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6章 与君再世相逢日
    黑粉们不断在网上煽风点火,扩大舆论,现在举国上下一片骂声,苏菲菲是千古第一贱,兰宴和徐浩东也成了道貌岸然的大渣男。

    粉丝们不知道从哪里得到了风声,知道周沫和兰宴住在盛世酒店里,都闻风赶来,聚在酒店外面叫骂,并企图混进酒店,痛扁兰宴和苏菲菲。

    幸好盛世酒店安保措施一流,出入这里必须要有会员卡,而且极其重视客人的安全,没有放一个暴躁的粉丝进来,而且还报了警,以影响酒店正常营业为名,抓了几个带头闹事的黑粉。

    那些黑粉们都知道盛世酒店属于致远国际,都听闻盛南平的财大气粗,心狠手辣,不太敢在盛世酒店门前闹了,于是转移到盛世酒店前面的广场上闹,还有一部分人到片场那边闹。

    有些粉丝举着横幅在广场上游行示威,上面写着辱骂苏菲菲和兰宴的话语,有粉丝在剧组那边起哄,要求剧组必须将苏菲菲换掉……

    网上的新闻也日趋严重,刺目大红标题:“粉丝联合签名抗议:苏菲菲滚出娱乐圈!滚出华国!”

    那些人还安排人买通了兰宴的粉丝高管,各种造谣,策反兰宴的那些粉丝,弄得兰宴的粉丝也开始强烈排斥兰宴......

    徐浩东因为这件事情受到了影响,《御剑》剧组三番四次被黑粉们包围袭击,只能暂停拍摄,避避风头了。

    周沫知道这次自己把剧组,兰宴和徐浩东连累惨了,因为她的原因,兰宴的声誉急剧下降,徐浩东这部戏大概也毁掉了。

    大忙人兰宴突然变得无事可做了,每天同周沫呆在酒店里,但兰宴跟周沫相处的时候,他从来没有露出不愉快或者烦躁的情绪,对这一点,周沫对兰宴又佩服又感激。

    盛世酒店很人性化,知道兰宴和周沫惹了麻烦,把他们的房间调到贵宾层最里面的两个房间,外面带着一个小餐厅和健身室,给了他们足够的空间,又保证绝对不会受到其他人打扰。

    周沫在房间呆的闷了,想到健身室去运动一下,她还没能走到健身室,就听见兰宴在里面打电话。

    “......你怎么敢让我做这样的事情,你不知道我的脾气和原则吗?”兰宴声音里明显的怒意惊得周沫一下站住脚。

    她犹豫了一下,或者应该回避,但她预感到让兰宴动气的事情跟自己有关系,她屏息静听。

    “......我是不会受任何人威胁的,即便失去眼前的所有,我也不会受那些黑粉的逼迫,去发声明撇清我和苏菲菲的一切关系!”

    周沫心里一震,果然是跟自己有关的。

    片刻安静之后,兰宴冷冷的笑了一声,充满着浓浓的讥讽和嘲笑,“我在娱乐圈混了这些年了,还会不知道这点事吗?背后捣鬼的人身后一定有硬后台撑腰,要不然他怎么敢把我和徐导都裹进去黑!

    无论他背后有谁撑腰,也只能做个偷鸡摸狗见不得光的小人,我是绝对不会向这样的人低头!”兰宴最后这句话几乎是用吼的,挂断了电话,随手就将手机扔在茶几上,发出‘啪’的一声巨响。

    周沫咬着嘴唇,小心的倒退回到走廊里,用手揉揉脸,调整好表情后又重新走向健身室,这次故意弄出些声音来。

    她的脚步声惊动了兰宴,兰宴转头看向她时,脸上已经看不出半点愤懑阴鸷了,真不愧是大影帝啊。

    兰宴对周沫招招手,笑着说:“这就对了啊,不要总憋在房间里,多出来运动一下!”

    周沫面对兰宴的温柔和包容,她愧疚自责的要死,低头对兰宴说,“对不起啊,都是我不好,连累了你......”

    “傻丫头,不许这样说!”兰宴打断周沫的话,伸出手指点点她白皙如玉的额头,“不许用别人犯的错误惩罚你自己呢,这次的事情,明眼人都是知道是有人故意在整你。

    其实这样也好,凡事随遇而安吧,此处不留爷,自有留爷处,如果......我们就去旅游去,我带你走遍全世界,看遍这世上最美的风景。”

    周沫鼻子一酸,以往她对兰宴并没有好感,但经过这件事情,她对兰宴的感觉大为改观了。

    难怪人家都说患难朋友最容易生情呢。

    她很想哭,又怕兰宴笑话她,硬生生挤出个笑来,“你还有心情说笑话呢,只怕到时候你会怨我了。”

    兰宴愉快的大笑,“我怎么会怨你,这样的假期平日都争取不到的……你信不信,我出道这七八年里,这是最长的一次休假了,只要你愿意跟我在一起,我愿意就此休息一辈子。”

    周沫盯着兰宴的脸看,想要从他的神情中看到他真实的想法,毫无意外的她失败了。

    兰宴是影帝,他的演技出神入化,游刃有余,怎么会让周沫看出他的心思呢!

