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11章 裙下之臣
    费丽莎吓得一哆嗦,连忙认错,“对不起,盛总是我错了......只想着你的安危,忘了自己的身份了......对不起啊......我再也不会了.......”

    盛南平目光阴鸷的看着费丽莎,如果不是留着她还有用,他会让她知道多嘴的下场!

    “你立刻再去追查,看周沫有没有进一步的行动!”盛南平厉声吩咐。

    盛南平担心周沫为了帮助段鸿飞和查家,会有进一步的举动,以往周沫行动都是同时攻陷两个人或者多个人的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费丽莎答应一声,马上去追踪。

    盛南平从抽屉里拿出一枝烟,用力的吸了几口,然后才拿起费丽莎放在自己面前的那几页纸,反复的看了几遍,最后放进了碎纸机中。

    他 的小妻子啊,时不时就会以一种新鲜的面孔出现在他面前,他的这颗老心脏,还真经不起这样突然的刺激!

    电话响了,是费丽莎打来的。

    盛南平的心骤然一紧,定然是周沫又出手了!

    他迅速的接听电话,“盛总,小嫂子刚刚在攻击赵部的电脑......”

    盛南平的脑袋‘嗡’的一下,我的小祖宗啊,你咋让人这么操心呢!

    这里不比t国,这里是帝都,赵部可是举足轻重的大人物,怎么能容许一个黑客随随便便的就给黑了,就给曝光了呢!

    周沫如果真动了赵部,她就捅了大篓子了!

    盛南平立即给家里打电话,吩咐佣人,“你们去叫夫人来听电话!”

    “先生,夫人刚刚出去了。”佣人恭敬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出去了?”盛南平一惊,按照常规推断,任何一个已经发起攻势的黑客,都不会轻易中断的,周沫一定是遇到非常重要的事情,才停下攻击的。

    周沫不会遇到什么危险了吧?

    想到刚才费丽莎乌鸦嘴的推断,盛南平心揪了起来,急问:“有没有保镖跟着夫人出去?”

    “有的,很多保镖跟了出去。”

    盛南平稍稍放下了心,“夫人有没有说她去了哪里?”

    “没有,夫人好像是接了个电话,就急匆匆的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盛南平越发的疑惑了,放下电话,又给负责跟着周沫的保镖打电话,“夫人现在在哪里?她跟谁在一起吗?”

    “夫人出来见的人是段鸿飞,她现在在段鸿飞的车子里。”保镖小心的回答。

    盛南平深沉的双眸中,迅速燃烧起一股愤怒的火焰。

    他在这里为周沫担惊受怕,周沫却跟段鸿飞一起走了!

    自从段鸿飞来到帝都,周沫偷偷见过好几次段鸿飞,却从来没有告诉过他,一直在隐瞒他,欺骗他!

    看来费丽莎说的不错,周沫甘冒奇险果然是为了段鸿飞!

    他们如此迫不及待的接头,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商量吗?

    一种叫做嫉妒的东西,疯狂的在盛南平的大脑里燃烧,他将大手都捏的咯咯作响。

    盛南平此刻生气,段鸿飞更生气,他一边开车,一边对着周沫大吼,“你是白痴吗?我姑姑的话你也相信,她让你去黑那个人你就去啊!”

    “她是你姑姑,她说你们遇到困难了,你有家难回了,我能不帮忙吗?”周沫很是委屈的轻哼。

    “艾玛,看来你是很惦记我了?你这么惦记我,我为你心痛的要死,我要你嫁给我,你怎么不嫁给我呢!”

    周沫也恼火了,干脆跟段鸿飞吵,“就服你,无论何时何地,都有本领把话题绕到这上面来啊!”

    段鸿飞翻了白眼,“还不是因为你不听话,如果你肯乖乖跟我回去,何必惹出这些事情?何必被我姑姑利用呢!你这个傻啦吧唧的二百五......”

    “你才二百五呢!”周沫对着段鸿飞吼,“如果不是因为你,我会中了你姑姑的圈套吗?如果你早听我的话,离开帝都,我何至于被你姑姑利用啊......”

    “我离不离开帝都,跟这事情有什么关系啊?”段鸿飞气恼的用力一拍方向盘,发出了一阵刺耳的喇叭声。

    “你有点公德心吧,别影响其他人!”周沫伸手拧了段鸿飞一把。

    段鸿飞也没有躲,白皙的俊脸被周沫掐出一个红痕,他烦躁的说:“我不是小孩子,我想去哪里不用你们两个女人支配,你们想让我回南方,我偏不回去,看你们能把我怎么样!”

    周沫真要被气死了,大声嚷嚷着,“是,我们不能把你怎么样?你就等着姓赵的收拾你吧!”

    段鸿飞好像听见天大的笑话,潋滟的凤眸带着动人的光彩,“你说哪个姓赵的收拾我啊?小赵还是老赵啊?还是赵家父子一起来啊?”

