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7章 心碎
    在盛南平身后是公司一众高管,紧跟在他旁边的是行政助理费丽莎。

    费丽莎穿着一套白粉相见的紧身运动服,这身运动服真的被她穿出了效果,将她衬得越发的性感,妖娆,健美,再配上她那张混血儿的精致脸蛋,几乎吸引了全场男人的目光。

    “咳咳......咱们**oss身边那个女人是谁啊?风情的没边了!”

    “哇塞,这个女人好美啊,简直美过大明星了!”

    “是呢,那个女人跟盛总配一脸呢,看来我们都没戏了!”

    “你们不造吧,这个女人同盛总相识十多年了,在盛总没接受致远国际时,这个女人就同盛总一起工作了,一直是盛总的左膀右臂!”

    “嘤嘤......好羡慕她哟,可以跟我的男神比翼并肩,夫唱妇随!”

    “唉,盛总的人生简直是开了挂,俊伟如神,睿智英明,家财万贯,还拥有势均力敌的完美爱情......我的小心肝,都被他们虐碎了.......”

    周沫看着台上的盛南平和费丽莎,听着身边人悄悄议论,就像有人拿着无数把大钢针往她的五脏六腑上扎。

    运动场上气势磅礴的音乐响起,一组组代表方队,迈着整齐划一的步子,喊着响亮的口号,由主席台前经过。

    无论是场下的运动员,还是观众席上各个公司的代表队员,每个人都规规矩矩,看着盛南平的眼神无比崇拜,都期望得到盛南平青睐的一眼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端坐在主席台中间的盛南平,身边陪着的人是费丽莎,他们在共同接受运动员向他们敬礼,听着周围的人群山呼雷动,纷纷喊着 :“盛总,盛总,我们爱你 !”

    如此的盛世繁华,如此的万丈荣光啊!

    这两年来,周沫心底一直在幻想,以为自己的死会带给盛南平创伤,会令盛南平沮丧,难过。

    盛南平或许会有一点点的后悔,或许会有一点点的想念她!

    结果呢,盛南平过的更加逍遥自在,带着其他女人若如无其事的接受万人敬仰,越发的春风得意了!

    而她呢,活该被盛南平误会,活该被盛南平追杀,活该去死!!!

    周沫的眼睛鼻子开始发酸,她不得不仰起头,生怕自己掉下泪来。

    她紧紧的攥起拳头,心中暗暗发誓,盛南平,我一定要报仇,我一定要把你加注到我身上的痛苦,数倍的还给你。

    周沫没有办法在这里呆下去了,虽然风和日丽,艳阳高照,但她却觉得冷,她拉了拉兰宴的手,起身就往外面走。

    兰宴刚刚一直关注着盛南平了,他是个很自傲自负的人,见盛南平不需要表演,不需要作秀,只静静的往那里一座,就被无数人崇拜敬仰,就可以吸引一大票迷妹,兰宴心里很不忿然的。

    看台上的盛南平一直绷着脸,连丝笑容都吝啬露出来。

    不知道这些人有毛激动的!

    兰宴并没有注意到周沫的表情,此时见周沫往外面走,他以为周沫嫌这里太吵,跟着周沫就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周沫坐到车上,脸色惨白,上下牙还打着架,身体微微的发抖。

    兰宴被周沫的样子吓到了,伸出大手摸摸周沫的额头,紧张的问,“菲菲啊,你怎么了?是不是生病了?”

    “我......我有些不舒服,我们先回酒店吧。”周沫觉得难受,心难受,控制不住的想打哆嗦。

    “你这样怎么能回酒店呢?我送你去医院吧!”兰宴俊眸中都是担心。

    “不,我回酒店。”周沫声音坚定,她知道自己没有病,只是需要静静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兰宴不敢再同周沫争,忧心忡忡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周沫努力平复着自己的情绪,车子开到酒店的时候,她的神色基本恢复正常,人也不再发抖了。

    兰宴担心周沫的身体,见酒店门口没有黑粉闹事,他吩咐司机不要再绕道酒店后门了,那样会耽误很多时间,他们就在酒店门口下车。

    司机把车子停到酒店正门口,兰宴扶着周沫下车,两人疾步走进酒店里面。

    还好,没有黑粉冲出来骂他们。

    周沫刚刚松了一口气,见前面走过来两个衣着华贵的中年女人,兰宴对着其中一个女人笑了笑,跟对方打着招呼,“徐夫人,你好啊!”

    那个徐夫人走到兰宴和周沫身边,揣摩的目光上下打量周沫,“她就是苏菲菲?”

    “是啊!”兰宴点点头,“我来给你们介绍啊,这位是徐浩东导演的夫人,这位是演员苏菲菲......”

