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13章 夫妻反目
    周沫这些天照常去学校上课,回家照顾两个孩子,只是心情异样的沉重。

    她知道盛南平收购乐盛公司的事情,也知道段鸿飞在乐盛的投资公司有股份,他们三个人的战争算是正式打响了。

    这是周沫最担心的事情,但还是发生了。

    盛南平和段鸿飞如同周沫的手心手背,无论伤了谁她都不会疼,可是这两个男人就像有仇一样,一定要争个你死我活。

    周沫一想到这件事情,心里难受的要死,劝说段鸿飞,段鸿飞不听,想劝盛南平别跟段鸿飞斗了,她又不敢。

    盛南平这些天心情极度不佳,每天阴沉着脸,回家就进到书房里,晚上都不过来睡觉,早晨她起床的时候,盛南平已经上班走了。

    周沫不知道盛南平是在同她生气,还是在为公司的事情烦恼,她很想跟盛南平说说话,交流一下,但盛南平一副拒人千里的冷漠样子,让她想讨好一下盛南平,都无从下手。

    最近两天晚上盛南平闹的更大了,都没有回家来睡,只要秘书给周沫打个电话,说他公司事情忙,晚上不回了。

    周沫这才算确定,盛南平是在同她闹别扭。

    她细细检讨一下自己,没有什么地方招惹到盛大少爷啊,唯一的可能性,就是盛南平知道了她偷偷去见段鸿飞了。

    周沫有些后悔,她真该早点把自己和段鸿飞见面的事情告诉盛南平,但她也同盛南平生气,有话可以说啊,可以问她啊,这样耍态度算什么啊!

    那么老的男人了,还像小孩子一样!

    周沫在这样郁闷,焦躁,不安中生病了,感冒头晕,今天没有去学校上课。

    她怕感冒传染了两个孩子,呆在卧室里没有下楼,她依靠在舒服的大沙发里,一会摆弄着笔记本,一会儿刷刷手机。

    脑袋晕晕乎乎,心里无比烦乱,周沫什么都做不进去。

    “叮咚”,有短信进来。

    周沫拿起手机一看,短信是段鸿飞发来的。

    “死丫头你心够狠,真不和我联系了!”

    周沫盯着短信看了半分钟,手指一动,删除了。

    没过两分钟,段鸿飞的短信又发进来,“我来这么久,你都没有请我吃过一顿饭,你忘了在南国,我是怎么照顾你的了!”

    老套路,翻旧账!

    周沫撇嘴笑笑,又把段鸿飞的短信删除了。

    随后,段鸿飞的短信又进来了,“我病了,头晕,无力,真的,你来看看我吧!”

    周沫的心一跳,忍不住从沙发坐起来,这次的感冒病毒很凶猛,他们学校很多人有病了呢!

    她正考虑着要不要给段鸿飞打个电话,又一条短信进来,“独在异乡为异客,我真的很凄凉的!”

    周沫翻了个白眼,她肯定段鸿飞没有病,把所有短信删除了,她犹豫着要不要把手机关了,以段鸿飞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性子,定然还会给她发信息的。

    她还没等把手机关了,段鸿飞的信息又发来了,“你老公今天发威了,纠结了华尔街数名操盘手围攻我们,你知道我不擅长股市操纵的,我今天真的死定了!”

    周沫眉头打了个结,她知道盛南平这两天是要有大行动,却没想到把华尔街的精英都调来了,她真的开始担心段鸿飞了。

    “沫沫,你都不关心我吗?你眼睁睁的看着我去死啊!”

    段鸿飞这条信息如同在扎周沫的心,周沫犹豫了再三,还是给段鸿飞打过去一个电话。

    “沫宝!”段鸿飞的声音有气无力的。

    周沫皱了皱眉头,“你好好说话,以后都不许这样叫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都这样叫十多年了,怎么就不许叫了?”段鸿飞立即炸毛了。

    “听你声音中气十足的,一定是没有事情了,那我挂电话了。”周沫有种上当受骗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你别挂断电话!”段鸿飞立即大叫,声音也柔和了下来,“好吧,你赢了, 以后我不这么叫你了,你说怎样就怎样吧!”

    周沫也不是铁石心肠的人,听段鸿飞这样说,立即心软了,“公司收购的情况怎么样啊?你有多少钱在里面啊?”

    “唉,我的全部身家都在里面啊!”段鸿飞垂头丧气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尼玛的,你虎啊,把全部身家都投了进去!”周沫气的大叫。

    “我是想争口气啊,做一番事业给你看啊!”段鸿飞很是委屈沮丧的嘟囔,“谁知道你老公这样狠,竟然找华尔街的大伽们来收拾我们!”

