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19章 似是故人归
    盛南平还没等走出酒店门口,就听见了外面影迷们喧闹的叫喊声,“兰宴......我爱你......苏菲菲.......我的女神......”他不由厌烦的轻轻皱了下眉头。

    他从不关注娱乐方面的新闻,压根不知道兰宴和苏菲菲是谁,更不喜欢这样乱七八糟的扰民场面。

    紧跟在盛南平身边的大康最懂盛南平,马上提议,“总裁,我们由侧门走,可以吗?”

    “恩。”盛南平略微一点头,大康马上连线外面,吩咐车子到侧门处等。

    盛南平一行人转向侧门,兰宴和苏菲菲在酒店正门处下车。

    影迷们立即沸腾了,疯狂尖叫着往前扑,盛世酒店的保安,警卫全部出来维持现场秩序,兰宴和苏菲菲在保镖的护送下,疾步走进酒店。

    早有助理为他们办妥了入住,他们一行人直接走进电梯。

    进了电梯,兰宴先对苏菲菲笑了,露出招牌的洁白牙齿,“菲菲,等下要一起吃晚饭吗?”

    “不了,我累了,想好好睡一觉。”苏菲菲这次拒绝的干脆利落。

    兰宴幽幽的看了苏菲菲一眼,眼中满是黯然,或许是演技太好,看得旁边的助理叶文新都觉得苏菲菲太凶残。

    叶文新为苏菲菲拎着行李,打开房间的门,苏菲菲进门后就伸手去接行李,“叶姐,你也累了,回房休息吧,我可以自己订餐,整理行李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可以?”叶文新坚持把苏菲菲的行李拎到卧室,一边打开行李箱整理衣服,一边笑着说:“我知道你对我好,但我不能拿着助理的钱,不做助理的事啊!”

    苏菲菲淡淡的笑笑,没有再说什么,说多了会让叶文新觉得她在收买人心。

    她拿了件睡衣,要进浴室洗澡,“叶姐,你帮我定一份燕麦粥,一份酸奶就好。”做演员也是很受罪的,想要时刻保持美美的,怎么饿都要管住嘴。

    叶文新点点头,看着苏菲菲窈窕的背影,忍了忍,还是没有忍住,“如果......如果你喜欢兰宴,可以跟他交往,我不会告诉那边的......”

    苏菲菲心头一暖,转头对着叶文新展颜一笑,“我不喜欢兰宴,我不会喜欢任何男人的。”

    这个笑容,如同月光般灿烂清冷,带着令人心颤的惊艳!!!

    叶文新看着苏菲菲走进浴室,轻轻的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苏菲菲洗澡出来,同叶文新一起吃了晚餐,就叫叶文新回房休息了。

    此时外面的天已经黑了,华灯点亮整座城市,帝都进入夜晚的繁华与喧闹。

    苏菲菲褪去大明星的光环和精彩,独自站着在偌大的落地窗前,苗条娇小的身影看着越发的孤单。

    看着熟悉的城市,往事如潮,她只觉得心如刀绞。

    她正看着窗外,手机响了,她拿起电话看看,烦躁的皱了皱眉头,还是接听起来。

    “周沫,我告诉你,不许你窥视兰宴,他是我的宴哥哥!别以为离开了米国,你就有机会了!”真正的苏菲菲在电话那边嚣张的叫嚷着。

    周沫翻了白眼,“你不用这么紧张的,我还真没瞧上兰宴,在我眼里,你的兰宴哥哥狗屁都不是!”

    苏菲菲气的大吼大叫,“你说谁狗屁不是呢?!不准你这么说我宴哥哥!”

    “好,好,你的兰宴哥哥是狗屁,这总行了吧!”周沫故意气苏菲菲。

    苏菲菲抓狂的嗷嗷叫唤,“周沫,你这个小镇子出来的粗鲁女人,你不配以我的身份生活,你不配顶着我的脸出现在公众面前,你不配同兰宴哥哥走在一起,你不配......”

    “你闭嘴!”周沫今天心情很不好,连逗弄苏菲菲的兴致都没有了,“你以为我愿意用你这蠢女的脸吗?有本事你去找你爹妈,让他们把脸给我换回来!

    苏菲菲,你要再敢跟我嘚瑟,我马上就去睡了兰宴,怀个兰宴的小崽子,让你这辈子都没有换回来的机会!”

    电话那边的苏菲菲一下子没了声音,三秒钟后,发出愤怒的一声尖叫,周沫不能她叫唤完,就把电话挂断,关机。

    周沫走到酒柜前,到了一杯朗姆酒,慢慢的喝了下去。

    朗姆酒其实并不好喝,入口又辣又涩,就像她的许多记忆,**辣的刮过食管,一直疼到胃里。

    周沫很少喝酒,她知道自己不胜酒力,但有时候压力太大,心事太多的时候,她会自己偷偷喝一杯烈酒,麻痹神经,仿佛这样就可以逃避现实。

    逃避,周沫从前最不喜欢这样懦弱的行为,但现实真的太残酷,有好几次,她觉得自己马上要失控了。

    比如,今天,今晚。

    酒精麻痹了神经,周沫觉得自己可以睡觉了,她躺到床上,闭眼睛。

    但是,回忆不肯放过她,这两年一直回避的往事不受控制的涌到眼前。

    盛南平嗜血的眸子,绝情的神态,残忍的命令——杀了她!

