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8章 暴怒反击
    盛南平还是一副高冷,刚毅的酷帅样子,周沫真想不理睬他的,但她觉得自己要死了,再也见不到盛南平了,忍不住叫了一声,“盛南平!”

    听到声音的盛南平往周沫这边看来,终于看见了躺在地上的周沫,万分惊诧,激动的叫着:“沫沫,真的是你,真的是你回来了,太好了......”

    周沫也很是欢喜,想要握住盛南平的手......

    就在这时,费丽莎从外面走了进了,娇媚的叫了一声,“南平!”

    盛南平立即转身走向费丽莎了,“丽莎!”

    费丽莎笑颜如花的抱住盛南平,挑衅的对周沫扬扬下颌,“你以为你是谁? 你以为你能在南平心里占有一席之地吗?告诉你,他真正喜欢的人是我!”

    周沫又急又气,一睁眼睛,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房间里并没有盛南平和费丽莎,只有她孤零零的,虚弱的躺在地毯上。

    想着梦中的情景,周沫不由心酸,原来她还是爱着盛南平的。

    周沫忍了好久的眼泪不由掉了下来,她越哭越心酸,到最后都变成了嚎啕大哭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,命运交错间让她成了苏菲菲,让她在这里忍受众人的羞辱,忍着盛南平带给她的心碎......

    周沫哭了好久,哭的眼睛都肿了,她想爬起来去洗个澡,但身上软绵绵的,使不上一点儿力气 。

    算了,就这样躺着吧,其实就这样死了才好。

    周沫闭上眼睛 ,慢慢的又睡着了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 ,像是漫长的无数日夜, 又像是短短的一瞬间。

    她身上一会儿冷,一会儿热的,冷的时候像是掉进了冰窟窿,冻的她瑟瑟发抖,热的时候又像在热炕上煎熬,喘息都像在喷火。

    周末知道她是生病了,她的意识有些糊涂,总是出现从前生活在盛家的情景,她带着两个孩子在花园里玩,他们一家四口子去郊游,盛南平拉着她的手在月光下散步……

    她在怀念从前的日子,她在渴望从前的日子,但她也清楚,那种日子再也不会有了,所以她才吐了血。

    周沫终于醒了过来 ,她觉得浑身无力,眼皮很沉,努力睁开眼睛,首先看到脸色有些憔悴的兰宴坐在她身边。

    “菲菲,你终于醒了!”兰宴很激动的紧紧握住周沫的手。

    周沫想答应一声,但嗓子干涩的发不出任何声音来。

    兰宴很是善解人意,马上给周沫倒了杯温水来,扶起周沫的头,体贴的喂她喝水。

    “谢谢啊!”周沫喝了水,终于说出了话,但声音嘶哑低微。

    “你先别说话了,好好养着吧,你已经昏睡一天一夜了!” 兰宴清凉的大手抚摸着周沫的额头, 带给周沫舒服的触感。

    周沫抬眼看看四周,见自己还躺在酒店的房间里。

    兰宴马上对她解释,“我见你之前很讨厌去医院,就没有带你去医院,我们现在的身份敏感,去医院恐怕更影响你康复,我把医生请到酒店来为你做的检查。”

    周沫看着兰宴俊郎的面容都是憔悴之色,知道他这一天一夜定然没有休息好。

    她的情绪不可抑制地起了波澜,像是一滴色料不小心滴在清水里,不会把所有水浸染,但会在水里一点一点地弥漫。

    体质还算不错的周沫,打了针,在床上又睡了一天精神就好了很多。

    她躺在床上这两天看过手机上的新闻,徐夫人打她的那一幕被有心人录了视频,传到了网上,网络上点击率刷刷地往上升,刚刚平息一些的谩骂声,又炸开了。

    徐夫人掌箍周沫,又为周沫勾搭徐导演增添了一条铁证,让周沫再次陷入百口莫辩的境地。

    因为这件事情徐导演专门打电话给周沫来道歉,碍于关系敏感,没有亲自过来赔礼。

    周沫并不怨徐导演,也不怨徐夫人,任何一个妻子知道丈夫跟人搞暧昧,并且被坑的很惨,都会有这样激烈的反应。

    她只恨幕后操纵这件事情的人。

    周沫真怒了,她这次一定要揪出幕后指使人,看看到底是谁在整她。

    她睡好了觉,吃饱了饭,将房门反锁,打开了她的笔记本。

    自从周沫出事醒来后,她再没有用过笔记本。

    周沫真的不想再碰电脑了,但她可以被人欺负,兰宴和徐导演不能被连累的这样惨。

    为了兰宴,为了徐导演,周沫必须揪住幕后兴风作浪的人。

    以周沫的段数,只要稍稍一用心,就很容易的查出一星期前爆料出那些照片的邮箱和ip地址,只要让她获得ip地址,其他事情就简单多了。

    周沫稍稍一查,就查到这个地址是胡菱儿的公寓ip地址,上面还有入网署名呢。

    竟然是这个烂人!

