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31章 有生之年,狭路相逢
    “你别动!”盛南平劈手就将盛东跃的电话夺过来,吓得盛东跃一哆嗦。

    盛南平定睛看着盛东跃手机上的女人,一张漂亮到完美的脸,但也是一张完全陌生的脸。

    这个人不是周沫。

    盛南平的心不由往下一沉,全身的血液都仿佛瞬间变冷了,手机屏幕暗了下去,映出一张冷厉,痛苦,压抑的峻冷脸庞。

    英明神武的他竟然也有魔怔的时候,就因为一种相似的感觉,竟然让他马上想到了是周沫。

    其实,周沫早就不在了吧,她已经死于他对她无情的追杀中了!!!

    盛东跃在旁边看得清楚,一见哥哥这副表情就猜到**分,忍不住对盛南平说:“我在第一次看见这个女人时,也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,哥,你的感觉没有错......”

    盛南平薄唇紧抿着,强忍着心头的窒息痛楚,挑眉看向盛东跃。

    盛东跃立即将手机打开,将周沫的照片再次放到盛南平的眼前,“哥,你有没有觉得,她的神态,气质,尤其是这双眼睛,跟小嫂很像的。”

    盛南平这次凝了神,仔细看了看眼前这个陌生的女人,发现这女人确实有一点儿像周沫,眼睛有些像。

    因为这是张照片,带给盛南平的冲击觉,不像亲见过周沫本人的盛东跃那么强烈,但盛南平还是隐约觉得像的。

    “哥, 我见过这个女演员本人,就是前些日子我跟你说的那个人,我感觉她真的很像小嫂,很像的......”盛东跃眉飞色舞的跟盛南平说着。

    或许是受了盛东跃的怂恿蛊惑,或者是盛南平太想念周沫了,他竟然神使鬼差般对盛东跃说:“你看看这个女人最近都做什么呢,我要见她一面。”

    “好嘞!”盛东跃欢快的答应着,他真心希望这个神似周沫的女人,可以带给盛南平新生活。

    周沫的这次沉冤得雪,给她的知名度又往上拉了几个格,很多导演和广告商来找她,询问她的档期,想要趁热打铁,同她合作。

    前几天都不敢走大门,落魄的人人喊打的吴俊杰,也跟着牛叉起来,很傲娇的给徐浩东打了个电话,“徐导啊,你剧组里的那个烂货,还有你家嫂子可把菲菲坑惨了,我想问问你的《御剑》还拍吗?现在菲菲的片约不断呢......”

    “别让菲菲签约别人啊,我们的戏还要拍的!”名导徐浩东这次也要在吴俊杰面前低头了,笑着给吴俊杰赔礼,“都是我有眼无珠,选了这样的演员进组,我那个老婆更是泼妇,我会带着她给菲菲去道歉的!”

    吴俊杰是个老油条了,知道在徐大导演面前架子不能端的太大了,打着哈哈说:“徐导啊,咱们也是老相识了,也别说道歉的事,我们今晚就安排和场子聚聚,叫上兰宴,我们借着吃饭的机会搞点新闻,给电影攒点人气,然后顺利开机!”

    “好,那就今晚,我请客,咱们玉鼎楼聚聚!”徐导开心的答应着。

    吴俊杰放下电话,转身就去找周沫了,“菲菲啊,你好好收拾一下,今晚我们同徐导出去吃饭,这是你出事后第一次在公众场合露面,绝对要树立起正直,柔韧,美丽的形象来啊,我们要借势高调的复出,提高伽位!”

    “妥妥滴,我绝对不会让你失望的!”周沫乖乖的答应着。

    吴俊杰见周沫心情很好,他更乐了,“你先忙乎着,我去通知兰宴一声。”

    叶文新在旁边咧咧嘴,“吴哥啊,你晚上要出去吃饭,才去通知兰宴啊!你要知道,他不是前几天无所事事的兰宴了,他又成了无比繁忙的大影帝了,见面都是要预约的,别说攒饭局子了!”

    “小生瓜蛋子,这你就不懂了吧!”吴俊杰撇了周沫一眼,贼兮兮的笑着说:“只要我对兰宴说,菲菲也参加这个饭局,兰宴就算在千里之外,也要飞奔过来参加的。”

    叶文新一脸恍然的笑了,转头看着周沫。

    周沫抿了抿嘴,并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吴俊杰所料不错,兰宴听说晚宴周沫要参加,立即答应下来,推掉了晚上的重要应酬也会过去。

    周沫知道今晚会有新闻媒体在,招来了化妆师,精心的化了个妆,该是她扬名立万的时候,她必须精神滴。

    在吴俊杰和叶文新的陪同下,周沫准时赴宴,玉鼎楼门前早就守着许多闻风赶来的记者。

    周沫一走下车子,那些记者立即对着周沫一通猛拍,然后呼啦一下就围了过来,“苏菲菲,你和胡菱儿平日里的关系怎么样?你们是不是有什么过节啊?”

