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17章 最后的心念
    事实证明,这些保镖们都是多虑了,会打架的人,首先要学会挨揍,学会保护自己。

    盛南平和段鸿飞两个都最会打架了,自然也都会防守,最后两人只是筋疲力尽的跌坐在地上,鼻青脸肿的怒视着对方,谁也没把谁真的打伤残了。

    段鸿飞漂亮的脸颊上带着一道血痕子,看着很是狰狞,他吐出一口血沫子,怒视着盛南平,“沫沫的车子怎么会冲下山坡了?是不是你欺负她了?”

    盛南平摸了摸发疼的下颌,也狠狠唾了段鸿飞一口:“你别信口雌黄,之前是你打电话约周沫出来的,我以为她开车到山上来见你呢!”

    段鸿飞心思狡诈,盛南平也不是省油的灯,他认定这次和周沫吵架是因段鸿飞而起,如果周沫真有什么意外,他也要让段鸿飞背上自责愧疚的枷锁,让段鸿飞这辈子不得安宁!

    机敏的段鸿飞立即反应过来,厉声质问盛南平,“你因为那个电话跟周沫吵架了?然后她才气恼的离家出走,车子出了意外?”

    盛南平有些欣赏段鸿飞了,这个白毛嚣张小子还真不是徒有其表,还是很聪明敏锐的。

    他冷冷的哼了一声,“对,你那个电话就是*,沫沫这次出事就是你害的!”

    “哎呀,你还强词夺理......”段鸿飞抹了把额头的汗,又要冲向盛南平。

    凌海一看事情不好,立即过来劝说段鸿飞,这两个大神打一架出出气就好,不能像孩子一样没完没了的再打了。

    跟在段鸿飞身边的扎蓬也跑过来拉住段鸿飞。

    凌海劝解着说:“段公子,你别冲动了,我们现在还是找人为主,也许周小姐正身处险境,等着我们去救她呢!”

    段鸿飞一听凌海这话,一下冷静下来,狠狠的瞪了盛南平一眼,“如果沫沫有什么事情,我跟你没完!”

    盛南平并没有勃然大怒,深邃的眼睛恨意十足的看着段鸿飞,一字一句的说:“你害得我家破人亡,你以为我会放过你吗?”

    “两位大少爷,咱们别争了,还是齐心合力的寻找周小姐吧!”凌海双手合十,连连给盛南平和段鸿飞作揖。

    盛南平看都不看段鸿飞,转身去安排他的人继续寻找周沫了。

    段鸿飞也马上打电话联系人来寻找周沫,他来帝都这边并没有带多少兄弟来,但他有个**炸天的大人物做靠山撑腰啊。

    他只一个电话,那边立即答应下来,人员,车辆,搜救船,直升机妥妥的到位,搜救装备一点都不比盛南平的差。

    庞大的搜救队伍在山上,在水里又搜寻了一天一夜,沿着附近的水岸两边寻找出足足一千多里,几百个潜水员在水底泡了二十多个小时,结果,依然是……没有任何周沫的踪迹。

    凌海和段鸿飞身边的扎蓬都知道周沫凶多吉少,可能已经死了,可是他们两个的当家人谁也不肯认同这个说法啊。

    盛南平和段鸿飞在这件事情意见出奇的一致,他们都坚持最后的心念,都认为周沫还活着,不死心的一直派人搜寻。

    最初的时候,盛南平的搜救工作是保密的,他不是高调的人,不想引起公众的注意。

    但随着搜救范围的扩大,日子的延长,外界都开始关注他们这次声势浩大的搜救事情。

    “致远国际动用多辆私人游船,私人直升飞机,越野车辆,大量人员等多方力量夜以继日的展开地毯式搜索,耗资无数,但十多天过去了,他们依然毫无所获……”

    盛南平看着新闻上的报道,才发现居然已经过去这么多天了,他这段日子一直没有回家,没有回公司,一直在没日没夜的寻找周沫,困了就喝浓咖啡撑着,都不记得日子了。

    衣兜里的手机嘟嘟响了,盛南平缓慢的伸手拿出来,是家里打来的电话。

    他看看时间,估计是小宝给他打的电话,心里不由一痛,他把两个孩子的妈妈弄丢了,真有些不敢面对两个稚嫩可爱的孩子。

    盛南平深吸一口气,接通电话,声音低沉的:“喂?”

    “爸爸,你什么时候回家啊,我都想你……”小宝稚气的声音中透着可怜。

    盛南平的心更疼了,半晌才慢慢的说,“爸爸这边有些事情,过两天就回家。”

    “不嘛,爸爸,我让你现在就回家,我想你了,妹妹也想你了!”一向懂事的小宝向盛南平撒娇,纠缠的叫着。

    坐在小宝身边的盛东跃把雪儿抱到电话旁,聪明的雪儿对着电话一通咿咿呀呀的乱叫。

    盛南平听着雪儿奶声奶气的声音,眼睛一下就红了。

    盛东跃又示意小宝说话,小宝接过电话说:“爸爸,你就回来看看我们吧,我和妹妹都想你了......”

