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16章 凶多吉少
    天黑了下来,无数星子铺满了墨蓝的天空,半弯月亮洒下淡淡的清辉,单薄的仿佛风中残烛。

    盛南平什么都不管了,不回公司不回家,不吃不睡的带人继续寻找周沫。

    山上的每个人都配备了一个巨亮的手电筒,无数光束照亮了半个山头,西河里有很多搜救船在四处寻找。

    盛南平亲自带队寻找,他不在乎艰苦的条件,只盼能有周沫消息,但他又害怕得到周沫的消息,他真害怕找到的是一具冰冷的尸体。

    大家的寻找持续了一整夜,晨光穿透黑暗,太阳升起来了,但盛南平的脸上却黯淡无光。

    一整夜,无数人在寻找周沫,地毯式的搜索几乎把这片山头翻遍了,将河流的下面都找遍了,依然没有任何奇迹出现。

    盛南平疲惫的站在晨雾中,神情萧瑟,目光涣散。

    仅仅一天的时候,他的世界地覆天翻,如果早知道会这样,他不会跟周沫吵,哪怕周沫真的背叛他跟段鸿飞好,他放她走就是了,总比这样的结果好......

    大康和凌海等人都站在盛南平的身后,看着这个刀枪不入,心如钢铁的男子,此时此刻虚弱悲伤的仿佛不堪一击。

    凌海知道盛南平为了收购的事情已经一天一夜没有睡了,昨晚又疯找了周沫一夜,体力和心力都已经透支到了极限。

    他必须得想个办法让盛南平回去休息一下。

    凌海走近盛南平的身边,轻声的说:“我们检查过车子燃烧的废墟了,并没有发现人的残骸,就算火势再大,也不至于将人烧成灰烬,我想夫人一定还是活着的!”

    盛南平沉寂如同枯井般的眸子里,顿时浮现出一抹光亮,重重的滚动了下喉结,“这么说周沫还活着,她一定还活着!”

    “小嫂子活着的可能性很大,哥,你现在需要好好休息一下,然后再寻找......”

    这个消息让几近绝望的盛南平又活了过来,他激动的说:“我不休息,马上调最好的专家过来,将车子燃烧过的灰烬通通拿去化验,再调直升机过来,加派人手过来,加大力度寻找!”

    凌海痛苦的捏了捏眉心,他本意是要劝说盛南平回去,谁知道更加坚定了盛南平搜寻的决心。

    “南平啊,大康和小康都是心细如发的人,他们带人寻找小嫂子也是一样的,你回家休息一下吧,公司那边还同凯乐创投打着收购战呢.......”凌海无奈的提醒盛南平。

    盛南平的黑眸里顿时露出凛然的杀气,因为周沫的失踪,他把收购的事情暂时给忘记了,现在想想,如果不是乐盛,不是段鸿飞,如果不是这场收购战,他和周沫就不会吵架,周沫也不会失踪的。

    他立即掏出电话,打给华尔街那几位操盘手的头目,咬牙切齿的吩咐,“我愿意再给你们加三倍的酬劳,一定要吞掉凯乐创投,让他们一个都别活!”

    凌海看着盛南平身上散发出骇人的气息,他再不敢说话了。

    盛南平在急着寻找周沫的时候,段鸿飞也察觉到事情不对了。

    段鸿飞在给周沫打电话的时候,周沫的电话突然没声音了,聪明的他马上意识到周沫可能出事了。

    而之前他们的收购大战,盛南平那边突然全部停止操作,让他们这边占了很大的便宜,那个时候段鸿飞就隐约觉得不对劲。

    段鸿飞挂断电话,马上吩咐下面的人,去看看周沫的情况,他担心盛南平因为自己迁怒周沫,卑鄙的对周沫进行家暴。

    他在凯乐投资公司等消息,总是觉得心惊肉跳的不安稳,直到傍晚十分,他的人才回话,“盛家好像出了事情,盛南平没在公司,也没有在家里,周沫小姐也不在家,他们具体去了哪里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段鸿飞一听就急了,对着电话大骂,“你们这些蠢货,调查了这么久给我这么个答案啊,我是要知道周沫去哪里了?周沫去哪里了?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啊,段先生,盛南平做事严谨,他身边守卫层层,我们很难探听到盛南平身边的事情......”下面的人小心翼翼的回答着。

    “别跟我废话,马上去调查,今晚必须查出周沫去了哪里?她怎么样了?不然你们都给我滚蛋!”段鸿飞气的跳脚。

    他百分百的确定,周沫一定出事了,平日里他也派人跟踪调查过周沫,没有盛南平的格外保护,周沫还是很好跟踪调查的。

    周沫现在要么跟盛南平在一起,要么是出事情了,盛南平封锁了消息。

    段鸿飞心急如焚,这一夜都没有,他睡不着觉,自然也不会让别人好受的,不断的给下面的人打电话,催命一样让那些人抓紧时间调查。

    终于,在天要亮的时候,下面的人给段鸿飞回了话,“周沫小姐好像出了车祸,生死不明,盛南平调集了无数人在西山这边,在山上和河里找人呢......”