    周沫闭了闭眼睛,“我会想办法帮你的,你别上火了,这件事情先不要对姑姑说,免得她骂你。”

    “沫沫,还是你对我最好了,我真感冒了,很难受,要去医院输液,你来看看我好不好啊!”段鸿飞说着话,还咳嗽了两声。

    段鸿飞生病了,于情于理周沫都该去看他的,“我要去哪里看你呢!”

    电话那边的段鸿飞沉默了一下,说:“圣和医院吧!”

    “好,我到那里后再联系你。”周沫放下电话,一抬头,才发现盛南平斜倚在卧室门口,目光阴鸷的看着她,不知道回来多久了。

    “你......你怎么回了?”周沫被吓了一跳,磕磕巴巴的问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的家,我不能回来吗?”盛南平嘲弄的说,“怎么?打扰你们在电话里倾诉衷肠了?”

    周沫听出盛南平语气不善,她想盛南平大概是误听了她的电话,主动解释着说:“电话是段鸿飞打来的,他病了,要我过去看看他......”

    “他病了!!!”盛南平好像听见了天大的笑话,“他活的春风得意,处处有佳人相助,他怎么会病呢!”

    周沫被盛南平说的有些心虚,眼神着躲闪盛南平咄咄逼人的目光,笑笑,“他跟我说他病了......我就答应去看看他......”

    盛南平看着周沫躲闪的眼神,更加确定周沫是做了亏心事,“你们里应外合,大获全胜,现在是想功成身退了吧!”他犀利的目光好像要把周沫身上穿透两个窟窿。

    周沫不解的眨巴着眼睛,“你什么意思啊?”

    “周沫,你装的还真是够像,可以做影后了!”盛南平轻蔑又憎恶的盯着周沫,恨不得一把掐住周沫的小细脖子,揭下她脸上虚伪的表情。

    周沫不喜欢盛南平用这种眼神看她,忍不住气恼的大叫,“你有话就明说,阴阳怪气的有意思吗!”

    盛南平目光灼灼的看着周沫,缓缓的吐出几个字,“曼珠沙华,暗夜之王。”

    周沫的脑子‘嗡’的一声,小脸瞬间就变白了。

    尽管已经知道曼珠沙华就是周沫,可是看着此时周沫惊慌失措的表情,盛南平心里还是很疼。

    他希望周沫优秀,高兴看见周沫凭着她高超的电脑技术,闯出属于她的一片天下。

    但盛南平无法忍受周沫用她尖锐的矛来攻击他的盾,无法忍受周沫的欺骗,无法忍受周沫成为他的敌人,因为周沫是他这辈子唯一爱过的女人,他的妻子啊!

    盛南平定定的看着周沫,此时此刻,他竟然还幻想周沫会否认,会说她不是曼珠沙华,只要她肯说,他真的肯信的。

    周沫嘴唇哆嗦着,终究没有说出一句话。

    她怎么都没想到,盛南平竟然知道了她用来做坏事的身份,做坏事的人总是心虚的,她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    盛南平心生悲凉,怒声质问周沫,“你攻击我公司重要电脑群,你为查秀波和段鸿飞做事,既然这样,你还跟我回来干什么?”

    周沫咬了咬嘴唇,喃喃的说:“我黑了你公司的电脑系统,只是一时兴起,我帮查秀波和段鸿飞做事情,是因为他们的出境确实很难,我不帮他们不行的......”

    她并不知道致远国际今天发生的电脑被黑事件,以为盛南平说的是之前她黑了致远国际电脑的事情呢。

    盛南平血液里残留的情意瞬间灰飞烟灭了,他气得头上青筋直暴,“你入侵我公司的电脑只是一时兴起?帮助他们却是必须而为?周沫,你真是太欺负人了!”

    周沫看着眼前浑身杀气,目露戾光的盛南平,不敢说话。

    “你说说?你把我当做了什么啊?”盛南平又嫉妒,又愤怒,眼睛都红了,仿佛要噬人一般死死地盯着周沫。

    周沫吓得都要哭了,惊恐万分看着眼前杀气腾腾的盛南平,“我......我没想害你,我帮他们,是因为.......”

    “你还没想害我!!!”盛南平伸手就擒住周沫白皙的下颌,愤恨中大手不觉用力。

    周沫被盛南平捏的生疼生疼的,但却不敢哭喊,惶恐中默默流下眼泪。

    “周沫,你太让我失望了,你为了段鸿飞什么事情都可以做,那你做我的妻子干什么?”盛南平的眼睛在午后的阳光下清亮闪光,恍若含着泪滴,如疯似狂的俊脸上竟然还带着一丝笑,看着很是诡异。

    周沫清晰的感觉到盛南平身上迸发出来的血腥杀气气,她知道自己惹恼了盛南平,强烈的危机感蔓延至周沫全身。盛少,情深不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