    周沫真是又气又恨,她跟这个胡菱儿没有任何过节的啊?这个女人疯狗一样咬她干什么啊?

    她一生气,索性黑了胡菱儿整部电脑,凡事用过这个ip地址的电脑全部黑掉了。

    周沫翻看着胡菱儿电脑里的资料,不由偷笑。

    没想到还有意外惊喜啊!

    胡菱儿电脑隐藏文件夹里,有许多她和不同男人交往的记录,甚至记录着她同每个男人睡了几次,那个男人给了她多少钱,或者帮助她做了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有一部分还有照片,都是男人闭着眼睛在睡觉,很明显是胡菱儿偷拍的,大概准备日后用来要挟那些男人的。

    周沫对这些花边新闻没兴趣,但她对戏耍胡菱儿产生了兴趣,她将这些东西都复制了下来。

    她继续查看电脑里的文件,看见了一个重要的视频,就是开机仪式宴会现场的监控视频,周沫看到这个视频不由一阵大喜。

    前些天周沫和徐浩东暧昧照片流出后,他们都想调出这段监控视频,以证清白,但他们的人去酒店调视频的时候,视频已经被人调走了。

    原来是被胡菱儿这个死三八调到这里了!

    这个视频从多个角度录下了周沫被撞后差点跌,徐浩东伸手扶了她一下的情景,从某些角度剪接,就是胡菱儿发到网上的周沫主动投怀送抱。

    但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,徐浩东只是礼貌的伸手扶了周沫一下。

    周沫看着这个视频,不由轻轻吐出一口气,她终于可以还徐导演一个清白了。

    她又仔细看了眼视频,见在背后撞自己的人正是跟胡菱儿要好的朱真慈,朱真慈动作鬼祟,明显是故意撞的周沫。

    周沫还有大事要做,暂时没有理会这个朱真慈,她把胡菱儿的电脑黑了以后,又去找那几个主要黑粉的ip。

    这些日子所有事情都是由‘荷塘月色’‘敢怒就敢言’‘社会你彪哥’几个黑粉带头闹起来的,周沫要看看他们到底是什么人。

    周沫很容易就捕获了他们的ip,黑了他们的电脑或者手机,发现这几个人竟然是有联系的,每天都在一起交流怎么黑化周沫和兰宴等人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昨天上午十一点钟,这几个黑粉每个人的账户都被打进了十万元钱,打款方都是匿名账户。

    妈妈滴,你以为匿个名我就抓不到你了!

    周沫一不做,而不休,干脆黑了银行系统,查出这个匿名账户,名叫董艳丽。

    周沫稍稍一查证,原来这个董艳丽是胡菱儿一个极其贴心的助理,从胡菱儿一出道就跟着胡菱儿,想必这些恶事都是胡菱儿指使这个董艳丽做的。

    有了这些铁证,周沫还是觉得不够解气,这些证据只能证明是胡菱儿的助理董艳丽黑了周沫,并不能证明是胡菱儿做的。

    周沫又仔细查了几遍,还是没有查到胡菱儿亲自做这些事情的证据,她不甘心这样放过胡菱儿,想个办法吓唬一下胡菱儿。

    她截图了几张胡菱儿同男人的交易记录,还有照片,发到了胡菱儿的邮箱里,要胡菱儿一天之内筹齐六百万,不然就把这些照片公布于世,发到盛二少的邮箱里,盛家绝对不会要她这样的垃圾的。

    周沫把那几个黑粉的银行账号留给了胡菱儿,让胡菱儿往这个账户打款。

    她不要胡菱儿的钱,她要好好吓唬一下胡菱儿,让她和那些黑粉们互咬,还不给对方追寻到她踪迹的机会。

    她又从黑粉的电脑中找到他们每个人的秘密,‘荷塘月色’喜欢坐地铁时伸出咸猪手,‘敢怒就敢言’跟她老师的老公搞暧昧,‘社会你彪哥’偷偷的吸粉。

    周沫把这些都分别复制截图了,发给那几个黑粉,让他们明天主动向公众坦白,他们是受人之托黑化苏菲菲,兰宴和徐浩东的。

    不然,周沫就将这个几个黑粉的身份曝光,让大家人都知道他们的龌龊事情,让大家都去人肉他们,让他们永世不得安生。

    周沫做好了这一切,很认真的做了后续处理,盛南平的追杀给了周沫很大的教训,做事情一定要不留痕迹,不然真的会没命的。

    从前段鸿飞无数的警告她,不要再做这种事情,会招来杀身之祸的,周沫总是很自信,没想到最后招来杀她的人是盛南平。

    周沫闭了闭眼睛,往事绝对不能再想了,她不能再伤心了。

    她躺在床上,轻轻的出了口气,明天,就有热闹看喽!盛少,情深不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