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14章 无情狙杀
    周沫真是害怕了,不敢再有任何脾气,软弱的向盛南平认错,“南平,我再不会帮他们了......也不会黑你公司的电脑了......我一定会乖乖呆在家里,做你的妻子......”

    盛南平听着周沫的软语央求,神色稍有缓和,就在这时,周沫放在桌上的电话响了,盛南平侧头一看,电话是段鸿飞打来的。

    周沫也看见电话是段鸿飞打来的了,她心中暗叫不好,伸手就想把电话挂断,谁知盛南平无比迅捷灵敏的按下了接听键子。

    “沫沫,你在哪里啊,出来了吗?我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,你听了一定会高兴的......沫宝,你在听吗......”

    盛南平听着段鸿飞充满感情的这声‘沫宝’,脸色瞬间变的铁青,愤怒中扬手就把周沫的电话摔在墙上,段鸿飞的声音马上消失不见,手机崩碎,零件四下纷飞。

    周沫吓得一缩脖子,哽咽的跟盛南平解释,“他就是嘴贱.....胡乱叫的.....你别当真啊......”

    “够了!你还要欺骗我到什么时候?”数日来累积在盛南平心中的嫉妒愤怒彻底爆发,他眼中暴戾徒起,大手猛然用力,将周沫甩到卧室门口。

    盛南平咬牙切齿的盯着周沫,“你以为我还会给你机会吗?你联合段鸿飞欺骗我,为了段鸿飞背叛我.....士可杀不可辱,我今天要杀了你们!”

    周沫看着盛南平整个人散发着野兽般凶残的气息,仿佛马上要将她生吞活嚼了,她真是吓坏了。

    她清楚盛南平是什么人,心狠手辣,冷血无情,当初可以残忍的对待曲清雨,同样可以凶狠的对付她。

    周沫觉得盛南平真的要杀了她的。

    她想要跑,但盛南平高大的身影像座大山一样罩过来,离她越来越近......

    周沫看着盛南平的眼睛骇人的发红,她真觉得死亡离她越来越近,就在这时,盛南平衣兜里的电话响了。

    盛南平并没有接听电话,阴沉着脸往周沫身边走,但电话铃声锲而不舍的持续响着,一声声好像催命一样。

    他不得不将电话拿出来,看电话是凌海打来,想必华尔街的那些精英们有重要事情了,盛南平平复了一下气息,走到旁边去接听。

    周沫一见机会来了,拔腿就往楼下跑。

    “你站住!”盛南平炸雷一样的声音在她后面响起。

    周沫哪里敢站住啊,她以最快的速度往楼下跑,听见身后有脚步声传来,是盛南平追上来了,她心跳如鼓。

    她知道盛南平人高腿长,很快就会追上自己,她见楼梯上放着一桶雪儿的小玩具,还有半瓶果汁,她随手把这些东西扳倒,散落在地板上。

    果汁湿滑,玩具零碎,盛南平急着追过来,没来得及收住脚,踩到一个小玩具上,高大的身体在湿滑的地面上重重的踉跄一下,如果不是他练过功夫,一定会摔的仰面朝天。

    盛南平无比狼狈的稳住身形,越发的恼羞成怒,大声吼着,“周沫,不管你跟着段鸿飞跑到哪里,我一定要抓住你们的,我要把你们两个千刀万剐了!”

    周沫此时已经跑出别墅,听着盛南平这一嗓子,越发的想拼命逃跑。

    她不傻,知道要逃离盛家大别墅,靠她双腿跑是不行的,周沫看见了别墅门口停着辆黑色的车子,车门是敞开的,车钥匙还在上面,大概是盛南平刚刚开回来的。

    周沫虽然不喜欢车子,没有驾照,但她是会开车的,段鸿飞骚包爱炫耀,每次买回豪车都要带着周沫试车,周沫每种车都会开一开的。

    她急中生智,转身就跳上了盛南平的车子,脚下油门一踩,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就把盛南平的车子开出别墅。

    周沫很久不摸车子了,车技生疏,拐弯的时候撞到路边挥着手的瓷器小天使,天使‘哗啦’一下被撞碎了。

    周沫的心‘砰’的一惊,一种特别不详的感觉升了起来。

    但此时她已经顾不得想太多了,换挡加速,冲向别墅大门口。

    大康和费丽莎等人都跟着盛南平回来了,在别墅的外面等着,知道盛南平和周沫在屋内吵架,也没敢进去劝架。

    他们站在别墅门口,眼睁睁的看着周沫惊慌的把盛南平的车子开走,但他们谁也没有权利阻止盛南平的夫人啊。

    盛南平奔出别墅门口时,正看见周沫横冲直撞的将他的车子开走,他的眉头不由一跳。

    这个小丫头真是疯了,为了去见段鸿飞,竟然敢开车逃跑了!

