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4章 有个好消息告诉你
    周沫在候场的时候,一直低头看着剧本,不断揣摩着人物的心理。

    今天要拍的第一场戏,是康凌峰和朋友去西疆寻敌,路遇怪物皴猊,孟飞雪突然现身,及时解救了康凌峰和他的朋友们。

    此时康凌峰还不知道孟飞雪邪教女儿的真实身份,孟飞雪回到西疆正日夜思念着康凌峰,突遇爱人,周沫要把孟飞雪激动,欣喜,又担心康凌峰识破身份的紧张,忐忑表演出来。

    兰宴扮演的康凌峰和他的朋友们先出场,怪物‘皴猊’自然要特技合成,这场戏对兰宴来讲是非常有难度的,因为他的对手不是初出茅庐的嫩手,也不是飚戏大碗,而是没有对手。

    他要自己去想身边突然扑来一头恐怖的大皴猊,要去演,要去躲,要去斗。

    兰宴不愧是大影帝,这个时候看出了他的实力,即使身边空无一物,演起来也是情真意切,栩栩如生。

    他惊觉怪物皴猊来袭,神色一凛,骤然跳起,但皴猊来势迅猛,一巴掌就要拍在兰宴身上.......

    “哈嘛呜啦,恰巴萨姆斯丁亚,哈嘛呜啦……”随着一道清脆的咒语声传来,那大皴猊立即掉头跑走。

    兰宴一回头,周沫扮演的孟飞雪从一片桃林里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阳光下的周沫明眸皓齿,一双眼睛光彩流动,身上的男装非但没有影响她的绝世风华,反倒在她的容光里添加了抹恰到好处的英姿翩翩。

    衫白似雪,灵动贵气,单只往那一站,全世界都恨不得空灵了三分,身边满树飘摇的桃花都在她面前黯然失色。

    周沫一出场,整个片场都安静了下了,就连那些正在刷手机,打游戏的群演们都停下手里的动作,双眼瞪的发亮的直勾勾盯着周沫。

    “从来没有见过女扮男装可以好看成这个样子,感觉又帅又美出了新高度啊!”

    “妈妈啊,我有找到初恋的感觉了!”

    “啊啊,我的小师妹,她就是我女扮男装的小师妹了!”

    .......

    片场里议论声四起,摄像机前的兰宴也是微微一愣,周沫今天这个造型,把他都惊艳到了。

    多亏这场戏是康凌峰突遇孟飞雪,表情就该有惊诧的,兰宴才没有被导演喊叫停。

    周沫那边自然的往下演着,看见康凌峰时先是一愣,随后脸上露出不可置信的惊喜,晶亮的眼睛弯成月牙,高挺而秀气的鼻梁下红艳的唇瓣因为激动微微颤抖,露出一口洁白细碎的牙齿。

    这个画面极美,看得现场所有男人都呆住了。

    摄像师立即拉近镜头,给周沫来了一个特写。

    周沫激动的奔向康凌峰,“三师兄!”

    “飞雪!”兰宴毫不迟疑,一把将周沫抱进怀里。

    艾玛,兰宴终于抱到了苏菲菲,他无比感激自己曾经的趁火打劫,逼着导演安排苏菲菲做了他的小师妹。

    周沫乖顺的靠在兰宴怀里,仰头痴痴的看着兰宴,快乐激动在眉梢眼角一圈一圈的荡漾,看得兰宴浑身筋骨都酥软了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阵劲风突然袭来,周沫猛然推开兰宴,嘴里大声念着,“哈嘛呜啦,恰巴萨姆斯丁亚,哈嘛呜啦.......”

    原来这场戏的安排是康凌峰和孟飞雪刚刚抱到一起,孟飞雪的两只护身怪兽大皴猊就冲了过来,它们以为康凌峰挟制住了孟飞雪。

    兰宴猛然清醒过来,不由暗骂自己昏了头,竟然忘了此刻是在演戏,多亏这段戏主要靠周沫推进,他这次诧异的表情又误打误撞的做对了。

    戏里面,两只凶猛的大皴猊听见孟飞雪急声念出咒语,立即乖乖的停止了攻击,转回身,如同两座门神一般,岿然的矗立在娇小的孟飞雪身侧。

    康凌峰扫了眼两只大怪兽,不解的微微皱起眉头,“小飞,这两个只怪兽怎么会听你的话?你从哪里得来的它们?”孟飞雪女扮男装时,改名叫了孟飞。

    皴猊这种凶恶的怪物生活在喜马拉雅山一带,行动迅捷凶狠,以擒食狮虎活着,特别喜欢吸食动物的脑骨髓,极难驯服,他不知道小师妹从怎么能控制住它们。

    孟飞雪脸色变得僵硬起来,目光忐忑的看着康凌峰,“它们......它们是我朋友的......我只是代为照看它们几天.......”

    这两只皴猊是她那邪教教主的父亲由西疆金袍喇嘛那里索要来的,教主极其疼爱小女儿,把这两只凶猛怪兽给了小女儿,叫它们时刻护得小女儿周全。

    孟飞雪怕康凌峰知道她的真实身份,她放在身侧的小手不安的攥成了拳头,洁白的牙齿咬着红润的嘴唇,大眼睛里都是紧张......