    段鸿飞的脑袋‘嗡’的一声,急忙伸手扶住东西,身体才不至于打跌。

    盛南平调集了无数人山上河里的寻找周沫,这就证明周沫情况危机,凶多吉少了......

    段鸿飞最喜欢迁怒他人,他心情不爽谁也别想好,气急败坏的骂人,“你们这些吃屎的货,周小姐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,你们竟然才给我调查出来,我要你们还有毛用啊,你们都给我滚回老家去......”

    他一边握着电话骂人,一边下楼开车,带着他的人心急火燎的赶往西山。

    段鸿飞赶到西山时,正看见了一架炫酷的直升机从天上降落,飞机还没有完全停稳,一个人身姿矫健利落的跳了下来,身后随着跳下几个健硕的黑衣保镖。

    男人的衣袂在螺旋桨卷起的风中飘动,浑身散发着阴冷的强悍霸气。

    “盛南平,周沫到哪里去了?”段鸿飞认出这个男人是盛南平,他马上跳下车子,奔着盛南平冲过去。

    跟在盛南平身边的保镖立即护到盛南平的前面。

    “你们让开!”盛南平眸子微眯,里面隐藏着杀意和嫉恨。

    段鸿飞是个乖戾狡猾的人,尽管他心急如焚,还是看出盛南平面色不善,他离盛南平三步远站定,神色还算温和的问,“周沫在哪里呢?”

    盛南平凝着脸,冷冷的看了段鸿飞一眼,“周沫跟你有什么关系?你管她去了哪里?”

    “周沫是我在这世上最亲的人,最爱的人,你到底把她弄到哪里去了?”段鸿飞翻脸比翻书还快,立即怒了,一头嚣张的银发都带着懊恼,眼中的戾气与怒火同盛南平不相上下。

    盛南平嘴角一弯,带着无尽的讥讽嘲弄,“周沫是我的妻子,我从来没有听她提过你,你不要自作多情,一厢情愿污玷了我妻子的声誉!更不要跑来打听我妻子的事情,她去哪里了都与你无关!”

    段鸿飞气的脸色铁青,额头青筋直跳,各种糟糕的情绪在胸中如巨浪般汹涌。

    他早就看盛南平不顺眼了,咬牙切齿的骂,“你这个阴险腹黑的家伙,一定是你害了周沫......”说着话,他骤然向盛南平挥出一拳。

    盛南平早就防备着段鸿飞呢,身体机敏的一侧,躲过段鸿飞这一拳,对着段鸿飞就踢出一脚。

    段鸿飞也不是吃素的,往后一纵跃,躲过了盛南平这一脚,他虽然没有受过盛南平那样的正规训练,但他一直是打架界的扛把子,阴狠毒辣在整个东南亚都是出名的。

    他们两个一动手,盛南平的保镖立即扑过来,段鸿飞带来的人也冲过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下去!”

    “你们回去!”

    盛南平和段鸿飞几乎异口同声的喝退自己的人,两个互相嫉恨已久的情敌再次扑在一起,拳脚相向。

    凌海和大康等人都知道段鸿飞的身份,在旁边看着盛南平和段鸿飞打架都直咧嘴。

    这两个男人,地位显赫,身份尊贵,平日间只要轻轻跺跺脚,这南北城市都要跟着震三震,此时却像寻常男人一样,好狠斗勇的打架。

    盛南平和段鸿飞都会真功夫,出手又都够狠,一旦被对方打到,都是迅速受伤的。

    大康见两个男人脸上都挂了彩,小声的对凌海说:“我们要不要去拉架啊,他们都是有身份的人,打的鼻青脸肿的不好看啊!”

    凌海摇摇头,“让他们打吧,其实他们都知道,周小姐恐怕是凶多吉少了,打一架可以纾解一下心情,不然他们也得憋屈出一场病来!”

    盛南平受过特训,打斗方面还是比段鸿飞这个野路子强很多,但盛南平已经两天两夜没有睡觉,又四处奔走的寻找了周沫一夜,体力消耗极大,此时跟段鸿飞打起来,两人算伯仲之间。

    就因为两人不相上下,打起来才格外惊险,看得两边的保镖都是提心吊胆,他们都知道自家主子的心狠手辣,不知道最后谁会被打趴下,或者被打死,打残......盛少,情深不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