    盛南平以为周沫心急去找段鸿飞,所有的冷静理智全都在这一刻灰飞烟灭,几乎破声地对着一旁的大康和费丽莎吼,“你们还愣着干什么,还不带着人去追她......我要杀了他们!”

    周沫隐约听见盛南平大声下令杀了自己,又是害怕,又是难过,脚下油门踩的更加用力了,车速更快了。

    车子驶出盛家别墅,周沫脸上仅存的一点儿镇定维持不住了,她握着方向盘的手在不住的颤抖,手心里全是冷汗。

    周沫需要不停的深吸气,才能不让伤心和惶恐击垮她。

    下颌上火辣辣的痛,提醒着她盛南平的怒气和狠辣。

    周沫到这个时候也不知道盛南平为什么发这样大的脾气,她偷偷去见段鸿飞是她的不对,她偷偷黑盛南平公司电脑是她的不对,她跟段鸿飞讲电话也是她的不对,但罪不至死啊!

    盛南平这个男人真是够狠的,他能把她宠上天,也能杀她不眨眼啊!

    周沫心慌意乱,车子开到通往城外的路上,她只开出一会儿,就发现后面有两辆车子风驰电掣的追了上来。

    她越发的慌了,硬着头皮加大油门。

    周沫会开车,但开车的时候并不多,更是从来没有将车子开到这个速度。

    车速太快了,她只觉得整个人都晕晕乎乎的,好像她已经无法驾驭这辆车子,车子随时会撞到路边的大树上一样。

    她感到很危险,想把车子停下来,大不了被盛南平抓回去,他还能真的杀了她吗?

    正在这时,周沫听见‘砰’的一声尖锐爆响,同时,车身跟着重重的一震动。

    周沫眼睛眨了两下,才意识到这是枪声,有子弹打在她的车子上了。

    她的心一下沉入幽深的寒潭里,看来盛南平不是吓唬她,他是真心要杀她,已经叫人向她开枪了。

    周沫精神一阵恍惚,方向盘一歪,差点冲出公路了。

    这段路地势很凶险,路两边都是高大的树林,一面树林后面是深谷,一面树林后面是条大河,无论周沫在那边出了意外,都不会有好结果的。

    周沫吓出了一身的冷汗,连忙聚精会神的开车。

    紧接着,又有两声枪响,两枪都打在车身上,车子又是重重的抖了两抖,万幸的是盛南平家里所有的车子都是经过精密改良的,子弹没有打动车子。

    但周沫胆小,听见枪声心惊胆寒,某种异样**的感觉从眼角到唇畔一直渗进喉咙,最后好像坠落在她心头,刺得她不住颤抖。

    周沫抬起手,无意识地在脸上摸了一把,这才发觉手指上湿漉漉的,都是泪水。

    这就是爱人,这就是丈夫啊!

    曾经亲密无间的躺在一起,曾经说尽天下最真挚的情话,可是一旦翻脸,杀她不眨眼啊!

    周沫心头涌起绝望,伤心,害怕......这种复杂的滋味,也真是没谁了!

    盛南平此时也坐在后面追赶周沫的车子里,只是他是最后出来的,比大家都晚一步出来,车子落在最后了。

    小康为盛南平开车,时不时的由后视镜看着紧绷着脸庞,眼神阴鸷的盛南平,他不知道**oss和小夫人发生了什么矛盾,怎么还闹到要杀了小夫人的地步。

    其实小康很想提醒盛南平一下,千万不要做会后悔的事情,可是看着盛南平要杀人的神色,小康把欠揍的话咽下去了。

    前面突然传来一声枪响,惊的盛南平一皱眉。

    “是咱们的人在开枪吗?谁容许他们开枪的?”盛南平愤怒的厉声质问。

    小康吓得都想弃车逃跑了,怯怯的回答,“是你......是你下令说要杀了小嫂子的......”

    “蠢货,马上告诉他们,不准对周沫开枪!”盛南平气急败坏,急的要疯了。

    他是被嫉妒冲晕头了,才习惯性的大吼大叫要杀人,其实他怎么会真杀周沫呢,刚刚他气的都要疯了,也没舍得打周沫一下啊!

    可是下面这些笨蛋玩意,竟然看不懂他的心思,真的向周沫开枪了!

    小康一咧嘴,**oss果然还是舍不得杀小嫂子滴!

    他立即连线前面的大康和费丽莎,“老大下令,不准开枪,谁也不许.....”

    小康的话还没有说完,前面又传来两声枪响。

    “这些混蛋!”盛南平又气又急,一拳头砸在车玻璃上,发出‘咚’的一声响,拳头马上就肿了。

    “别开枪了,你们聋子吗?”小康如同喊麦一样,大声吼着。

    终于,听不见枪响了。

    盛南平总算是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周沫听不见枪响,也松了口气,但她从后视镜里看见,有两辆车子来势汹汹的追了上来。

    她又急又慌,迎面驶过来一辆大货车,她急忙躲闪,车子直直的冲向路边,周沫急忙踩刹车。盛少,情深不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