    “你这是觉得自己活的太舒坦吧,还父子一起来?强龙不压地头蛇,你懂不懂!”周沫已经出离愤怒了,伸手揪扯一下段鸿飞的耳朵,“骚年,别在这里装逼了,这里是帝都,这个地盘是他们的,他们任何人动动手指,都能让你进去蹲些年!”

    “你不要为虎作伥,帮狗吃食了!”段鸿飞撇撇嘴,一脸的轻蔑,“就你这白痴把盛南平当做神看,然后把这地方的阿猫阿狗都当做神呢!”

    “你再这么嘴贱,我就揍你!”周沫对段鸿飞挥挥拳头。

    段鸿飞已经被周沫揪扯皮了,压根不在乎周沫的小拳头,“你别为我瞎操心了,姓赵的不敢收拾我,相反的,这父子两都给我打电话了,要请我吃饭呢.....”

    “艾玛,你睡癔症了吧,做什么白日梦呢!”周沫满脸写着我不信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,段鸿飞的电话响了,他瞟了一眼,然后把电话扔给周沫,“你看看吧,事实胜于雄辩!”

    周沫接过电话一看,上面闪着的真是‘赵国栋”三个字,她眨巴了两下眼睛,“谁知道他找你干嘛啊?也许是要揍你呢!”

    前面路口正亮起一个红灯,段鸿飞将车子停下,对周沫挑了挑眉,将电话按了免提。

    “鸿飞啊,你在哪里啊?过来吃饭啊?”

    卧槽,这含糖量十足的声音,还真是那纨绔子弟赵国栋的!

    “我在外面有点事情,不过去了。”段鸿飞爱答不理的回答着。

    “那你完事就过来吧,多久我们都能等你的!”赵国栋对段鸿飞的脾气都要好出天际了。

    周沫的眼睛瞬时瞪大了,她没想到世上还有这么欠揍的家伙,真是浪贱得没谁了!

    “我不过去吃饭了,改天再说吧!”段鸿飞酷酷的将电话挂断了。

    前面绿灯亮起,段鸿飞一脚油门踩下去,将挡在他前面的小polo超过去,顺便还别了polo一下,然后转脸看向周沫,得意的说:“我已经跟你说过了,别为我瞎操心,我自己的事情我能解决!”

    周沫沉默了一下,很认真的说:“咋解决啊,掰弯了陪这个赵公子啊!”

    段鸿飞愣了愣,之后就炸毛了,“小周沫,你是不是也欠揍了啊?什么话你都敢说了?盛南平把你虐待出精神病了吧......傻了吧唧的,我这是谁特么都能掰弯的吗......”

    周沫见段鸿飞真急了,握着方向盘的手指骨分明,手背青筋浮现,她色厉内荏的低嚷,“姓赵的不想掰弯你,跟你说话贱兮兮的干什么?他怎么突然对你那么好啊?别告诉我他是被虐待狂!被你揍舒坦了?”

    段鸿飞被她气得笑了,“我人格高尚,感动浪子来崇拜我了!”

    “狗屁!”周沫翻了个白眼,不屑的说:“坑蒙拐骗,你有什么人格可言!”

    段鸿飞嗤笑一声,“对,在你眼里,我就是一堆垃圾!”

    周沫不想跟段鸿飞吵架,她转头看着车窗外,沉默了。

    过了一小会儿,吃不住劲的段鸿飞先开口了,“晚饭你想吃什么?我来帝都这么久了,你还没有请我吃过饭呢?”

    周沫也觉得自己应该请段鸿飞吃一餐,但她和段鸿飞见面的事情还没有跟盛南平说,还是改天他们夫妻共同请段鸿飞比较好,她敷衍的说:“我答应小宝了,晚上陪他画画,今天没空请你吃饭,改天吧!”

    “呵,看来我找你吃饭得预约了?”段鸿飞阴阳怪气的说。

    周沫想自己出来有一会儿了,烦躁起来,“你快点说吧,找我出来干什么?”

    段鸿飞侧头深深看了周沫一眼,收敛了嬉笑的神色,很严肃的说:“你记住了,以后无论我姑姑找你做什么,都不准答应,更不要再做那么危险的事情!记住了,不准再做黑客!!!”

    周沫点点头,还是不放心的追问段鸿飞,“你跟姓赵的到底什么关系啊?他们会不会害你啊!”

    段鸿飞伸手揉揉周沫的小脑袋,很是疼惜的说:“你这个小傻瓜,被人骗子都不知道怎么死的,你以为查秀波是什么人,她的能量大着呢!

    我姑姑那么精明的人,她会没有任何把握和靠山就让我到帝都来吗?她除了不会你那高端的电脑技术,其他事情都难不倒她的!”盛少,情深不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