    “好,爸爸等下就回家去啊!”盛南平实在受不了两个孩子的柔情攻势,点头答应了。

    “一言为定哟,爸爸不准食言啊,我和妹妹在家里等着你呢!”小宝不断的叮嘱盛南平。

    “你放心吧,爸爸等下就回家。”

    盛东跃坐在电话旁,听见盛南平答应等会回家来,不由重重的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周沫不再了,盛东跃也很难受,但逝者已逝,活着的还要活着啊!

    盛南平连续数日不眠不休的,就算是铁人也会垮掉的,大家用什么办法都劝不回盛南平,最后盛东跃想到了小宝。

    只要小宝把盛南平哄回家,盛东跃就有办法让盛南平在家里好好休息一下,睡上一觉。

    既然答应了小宝,盛南平就要回家去,他安排大康带队继续寻找,他坐车回家。

    一坐到舒服的车子里,疲惫感马上包围了盛南平,他仰头靠在车座椅上,想要小睡一会。

    这时,他的电话又响了,他以为是小宝催促他回家,拿起电话一看,是他爸爸打来的电话。

    盛南平的眼睛眯了眯,将电话接听起来,“爸爸,你好!”盛南平对盛华庭还是很有礼貌的。

    盛华庭知道盛南平敏锐聪明,也不饶弯子了,直接就命令盛南平,“你马上停止对乐盛公司的恶意收购!”

    尽管盛南平已猜到了爸爸打电话来的用意,但听爸爸开口就这样命令自己,他还是不高兴了,眉梢跳了两下,“我不会停止收购,乐云逸害死我妈妈,我是不会让她和她儿子好过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妈妈的死跟他们没有关系,你立即停止收购盛儿的公司!”盛华庭怒声呵斥盛南平。

    盛南平双眸骤然紧缩,咬着压根说:“我妈妈是怎么死的,你我心里都清楚!如果不是因为你是我爸爸,我会送你们去坐牢的!你生养了我,我不会跟你计较,但我一定会让乐云逸和乐盛付出代价,我会让他们生不如死的!”

    “你......”盛华庭在电话那边一窒,他对盛南平这个儿子还是有些忌惮的,毕竟盛南平在外面驰骋腥风血雨多年,骨子里早就浸透了杀伐果断。

    这些年致远国际能在盛南平手里蓬勃发展,全凭着盛南平的睿智英明的头脑,心狠毒辣的手段。

    “儿子啊,不管怎么说,乐盛都是你的亲兄弟,就算你不照顾他,也不能为难他啊!”盛华庭缓和了语气,他见来硬的不管用,开始对盛南平用软的。

    这些年来盛南平还是很懂事的,对他的那些风流韵事不闻不问,对那些突然冒出来的弟弟妹妹也是听之任之,还没有出手迫害过谁。

    盛南平冷冷笑了一声,眼中杀意徒然而起,“我是不想为难他的,是他们母子先来为难我的!他们先害死了我妈妈,现在又逼死了我妻子,这笔血债我一定要讨回了,我一定要把乐云逸打回原形,我要逼着你的私生子去跳楼!”

    他原本就憎恨乐云逸和乐盛,有了周沫这件事情后,盛南平更加痛恨这对母子,他只后悔自己对他们下手晚了,对他们太仁慈了,如果早点将他们解决掉,就不会有收购战,周沫也就不会出事了!

    盛华庭立即炸毛了,“盛南平,你别太放肆了,吃水不忘打井人,你别忘了,致远国际是我交给你的,我随时可以将致远收回来,让你一无所有!”

    盛南平语气讥诮的说:“爸爸,我没有忘记,当初你是想把致远国际交给乐盛的,是爷爷,奶奶,妈妈还有东跃,盛美他们把股份统统都给了我,我手里的股份勉强超越了你,才在董事会上夺得总裁位置的。

    你为了那对母子,完全不顾致远国际的生死,甚至卖掉致远国际的原始股份来支持乐盛开公司,支持乐盛来对付我,对付盛家。

    爸爸,我不知道我和妈妈哪里对不起你了,你带着乐云逸害死妈妈,让乐云逸的儿子与我为敌!

    既然今天你把话说到这个份上,我就正式向你,向姓乐的母子宣战,致远国际不是你给我的,是我从你手里夺过来的,如果你想要回去,也可以,只看你有没有能力从我手中夺走!”盛少,情深不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