    但周沫知道兰宴一定是在表演,他在她面前掩饰了所有的愤怒和压力。

    她很认真的看着兰宴,恳切的说:“如果这件事情给你带来的麻烦很大,你不要顾忌我,一定要想办法洗白自己,一定要从这潭烂泥里脱身出去。”

    兰宴的的大手摸摸周沫的头,然后稍稍用力,将周沫搂进她的怀抱里,很坚定的说:“别害怕,别担心,就算是死我也要跟你并肩作战,更何况,他们还逼不死我们。”

    周沫眼眶一热,没有反抗,乖乖的靠在兰宴宽厚的肩膀上,暗暗下了决心,她绝不会让兰宴为她付出太多。

    娱乐新闻讲究时效性,无论多么糟糕的新闻,都会随着时间而淹没,一个星期后,这件事情终于稍稍平息了一些,没有黑粉再守在酒店前面。

    兰宴怕周沫憋闷坏了,他弄了两套酒店员工的衣服,他和周沫换上,从后门悄悄的溜出来,坐上一辆非常低调的车子,到外面闲逛。

    周沫不喜欢热闹,但在酒店里憋了许多天,也腻烦了,坐在车里看看外面的风景也是好的。

    他们的车子往城郊驶去,周沫和兰宴现在还不敢到人多的地方。

    车子驶到城郊的露天体育馆附近,见这里彩旗招展,大广场上人声鼎沸,熙来攘往。

    “这是要干什么啊?”周沫好奇的趴着窗子往外面看。

    “开到附近看看。”兰宴见周沫终于提起点兴致了,立即吩咐司机开过去。

    车子开到体育馆附近,周沫和兰宴戴上帽子和口罩,混进看热闹的人群中,走进体育馆。

    体育馆正中的台子上,拉着“致远国际员工运动大会”的横幅,两边的条幅上写着“凝心聚力争上游、健康幸福在致远”。

    周沫看着鲜艳夺目的条幅,心‘咯噔’一下,整个人都有些恍惚了,被兰宴拉着走上观众席。

    体育场的观众席上坐满了了致远国际下属各分公司的代表,还有许多看热闹的观众,穿着不同服装的运动员列成整齐的方队,站在广场上等待**oss的检阅。

    偌大的运动场变成了花和彩旗的海洋,到处都是人,到处都是欢声笑语 。

    兰宴拉着周沫好不容易找到一处僻静的位置坐下,他们的前面侧门都是人,但这个时候没有人关注他们,大家都在无比兴奋的议论着。

    “你造吗?等会咱们的盛总裁也要来呢......”

    “艾玛,我就是奔着盛总来看开幕式的,终于可以一睹盛总的风采了!”

    “是啊是啊,想想就好激动啊!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周沫晕晕乎乎的坐着,她想到自己或者会遇见盛南平,但却没有想到是以这样的方式。

    盛南平是个非常守时的人,十点钟准时走进会场。

    他穿着简单的白色运动t恤,一条黑色的运动裤,步伐从容稳健,身上带着股说不出的硬朗大气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!!!盛总盛总盛总!!!”

    “盛总,我爱你!盛总,我爱你!!”

    有大胆泼辣的女人们干脆扯开喉咙喊。

    面对场下人的热情,盛南平接过主持人手中的话筒,说了一句,“谢谢大家的喜爱!”

    盛南平这半开玩笑式的回答,更是让会场内的迷妹们疯狂了,嗷嗷大叫着,有人竟然激动的晕了过去!

    我艹!你们要不要这么夸张啊?

    兰宴都有些不淡定了,他的那些粉丝们看见他也没兴奋成这样啊!

    看来又帅又巨富的男人果然招女人喜爱啊!

    周沫整个人都好像坐在云端里,飘飘忽忽的,放在身侧的手都在微微颤动......

    经历无数痛苦煎熬,死里逃生,再世为人的周沫,以为她早就修炼的断情忘爱了,以为她已经心若磐石了,再面对盛南平时候会云淡风轻,若无其事。

    直到此刻她才蓦然惊觉,原来记忆并没有被消磨殆尽,往事并没有灰飞烟灭,相反的,在这一刻,所有惨痛的记忆都仿佛刀刃一样锋锐,将她的心割得血肉模糊。

    结尽同心缔尽缘,前情虽短恨意怨,

    与君再世相逢日,英伟俊帅胜从前。盛少,情深不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