没有正式见过面,他只装作不认识盛南平。

    自古王不见王,大影帝不喜欢盛南平身上耀眼的光芒和夺人的气势,把他这个影帝显得没有什么分量了。

    盛东跃正要开口说话,只觉得一股寒意从他身后蔓延开来,好冷啊,冷的让人感觉到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他微微一侧头,这股强大的冷空气果然是来自他亲哥啊!

    盛南平峻冷的脸上没有表情,可是隐隐的冷意却从微眯的眼眸里迸发出来,霜冷之中还透着血腥的杀机,充满黑暗。

    哎呦,他哥这是要杀人吗?

    这醋吃的,也真是没谁了!

    盛东跃一见事情不好,连忙打发周沫和兰宴走,“我在这边有过应酬,你们有事去忙吧,我们走了!”

    “好的,二少你们忙。”

    “二少,再见。”

    兰宴很有礼貌的对盛南平的方向一点头,搂着周沫的腰就往外面走。

    盛东跃急忙去安抚面容冷厉如冰的盛南平,“哥啊,你先别气啊,她叫苏菲菲,不是......”

    盛南平激灵一下醒了过来,迅捷抬手给了盛东跃一巴掌,把盛东跃马上要说出来的两个字给拍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噢!”盛东跃被打的痛叫一声,无比委屈的看着盛南平。

    我的亲哥啊,你为毛随便打我啊!你的良心不会痛吗?!

    盛南平的良心不会痛,他痛恨自己失去了理智。

    他想他真是魔怔了,就因为这个女人的眼睛和身体很像周沫,竟然疯狂的把她当做周沫,因为那个男人的一搂,他差点动手了!!!

    盛南平看着周沫和兰宴挽着胳膊离开的背影,眯起了眼睛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的背影,跟周沫实在太像了......

    尽管周沫有种如芒在背的感觉,但她挽着兰宴的胳膊,依然走的不紧不慢,如同在走红毯。

    兰宴带着周沫一走到没人的地方,兰宴立即低声问周沫,“你怎么跟盛家二少聊上了?”

    “我没跟他聊,就是走路遇见了,打了个招呼而已。”周沫随口回答。

    兰宴皱眉提醒周沫,“你离他远点啊,这个人跟胡菱儿是一伙的,胡菱儿敢这么猖狂,出了这么大事情都被压了下去,都是他在起作用。

    盛东跃这个人看着没什么心机,其实是属于大智若愚型的,他精着呢!”

    周沫用崇拜的眼神看着兰宴,没想到兰宴没见过盛东跃几面,竟然这么了解盛东跃,她都要对兰宴肃然起敬了。

    “还有啊,盛家二少旁边的那个气势阴狠的男人就是他家大少吧......他是不是对你有什么想法啊?怎么用那种眼神打量你啊?”

    周沫被惊得差点跌倒。

    是兰宴眼神太好了,还是盛南平表现的太明显,刚刚只是一小会时间,竟然被兰宴看出了这么多!

    “咳咳......你以为我是人民币啊,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!他可是富可敌国的盛家掌舵人,什么样的美女没见过,怎么会看上我……”周沫干笑着同兰宴解释。

    兰宴俊目泛烁的看着周沫,“在我眼里,你就是世上最美的女人,所有男人都可能为你着迷!”

    “艾玛!要不要这么煽情啊,你别忘了,我也做演员的,你别想忽悠我啊,现实和演戏分开好吧!”周沫神色轻松的笑着。

    兰宴一口老血差点吐出来,满脸无可奈何的看着周沫。

    他忽悠她!!!

    兰宴从没有为一个女人如此心累过,他那些所向披靡的招数,在周沫面前全部失效了,他被周沫整的都不会了。盛少,情深不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