    周沫一听说对方是徐浩东的夫人,连忙调整表情,对徐夫人笑了,可她的笑容还没有完全展开,徐夫人抬手就给了周沫一巴掌,又响又脆。

    没有任何防备的周沫被打的愣愣的,身子摇晃了下,半边脸迅速的肿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个狐狸精,不要脸的东西!”徐夫人打了周沫一耳光好像不解气,抬手又来打第二下。

    兰宴此时也反应过来了,脸色一黑,伸手擒住徐夫人的胳膊,不悦的质问:“徐夫人,你这是干什么啊?”

    “兰宴啊,她把你和老徐害得这么惨,你还维护她?这样不要脸的下贱货,你们就该离他们远点,你们都被她迷住眼了!”徐夫人痛心疾首的喊着。

    陪着徐夫人一起来的女人是个泼辣的主,大声的嚷嚷着:“都是这个不要的女人,害了老徐,好好一部戏被喊停拍了,多年积累的清誉也没有了,这样的女人就该千刀万剐,就该拉她去浸猪笼......”

    “对,就是这个害人精,这个不知廉耻的女人,她害了老徐,毁了我们幸福的家,我要杀了她......”徐夫人越骂越激动,又奔着周沫冲过来。

    她们的声音又高又细,马上吸引了许多人来围观。

    周沫被打懵了,忘记了躲闪逃跑,只知道捂着脸,睁着委屈的眼睛傻呆呆的站在原地了。

    兰宴急忙拦住徐夫人,转头对周沫说:“你还愣着干什么?还不快点回房间去!”

    周沫一听才反应过来,转身就往电梯的方向疾走。

    他们这边一闹,惊动了埋伏在酒店外面的黑粉,黑粉们冲到酒店门口,被保安拦了下来,但他们扯开喉咙大骂,“苏菲菲,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,快点滚蛋!

    “苏菲菲,狐狸精,公交车,你还有脸活着呢,怎么不去死!!!”

    “苏婊砸,道德沦丧臭不要脸的贱人!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有两个黑粉趁着保安不注意,朝着周沫的方向扔出了几颗鸡蛋,鸡蛋虽然没有打到周沫身上,但却在周沫身边落地,鸡蛋液溅了周沫一脚。

    周围看热闹的人开始对周沫指指点点,憎恶厌烦之意溢于言表,“这个苏菲菲也真够不要脸的了,还敢留在这里!”

    “我们应该去找酒店反应,怎么能让这种人住在这里,真是脏了我们的眼睛!”

    “贱人,赶紧滚蛋吧,还呆在这里企图勾引谁啊!“

    “矮油,我们的马上去找酒店反应,这种人再住在这里,我们就要求集体退房,看哪天在勾引了我们的老公呢!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周沫咬着嘴唇,强撑着口气,一路疾奔回到房间,一进门就跌坐在地上,只觉得全身的力气都被抽走了。

    她今天出门没看黄历,先是遇见大秀恩爱的盛南平和费丽莎,差点被虐瞎了眼,虐碎了心,回来就被人抽了一耳光,又被人一顿羞辱臭骂。

    周沫觉得自己好像走的急了,嗓子又疼又痒,她不由咳嗽起来,震动引得胸腔里跟着疼,就像要炸开了一样。

    她不住的咳嗽着,觉得嗓子里又腥又热,突然一口吐出来,落在雪白的t恤衫上,竟然是血,触目惊心的红......

    要不要这么夸张啊,她竟然吐血了!

    周沫正看着那血发愣,兰宴进来了,首先看见周沫衣服上刺眼的红,再看见周沫嘴角的血迹,不由惊叫,“菲菲,你吐血了!”

    “啊......”周沫这才慢半拍的反应过来,她勉强对兰宴笑笑,“我没事的,我刚刚跑的急了......”

    “走,我带你去医院。”兰宴真是害怕了,漆黑的深眸都是焦急担忧。

    “不用去医院......真的......”周沫支撑着想从地上站起来,但身体发软,多亏兰宴及时的扶了她一把。

    “我就是被外面那些人气到了......休息一下就没事了......”周沫说了一句话,都累的气喘吁吁。

    她知道自己不是被外面那些人伤成这样,是盛南平和费丽莎,激得她吐了血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,兰宴领教了周沫的倔强性子,见周沫执意不去医院,他只能把周沫扶到浴室门口,让周沫进到里面洗漱一下,换件衣服。

    周沫扶着浴室的门,打起精神对兰宴说:“你回房休息吧,我要洗澡了。”

    兰宴没有办法,只能避嫌,回了他的房间。

    周沫一见兰宴走了,身子一软,又跌坐在地上,身子软绵绵的,人也昏昏沉沉的,刚才那一口血,像是把我所有的精神都吐出去了。

    她实在太累了,太难受了,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迷迷糊糊中,周沫看见房间的门开了,有人走了进来,听脚步声有种莫名的熟悉,她努力抬头去看,竟然是盛南平。盛少,情深不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