    “你对这件事情怎么看?会对胡菱儿和她的助理采取法律手段吗?”

    “胡菱儿说这件事情是她的助理偷偷做的陷害,你相信胡菱儿的说法吗?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周沫还没等回答记者们连珠炮的问话,不知道什么时候到来的胡菱儿,突然出现在众人面前。

    记者们这两天正愁找不到胡菱儿呢,立即对着胡菱儿一通猛拍,有些人奔着胡菱儿围了过去,“胡菱儿,大家都在说是你推卸责任,你怎么说?“

    “胡菱儿,你的助理现在在哪里,你将怎么处置她?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胡菱儿没有理睬那些记者,直接大步走到周沫面前,一把握住周沫的手,“菲菲啊,虽然事情真相大白了,但我还是觉得非常对不起你。

    都是我没有约束好下属,对你造成了伤害,其实我也是受害者,可是事情毕竟因我而起,还连累了你。

    这段日子让你受委屈了,真的太对不起了,菲菲啊,你让我怎么做都可以,只要你别再生气难受了......”

    胡菱儿一番话说的情真意切,眼中含着泪水,神色悲切委屈,仿佛一只无比可怜的小鹿。

    在许多媒体记者面前,如果周沫不说出原谅胡菱儿的话,真就像周沫得理耍刁欺负她了,周沫成了恶人。

    周沫自然清楚胡菱儿这套伎俩,她对胡菱儿大度的笑笑,“菱姐,我知道你也是受害者,我们互相理解吧!”

    胡菱儿立即破涕为笑,搂住周沫的腰,大声的说:“菲菲啊,今天徐导演在这里请客,邀请我们《御剑》剧组里面的人聚聚,我们进去吧!”

    周沫真是烦透了胡菱儿这种处处耍手段的做法了,胡菱儿这样大声嚷嚷,就是想借着这些记者的嘴,告诉大家徐浩东还是重用她的,她以后还是《御剑》里面女一号,借着徐浩东的身份往上抬抬她迅速下坠的声誉。

    “好,那我们进去吧!”周沫把心事深藏,脸上带着优雅的笑,对胡菱儿点点头。

    胡菱儿紧紧握住周沫的手,装作跟周沫关系很好的样子,同周沫一起走进饭店里面。

    他们进到饭店豪华大包房时,兰宴和徐浩东等人都来了,兰宴一见周沫同胡菱儿挽着手进来的,俊脸立即黑了。

    兰宴大步往他们这边走来,胡菱儿立即笑容可掬的主动跟兰宴打招呼,“宴哥,你早到了啊!”

    “恩。”兰宴用鼻子哼了一声,看都没看胡菱儿,抓起周沫的手,就把周沫带到一边没人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傻啊,怎么跟她一起进来了?”兰宴急吼吼的质问周沫。

    周沫无奈的耸耸肩,“没办法啊,她拉着我不放手啊!”

    “她这是在利用你!消费你现在的热度来增补她的落差!她就是这个圈子里最无耻,最阴暗的人,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无耻小人!

    你忘记她是怎么害你了?这样的人不能搭理,不知道什么时候你又被她坑了!”兰宴气急败坏的数落着周沫。

    “好啦,好啦,我知道了,徐导演往这边看呢,我们快点过去吧!”周沫用手轻轻拍拍兰宴的胳膊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,周沫一直和兰宴保持着距离,这还是她第一次主动拍拍兰宴的胳膊呢,兰宴俊眸一暖,忘记郁闷不满,同周沫一起走到大厅中央。

    徐导演今天带着夫人来了,徐夫人一见周沫有些尴尬窘迫,汗颜的同周沫道歉。

    周沫很大度的笑了,只说是误会一场,事情并不怨徐夫人,她根本没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徐夫人见周沫确实没有怪她的意思,也没有阴阳怪气的用话敲打她,神色终于轻松了些。

    徐浩东在旁边看着暗暗点头,心里面为周沫的坦荡大度吁了口气。

    胡菱儿见徐导演和徐夫人都聚在周沫身边,她也走过来,又杏眼含泪的装委屈,向徐导演和徐夫人道歉。

    徐夫人看着胡菱儿就有气,脸色阴沉下来,想要教训胡菱儿几句,但徐导演偷偷拉了拉他夫人的手。

    这个胡菱儿虽然可恨,但胡菱儿身后有大人物撑腰,他们不能跟胡菱儿闹的太僵。

    周沫不愿意看这些虚伪的应酬,她借口去卫生间,走出包厢透透气。

    走廊上铺着吸音的地毯和墙贴,很是幽静,周沫不由轻轻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她想去位于饭店外面的休息区,要穿过这条幽静的走廊,她刚走出走廊,就见金碧辉煌的大门口走进一行人。

    好似众星拱月一般,走在最前面的男子挺拔清峻,他一进门,所有门童和服务生都向他弯腰致敬。盛少,情深不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