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15章 死要见尸
    周沫此时再踩刹车,已经来不及了,车速实在太快了,在她惊骇的大声尖叫中,眼睁睁的看着车子快速的撞倒一棵小树,翻滚坠下山坡。

    后面追上来的车子里面是费丽莎,她亲眼看着周沫的车子翻滚下山,不由面露喜色。

    她今天只是想给盛南平和周沫制造一个误会,离间他们夫妻关系,没想到还有意外的惊喜了。

    费丽莎就是传说中的蛇蝎美人,她爱恋盛南平,嫉妒周沫,想尽一切办法要拆散他们夫妻。

    她是个智商情商都超高的人,清楚盛南平的敏锐聪明,怕盛南平发觉她的花花肠子,平日都不敢轻易行动的,但善于把握机会的她,抓住了今天这个难得的好机会。

    电脑领域是盛南平唯一不擅长,偏偏是她最擅长的,她抓住了这次机会,利用她在电脑方面高超的技艺,黑化了周沫。

    费丽莎向盛南平汇报过这件事情后,本应该留在公司的,她看盛南平气冲冲的要回家找周沫算账,大着胆子向盛南平建议,“盛总,我跟你一起回家吧,夫人在电脑领域很厉害的,如果她否认这件事情,你拿她是没有办法的,我去了可以帮你做证的。”

    她主要是担心周沫会识破自己的栽赃,跟过去可以及时应变处理一下。

    盛南平被气晕头了,心烦意乱中点头答应了费丽莎。

    费丽莎以为盛南平会同周沫吵,夫妻反目,最好的结果是离婚,没想到盛南平竟然激愤的要杀了周沫。

    她再次紧紧抓住盛南平冲动之下说出的命令,杀了周沫!

    费丽莎是做特工的,能文能武,而她带在身边的司机和保镖都同她相处多年,凡事都听她的,她吩咐他们开枪,他们自然就开枪了。

    听见小康传过命令说不准开枪,费丽莎不由皱起眉头,她就知道盛南平会后悔的,所以才命人拼命加速,她们的车子第一个追上周沫,试图寻找机会杀了周沫。

    正在费丽莎为失去机会而沮丧时,周沫自己开车冲下了山坡。

    费丽莎的车子一追上来,她马上命人停车,不等车停稳她就跳下了车,快步的往周沫车子冲下去的山坡跑去。

    跟在费丽莎身边多年的解斌连忙奔过来,阻止费丽莎,“你不能去救她,她的车子可能会爆炸的!”

    鱼唇的男人,谁说我要救她了!

    费丽莎眯着眼睛,咬着嘴唇,拨开杂草,穿过树林往山下跑,她要第一时间找到周沫,确定周沫的死活。

    如果周沫还活着,她也要让周沫变成死人。

    周沫的车子失控冲下山坡,周沫在车子里惊骇大叫,就在这时,盛南平重金改造过的安全防护起了作用,八个安全气囊全部弹出,将周沫护在中间。

    随着车子的翻滚,无数碎石坠落,树枝断裂,周沫成了空中飞人,只觉得头晕眼花,身体东摇西晃。

    看来她这次一定得死了,盛南平再不会踩着五彩祥云来救她了,因为要杀她的人就是盛南平......

    就在周沫万念惧灰之际,车子下坠的势头终于一顿,好像有什么东西将车子阻拦住了。

    周沫睁开眼睛四处看看,见车子好像是被横在半山腰上,前面是一棵很粗壮的大树。

    她没有死,她还活着!

    周沫庆幸的深吸一口气,但她还没来得及高兴,忽然闻到了浓重的汽油味。

    尼玛的,车子漏油了!

    没吃过肥猪肉,但周沫看过肥猪走啊,电视上一演车子漏油,紧跟着就是车子爆炸的!

    周沫急了,连蹬带抓,仗着身材瘦小的优势,总算从安全气囊里爬出来,又由破碎的车窗口钻出来,车门上的碎玻璃将她的额头,脸颊都划出了血。

    她顾不得疼痛,来不及流眼泪,一心想着逃命了。

    谁知,周沫身体一离开车子,整个人猛然又往下跌去。

    原来车子下面是悬空的,周沫身体控制不住的向下坠落,向折了翼的蝶!

    盛南平……我真的要死了,这下你满意了吧……

    盛南平,这次我再也等不到你来救我了……

    坐在后面的车子里的盛南平,看着外面有些危险的地势,心中的愤怒变成担忧,他心中忽然闪过一丝不详的想法。

    周沫车技生疏,在这样的道路上飞速行驶,不用他们杀她,本身就是种找死的行为啊!

    盛南平大声吩咐小康,“立刻告诉前面的人,都把车停下,不要再追了!”

    什么情况啊!追的正来劲呢,怎么不追了!