    惊心动魄的枪声好像还响在耳畔!子弹打到车子上的极度惶恐!!车子冲撞山坡天昏地暗时的绝望!!!

    周身撕裂般的疼痛煎熬,口鼻呛水的窒息折磨,毁容时的崩溃,一次一次整形中的生不如死……

    周沫一想到这些,浑身的血都凉了,冻的她直想打哆嗦。

    她所受的这些苦,都是盛南平所赐。

    盛南平真是太狠,太狠了!

    她曾被盛南平宠上天,感觉全世界的幸福都聚集在她的身上,他给她所有的宠溺和爱护。

    周沫傻傻的交出了自己的心,却付出足够惨重的代价,惨重到不堪回首——就在那一天,盛南平把这些爱全部打包变成了子弹,杀她不眨眼!!!

    这两年,周沫一直努力去忘记盛南平,忘记这里发生的一切,因为只要她一想起这些,就好像有钝刀子在来回割锯她的心,一下一下,让她的心血肉模糊,痛入骨髓。

    周沫真想这辈子都不回帝都来,但她真的太想两个孩子了,而形势所逼,她也必须以苏菲菲的身份来帝都。

    她把脸埋在枕头里,眼泪一滴滴的掉下来。

    人都要为自己的放纵付出代价,周沫第二天早晨醒来头很疼,想到今天还有开机仪式去参加,她死撑着起床,洗漱。

    她刚洗漱好,助理叶文新就带着化妆师安迪来了,为周沫化妆,造型。

    “听说这部戏有两个女主角,胡菱儿也是其中一位!”化妆师安迪若有似无的看了周沫一眼。

    “哼,胡菱儿能跟我家菲菲一起做女主角,还不是因为她的后台硬,这个圈里的美人多得是,靠脸靠演技上位的又有几个!”叶文新轻蔑的说。

    周沫没有说话,但她心里清楚,她在这部戏中算是女二号,因为最终胡菱儿同兰宴扮演的男主角成了眷属,她就是炮灰女二号。

    她们正说着话,苏菲菲的经纪人吴俊杰走了进来,吩咐安迪,“给菲菲化个清丽的妆,今天穿素淡一点儿的衣服。”

    “为毛啊?”叶文新立即不高兴了,谁都知道开机仪式的重要性,几百个记者传播新闻呢,谁不想在这个时候抢个风头啊。

    吴俊杰搓搓了手,小心的看了周沫一眼,“菲菲啊,同你搭戏的胡菱儿背景不凡,而且霸道专横,你这次要收敛一下脾气,咱们.....咱们稍稍让着她点吧......”

    “这个胡菱儿到底是什么来头啊?她刚出道两年,就红的发紫,还这么不可一世的?”叶文新愤愤不平。

    “唉,这个胡菱儿的表姐叫费丽莎,是致远国际总裁盛南平的女朋友,据说胡菱儿现在同盛南平的弟弟盛东跃在交往,盛东跃现在是盛氏娱乐的执行总裁,你说,我们能不能惹起这个胡菱儿!”吴俊杰很无奈的说。

    叶文新眨巴着眼睛,沉默了,致远国际,富可敌国,在国际上都是名副其实的no1了,踩死她们跟踩死个蚂蚁一样,哪里是他们能惹得起的。

    她以为任性狂妄的苏菲菲会骂人,以苏菲菲的脑残脾气一定会摔东西,闹着罢演......但苏菲菲只是静静的坐在梳妆台前,面沉似水。

    《御剑》的开机仪式现场。

    剧组的主创人员都已陆续到场了,场内闪光灯交映成辉,到处都是各大媒体的记者,场外还围着无数闻风赶来的粉丝。

    冷面导演徐浩东今天全程带笑,也对的,这部男主角是享誉国际的影帝兰宴,女主角是国内正当红的影后胡菱儿,女二号都是在电影节上拿了最佳女演员奖的苏菲菲,如此的俊男美女,强强联手,这部戏想要不红都不行的。

    兰宴和周沫自从走进大厅,就被记者们围着,周沫非常不喜欢被记者采访,幸好她身边有个八面玲珑的吴俊杰,大部分问话都由吴俊杰回答了。

    全剧组只有胡菱儿还没有到场了,大家都在等她开始,已经有人在悄悄议论胡菱儿耍大牌了。

    周沫同这个胡菱儿素未谋面,但看胡菱儿今天的行径,周沫对胡菱儿不由多了几分厌恶。

    旋转大门处传来一阵喧哗,记者们都呼啦啦的围了过来,周沫抬头看去,唇边原本俏丽的笑意瞬间消失得干干净净,定定的盯着门口走进来的人。盛少,情深不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