    “卡”

    一幕戏结束了,导演都觉得意犹未尽,差点了忘了喊停。

    “兰宴,苏菲菲,你们演得非常好啊!”徐浩东率先鼓起掌来,“这场戏需要对着虚空的怪兽来演,我以为你们要重复几场才能过,没想到一次就过了!

    兰宴不愧是影帝,苏菲菲的表演也十分到位,情绪转变真实,全程感情饱满,把我想要的东西都表达的非常到位啊!”

    众人都知道徐浩东是非常严苛的导演,很少听见他如此激动的夸奖谁,而兰宴和周沫刚刚这段表演,也确实的情真意切,大家都觉得没有看够呢!

    整个片场都沸腾起来,之前那些不好的言论全部消失了,周沫用实力向大家证明,她是靠演技上位的。

    胡菱儿坐在自己的休息区里,听着外面人兴高采烈的议论,各个都在夸奖周沫,兰宴,还有导演徐浩东,她恨得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她刚才也去看现场拍摄了,不得不说,这个苏菲菲演技确实很棒的,如果让苏菲菲再这样演下去,一定会将没什么演技的她压下去的,她女主角光环真的要被苏菲菲抢走了。

    胡菱儿面带恨意的低声对助理小费说:“你打电话过去,让君姐把那些照片放出去,再雇佣水军造势。”

    小费不由咧咧嘴,轻声提醒胡菱儿,“那些照片如果放出去,我们得罪的人可就多了,那些照片里有兰宴和徐导,舆论造势出去,恐怕这部戏都要停拍,你会受影响的.....”

    “你闭嘴!”胡菱儿蛮横的呵斥住小费,“这一部破戏受影响算什么,没有这部戏,我还有大把资源呢,你别忘了,我还有二少呢!”

    小费立即顺着胡菱儿的话说:“对啊,菱姐你还有二少呢,盛氏所有的资源都要你先挑,如果你不愿意演戏了,还可以嫁给二少做盛夫人,哪里是外面这些穷艺人能比的啊!”

    胡菱儿听了这句话,脸笑成了一朵花,如果她能嫁进盛家,真是金山银山给她可劲败了,盛家拔一跟汗毛,比外面那些艺人奋斗一辈子都多,所有人都要仰她鼻息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胡菱儿不由得意的一哼,连忙拿起手机,给盛东跃发了条问候的微信,又发一张她风情万种的自拍。

    只是盛东跃现在没空看胡菱儿的自拍,他正站在盛南平的办公室,顶着厚脸皮同对他冷若冰霜的盛南平聊天呢。

    “哥啊,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,你知不知道是什么啊?”盛东跃嬉皮笑脸的看着盛南平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,我也不想知道。”盛南平冷眼睨着盛东跃,“你不用上班吗?”

    盛东跃早就习惯了盛南平这种打击人的聊天方式,他自顾自的说着,“哥啊,全民排行榜‘女人最想嫁的男人榜’热乎乎的出炉了,毫无悬念的,你今年又是第一名,势力碾压第二名的兰宴二百多票呢!

    矮油,我的哥啊,你真是帅的没谁了,真是神一样的存在了,而我就惨了些啊,与兰宴就差四十多票,我就排在第三位了,都因为兰宴的粉丝太多,不然我就......”

    盛南平俊眸瞬间一冷,里面的酷寒和阴冷叫盛东跃倏地闭上嘴,几乎连滚带爬把后面的话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你有公事要汇报吗?”盛南平的意思很明显,再说这些八卦你就滚。

    盛东跃已经被盛南平锤炼出来了,脸皮子贼厚,只要盛南平不揍他,多少冷眼他都不在乎的。

    “哥啊,你都单着这么久了,也该考虑一下自己的终身大事了,现在几千万女人疯狂的想嫁给你,你拯救一下她们呗......”

    “滚!”盛南平的脸色瞬间千里冰封,万里雪飘,冻得盛东跃一激灵。

    但贼皮子盛东跃还在顽强的喋喋不休,“再者了,小宝和雪儿也需要个妈妈,你们家里不能一直没有女主人了,周沫已经消失两年多了,我想她一定是凶多吉少了......”

    仿佛一把浸了毒的匕首,瞬间狠狠地刺中盛南平的心脏,猝不及防的疼痛,让盛南平觉得呼吸都困难。

    自从周沫消失后,盛南平身边所有亲近的人,没有人听盛南平提过一次周沫,也没有人敢在他面前说起周沫。

    但今天盛东跃却犯了忌。

    盛南平觉得自己足够冷静克制,可是这一次,他用了极大的力气也克制不住自己瞬间涌起的怒气,站起身奔向盛东跃。

    盛东跃见盛南平真要揍他了,他连声大叫,“哥,哥,你先别打我,如果有个女人特别像周沫,非常像,你可不可以考虑一下......”盛少,情深不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