    小康莫名其妙的眨巴了两下眼睛,没敢问盛南平为什么,直接对着耳麦讲话,“老大口谕,所有人,立即将车停下,立即将车停下......”

    盛南平听小康把命令传达出去了,才稍稍心安一些,可就在这时,远处猛然传来“轰隆”一声——震耳欲聋的爆炸声。

    “啊!”盛南平倒吸一口冷气,脸色徒然变白。

    盛南平这一生都没害怕过什么,一路走来经历无数腥风血雨,他是踩着多少刀剑和尸体走过来的,面对再多的死亡都冷淡如冰,可现在,他害怕了,他害怕爆炸的是周沫的车子!

    “快点......”盛南平命令的小康的声音徒然虚弱下去,无法成言。

    小康当然清楚盛南平在想什么,对危险的直觉告诉他,爆炸的很可能就是周沫的车子。

    他眯着眼睛,踩下油门,车子以最快的速度往前面冲。

    前面的几辆车还真是听话,都已经停了下来,但是晚了,周沫的车子还是爆炸了......

    盛南平的车子赶到车祸现场时,费丽莎的车子停在路边,旁边还有一辆大货车,半山腰正在燃烧着爆炸的车子......

    一瞬间,盛南平整个人的血液都凉了。

    周沫.....

    盛南平一步一步,极其缓慢的往山坡下面走,好像地下埋着雷一样,走的极其缓慢。

    小康情知事情严重了,紧紧的跟在盛南平的身后。

    盛南平看见大火中车子只剩下的残骸,看见了山坡上一些杂草在燃烧,他看费丽莎和解斌站在离爆炸车子稍远的地方......

    唯独,他没有看见周沫。

    看见盛南平和小康等人走过来,费丽莎迎了过来,“盛总......”

    “她......她可能逃出来吗?”盛南平艰涩的问出最担心的事情。

    费丽莎摇摇头,轻声说:“车子冲下山坡后不久就爆炸了,夫人应该没有出来......”

    盛南平眉头跳了跳,往爆炸的车子附近走去,小康一把抓住盛南平的胳膊,“哥,不行的,车子可能还会爆炸的......”

    “滚!”盛南平一振手臂,把小康甩出很远。

    大火熊熊燃烧,发出‘哔哩哔哩’的声音,炙热的火焰烤的盛南平皮肤都疼,他睁大眼睛,努力看向车子,试图寻找周沫。

    火焰灼人眼,盛南平什么都不清楚,他又看向车子周围的情况。

    下面是一个很陡峭的山坡,山坡下面连着一条湍急的大河,人如果从这里跌下去,会直接掉进河里......

    盛南平仿佛一下看见希望,声音有些激动的下命令,“马上叫人来把这火扑灭,调动所有工具和力量,不惜一切人力,物力去找......一定要找到她,活要见人,死......他声音一下消失了,沉默了一下,才艰涩的说:“死要见尸!”

    “是”小康等人齐齐答应着,马上分头去行动。

    盛南平一个人站在燃烧的车子前,面色复杂。

    他今天真是太冲动了,竟然说出那么失去理智的话,做出如此疯癫的事情来。

    如果周沫真的死了......

    盛南平简直不敢想下去!

    此刻,他不再是高高在上的大总裁,不再是万人敬仰的财神爷,不再是冷血无情的‘杀神’,他褪下神的外衣,如同世上所有普通的男子一样,带着身边的小康和两个保镖心急如焚的开始四处搜寻周沫。

    很快的,救援的人赶到了,有人灭火,有人四处搜寻,下山的下山,下河的下河。

    他们找了很久,也没有找到周沫的任何踪迹,看着天慢慢的黑下来,盛南平的心更沉重了。

    盛南平的手机响了,他立即拿出来,现在的任何消息,他都希望是跟周沫有关的。

    号码显示是家里的电话,理智沉稳的盛南平心中徒然升起一种不切实际的妄想,或许周沫已经回家了呢!她在等着他回家吃饭呢!

    盛南平立即接通电话,声音激动的:“喂?”

    电话那边是小宝稚气的声音,“爸爸,你在哪里呢?”

    盛南平的喜悦一下化为乌有,缓声回答,“爸爸......爸爸在工作。”

    “爸爸,妈妈去了哪里了,她的电话怎么打不通了?”小宝疑惑的问。

    盛南平的心像被针狠扎了一下,生疼生疼的,涩哑的回答,“你妈妈......你妈妈有事出去了,她走的匆忙,电话落在家里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小宝的声音明显的失望了,“爸爸,那你要告诉妈妈,让她早点回家,我和雪儿都在等她呢!”

    盛南平鼻子一酸,眼泪差点就掉了下来,他怎么告诉小宝,是他把小宝和雪儿的妈妈弄丢了,是他亲自下令杀了他们的妈妈!盛少,情深不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